百书楼 > 沈秋沉剑传 > 第九章 初露端疑

第九章 初露端疑

        四人破开阵法后,本应在春夏相交之季才会出现的角木宿众星,在天空中若隐若现,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盘山山内某处,一座木屋前,本仰头看向夜华城的一位白发老者,看见天空中若隐若现的角木宿众星时,内心暗道一声不好,随即动身向着四人刚才破除的阵法处赶去。

        几人下了石梯后是一间宽阔的石厅,拿出火折子将墙上火把点燃,才看清石厅原貌。其内阔大,容纳五十人绰绰有余,厅内没有过多的装饰,只在地面刻有一个巨大的阵法,观其样式,和石门上的阵法一般无二。在阵法正中立有一根一米多高的石柱,石柱上放着一个塔形物品,其上光彩四溢,华光流转。

        几人眼神炙热,一见便知这肯定是个宝贝,领头大哥说道:“三弟,你去取,小心一点。”一位身材瘦小的男子应声出列,几个纵步,便跨到石柱前,刚将石柱上的物件拿在手中,便觉脖子一凉,一道黑光闪过,此人便已身首异处。

        一位身材佝偻的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尸体旁,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剩下三人见此,纷纷目眦欲裂,领头大哥更是怒喝一声:“你找死。”随即便纵身朝着老头跃去,剩下两人也纷纷运转真气向着老头打出杀招,老头见此,双手抱圆向外托出,霎时间几股劲气相撞,震得石室烟尘四起。

        转眼间三人便和佝偻老头战作一团,拳掌相击,杀招暗伏,激起阵阵气浪和杀意,四人交手几十招,佝偻老头且战且退,三人在后乘胜追击,从石室打到林中,见短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领头大哥无心恋战,出声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抢夺我兄弟几人的东西。”

        佝偻老头讥笑几声道:“你的东西?一群盗墓贼罢了,宝物自古便是能者居之,怎么敢说这是你的东西,想要来拿便是了。”

        领头大哥心中杀意更盛,凛冽杀招递出,招招狠辣阴毒,危机四伏。佝偻老头见此,深知稍有不慎便会被其碎尸万段,收起轻视之心,全力迎战。四人战作一团,拳掌相交声不绝于耳,几十上百招下来,佝偻老头渐渐气力不支,逐渐露出破绽。反观领头大哥则是越战越勇,加之另外两名兄弟助阵,趁着老头疏忽间,一掌打在佝偻老头胸前,将其拍飞出去。

        佝偻老头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三人联手攻敌,配合有序,杀招连绵不断,使人应接不暇。见今日夺宝无望,随即将怀中之物抛出,三人飞身接住,转头再看,那老头已不见踪影。对视一眼,便准备收拾东西赶紧离开,恰在此时一人飞身而至拦住三人,喝声问道:“尔等是何人,安敢盗窃我主人之物。”

        三人看去,只见一白发老者手持木杖,威风凛凛地站在身前,见来者不善,领头大哥不想多说,出手便是杀招,直取老者人头。老者双目射出两道精光,手杖高举一棍甩出,便卸掉领头大哥的一条胳膊。随后手杖一挥,一排棍影宛如江水向着三人奔涌而去,一招之下,三人皆身受内伤,见此皆心中大惊,暗道不是此人对手,两颗烟幕弹丢下逃之夭夭。

        老者怒目圆瞪,叫道:“无耻小贼,定让尔等碎尸万段。”

        再说夜华城,巨鸟向着北方丛林飞去,眨眼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持刀中年人似乎心有不甘,身形一动跟了过去。

        城北东昆仑遗脉山麓丛林中,皎洁的月光照在地上,反射出一片银光,湖边一青年男子与一位身着破烂道袍的道士迎面而立,两人周身真气鼓动,暗藏杀机,阵阵气流碰撞,发出砰砰的声响。

        青年男子看着道士道:“阁下是何人。”道士双手负后,仰头看向空中飞来的巨鸟和身后跟着的人影道:“多管闲事的人。”随即脚步一动,便想离开,青年双眼微咪,双手握拳骤然轰出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道士见欺身上前的青年,右手袖袍一挥便将青年逼退道:“你我日后自有相见之日,大可不必如此急着送死。”说完便朝着身后林中退去,不见踪迹。

        青年被一击逼退,只觉此人武功高深莫测,不是其所能敌。平复心中惊颤,随即仰头盯着跟随巨鸟而来的人影,中年男子看清青年样貌,试探性地叫道:“方解石?”

        被称作方解石的青年摸了摸巨鸟道:“夜华城城主岩陀,七品武夫,善使长刀,绝技乃是可一刀斩断江水的挽月琅星。久仰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岩陀冷哼一声,双手负后道:“你为何要催动兽潮,犯我夜华城?”

        方解石轻笑一声,淡淡道:“岩城主好大的官威呀,犯你城池非我本意,乃是有几只老鼠逃到了你的辖地,你只需要帮我找到他们,找到后我自会离开。”

        说完拿出一张画像抛给岩陀,其上赫然正画着紫荆一家三口,方解石道:“我能感觉到画卷中间的那名女子现正在你城中,而另外两人我能模糊感觉到就在这周边地界内,但是具体一点的方位却不得而知,我想岩城主作为这一地之主,附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应该是心知肚明吧。”

        岩陀将画卷收起道:“我凭什么将他们交给你?”方解石道:“岩城主如果肯与我合作,事成之后定当有豪礼送上,如果岩城主拒绝,那么到时候我只有驱动兽群自己去找了,这中间再发生点什么大家不乐意见到的事情,可就不是我的本意了。”

        方解石说完便乘着巨鸟离开,而岩陀站在原地,手中紧紧攥着画卷,闭目沉思。

        沈秋三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了,便回到客栈中休息,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白天开始沈秋右眼皮便一直跳个不停,就连睡觉也总是觉得心中发慌,烦躁不安。

        齐云山山巅,岩陀双手负在背后,仰头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一阵阵秋风吹来,卷起其身旁一片又一片落叶。许久后岩陀轻声叫道:“冬凌,夜华城周边可有什么古地?”既然方解石说他能感受到那三人,那么应该是凭借某种秘法通过气来进行搜寻,而想要进一步确定位置,却无法寸进,因此岩陀推测,方解石要找的人应该是藏在某处布有阵法的古地之中,一般也只有结合天地伟力的阵法,才能掐断气的追寻。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人声音,幽幽道:“之前曾听老一辈人说城外山脉中藏有一处封龙地,具体在哪里不清楚,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方位。”

        岩陀疑惑问道:“封龙地?”

        “不错,我之前小时候听我祖父给我讲的,说是百来年前夜华城初建时,此地原本是一条孽龙盘踞之地,当时朝廷曾派人前来收服,但是皆都有去无回,后来是一位路过的李姓高人,以仙人之姿降服孽龙,并将其锁在离堆之下,随后在其上布下阵法,才镇住孽龙。”

        岩陀问道:“那这离堆在哪里呢?”

        “不知道,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传说当年孽龙被封印的地方,就在夜华城东方,不过这件事情因为当年见过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没有人证实,因此也只是当作一个传说。”

        岩陀听后沉默不语,随后拿出方解石给予他的画卷道:“你派人连夜绘制画卷中间哪位女子的肖像,将其分发给手下将士,让他们明日乔装打扮,混入城中居民内寻找画卷上的人,并在四个城门口设置巡查将士,严格检查出入城中任何一人,找到后派人跟踪并即刻汇报给我,切记不可打草惊蛇,城中也不许张贴此女任何画像。”

        说完将画卷抛向身后,虚空中伸出一只手将其接住,随后道了声“是”,便没了声息。

        沈秋一夜都心神不宁睡不着觉,到了后半夜终于撑不住了,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早上石斛过来敲门唤他下去吃饭才幽幽醒来,吃完饭后沈秋三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朝着城门外走去,今日的夜华城与昨日相比并无二致,但沈秋走在路上,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于是不由得暗暗加快脚步,向着城门口走去。到了城门口才看到今日设置了哨卡,不管是进城还是出城的人都需要排队通行。石斛看着前方人头攒动的长龙抱怨道:“这是干吗,干嘛要突然排队啊,这得多久啊。”

        他身前的一个大哥听到抱怨后转过头来说道:“听说是今早一群人挤在城门口,踩死人啦,城主府为了防止在发生这样的事情,设置了哨卡,要求大家排队通过。”

        沈秋也安慰他道:“好了好了,也排不了多久,很快就出去了。”

        半个时辰后三人终于出了城门,随后在路边驿站叫了一辆车,直奔盘山而去。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刚坐上马车后不久,其后便有一辆马车紧紧跟随,而那辆马车上坐的则是一位书生,书生盘膝坐于车内自言自语道:“一个三品,一个二品,还有一个气息较为模糊,嗯...?”

  https://www.bsl666.cc/xs/301956/70346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