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末世之战神进化 > 第186章太狂妄了

第186章太狂妄了

        斩杀了几百个不死人的冬音,由于疲劳导致双腿打结摔倒在地。泥弄脏了冬音可爱的脸。

        这时,他察觉到有个不死人试图攻击自己,挥剑的同时仰面朝天仰望天空。包围这片天空的画框是无数的不死之物。割开的不死人的血液注入冬音。

        视野瞬间被红色夺去。

        我挥了挥脸,把血抖落,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具尸体骑在了身上。其他不死人只是望着它,不想再靠近。

        腐烂的不死人脸上的肉落在冬音的肚子上。很臭。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骑在身上的不死人向前倾着。简直就像要把冬音从头吃掉一样。

        腐烂的脸渐渐陷入冬音。往肚子里、往肩膀上、往脖子上——

        眼前摇摇晃晃。我全身颤抖,就像地震一样。

        看。那是一瞬间没有注意到的冬音,但马上意识到这些颤抖是由恐惧而来的颤抖。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这样下去就能吃了。不呼救的话…………是谁……!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求求你!你没听见吗??

        拼命动嘴却发不出声音。试着从喉咙深处挤出来,但还是出不来。连嘶哑的声音都没有。就像关了音的电视机一样。声音不响。响起的只有哗啦哗啦的声音。

        这种冬音无声的喘息,谁也听不到。就连在眼前空着嘴的不死人。

        眼泪无可奈何地涌了出来。想阻止他……想擦也……停不下来。擦眼泪的手被按住不能用。

        真没出息。真没出息。……啊,啊,真没出息。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为什么要保护别人……能这样说吗?我太贪心了。

        因为不想失去所以想要保护,却没有意识到如果自己死了就会在一瞬间失去一切。看不见、听不见、发不出、感觉不到……即使遵守也没有意义。

        如果我求救的话,会有人来救我吗?那个时候,被强盗杀了之后,求助的事……对别人的要求会产生排斥反应。如果是小事倒没什么问题,但一旦涉及生死等大事,无论如何都求不到了。

        源源不断的思考浪潮。

        回过神来,发现不死人的脑袋向侧面裂开,像老虎机一样张着大嘴。如果是冬音这样的脑袋,应该很容易就能咬碎,吞下去。

        死亡正在逼近。……又……死亡又在逼近。

        发出上楼般平淡的脚步声。无情地、无情地、不分善恶地一视同仁。

        仿佛苏醒了一般复苏的记忆。结束即将到来,等待开始的那天的记忆复苏了。

        “咚咚”慢慢逼近的上楼脚步声。原本以为哥哥回来了,可以从不安中解脱出来,但这种模模糊糊的幻想被轻易地打碎了。

        门发出声响打开了。窥视的是陌生的大人。那只手上拿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刀具。转眼之间,一把刀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吃惊地叫道。疼得大叫。像是在呼救。为了不想死而喊叫。

        只叫了一次。没有第二次。因为即将熄灭的蜡烛不会增强点燃的火焰。

        冬音叫道。

        “哎呀啊啊——!!!”

        那叫声令人魂飞魄散。

        那叫喊声回荡着。

        那叫声震耳欲聋。

        那个呼喊变成咆哮咆哮吹走全部招致崩溃,也招致到来。

        吹走的是周围所有的不死人和莱斯,不死者的沼泽地和覆盖的乌云,最后连世界也吹走了。

        然后到来的是新的世界。一片花草草木的绿色,瀑布静静流淌,小鸟婉转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啼鸣。这是一个能感受到自然力量的梦幻般的地方。

        在那样的自然中绽放异彩的自然,是拥有覆盖冬音的树冠的大树。结出五颜六色的果实,庄严地屹立着,没有落叶的样子。

        瀑布静静地倾泻在大树的根部,削开地面露出大树的根。瀑布和涌出的泉水混合在一起。

        冬音大叫着口渴了,一看到泉水,就很自然地朝泉水走去。

        来到泉边,瀑布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冬音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她一次次地捧起泉水,含在嘴里,一次次地吞咽。

        “哈哈!”

        冬音只呼吸了十次左右,捧起、含住、吞咽,如此反复。

        (……这里是……森林里……?)

        终于意识到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

        周围别说是人,连生物都看不到。能听到小鸟的啼鸣,却看不到小鸟。有的是草、花、树、大树。都是这样的东西。

        阳光透过树木照射进来。凉快。平稳。风也很冷。

        这是一个令人陷入梦乡的和谐世界。和刚才的地狱是完全相反的世界。

        突然,冬音视线落在泉水上,发现了一个东西。

        从被瀑布削开的地面露出来的大树的根浸在泉水里,树根的前端是奇形怪状的笛子……号角声挂着。

        没有吹嘴……也许不像是笛子,但在冬音看来,那是一种形状像角笛的笛子。

        在意的冬音想拿起来。大树的根一直延伸到泉的中心,所以需要伸手去拿。

        用力把手伸到极限,不费多大力气,手就够到了号角似的东西。到此为止还好。

        但是,当冬音的手触碰到像是号角声的东西的同时,号角声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等冬音睁开眼睛的时候,号角声已经不见了踪影。

        冬音虽然闭着眼睛,却知道号角消失在哪里。虽然看不见,但感觉还在。像是缠住了他,像是吞噬了他,又像是吸入了他……就是那种恶心的感觉。

        冬音凝视着留有这种感觉的右手。冬音注视着右手,脸色空前苍白。

        ……这种感觉并没有变淡。虽说无论怎样的疼痛,总有一天会淡化,但那种感觉非但没有淡化,反而像是渗入了骨髓。

        但是留在右手的那种奇妙的感觉改变了姿态,最终也改变了位置住进了冬音里。

        就像心跳一样的极自然的感觉……它扩散到全身,使令人恶心的奇妙不快的缠绕感发生变化,伴随着些许清凉感渐渐淡薄。

        就像长出了新的器官一样,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好像增加了新的器官一样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因为奇妙的感觉,没有进入意识,没能认出来,但冬音是刚才注意到的。刚才还无声无息的瀑布发出巨大的声响,泉水在敲打。

        冬音一边捂住耳朵一边离开泉水,冬音终于明白了那个号角声的真实面目——那个号角声。

        那么,我是否继承了号角的效果呢?冬音一边做着这样的猜想,一边拍着左掌和右掌。

        ……两次、三次、四次、五次。

        发不出声音。完全是无声的。

        冬音一边挥手缓解残留在双手掌心的疼痛,一边明白了。

        在那之后,冬音也不断地验证,不断地……粗略地把握住了吹响号角的自己所能做到的事情。因为不知道角笛的全部,也许还有不知道的效果,不过冬音在这里就不验证了。

        因为光是现在知道的信息量就已经相当强大了。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如果有这种力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也可以保护春晓,也可以保护爸爸妈妈……!)

        冬音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放下意识。

        这时,冬音又知道了一个号角声的效果。

        角笛的力量使用过度的话会昏过去的事。大概是在消费什么吧,但热衷于新力量实验的冬音并没有注意到。

        “啊!姐姐!”

        冬音醒来时,春晓站在她身边。放眼望去,看到了草原和早已化为乌有的不死沼泽地。

        然后冬音叹了口气。原来是在做梦啊。

        是吧。大叫一声,魔物和云彩都被吹走了……然后吹到世界,来到了幻想的世界,号角被吸进手里,开始使用新的力量。

        ……太不现实了。

        在充满魔法和技能的世界里,这样说未免太奇怪了,但也太脱离现实了。

        ……我想这么想,但明明是这样,明明是梦……冬音至今还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号角的感觉。并不是记得梦的感觉,而是像活动手脚一样理所当然的感觉。

        “嗯……水无月……不是吧……”

        “姐姐,你认识初夏先生吗?!”

        “啊……嗯。”

        “啊,是吗?初夏先生使用我的身体的时候……”

        和水无月初夏很亲近的口气……春晓直呼自己的名字,冬音的脸上浮现出痉挛的笑容。

        虽然是8岁的冬音,但我想也许正因为是8岁,才会不自觉地这么叫。

        “……然后呢?”

        “……?”

        “姐姐得到力量了吗?”

        对于春晓抛出的问题,冬音掩饰不住惊讶,手忽左忽右,眼神也飘忽不定。

        “诶……诶……你、你怎么知道?”

        “初夏先生说过,姐姐是为了让力量觉醒——”

        “啊,你这么说……”

        春晓的解释我是理解的,但这也证实了留在冬音身体里的这种感觉是真的。

        冬音咽了一口唾沫,试着测试得到的力量。

        为什么呢?虽然在梦中多次使用过的能力,但一旦在现实中使用就会紧张。

        但冬音压抑住紧张,温柔地拍了拍手。目标是远离这里的不死沼泽地里生长的黑乎乎的树。

        冬音拍手的声音虽然没有扩散到周围,但那变成了轰鸣声,声音的方向集中在漆黑的木头上。所以周围没有回响。

        压缩的音线毫不费力地折在黑漆漆的木头上,在地面稍微挖了一点后停了下来。

        “姐姐,你干什么了?”

        “压缩声音,折断那棵树。我刚才得到的力量是‘声音的操控’,可以自由地改变声音的大小、方向和回响方式。”

        “看起来很坚强啊……”

        “春晓不是有水无月吗?我倒是挺羡慕你的。”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有水无月这样的人在,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寂寞吧?”

        冬音歪着头说:那是当然的吧?像是在说。

        春晓见状笑着揶揄道。

        “姐姐真是个怕寂寞的人啊~~”

        “啊?!我不是怕寂寞!比我小4岁的弟弟竟然揶揄姐姐,太狂妄了!”

        冬音生气地站起来开始追赶逃跑的春晓。但是,应该生气的冬音和应该逃跑的春晓,两人都笑了。这种亲密的追逐一直持续到其中一方体力耗尽为止。

        而且笑的不止两个人。

        住在春晓心中的理想水无月初夏,也看着微笑着跑来跑去的两人温柔地笑着。

        (本章完)

  https://www.bsl666.cc/xs/299577/69852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