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六话岳母之欲

第六话岳母之欲

        至于雷小秋呢,她羞得整张脸都红了。但因为坐在刘旭后面能让她有回到过去的错觉,所以她心里头还是很高兴,她更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

        显然,不可能。

        再过两天,雷小秋就会着手组建属于她的采矿队,之后就是运送设备,搭设线路之类的。

        总之呢,只要她开始忙了,那绝对是忙得昏天暗地。加上那时候她基本上都是跟矿工们在一起,所以就更没有机会跟刘旭单独在一起了。

        如此想着,雷小秋让刘旭开得慢一点,她是希望这种两个人身处大自然中的时光能持续久一点。

        半个多小时后,摩托车停在了诊所门口。

        看到跳下车的表姐,立马站了起来的李晓合上书并走出去。

        待表姐踏进诊所,李晓当即抓住表姐的手,并道:“小秋姐你总算来了,可让我等久了。是不是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住在一块了呢?”

        想了下,雷小秋道:“这两三天估计还不是很稳定,反正等开采正式开始后,那我就会每天都跟你住在一块了。”

        “好耶!”

        看到李晓如此兴奋,走进诊所的刘旭笑道:“晓晓,要是悠悠看到你这乐滋滋的模样,她准以为你不喜欢跟她睡。”

        压下眼皮朝刘旭扮了个鬼脸,李晓反问道:“难道你就不介意我一直睡你女朋友吗?”

        “你是女的,我介意什么?”

        两手叉腰,李晓道:“悠悠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所以只要我每天都向她灌输‘女女相爱才是人间真爱’的想法的话,没准你就被我挖墙脚了。”

        “你这话倒是让我有些期待了。”

        见刘旭一点都不担心,失败了的李晓有些郁闷。身为护士,李晓当然知道女人只有跟男人在一起才能体会到做爱是有多爽。如果只有两个女人的话,那算用自慰器,被插的那方也爽不到哪里去。

        所以呢,她是绝对没办法挖墙脚的。

        很多时候,李晓斗嘴都斗不过刘旭,所以她想拉着表姐坐下聊天。

        不过得知表姐还要去村委会跟副主任谈招聘的事,李晓打消了这念头。

        跟李晓聊了两句,又对着刘旭笑了笑,雷小秋走了出去。

        雷小秋离开后,假装生刘旭气的李晓继续埋头百~万\小!说。

        至于刘旭呢,他正拿出手机站在门前打电话。

        走进村委会大门,看着眼前这个非常破旧但打扫得非常干净的大院,雷小秋心情变得更加的好,她更决定在大洪村扎根,用自己采矿赚到的钱给大洪村谋福利。

        因为,是出生于大洪村的刘旭改变了她的命运。

        往楼上走了几步,雷小秋眉头皱了起来。

        往后一看,确定没有人,雷小秋将裤头稍微往下拉了些许。

        雷小秋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增加性感指数,因为她的上衣下摆会遮住大半个屁股,所以就算将裤头再这么往下拉,也不可能让人看到肚脐眼,更别说是腹股沟。

        她这么拉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她现在没有穿内裤,牛仔裤老是会压着她那两片微微分开的yin唇。而且现在是在上楼梯,所以当她跨步时,摩擦会变得更加剧烈,所以要是不把裤头拉低一些,雷小秋都担心走到三楼的她都会流出好多的yin水。

        “看来下次出门得多准备一条内裤,要不然再碰到这种事就完蛋了。”叹了一口气,又将裤头往下拉了些的雷小秋就继续往上走。

        敲了敲门,听到声音后,雷小秋推门而入。

        雷小秋刚推开门,走到她面前的李娟急忙握住她的手,并道:“你好,我是大洪村村委会的副主任李娟,你以后叫我娟子就好。你应该是雷小秋雷小姐吧?”

        “对的。”露出迷人笑容,雷小秋道,“你应该就是村支书的女儿李娟吧。上次我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你爸爸,他还说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有个像你这么乖巧的女儿。”

        被雷小秋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的李娟道:“估计他说我乖巧就是因为我留在了村子里,要是我执意留在国外工作啊,指不定他每天都在说着我的不是了。来来来,赶紧进来,我刚刚正在整理名单呢。”

        “应该没问题吧?”

        待雷小秋进来后,关上门的李娟笑着问道:“是嫌弃我太年轻,怕我做不好吗?”

        “当然不是这意思了。”雷小秋忙道,“我觉得有没有才能不是根据年龄来划分的,然后我刚刚那话的意思是工作量会不会太大,你一个人能不能应付得来。”

        “报名的人也不是太多。”打开桌上的登记册后,随手翻着的李娟道,“一共有六十个人报名,年龄段集中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清一色家庭妇女。按照你的要求,我正在进行筛选,打算选出四十个人来。要是我推断得没错,很多人应该还在犹豫,因为她们对采矿其实没多大好感。”

        见雷小秋笑得有些尴尬,推了推眼镜的李娟忙解释道:“不是说会对环境产生污染,而是全国太多地方发生过矿难。”

        “员工安全,环境保护,这两方面我都会摆在第一位,这个你可以放一百个心。”顿了顿,看着登记册的雷小秋道,“这份工作基本上都是体力活,所以筛选的第一标准是体力要跟得上。”

        “这个我明白,所以她们来报名的时候,我特意有做了标记。体质看上去很好的就打个勾,中等的就打个勾再划一条斜线,像这种打叉的就是不过关的。等名单确定了,我还会让她们集中在一块,让你再筛选一下。淘汰掉你自认为不满意的,然后再找几个人补上。”

        “你做得好细心,谢谢你啊。”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李娟道,“要不是你决定再次来挖矿,我也看不到希望。哎呀,反正我现在就是希望你过几天就发财,然后在村里头办厂。只要你下决心办厂,征地这些工作我们村委会都会跟村民做沟通。”

        “这个一定要做好沟通。”

        “是啊,全国都出现了很多起征地引发冲突甚至伤亡的事件。”

        “对了,昨天我给村长打电话的时候,她说以后关于采矿的事都是跟你联系,对吗?”

        想起那个几乎不管事的村长,李娟就一肚子的火,她就搞不懂那女人既然站着茅坑不拉屎,又为什么不辞去村长一职。

        当然,要是辞去了,李娟又有点担心上头会派个更令人作呕的人物来当村长。

        “对吗?”

        雷小秋再次发问后,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李娟忙道:“没错,没错。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就算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你看下傍晚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就去我家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呢?”

        “那看来你就是有空了,那你一定要来,待会儿我就叫我阿爸买些菜回来,他今天刚好去县城。”

        “好的。”

        李娟是副主任,她爸爸是村支书,跟他们父女俩搞好关系的话,雷小秋今后在大洪村的工作也会很好的展开。但最重要的一点是,雷小秋能从他们父女俩身上看到她跟她爸爸,所以她就觉得李娟跟村支书都非常的亲切,就像亲人一样。

        粗略地看了下登记册,雷小秋问道:“最快什么时候可以让我看一下她们?”

        “基本上已经筛选完了,所以下午就行。哦,下午不行,她们白天经常都在忙农活,要不就晚上七点半吧。我现在给她们打电话,让她们到时候来村委会。”

        “我是希望能早点开工,所以就辛苦你了。”

        “客气了,雷小姐。”

        “别叫我雷小姐,太正式我会不习惯。你应该是跟我差不多大吧,所以以后你直接叫我小秋就好。”

        “那你以后就叫我小娟或者娟姐。”

        客气一番后,雷小秋就借故离开。

        虽然是第一次跟李娟聊天,但雷小秋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所以她还真想跟李娟继续聊下来。但李娟手头有事要忙,加上雷小秋没有穿内裤,一直被牛仔裤压着花苞会让她很不舒服,所以她得赶紧回去换上一条内裤才行。

        雷小秋离开后,仿佛看到大洪村经济腾飞的李娟就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十一点半,骑着自行车经过诊所的李燕茹还想看下李晓有没有回去,哪知道诊所已经关门了。

        显然,李晓已经回去了。

        其实呢,李燕茹是想跟刘旭聊一聊,甚至想叫刘旭到她家吃饭。不过知道刘旭已经回去陪玉嫂,买了三样菜的李燕茹就骑车回家。

        将自行车靠在墙壁上后,李燕茹走进了屋。

        不过才刚走进去,她又立马退了出来,因为她看到门梁上多出了一根白色电线,而且这根白色电线还延进了她的房间里。

        将装着菜的塑料袋放在客厅椅子上后,李燕茹急忙去推自己房间的门。

        发觉锁着,李燕茹就更惊讶。

        这时,李燕茹才想起刘旭手里有一串她家的钥匙,也就是当初刘旭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拿去配的。

        拿出钥匙打开门,见钉在墙壁上的电线一直延伸到……

        “嗯?”

        看到床头的右侧多了一张电脑桌,李燕茹很纳闷,但有一点她是搞清楚了,那就是延伸到电脑桌后下方的应该是网线。也就是说如果开通了宽带业务并摆上一台电脑的话,那她就能够在家里上网了。

        李燕茹没有想过要办宽带,更没有想过要上网,所以对于这突如其然的变化,李燕茹就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

        猜到这是刘旭干的好事,李燕茹当即打电话给刘旭。

        “燕茹阿姨?请问有什么事吗?”

        听到刘旭在喝汤,知道刘旭应该正坐在餐桌前,李燕茹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房间的网线是你弄的吗?”

        “对的。”

        “我好像没有说要弄吧?”

        “是悠悠跟我说的。”停顿了下,电话那头的刘旭继续道,“悠悠说等实习期结束了,她希望能在家里头上网,所以我就擅作主张把网线牵到了燕茹阿姨房间里。”

        听到刘旭这话,李燕茹问道:“你怎么不把网线弄到我女儿房间里呢?”

        “师傅带的线不够长,所以就只好把宽带装到你房间去了。”

        “原来如此,那没事了,那你就先吃饭吧。”

        挂了电话,李燕茹有些失落,她一开始还以为刘旭是特意为了她而装的宽带。对于自己的这种失落,李燕茹非常的自责,她甚至觉得自己不配为人母,因为她的失落间接表明她在吃女儿的醋。

        “希望我能尽快变得正常。”嘀咕着,李燕茹走向厨房。

        李晓不会下厨,但蒸饭她还是会的,所以当李燕茹走进厨房的时候,她看到电饭煲正冒着蒸汽。

        跟呆在房间里的李晓说了声谢谢后,系上围裙的李燕茹开始烧火做饭,还抽空撒了些昨天吃剩的米饭给后院的母鸡吃。

        吃过午饭并看了一会儿下午要用到的教案,李燕茹骑车前往小学。

        当天晚上七点半,雷小秋跟李娟就坐在村委会会议室内,对面则站着五名妇女。

        李娟负责第一轮的筛选,雷小秋则负责第二轮。

        除了透过眼睛查看妇女们的身体状况外,雷小秋还会询问她们曾经参加过什么工作,以此确定她们适合不适合在矿洞工作。

        通过近一个半小时的筛选,最终名单总算出来了。

        跟李娟聊了一会儿,确定接下去几天要干的事后,雷小秋跟李娟有说有笑地走出了村委会。

        随后,雷小秋去李燕茹家,李娟则回了她自己的家。

        洗刷完毕,走进房间的雷小秋当即换上睡衣睡裤,并躺在床上跟堂妹聊着矿洞的事。

        因为是跟堂妹睡在一块,所以雷小秋穿得就比较保守。要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估计她又会穿上会让yin唇都隐约露出的丁字裤。

        当然,自从在矿洞跟刘旭发生关系后,雷小秋的心结已经被解开,所以她基本上也没有穿丁字裤的必要。

        除非,有人希望她穿上。

        八点五十分,正在房间里看教科书的李燕茹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随后李燕茹就按照女儿的要求往天台走去。

        陈甜悠提出的要求很奇怪,就是让李燕茹陪她一块看星星。

        要求是很奇怪,不过李燕茹非常高兴,因为她深爱着她女儿。

        聊了近半个小时,说很困的陈甜悠主动挂了电话。

        至于李燕茹呢,没法向人叙说心中苦楚的她觉得很闷,所以她就继续在天台呆着,并享受着微风拂面带来的些许温暖。

        呆了十多分钟,叹了一口气的李燕茹下了楼。

        “妈妈。”

        刚走进房间,李燕茹听到了女儿的声音,这让她分外惊讶。

        “妈妈。”

        再次听到女儿那甜滋滋的声音后,李燕茹看到电脑桌上多了一台笔记本,她女儿正出现在屏幕里朝她招手。因为视频聊天使用的是全屏幕视频模式,所以就算站在门口,李燕茹也看得非常清楚,她更是发觉视频里的女儿笑得非常甜,还穿着她上个月买回来的可爱睡裙。

        李燕茹偏爱贴身的丝质睡裙,要是有些透光,那她就会更喜欢,所以陈甜悠现在穿的睡裙就是有些透光,胸前两点隐约可见。

        因为陈甜悠是跟许静许滢住在一块,所以就算有些透光,那也没什么问题。而且。李燕茹知道这个点女儿应该是不会出门。

        关上门,略显激动地坐在电脑桌前,李燕茹发觉自己的视频在右下角。

        发觉视频中的自己头发有点儿乱,李燕茹急忙用手理了理。

        看到妈妈这举止,戴在耳麦的陈甜悠笑道:“妈妈,感觉你好像是在相亲,竟然这么的紧张。”

        见妈妈低着头好像在寻找什么,陈甜悠继续道:“旭哥说你的笔记本内置麦克风,所以你可以直接说话,我这边会听到的。”

        听女儿这么一说,李燕茹干咳了声,并小心翼翼地问道:“悠悠,你能听到吗?”

        “可以的啦!”

        “感觉真的很高科技啊!”

        “是因为妈妈你很少接触网络啦!”笑得露出一口贝齿,得意洋洋的陈甜悠继续道,“不过现在妈妈房间里有网络,以后你就可以每天上网,这样你就能知道网络到底有多高科技了。”

        “谢谢你为妈妈考虑的。”

        “是旭哥弄的。”

        “刚刚你是故意把妈妈引到天台,然后让旭子给我弄电脑的吗?”

        “对呀!”

        “你这坏女儿。”李燕茹假装生气道,“竟然敢出卖妈妈。”

        吐了吐香舌,陈甜悠道:“这是为了给妈妈你惊喜嘛!”

        李燕茹确实很惊喜,不过她的惊喜主要来自刘旭为她做的事。中午李燕茹打电话给刘旭,刘旭说是给悠悠装的网络,李燕茹就有些失落。刚刚在天台,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李燕茹也有些失落。

        而现在,她正沉浸在刘旭为她制造的惊喜里。

        而且,她确定刘旭中午那么说是为了她看到这一切会更激动。

        显然,李燕茹很激动。

        激动之余,李燕茹又有些担心,因为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对刘旭这个未来女婿产生了心理上的依赖,更好像是产生了情愫。

        意识到这点,李燕茹很恐惧,她生怕自己会越陷越深。

        要想让女儿幸福,她必须跟刘旭保持距离。

        想到此,李燕茹做出了个决定。

        跟女儿聊了足足半个小时,知道女儿明天还要实习,李燕茹让女儿早点睡觉。

        中断视频聊天后,李燕茹就极为生疏地操作着鼠标,这里点那里点的。

        李燕茹想找一些跟教学有关的资料,可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所以她就决定明天抽空的时候问下精通电脑的刘旭。

        “不能找他。”否决后,李燕茹继续喃喃道,“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必须和旭子保持距离,要不然很可能会发生一些伤害到女儿的事。”

        自我安慰完后,李燕茹就想关掉电脑并睡觉,不过她一不小心点开了桌面的快播播放器。

        见右边有播放记录,而且名字都是日文,很是好奇的李燕茹就随手点开了一个。

        让李燕茹万万没想到的事,屏幕里竟然出现了一对什么都没穿的男女,这对男女还在做爱。加上笔记本声音开得比较大,所以那嗯嗯啊啊声音就在房间内回荡着。

        看到那根正在急速进出着的rou棒,李燕茹脸蛋变得非常的烫,她更是急忙移动鼠标点击了下暂停键。

        李燕茹暂停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担心李晓和雷小秋会听到声音。

        要是知道身为人民教师的她还看这么不健康的影片,那她的脸往哪儿搁啊?

        暂停后,李燕茹紧紧盯着刚好进去一半的rou棒,并被女人那享受的神情给深深吸引住了。

        就这样盯了半分钟,李燕茹就想继续看,可她又突然皱起了眉头。

        这笔记本是刘旭先前搬来的,那么这不健康的影片绝对也是刘旭准备好的。这就意味着,要是她继续看的话,很可能就中了刘旭的计,所以压制住冲动的李燕茹立马关闭播放器。

        李燕茹没有接触过电脑,但如何关机她还是知道的,因为之前在诊所搞卫生的时候,她有看女儿操作过。

        顺利关闭手提电脑后,李燕茹打开衣橱。

        随手翻了翻衣服,李燕茹跪在地上掀起几乎碰到地面的床单,并歪着脑袋看着床底。

        在确定刘旭没有躲在衣橱和床底后,李燕茹又将房间内可能躲人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确定刘旭没有在房间里,李燕茹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李燕茹看来,刘旭对她有那么点意思,所以特意准备了如此不健康的影片绝对是想趁虚而入。就比如当她看得禁不住用力地搓弄阴部时,刘就突然冲出来,然后狠狠地弄她。

        要是真的到了极度饥渴的时候,李燕茹都觉得自己肯定把持不住。

        所以,李燕茹必须得确保刘旭没有在房间里。

        环视房间一圈,还没有洗刷的李燕茹走了出去。

        走进卫生间并背对着马桶,李燕茹掀起裙摆拉下内裤并坐了下去,随后一股亮晶晶的液流喷出,洋洋洒洒地发出嗒嗒声响。

        在尿尿期间,李燕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刘旭到底有没有躲在她家某个角落。

        李燕茹很想打电话给刘旭,可又觉得太冒昧了。

        但要是不打电话给刘旭的话,李燕茹又担心自己没法子睡觉,她甚至都觉得等她睡熟了,刘旭很可能会爬到她床上,然后揉着她的胸,并扣着她那个已经寂寞了十多年的幽谷。

        因为思绪被刘旭弄得非常的乱,所以就算已经尿完了,李燕茹还是坐在马桶上一动不动。

        坐了好几分钟,回过神的李燕茹这才撕了些卫生纸擦了擦软乎乎的地带。

        擦完后,李燕茹还打了一盆水放在地上,随后蹲下身并捧着温水洗着那最让男人向往的地带。

        洗的时候,李燕茹心里依旧是想着刘旭,所以当她的手指划过肉缝时,她都有点儿感觉。

        要不是担心李晓雷小秋会听到她发出的呻吟,她绝对已经让手指进去做客了。

        洗干净并用卫生纸仔仔细细擦干后,李燕茹这才拉上内裤放下裙摆。

        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脸蛋红润的自己,李燕茹那不需要修饰就很细长的眉毛就慢慢皱在了一起,她的眼神更是变得有些不安,神色就跟小时候打破了花瓶时差不多。

        李燕茹担心自己会做错事,尤其是跟女儿有关的事,所以她正想着该如何跟刘旭保持距离。

        显然,要保持距离的话,李燕茹只能走之前想好的那条路,可李燕茹又不希望跟女儿分开。可为了女儿这辈子的幸福,李燕茹也只能这么做。

        做好打算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的李燕茹想走出卫生间,可她又鬼使神差地往后退。

        靠在有些冰凉的墙壁上后,李燕茹能看到自己膝盖以上的部位,所以她将裙摆慢慢地往上拉。

        看着自己那双绝美大腿,李燕茹笑着问道:“旭子,你是不是很喜欢阿姨的大腿呢?我想你一定很喜欢吧?因为阿姨的大腿非常的白,而且毛孔一点儿也不粗。更重要的是,阿姨这双腿又长又细。”

        继续将裙摆往上拉,露出保护着沃土的浅蓝色内裤后,李燕茹腾出一只手将内裤往上拉,并问道:“你是不是也很喜欢阿姨这里呢?你看到了那中间凹进去的地方了吗?那里是悠悠出生的地方,也是你很想进去的地方。但是你不能进去的,因为你是我女婿。要是让你进去了,悠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咽下口水,呼吸加快的李燕茹小心翼翼地将内裤拉向一侧,并喃喃道:“阿姨这里很漂亮的,你看着颜色,比同龄的女人要粉得多,而且毛也很整齐。要是你看了阿姨这里,你一定想进来的,可阿姨就是不让你进来。记住哦,我是你丈母娘,你是不能碰我的。”

        用中指沿着肉缝来回滑动着,李燕茹呻吟道:“坏女婿……都……都让你别碰……唔……好坏……竟然还用舌头舔……人家下面很脏的……啊……你不怕脏……唔……还说我下面的味道跟我女儿一样……好坏……好……”

        说到这,李燕茹猛然松开手并蹲在了地上。

        一脸惶恐地看着泛着一层冷光的地面,李燕茹颤巍巍道:“刚刚的我真像是个疯子,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李燕茹知道自己是因为太空虚才如此,可一想到自己竟然将女婿当成了幻想对象,她还是没办法原谅自己,她更是知道要是再来点柴火,她很可能就会做出对不起女儿的事来。

        “我真不配当悠悠的妈妈。”擦了下眼角的泪滴,满心自责的李燕茹走了出去。

        坐在床边看着手提电脑,李燕茹很想打开继续观看,她甚至觉得那女人的叫声还在她脑海里回荡着,她更是知道那女人一定被插得非常的爽,要不然不可能叫得比她女儿还来得大声。

        站起来后,李燕茹又坐了下去。

        如此反复数次,李燕茹还是坐在了电脑桌前。

        “就看一次,看完我以后就不再看了。”说着,李燕茹就去按电源键。

        就在李燕茹快要按到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被铃声吓得站了起来后,李燕茹急忙爬到床上去拿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见是刘旭打来的,有些惊恐却又有些欣喜的李燕茹就按了下接听键。

        “燕茹阿姨,我这么晚打电话来,你应该不会已经睡着了吧?”

        听到刘旭的声音,正保持着趴在床上姿势的李燕茹翻了个身,并道:“正准备睡觉,你怎么会这个点打电话给我?”

        “就是想问下我跟悠悠准备的惊喜怎么样。”

        “挺好的。”看着手提电脑,李燕茹继续道,“不过就是有些浪费钱,你也知道咱们农村人一块钱都得掰成两半花。你又给我买了电脑,又给我安装了宽带,然后我又不知道怎么上网,这不是很浪费吗?”

        “与时俱进啊。”

        “这话倒是没错。”舔了下嘴唇,看着自己那就算躺下来也很雄伟的胸部,李燕茹继续道,“反正呢,我今天晚上确实很高兴,因为我能通过电脑看到我女儿。只要看到她开开心心的,我也就能安心的教书了。对了,旭子,有空的时候……”

        说到这里,李燕茹的眉头皱了起来。

        “燕茹阿姨,有空的时候干嘛?”

        李燕茹是想叫刘旭有空的时候教她上网查资料,可她又担心跟刘旭单独相处的时候会发生不好的事,所以为了女儿幸福的她就笑道:“有空的时候就多给悠悠打一打电话,你也知道她这人依赖性很强,我怕她会不习惯。”

        “我每天都会打电话,你放心。”

        “这就好,这就好。”鬼使神差地握住一颗巨乳后,李燕茹道,“旭子,我没有上过大学,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你上大学时发生的一些好玩的事啊?”

        “只要燕茹阿姨你想听,我可以多给你讲一会儿。”

        “行啊,那你讲吧,我就尽量不说话。”

        刘旭讲着大学趣事之际,李燕茹就像上次那样开始抚慰自己的身体。一只手不怎么方便,所以李燕茹就将手机调为免提并放在脑袋边上,随后就边听刘旭说话边揉着巨乳或者是隔着内裤搓弄着最为柔软的阴部。

        李燕茹也知道这样很不好,可她就是忍不住。

        而且,因为心怀对女儿的愧疚,李燕茹的身体会变得更加兴奋。

        自慰了三分钟后,已经流出了不少水的李燕茹干脆脱下内裤。

        看着湿了一大片的内裤,李燕茹顺手放在了一旁,随后尽量张开双腿,并让中指缓缓滑入早已泥泞不堪的xiāo穴内。

        此时的李燕茹微微闭着双眼,所以她就好像看到了,什么都没穿的刘旭正侧躺在她身旁说着悄悄话,并不断挑逗着她。

        所以呢,她将自己的两只手都幻想成了刘旭的手,并幻想着刘旭一边讲着趣事,一边揉着她的巨乳并扣着她的xiāo穴。

        越是这么想,李燕茹的身体越燥热,所以她的感觉也越强烈。

        为了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达到高氵朝,李燕茹就进行更加罪恶的幻想,就比如她女儿正趴在门上听。

        又过了五分钟,李燕茹整个身体突然弓起,呼吸更是变得比之前都急。

        维持这状态足足半分钟后,李燕茹那弓起的身体缓缓落了下去。

        平坦在床上后,李燕茹呼吸还是很急,她那还没有出来的中指更是能感觉到xiāo穴那几乎跟心跳一致的收缩,她还能感觉到正有温热yin水缓缓流出并滴在昨天才晒过的被单上。

        这种几乎虚脱甚至是上天堂般的感觉,让李燕茹将平时的烦恼都抛到了脑后,她更觉得女人只有高氵朝的时候才是最舒服的时候。

        只可惜,她必须听着刘旭的声音才能很快地高氵朝。

        要是只有她一个人,就算她再胡思乱想,她也很难达到甚至都没办法达到。

        喘息着,李燕茹道:“旭子,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等哪天有空咱们再细细的聊。”

        “你困了吗?”

        “有点儿。”

        “那行,那你赶紧休息。”顿了顿,刘旭继续道,“对于笔记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可以来找我。”

        “一定会的。”

        “那燕茹阿姨你赶紧睡,明天你还要去教书。”

        “你也是。”吞下口水,李燕茹道,“那就先这样子了,拜拜。”

        “拜拜。”

        挂了电话后,李燕茹抽出了手指并放在眼前。

        看着自己那沾着亮晶晶液滴的手指,李燕茹伸出香舌舔了下。

        比女儿的咸了一点,骚了一点,就不知道旭子会不会喜欢这气味。

        突然冒出这个疑问后,李燕茹皱紧了眉头,她真心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配为人母!

        为了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李燕茹急忙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非常湿的部位,随后穿上内裤并关掉了床头灯。

        李燕茹是想尽快睡着,可她现在脑子非常的乱,根本睡不着,所以她在床上翻来翻去的。

        要是女儿有跟她一块睡,她倒是不会胡思乱想,所以非常清醒的她就希望女儿能早点回来。

        不过,最快也得等到一个月后。

        现在李燕茹最担心的是,在女儿结束实习回来之前,她会不会已经走错了路?

        要是真的跟未来女婿发生点什么,李燕茹真担心女儿会想不开,所以她就以母亲的身份告诫着自己,并决定明天就付出行动。

        李燕茹说的行动很简单,就是搬到学校去住,这样至少可以跟刘旭保持距离。

        但现在她又觉得这不够实际,因为她还要做饭给李晓她们吃,而且要是她搬到了学校,女儿跟刘旭一块给她的惊喜岂不是就浪费掉了?

        而且,她也不确定住在学校能不能有网络,所以要是暂时没有网络的话,她也没办法每天晚上跟女儿视频聊天。

        想来想去,李燕茹打消了搬到学校的打算,并决定尽量不去想跟刘旭不可能发生的荒唐事。

        只要她时时刻刻想着宝贝女儿,她就不可能会做出伤害女儿的事来!

        当然,这是李燕茹的自我安慰罢了。

        就拿之前她自慰一事来说,她其实已经伤害到了女儿。

        直到十一点多,李燕茹才勉强睡去。

        这个晚上,李燕茹做了春梦,梦到自己跟刘旭极为疯狂地做爱,更是被极为持久的刘旭弄得高氵朝了好几次。

        早上醒来,半睡半醒的李燕茹还摸了摸床的另一侧,她还真以为昨晚跟刘旭做过爱。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