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一话寻找凶手

第一话寻找凶手

        “还能去哪?”白了刘旭一眼,吴妍道,“当然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案件的事了。你直接带我去烈士墓吧,那边人比较少。”

        听到“烈士墓”三个字,刘旭不免想起了第一次和表姐见面的情形。

        想着那时候假装是在打飞机,刘旭不免笑出了声。

        待表姐坐在车后面后,刘旭立马往烈士墓的方向开去。

        将摩托车停在通往烈士墓的台阶边上后,刘旭跟在了表姐后面,目光还一直落在表姐那随着步调微微抖动着的美臀上。

        走到烈士墓附近并一块坐在石凳上后,吴妍将购物袋递给了刘旭。

        打开购物袋拿出资料一看,见是关于十年前命案的资料,立马来了精神的刘旭就开始看。

        “刘旭,这么跟你说吧,在我被分配到和政县公安局后,就有人跟我说过这个案子。他们说这是最神秘可怕的案子,就连很有经验的老警察也认为是恶魔干的。要是你想证明这案子是人干的,你就必须解决一个难题。房间是从里面反锁,那么凶手怎么逃走的?”

        “你有没有去看过那房间?”

        “关于房间的详细描述及检查,这份资料上都有,你翻到第五页就会看到了。”

        “我是学医的,在学医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实践,要不然当我们拿着手术刀的时候,我们都没办法切开病人的身体,甚至会因为双手发抖切错了。”停顿了下,刘旭补充道,“所以呢,我是觉得在看完这些资料后,我们应该去案发现场走一趟。”

        “你干嘛要查这个案子?”

        “就是想找到真相。”

        “已经过了快十年,就算有凶手,你也不可能找出来。”

        看着表姐,刘旭道:“假设有凶手,那么你认为凶手为什么会冒险杀掉他?”

        吴妍很早就看过这些资料,所以她道:“根据口供,死者没有跟谁结怨,也没有欠人钱财,死亡之前也没有过异常的举动,而且他性格很好,都没有打骂过员工。反正呢,根据资料,几乎没有人有杀死他的动机,所以很可能就是恶魔所为。”

        “我不喜欢将结不了的案子归结到恶魔身上。”

        “事实上我们完全找不到跟凶手有关的线索,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做的。”说到这,吴妍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道,“这案子不下二十个人看过,他们都找不到线索,我觉得你还是别看了,明显就是在浪费时间。”

        刘旭其实也不想查这已经过了十年的案子,可一想到雷小秋,刘旭就想早点破案。刘旭完全不相信这是恶魔所为,否则他在矿洞里的时候,他怎么没有看到恶魔,又怎么能活下来?

        所以,他继续翻看着这足足有三十页的资料。

        这些资料中有所有矿工以及房东等人的口供,还附加了十多张的照片。看到那些照片,刘旭觉得自己是在看恐怖片的截图,因为雷小秋的爸爸雷臻真的死得非常惨。雷臻死得越惨,刘旭就越要替他报仇。

        而且,要是刘旭能抓到真凶,那么雷小秋很可能会以身相许。

        一想到雷小秋那竟然比李燕茹来得雄伟的巨乳,刘旭擦了擦都差点流出来的口水。

        看完资料,并没有发现线索的刘旭长长叹了口气。

        见现在还早,一心想破案的刘旭继续翻看资料。

        将文字资料都看完后,刘旭再次拿起那些会让他没什么胃口的照片。

        按照刘旭的设想,与其去看案发现场,还不如直接看这些照片。

        经过了十年,案发现场保证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甚至可能已经被拆除,所以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应该在这些照片或文字资料上。

        刘旭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密室杀人,可以他的智商,他怎么可能解决这个十年都破不了的奇案?

        难道,真的是恶魔所为?

        不可能!

        坚定信念后,刘旭就继续看着那些资料。

        看了足足二十分钟,刘旭眼睛突然瞪大,因为他看到了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

        让表姐先回家后,刘旭骑上摩托车往大洪村的方向驶去。

        回到大洪村,刘旭径直驶向案发现场。

        将摩托车停在离案发现场只有百来米的小巷子里后,刘旭跑到了那扇被生锈的铁锁锁着的大门前。显然,命案发生后,担心里头有恶魔的村民直接将这里锁了起来。但要是刘旭猜的没错,这命案根本不是恶魔干的,他甚至已经猜出了凶手如何完成密室杀人!

        一想到自己仿佛变成了柯南,刘旭非常兴奋。

        兴奋之余,刘旭得考虑该如何进去。

        撬开锁不实际,所以刘旭往左侧走去,试图找个矮一点的地方进入院子里。

        走到院子拐角处,见地上有一根被人丢弃的长木棍,刘旭直接将长木棍抵在墙壁上。在确定呈六十度的木棍很牢固后,刘旭单脚踩在木棍最顶端,随后猛地一蹬的他跳了起来。

        由于刘旭用力过猛,木棍直接被他踩断,但因为木棍支撑了刘旭的脚,所以刘旭跳得比平时高,也顺利抓到了土墙头。

        几番努力后,刘旭跨坐在了土墙头上。

        看着这个长满杂草的院子,又见有几只野猫正趴在地上晒太阳,刘旭纵身跳了下去。

        一落地,突然产生的声响吓得那群野猫呲呲叫着,更是在刘旭才刚直起腰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大厅的门也锁着,刘旭没有打算从窗户之类的地方爬进去,他直接一脚踢开了这两扇年久失修甚至已经被蚂蚁啃食了边角的木门,随后按照资料的描述推开了雷臻曾住过的房间的门。

        血迹之类的早就被擦干净,不过刘旭还是找到了他认为有问题的地方。

        站在那个地方昂起头后,刘旭闭上了眼睛。

        足足三分钟,刘旭这才睁开眼,并喃喃道:“密室杀人是可以解开,但谁是凶手还是没办法确定。不过要是凶手的目的是金矿石的话,那我就知道凶手会出现在什么地方了。”

        通常情况下,要确定真凶的话,就得有人证物证。但这个案子已经经过了十年,物证绝对已经被毁得一干二净,人证的话,照理来说是没有目击者,否则刘旭之前看到的资料里也会有所提及。

        不过,要是刘旭能抓到真凶,并用些手段的话,八成能让对方招供。

        想到此,刘旭走了出去。

        看了眼那几只躲在草丛里的野猫,刘旭踩着土墙下的石墩爬到了墙头,随后跳了下去。

        往停车的方向走去,刘旭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表姐。

        电话刚打通,另一头的吴妍就问道:“你查到什么线索了?”

        “明天你带我去国土资源局,我自然会跟你说。”

        “你还跟我卖关子啊?”

        “对啊,我就是跟你卖关子。”刘旭笑道,“如果你不服气的话,你直接来大洪村找我啊。”

        “我才懒得去。”吴妍叹气道,“好吧,好吧,咱们明天早上九点在国土那边碰面,ok不?”

        “谢谢妍姐。”

        “要是到时候你给不出让我满意的线索!我就一枪崩了你!”

        “要是我能让你满意,那你是不是愿意让我捅一枪?”

        “别以为你现在跟我有点交情,就可以开我的玩笑。刘旭,我告诉你,我吴妍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带黄的笑话。”

        “我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互相调侃了一会儿,并约好明天早上九点在国土资源局门口见面后,刘旭这才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近九点,骑着摩托车的刘旭来到了国土资源局,并看到了早已站在门口等待的表姐。

        看着这栋装修豪华的大厦,刘旭其实有些反感。在刘旭的印象里,只要是国家机构,基本上在装修方面都会很不错,尤其是公安局之类的。或许是刘旭见识浅薄,他总觉得那些机构是拿着纳税人的钱让自己的工作环境变得更好,更可能是直接拿着从某些地方敛到的不义之财。

        不过,真相如何跟刘旭无关,反正他知道这种现象在每个城市都存在着。

        多看了大厦两眼,和表姐打过招呼的刘旭跟在了表姐后面。

        当他们两个走进土地利用管理司时,正坐在办公桌前发呆老年人就抬起了头。

        见吴妍穿着警服,老年人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周主任您好。”吴妍笑道,“他是我弟弟,他想要过来查一些资料,希望你能帮忙一下。”

        “什么资料?”

        向周主任很有礼貌地笑了笑后,刘旭道:“我想问一下在这一年内,有没有人来申请过大洪村矿洞开采权。要是我记得没错的话,原矿主开采权是在下个月过期的。”

        “你也要申请?”

        “我是有这打算,不过我担心申请人是我的朋友。如果是他的话,我就打算不过来申请了。”

        “你等下。”说着,戴起老花镜的周主任站起身走到档案柜前。

        看着周主任翻着那一大堆的资料,刘旭小声问道:“你跟他很熟吗?”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周主任?”

        被刘旭这么一问,吴妍都显得有些诧异,随后她指着办公桌上的三角牌子。

        见上面有名字、职务以及一张照片,刘旭知道自己问了一个非常白痴的问题,所以就对着表姐尴尬地笑了笑。刚刚他心里头一直想着雷小秋爸爸死的事,连最起码的观察都忘记了。

        两分钟左右,周主任道:“差不多是一个月之前申请的。因为原矿主的开采权还没有到期,所以就暂时压着了。要是在到期之前原矿主都没有过来申请延长开采期限,我们就会开始审核新申请人有没有资质。要是各方面审核都通过了,那我们就会将开采权转给新申请人。关于申请人的信息我们有保密的职责,所以我只能跟你说出他的姓氏是雷。”

        雷?!

        听到这个姓氏,刘旭顿时吓了一跳,难道新申请人是雷小秋的亲戚不成?

        在刘旭之前的推断中,雷臻并非被恶魔杀死,但他也无法确定凶手是谁。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场已经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

        但是,刘旭知道凶手绝对不是无缘无故杀掉雷臻,他更知道凶手不想让雷小秋带队继续挖矿,所以才在案发地点以及矿洞深处都画下了传说中是用来召唤恶魔的六芒星魔法阵。

        加上刘旭知道了矿洞内其实有金矿石,所以刘旭得出了一个颇为合理的推理。

        那就是,杀害雷臻的人想要独占金矿石!

        但因为凶手本身并没有开采权,所以他只能默默等待,等待雷臻开采权的到期。只要接近了到期的时日,凶手就会跑到国土资源局来申请开采权。一旦他拿到了那个矿洞的开采权,那就意味着他得到了金矿石,更意味着他成了百万千万富翁!

        所以,要是推论没错,这个姓雷的家伙就是凶手!

        有些激动后,刘旭道:“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姓雷,你能不能跟我说下具体名字?”

        “出于保密,我不能告诉你。”

        刘旭刚想说话,吴妍突然掏出了警官证,并道:“阿叔,其实不瞒您说,我们之所以会过来查档案是因为十年前发生的一场凶杀案。不知道您听过没,就是当年开采大洪村矿洞的负责人死于非命。因为最近有了新的线索,所以我们才特意来查资料的。”

        “那件事我听说过,当时震动了整个和政县。”点了点头后,周主任道,“他的名字是雷虎。”

        “谢谢!”

        “需要看申请资料吗?”

        “不用了。”

        见他们往外走,周主任道:“要是有什么需要,你们随时可以回来找我。对了,要是破案了,记得跟我说一声!”

        “一定会的。”

        往一楼走去后,刘旭问道:“你刚刚怎么会突然拿证件向他施压?”

        “因为我知道了你的思路。”

        “看来你也不笨。”

        笑出声,吴妍道:“要是我笨的话,我哪里还会当警察。反正在确定凶手不是妖魔鬼怪的前提下,那么只要根据凶手杀人的动机就能够知道是谁。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想不通,就是案发现场里只有雷臻的指纹,而且门是从里面反锁,那凶手怎么杀人和取走心脏的?”

        “这个只要找到凶手就知道真相了。”

        “那你现在立马跟我回局里,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雷虎的所有资料。”

        见表姐显得非常急,而且步子都迈大了,拿出手机的刘旭道:“我认识死者的女儿,所以我打个电话过去就知道雷虎是谁,都不用劳烦你跑回局里。”

        “那你快打啊!”

        因为刘旭站得比表姐高,所以看着位于台阶下方的表姐,刘旭的目光落在了表姐那非常挺拔的雪峰上。可惜表姐领口的扣子扣着,要不然刘旭绝对能看到乳沟,毕竟他表姐也有d杯。

        继续盯着表姐那微微起伏的胸,刘旭打电话给雷小秋。

        响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来雷小秋打呵欠的声音,雷小秋还说着刘旭连听都听不清的话语声。

        显然,雷小秋昨晚又买醉了。

        “雷虎是谁?”刘旭问道。

        “他是我伯伯。”

        雷小秋之前还在说着胡话,现在说话声突然变得清晰后,刘旭吓了一跳。但真正让他吓得觉得后背都有些冰凉的是,雷虎竟然是雷小秋的伯伯!

        既然是雷小秋的伯伯,那么就应该是雷臻的哥哥或者弟弟!

        想到雷虎这混蛋为了金钱竟然连亲兄弟也不放过,刘旭的拳头握得非常紧,神情更是变得有些冷酷。

        强行压住怒火,刘旭问道:“你伯伯是不是还在枫林村?”

        “在的。”停顿了下,声音显得非常慵懒的雷小秋道,“我现在头很疼,我不想跟你说话。你要是有事的话,就下午再打电话给我,拜拜。”

        嘟……嘟……

        刘旭还想说雷虎很可能是凶手,所以雷小秋突然挂了电话后,刘旭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考虑到雷小秋很可能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这事实,甚至可能会前去质问雷虎,刘旭决定待会儿亲自上门跟雷小秋谈这事,顺便还可以看一看雷小秋那大得有些夸张的巨乳。

        想到此,已经将手机放回口袋的刘旭道:“妍姐,我现在要去枫林村一趟,你就先回局里,查一查跟雷虎有关的资料。不过因为没有人证物证,你还不能贸然去抓他。我们现在只是找到了雷虎杀人灭口的动机而已,并不能确定他就是凶手。应该说,我们是确定他是凶手,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根本就没办法给他定罪。”

        “我明白的。”笑了笑,吴妍道,“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有正义感。”

        笑出声,刘旭反问道:“要是我没有正义感,上次我怎么可能会去救你?”

        想起上次差点被伟哥手下及那两条狼犬玷污,吴妍还真的应该好好感谢刘旭。不过想起那枚刘旭落在她房间里的子弹,吴妍又对刘旭有了些防备。她不知道刘旭身上为什么会有子弹,但她更知道就算她问了,刘旭也完全可以撒谎。

        所以,只要有一天没有搞清楚刘旭为什么有子弹,吴妍都没办法对刘旭推心置腹。

        当然,在所有男人中,吴妍对刘旭算是最有好感的。

        长长吐口一口气,吴妍道:“时间就是生命,咱们分头办事吧。”

        “行!”

        待刘旭走下来后,跟刘旭并肩往下走的吴妍道:“你可以去跟死者的女儿了解当时发生的事,看能不能确定雷虎有作案的时间差。假如你确定了,你可不能直接去找雷虎。既然他敢如此残忍的对待兄弟,那就证明他冷血无情。反正只要你有了些眉目,你就打电话给我,然后我们再商量商量该怎么办。”

        “嗯,要是你那边有消息,你也打电话给我。”

        “当然啦,我们现在可是站在同一条船上。”

        “单人床还是双人床?”

        被刘旭这么一反问,吴妍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在卡带了足足五秒后,吴妍才哼道:“当然是水里的那种船。”

        “水床?就是红灯区的那种?”

        咬紧牙关,柳眉都竖起来的吴妍道:“刘旭,我现在对你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你可不能得寸进尺。要是你再跟我说一些荤话,信不信我立马让你蹲牢子?”

        “信!”

        见刘旭笑得非常灿烂,知道他绝对还是死性不改,吴妍都有些无语了,她就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刘旭产生好感,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

        当然,吴妍没有想过跟刘旭处对象,因为刘旭那根都不知道插了多少个女人,她才不会让那根被好多女人玷污过的棍子进入她的身体呢!

        走到路边,吴妍让刘旭赶紧去找死者女儿,可刘旭一定要先送吴妍回公安局,还说时间紧迫,做三轮自行车会浪费了很多时间。

        刘旭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吴妍坐在了摩托车后面。

        送吴妍到公安局门口,又跟吴妍道别后,刘旭骑车赶往枫林村。

        十点出头,刘旭的摩托车停在了雷小秋家门口。

        第一次见雷小秋的时候,刘旭看到了不少美丽风景,所以想到这会儿雷小秋很可能正酥胸半露地躺在床上,略显激动的刘旭在放好头盔后立马往里走。

        让刘旭失望的是,雷小秋房门竟然锁着。

        要是虚掩着,那该有多好。

        叹气之际,刘旭就想敲门。

        就在刘旭提起手敲向门的那一刹那,房门突然被打开,穿着睡裙,显得极为性感火辣的雷小秋站在门前。但因为刘旭收不住手,所以他的手就顺势敲在了雷小秋那g杯的巨乳上。

        雷小秋胸部非常大,所以弹性也非常强。正因为如此,当刘旭手敲在雷小秋的巨乳上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弹力硬是将他的手弹开。而且,刘旭还看到了那颗巨乳因为他手的刺激而晃动了下。

        雷小秋酒喝多了,所以有些站不住的她单手压在门上。

        半眯着眼盯着刘旭片刻,都快憋不住的雷小秋轻轻推开刘旭,随后摇摇晃晃往外走去。

        刘旭还以为穿得如此清凉的雷小秋要到外头,没想到雷小秋是往门旁的楼梯走去,并走到了楼梯下面。一般来说,农村人会在楼梯下方放着尿桶,雷小秋也有这习惯。

        所以呢,刘旭就听到了滴滴答答落水声,还听到了雷小秋那仿佛达到了高氵朝的轻微呻吟。

        要不是因为这里很安静,刘旭根本不可能听见。

        加上刘旭真心被雷小秋那过于火辣的身材所吸引,所以哪怕只是极为轻微的呻吟,刘旭立马勃起了。

        雷小秋头很疼,但她也知道刘旭就站在大厅内,所以捂着额头的她就问道:“那个……你怎么又跑到我家里来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那你说吧。”

        “还是等你尿完尿先。”

        打了个呵欠后,雷小秋就道:“帮我拿点纸来,我忘记拿纸了。”

        “稍等。”说了声后,刘旭立马走进雷小秋房间。

        拿起卷纸并撕下很长的一截后,心跳都加快不少的刘旭立马往楼梯下面走去。当刘旭看到坐在尿桶上的雷小秋时,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雷小秋那压在尿桶边缘的雪白大腿上。可惜雷小秋裙摆遮住了前面,要不然刘旭指不定还能看到美丽风景。

        将纸递给雷小秋后,表现得颇为绅士的刘旭往回走。

        擦了擦柔软地带并将纸扔在一旁的纸篓里后,站起身的雷小秋顺手拉起内裤。

        调整了下内裤边缘,确定不会压到那两片微微闭合着的yin唇后,雷小秋这才放下裙摆走了出去。

        看着已经坐在大厅木椅上的刘旭,雷小秋并没有跟刘旭说话,头脑还非常不清醒的她直接去厨房洗脸刷牙。

        十分钟后,清醒了不少的雷小秋才走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杯热腾腾的浓茶。

        刘旭还以为雷小秋是要给他喝的,所以站起身的他道:“不用这么客气的。”

        看了看刘旭,又看了看手里的浓茶,雷小秋道:“这是我解酒用的。要是你想喝茶,我可以再倒一杯给你。”

        见刘旭脸有些红,知道自己这话可能让刘旭变得尴尬,走过去的雷小秋顺手将浓茶递给了刘旭。

        雷小秋都说得那么直白了,刘旭哪里好意思要。不过他确实有点口渴,所以他喝了一小口,并道:“够了。”

        “难道你以为我会喝你喝过的茶?”

        被雷小秋这么一反问,显得更加尴尬的刘旭干脆接过茶杯。

        雷小秋要喝茶解酒,这是她的一向习惯,所以待刘旭接过茶杯后,雷小秋又走进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

        再次走回大厅后,还不知道刘旭要讲什么的雷小秋坐在了刘旭旁边那椅子上。

        雷小秋坐着的是靠椅,所以她整个人就软软地躺了下去,两只雪白的脚丫还踩在了靠椅上。

        加上雷小秋的裙摆有些短,所以当她双腿曲起时,她那丝质裙摆很自然地往下滑了不少,这就使得她那雪白的大腿都露出了很长的一截。

        要是刘旭蹲在雷小秋面前,他绝对能看到雷小秋的内裤。

        上次刘旭来的时候,雷小秋穿的是丁字裤,就不知道这次是不是。

        因为雷小秋睡裙是深色的,所以刘旭也没办法确定是不是丁字裤。

        “秋姐,你伯伯待你好不?”

        喝了口茶,雷小秋道:“他待我特别好,简直把我当成了他的亲生女儿。我爸爸去世那阵,他还忙里忙外的,连着三个晚上没有睡。然后逢年过节的,他都会买东西过来看望我。”

        要是刘旭推测的没错,雷虎绝对是杀人凶手,要不然雷虎没有必要沉寂近十年才去国土资源局申请采矿权。甚至呢,刘旭还觉得雷虎是担心会被查出来,所以才不敢跟雷小秋索要开采权。

        不对!

        采矿权是国家审核的,就算雷小秋手里有才去考,雷虎也没办法转接。而且呢,要是雷虎让雷小秋继续采矿,那挖到金矿石的话,拥有采矿权的雷小秋就会分走相当大的一部分利润。

        这就意味着,雷虎之所以沉寂这么多年,其实就是想独占大洪村矿洞!

        要是刘旭直接说出来,雷小秋绝对会受到非常大的伤害。

        可是,雷小秋迟早会知道雷虎就是杀人凶手,所以不论刘旭什么时候说出口,雷小秋还是会受到伤害。

        想到此,微微叹了一口气的刘旭问道:“这些年,你伯伯每次过来的时候,是不是都会问你要不要继续挖矿?”

        “没有。”顿了顿,闭着眼的雷小秋补充道,“他有跟我替矿洞的事,还说偶尔我爸会托梦给他,叫他一定要阻止我继续挖矿。他说我爸爸确实是被恶魔害死的,所以要是我再去那个矿洞,我也将被恶魔挖走心脏。甚至……还会连累到我的家人。”

        “城府果然很深。”

        “你说什么?”雷小秋急忙睁开了眼,并用那双显得有些疲惫的眼睛看着刘旭。

        看着雷小秋那微微起伏着的巨乳,刘旭道:“我知道我这么说会伤害到你,甚至让你觉得我是个骗子。可要是我这辈子都不说的话,你会被伤害得更加严重。秋姐,我问你,假如我告诉你,你爸爸不是被恶魔杀死,而且我还知道凶手是谁,那么你会怎么做?”

        雷小秋虽然醉得头痛欲裂,可她还是猜到了刘旭要说的名字,所以她就道:“他是我伯伯,对我很好,所以你说话一定要有依据,不要平白无故诬陷好人。”

        “看来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他。”停顿了下,喝了口茶的刘旭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要说的名字了,那我直接说原因吧。早上我去国土资源局查了下,发觉有人已经递交了审核材料,想要拿到那个矿洞的采矿权。一旦你手中的合约过期,国土资源局那边就会开始审核。要是没什么问题,他们就会将采矿权授予申请人。而,这个申请人正是你伯伯雷臻。”

        “不可能?!”

        见雷小秋浑身都哆嗦了下,胸前那沉甸甸的肉弹更是随之晃动了好几下,刘旭道:“这个是千真万确的,毕竟我没有必要欺骗你。”

        “我伯伯怎么可能会去申请?”手都在发抖的雷小秋急忙将茶杯放在一旁并坐了起来,道,“我伯伯一直让我不要有挖矿的念头,还说要是我再去挖矿,我绝对会跟我爸爸死得一样惨。”

        “但他确实去申请了。”

        “一定哪里弄错了。”惊恐地睁大眼睛并将头埋在双腿上后,雷小秋继续道,“他是除了我爸爸之外对我最好的人,而且他跟我爸爸是兄弟,他们两个玩得非常好,还经常坐在一块喝酒聊天。”

        说到这,雷小秋突然看着刘旭,道:“他一定不是凶手,他只是想继承我爸爸的遗志,所以才去挖矿的。然后等他把金矿石卖了,他一定会给我一笔钱,再告诉我他已经完成了我爸爸未完成的事。”

        听到雷小秋这如此天真的想法,刘旭不免有些伤感。雷小秋越是天真,就证明雷小秋越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可要是刘旭现在附和雷小秋,当雷小秋相信真相的那天,她会更加的生不如死。

        想到此,刘旭直言道:“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过据我推断,他是凶手的可能性非常非常高。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已经搞清楚那所谓的密室杀人只不过是警方勘查不利。”

        “你的意思是我爸爸是被谋杀的,而且还不是恶魔?”

        “当然不是。”

        “不可能!警察明明说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而且现场只有我爸爸的指纹!”

        为了安抚雷小秋,刘旭道:“秋姐,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你伯伯是不是杀人凶手,而不是在这里为他辩护。假设他不是,那我会向他磕头认错。假设他是凶手,那我就要替你爸爸伸冤。我不管他跟你爸爸玩得有多好,更不管他这些年对你有多好,总之我就想知道真相。”

        “他是现在对我最好的人!他不可能是凶手!”说到激动处,雷小秋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反正我爸爸已经死了!这案子已经了结了!那你这个外人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了!”

        意识到雷小秋还是不想接受这事实,刘旭就站了起来,并提高嗓音道:“如果你是雷臻的女儿,如果你知道你爸爸是被人用极为残忍的手段杀害的,那你就应该找出凶手,要不然他绝对会死不瞑目的!”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见雷小秋不但捂着耳朵,还摇摇晃晃地往房间跑去,刘旭立马追上雷小秋。

        在雷小秋即将跨进房间的那一刹那,刘旭立马拽住雷小秋。

        酒未醒的雷小秋重心本来就不稳,加上被刘旭这么一拽,雷小秋整个人倒向了后方,恰好倒进了刘旭怀里。

        看着雷小秋那从眼角滑下的泪痕,刘旭都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可如果他的推断没错,那雷虎就绝对是凶手。所以要是他不再去寻求真相,雷虎就将得到矿洞的开采权,到时候大富大贵的雷虎很可能反过来害死雷小秋,甚至还可能对大洪村村民下毒手!

        想到此,刘旭就拦腰抱起雷小秋并走进房间。

        将雷小秋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后,刘旭道:“他这些年对你好只是想确保你不会再去挖矿,因为他一直在等待你手里的采矿权到期。”

        “我好累。”说着,雷小秋背对着刘旭。

        看着雷小秋那光滑得都会反光的香肩,刘旭道:“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事实,反正真相就是如此。”

        “真相是我爸爸被恶魔杀死了。”

        “你一定要这么认为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假如你爸爸是被你伯伯害死,那他死之前是不是非常的不甘愿,甚至还会在心里呐喊着,说为什么他现在才看清楚这畜生的真面目,为什么就不能早点看清楚。然后,他还会说,小秋,我的乖女儿,你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并替我揭穿你伯伯的真面目。”

        听到刘旭这话,原本已经闭上眼的雷小秋睁开了眼。

        看着木头墙壁,还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的雷小秋眼睛就睁得越来越大,她的瞳孔甚至还因为害怕而略微放大。

        安静了足足五分钟后,雷小秋突然翻过身。

        看着还坐在床边的刘旭,雷小秋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事明明与你无关?”

        “因为我是正义的使者。”

        雷小秋心情本来非常沉重,可听到刘旭这话后,她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雷小秋之前是一脸的阴霾,可现在她脸上突然出现笑容后,刘旭就发觉这个女人还真是漂亮。但因为雷小秋那两颗巨乳实在是太过于硕大,所以当雷小秋笑的时候,刘旭观察最多的还是雷小秋那足以让他窒息的两颗巨乳。

        可惜今天雷小秋穿着睡裙,要不然刘旭就会看到更加波涛汹涌的画面了。

        收敛笑容后,雷小秋道:“假如你是正义的使者,那你上一次就不会强吻我了。”

        “那是为了证明你没有在做梦。”

        “好逊的借口。”揉着额头,头还是很疼的雷小秋道,“我情绪现在变得稳定多了,然后我刚刚也有好好想过你说的话。假如我伯伯真的是人面兽心,那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于法。”

        听到雷小秋这话,又见雷小秋眼神变得极为坚定,刘旭露出了会心微笑。

        显然,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看了眼雷小秋胸前那非常明显的乳沟,刘旭道:“你伯伯有作案动机,但现在最需要的是人证跟物证,所以你仔细回忆一下你爸爸惨死前后你伯伯在哪。我知道这会让你很难受,但为了让你爸爸死得瞑目,我希望你能忍着。”

        点了点头后,雷小秋就低下头沉思着。

        五分钟后,刘旭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表姐打来的。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