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六话守护玉嫂

第六话守护玉嫂

        可惜刘旭晚了一步,他只看到一只非常白嫩的手抓着门边,并随着门的关上而收了回去。要是刘旭再提早个两秒,他就能看到站在门前的女校长了。就手的嫩滑程度而言,刘旭确定女校长应该蛮年轻的。

        刘旭自认为智商挺高,所以他喜欢去猜测。要是刘旭知道女校长是李娟的嫂子,他就不用浪费脑细胞了。

        刘旭其实想问李燕茹女校长长得怎么样,但他又觉得直截了当的文太直白,甚至可能让李燕茹不舒服。李燕茹是他未来的丈母娘,询问丈母娘另一个女人漂亮不漂亮,那保证是不行的。

        “旭子,你要回去陪玉嫂吃饭吗?”说出口后,李燕茹又补充道,“你一定会回去陪她吃饭的,那待会儿我买菜就不多买了。这墨鱼待会儿我要拿回去放在砂锅里跟排骨一起煲,晚上吃饭的时候就会炖得很烂了。所以呢,你回去的时候跟玉嫂说一声,让她晚上过来吃饭。”

        玉嫂跟李燕茹其实蛮熟的了,加上刘旭希望玉嫂跟她们多多交流,所以他就答应了。

        刚走出校门,一个从零食店走出的小女孩就突然跑到李燕茹面前,并递了一根刚买的冰棍给李燕茹。身为老师,怎么能拿自己学生的东西?所以李燕茹就推却。推却数次,禁不住小女孩的热情,李燕茹还是接过了冰棍。

        见老师拿着冰棍,笑得非常甜的小女孩又跑进了零食店。

        见刘旭已经发动了摩托车,拿着冰棍的李燕茹急忙走过去。

        “旭子,要吃不?”

        看着那估计只要五毛就能买到的冰棍,刘旭道:“我得开车,你自己吃吧。”

        上第四节课的时候,李燕茹有些口渴,所以刘旭这么一说,又见冰棍有些融化迹象,侧坐在摩托车后面的李燕茹就撕掉包装。尽管地上已经很多垃圾,但李燕茹还是不想乱扔,所以她就顺手将包装塞进了放着教案之类的包里,随后就开嘴巴含了下冰棍。

        因为有点冰凉,舌头被冻了下的李燕茹急忙吐出,随后伸出香舌舔着顶端。

        调整了下后视镜,刘旭边按喇叭边沿着下坡行驶。这些小学生听力绝对没有问题,不过都像压不死的小强般到处窜来窜去。担心撞到小学生,正在下坡的刘旭骑得非常慢,偶尔还得压刹车。

        每次刹车,坐在后面的李燕茹总是会往刘旭身上靠。

        这种动作很正常,但身体跟身体的接触还是让李燕茹心里有些异样。

        至于刘旭呢,他除了专心盯着前方外,他还时不时盯着左边的后视镜。后视镜被他调整过,所以他就能从后视镜上看到李燕茹胸口以上。看乳沟是其次,其实刘旭最喜欢看的就是李燕茹吸冰棍的情形。

        李燕茹偶尔会吸吮着冰棍,偶尔会伸出香舌去舔。偶尔呢,担心液体会滴到手上,她还会举起冰棍,并伸出香舌去舔冰棍的底部。甚至呢,当液体不小心滴在她手上,她还会去舔一下手指。

        要是将冰棍比喻成刘旭那根的话,那么那些液体就是刘旭很亢奋的时候射的jing液,所以看到李燕茹用那香舌舔来舔去的,刘旭就莫名的兴奋。

        说真的,吃冰棍都是得舔和含,所以李燕茹的动作其实非常正常。

        正常归正常,只要将那冰棍想象成下面那根,刘旭还是会很兴奋。

        过了下坡后,道路就变得宽敞得多,所以刘旭就加快了速度。

        “好吃不?”盯着后视镜的刘旭问道。

        伸出舌头舔了下冰棍地步,李燕茹笑道:“这东西其实没什么好吃的,但味道挺怀旧的。旭子,我跟你说,我都忘记我上次吃冰棍是什么时候了。旭子,你还记得你上次吃冰棍是什么时候不?”

        想了下,刘旭道:“三四年前吧。”

        “那味道你应该不记得了。”说着,李燕茹将冰棍伸到刘旭嘴边,“试一下久违的味道。”

        说完后,想起自己已经将冰棍舔了个遍,上面更是沾着不少她的口水,李燕茹就想收回冰棍。可她还没来得及收回,歪过脑袋的刘旭已经用力吸了下冰棍。

        看到这动作,意识到自己跟刘旭间接接吻,李燕茹的脸一下红了。尽管有风一直吹着,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体温在一瞬间升高,就好像突然跳进了锅里。

        舔了舔嘴角,刘旭笑道:“确实是久违的味道,似乎还比一般的冰棍好吃些。李阿姨,你觉得呢?”

        “就跟一般的冰棍一样啊。”说着,已经收回冰棍的李燕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舔。

        “似乎上面还残留着其他味道。”

        听到这话,意识到刘旭暗示上面有她的口水,李燕茹身体发烫就更加的严重。如果刘旭直接说有其他味道,李燕茹或许还会以为刘旭很嫌弃。关键是,刘旭之前说更好吃,这岂不是说她的口水味道很好?

        想到此,李燕茹都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女儿的事,简直就是个贱女人。

        就在这时,一滴冰水突然滴在了李燕茹手背上。

        本能的,李燕茹伸出舌头去舔。

        舔进嘴里后,李燕茹眉头突然皱紧。

        刚刚冰棍被刘旭吸了一口,李燕茹其实是想让刘旭将剩下的冰棍都吃掉,这样她心里还会好受一些。可是呢,因为舔了滴在手上的冰水,李燕茹就更难受,这明显就是间接接吻。

        想到既然已经间接接吻了,那么多接吻几次也是无妨的,所以李燕茹干脆低着头吸吮着冰棍,还像之前那样伸出香舌上下舔着。

        舔着冰棍的同时,李燕茹体温真的升高了不少。虽说刘旭还没有娶她女儿,可他们两个已经做过爱,而且身为妈妈的她也同意了,所以结婚只是迟早的事。也就是说,刘旭迟早会成为她的女婿,所以一想到自己正在跟女婿间接接吻,李燕茹就觉得非常的禁忌。正是因为禁忌,李燕茹却变得比平时兴奋,她甚至觉得下面有些痒。

        李燕茹知道她变坏了,可她没办法赶走心里的想法。

        或许,只是偶尔想一想,不付诸行动的话,那应该也算是对得起女儿吧?

        如此想着,李燕茹倒是放开了不少,更是有些着迷地舔着已经融化得只有两根拇指那么细的冰棍。冰棍原来是长方体,不过在李燕茹嘴巴跟舌头的雕琢下,现在已经变成了原形。要是顶端大一点,那么就跟刘旭那根没什么区别。

        所以呢,吸着冰棍,李燕茹就觉得自己是在吸刘旭那根,甚至她还在想,她那单纯的可爱女儿到底有没有吸过刘旭那根。要是吸过的话,是觉得味道很好,还是觉得很难吃呢?

        李燕茹虽然是个熟妇,可她从来没有吸过男人那根,所以她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以前在福州上班的时候,她有听一块工作的两个女儿讨论过。一个说非常难吃,另一个则说很好吃。所以到底是难吃还是好吃,李燕茹也不清楚。

        或许,哪天亲自试一下了,李燕茹知道好不好吃了。

        心里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李燕茹当然是想着给刘旭吸。这种想法又让她变得难受,她真担心自己哪天受不了了,就会做出伤害到女儿的事来。

        要是可以选择,李燕茹真希望那晚没有上天台。只要没有看到刘旭那么勇猛地干着她女儿,她也就不会经常想到那种画面,并借着那种画面摸自己了。

        李燕茹边吸冰棍边想着心事之际,刘旭正透过后视镜看着那根正在李燕茹嘴里忙碌进出着的冰棍,更将冰棍想象成了他那根,所以他下面那根硬得都快要爆炸,他更是想找个又湿又热的通道好好捅一捅。

        见冰棍还剩一点儿,李燕茹问道:“还要吃吗?”

        “要。”

        听到这话,微笑着的李燕茹就将冰棍送到刘旭嘴边,并道:“不多,都吃掉吧。”

        刘旭还想留一点给李燕茹舔的,但既然她这么说了,刘旭干脆就咬了下冰棍。咬碎冰棍后,刘旭就将冰块吸进了嘴里,随后就用舌头搅拌着带有李燕茹口水的冰块,之后就将融化的冰水咕噜咕噜吞进肚子里。

        送李燕茹到卖菜的店铺前,又将墨鱼干递给了她,买了两样菜的刘旭往家的方向赶去。

        将摩托车停在家门边,刘旭走进去。

        听到厨房有动静,知道玉嫂应该在做午饭,刘旭就急忙往里跑。见玉嫂正蹲在地上给鸭子拔毛,刘旭就吓了一跳。他家里可没有养鸡养鸭,所以他就不知道玉嫂这只鸭子是哪里来的。

        没等刘旭说话,玉嫂就轻声道:“看你最近到处跑,你身子一定很虚了,所以我早上就跟养鸭子的阿婆买了一只来。这只鸭子最近在下蛋,我还舍不得杀,想想还是杀了算了。喏,我刚刚还掏出了一颗鸭蛋来。”

        看着摆放在餐桌上的鸭蛋,刘旭急忙蹲在了地上,道:“这种粗活就让我来。”

        “这哪里是粗活啊?这是细活。”玉嫂笑得非常甜,“我虽然身体不好,但这点力气我还是有的。”

        见玉嫂右边的袖子没有卷起来,而且上面还有些许的血迹,刘旭立马抓住玉嫂右手,并不让玉嫂挣脱。

        “旭子,你弄疼我了。”

        刘旭没有管玉嫂说的话,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袖子往上拉。

        “唔……”

        听到玉嫂那略显得痛苦的低吟,又感觉到玉嫂娇躯哆嗦了下,刘旭更加的小心翼翼。当刘旭看到玉嫂胳膊肘子那位置有两个很深的牙印,以及两排浅一些的牙印时,刘旭不仅被吓到,更是被激怒了。

        更用力地抓紧玉嫂的手,刘旭叫道:“到底怎么回事?!”

        玉嫂哪里见过刘旭这么凶,所以被吓到的她眼泪都差点冒出来。

        低下头,玉嫂颤巍巍道:“就是抓鸭子的时候不小心被狗给咬了。不过不碍事,就是出了点血,现在已经止住了。”

        “这鸭子多少钱买的?”

        “五十块。”

        “这么便宜?”

        “因为被她家的狗给咬了,所以她就给我算便宜一点。”仿佛做错事的玉嫂很想收回手,但流紧抓着不放,所以她就继续道,“旭子,放手,鸭子我还没有杀好。”

        “不对,五十块不便宜,反而比正常情况下还贵了十块。”

        “那就是我记错了,她应该是三十块卖给我的。”

        听到这话,刘旭立马将放着鸭子的水盆直接扯到了一侧。

        扯水盆的时候,刘旭用了比较大的力气,所以盆子里的水都溅了起来,洒了不少在地上,还夹带着不少鸭毛。

        玉嫂不知道刘旭干嘛要这么做,反正她就是觉得平时很彬彬有礼的刘旭变得有些暴躁甚至是粗鲁,这让又被吓了一跳的她都有些害怕。加上玉嫂刚刚有欺骗刘旭,所以她根本就不敢跟刘旭对视,而是沉默不语地低着头,那模样就好像要进洞房似的。

        看着轻轻咬着下唇的玉嫂,刘旭问道:“卖鸭子给你的是不是住在马路边上那个阿婆?她家旁边有一座坟墓,坟墓边上还有一棵非常苍老的松树。”

        “嗯。”

        确定位置后,什么话也没说的刘旭站了起来。

        刚跨出厨房的门,想起更重要的事的刘旭转身道:“现在跟我去诊所。”

        “干嘛?”

        “注射狂犬病疫苗。”

        “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以防万一。”停顿了下,刘旭补充道,“狂犬病这东西非常可怕,如果真的有,又等到发作,那我只能帮你准备棺材了。嫂子,我不想失去你,所以你给我快一点。”

        刘旭的语气虽然有些不友好,但玉嫂还是听得心里十分的暖和,所以脸上出现笑容的她就道:“等我把这鸭子杀好先。”

        “人重要还是鸭子重要?”

        “可是……”

        “打完针马上回来,来回还不要二十分钟。”

        看着毛都还没有拔完的鸭子,玉嫂实在是不想半途而废,不过她没办法反驳刘旭,所以洗了把手的她就跟着刘旭走出家门,并坐在了摩托车后面。

        来到诊所前,见诊所已经锁上,知道她们两个绝对已经去吃饭,刘旭就直接打电话给李晓。

        得知有病患,还没有吃饭的李晓就跟陈甜悠一块跑向诊所。

        在来诊所之前,陈甜悠还跟李晓说,说这一针要让她来打。甚至呢,她还以为刘旭之所以会带病患来,就是为了兑现昨天的诺言。不过来到诊所,得知玉嫂被狗咬了,得注射狂犬病疫苗,陈甜悠就直接让李晓动手。陈甜悠也知道狂犬病要是发作的话有多可怕,所以她就担心自己打针的技术不过关。

        刘旭其实想让陈甜悠动手,不过注意到陈甜悠现在有些害怕,刘旭就没有说什么。

        狂犬病疫苗得注射在上臂三角肌上,而且得注射五针,所以会比普通的打针来得有些难度。要是打在屁股上,倒是可以让陈甜悠一展身手。其实打在屁股上也是可以的,但因为屁股上的脂肪较多,疫苗注射后不容易扩散,所以最佳位置就是上臂的三角肌。

        打了完并让玉嫂压在消毒棉后,李晓开始帮玉嫂处理伤口。在处理伤口的过程中,李晓还跟一旁的陈甜悠说着该怎么做。

        处理完伤口后,李晓松了一口气。

        “直接在我家吃饭吧。”陈甜悠道。

        玉嫂伤到的是右胳膊,也就是玉嫂拿锅铲的那只手,所以在确定玉嫂的右胳膊没有平时来得好使,刘旭就同意了。刘旭还担心多了两个人菜就不够吃,不过得知李燕茹中午煮的菜都会留一些到晚上,刘旭就安心了。

        在李燕茹家吃过午饭,刘旭载着玉嫂回家。

        回到家中,刘旭就去杀鸭子,玉嫂则坐在一旁看着。

        玉嫂很想帮忙,刘旭却不让,这让玉嫂都有些歉意。

        而且呢,玉嫂总觉得从刘旭发现她的伤势后,刘旭就没有平时来得开朗,偶尔表情还有点狠,这让玉嫂胸口有些闷,她总觉得是她做错了什么。她其实很想问个究竟,可因为她很内向,她还是决定咽下这个疑惑。

        坐了片刻,玉嫂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开始剥。

        将花形的橘子皮放在桌子上后,玉嫂撕下一片橘子肉送到刘旭嘴边。

        用嘴巴接过橘子肉后,刘旭站了起来。走到灶台前并将鸭子放在菜板上,刘旭拿起一旁的菜刀砍着。砍得差不多后,刘旭就坐在木板凳上开始生火。

        见刘旭表情还是有些难看,玉嫂心里就更不好受。

        锅里的水后,刘旭将盛着鸭肉的铁盆放进了锅里,随后倒了些热开水在铁盆里,还放了当归跟枸杞。

        做完这一步,刘旭道:“嫂子,你看着火,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玉嫂还想问刘旭要去哪里,但她还是不敢问,所以什么话都没说的她点了点头。

        刘旭离开后,眉头皱得非常紧的玉嫂就坐在木板凳前吃橘子。这橘子其实挺甜的,可因为玉嫂心情不好,她就觉得橘子非常难看。尽管觉得难看,玉嫂也没有扔掉的打算,她是一个非常节省的女人。

        至于刘旭呢,他是沿着小路往上走。

        他之所以闷闷不乐的不只是在生玉嫂的气,更是在生那阿婆的气。通过之前的谈话,刘旭知道真相不是玉嫂去买鸭子的时候被狗咬,而是玉嫂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被狗咬,然后阿婆就送一只鸭子给玉嫂。

        至于刘旭为什么能这么肯定,是因为玉嫂说了两次鸭子的价格。刘旭知道那只鸭子价格应该是在五六十左右,所以他就故意说市场价是四十元,没想到不擅长说谎的玉嫂就急忙改口,说是三十元就买到的。

        买鸭子是早上发生的事,玉嫂不可能连多少钱都不知道,所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刘旭刚刚假设的那种。

        走到马路上,刘旭看到了阿婆的家,更看到了那只趴在门前打盹的黑狗。

        刘旭很想去找阿婆理论,可他现在有些急躁。要是那阿婆顶撞刘旭的话,刘旭还真怕自己会动手打人,所以他就打算弄死阿婆家的狗就离开。

        双手伸进口袋后,刘旭摸到了放在右边口袋的折叠刀。

        刘旭不认为自己比武松厉害,所以赤手空拳跟狗搏斗不是他的风格。

        就在刘旭走到离狗还有十米的位置时,一个头发斑白的阿婆突然走了出来。

        看到刘旭,阿婆戒备地问道:“干啥呢?”

        刘旭没想到会碰到阿婆,加上他不想再跑一次,所以冷着脸的他直截了当地说道:“杀狗。”

        “杀狗?”吓了一跳后,阿婆叫道,“我已经给她一只鸭子了!你还想咋样?要不是她一身晦气,我这狗能咬她吗?”

        新婚之夜,跟玉嫂结婚的男人暴毙,加上玉嫂长得非常漂亮,身材又好,所以村里头很多男人打玉嫂的主意。但因为玉嫂非常检点,根本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所以那些男人也没有吃到甜头。既然吃不到甜头,那么诋毁玉嫂名声总是能做到的吧?

        所以在大洪村很多村民印象里,玉嫂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显然,在阿婆印象里,玉嫂也是如此。

        刘旭当然知道玉嫂比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来得贞洁,但他没有必要逢人都这么说,所以他就道:“阿婆,这条疯狗咬了我嫂子,我来杀狗是很正常的。”

        “哎唷,她是你嫂子啊?我还以为是你妈是你老婆呢!”

        听到阿婆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刘旭掏出了折叠刀。轻轻一摇,刀身滑了出来,还因为烈阳的照耀而闪着刺眼的寒光。

        看到折叠刀,被吓到的阿婆叫道:“是她自己晦气!又不是我这条顾的错!”

        感觉到主人的害怕,打盹的黑狗缓缓站了起来,并对着刘旭吼了几声,全身的狗毛还竖了起来。

        见状,丝毫没有畏惧的刘旭道:“要是我没有猜错,是这条疯狗主动去咬我嫂子的,对不对?”

        “是因为她晦气!她是黑寡妇!”

        听到阿婆这话,又想起玉嫂之前的表现,刘旭更加生气和心疼。之前要不是他观察到玉嫂袖子沾着些许的血迹,指不定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玉嫂被狗咬,甚至还会乐滋滋地跟玉嫂一块喝鸭汤。

        明明被狗咬了,玉嫂却装作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还为了不让刘旭来找麻烦而撒谎。

        想起玉嫂手臂那都有些皮开肉绽的伤口,刘旭知道玉嫂被狗咬的时候绝对很无助,甚至还边哭边接受阿婆的道歉,所以还在阿婆很不友好的目光中接过鸭子。

        甚至呢,在接过鸭子的时候,阿婆可能还说玉嫂是黑寡妇是扫把星!

        想着想着,刘旭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你到底想咋样?难不成你这穷酸小子想让我赔钱不成?我告诉你,咱们都是同一个村的,要是你想叫我赔钱,那门都没有。你看什么看?你以为你那样瞪我,我就会给你钱不成?一个没爹没妈,一个克死了自己的男人,两个都是晦气货。你赶紧给我走,要不然我就叫人了。”

        “要是哪天你或者你的家人要找我看病,我绝对会先让你们跪下地上学狗叫。”

        “你那诊所就是坑人的!蠢猪才会去!”

        “我不想跟你费口舌,反正我今天的目的就是来杀狗的。”

        “咬他!”

        阿婆一声令下,汪的叫出声的黑狗扑向了刘旭。

        看准时机,刘旭掐住黑狗脖子,并一刀捅进黑狗心脏的位置。简简单单的一刀,就让原本打算用爪子抓刘旭的黑狗没办法攻击,下身砸在地上的黑狗更是不断挣扎着。狗的力气很大,可这会儿气在头上的刘旭力气更来得大,所以表情极为冷酷的刘旭就不断扎着黑狗的胸口,鲜红色的狗血就哗啦啦落得一地都是。

        看到这一幕,阿婆被吓得腿都软了,她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她的脸色非常苍白,连话都说不出。她明明是想说话的,可看到一刀一刀扎着她的爱狗的刘旭,她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

        确定黑狗死了,刘旭一脚踢开尸体。

        走到阿婆面前,刘旭用刀身拍了拍阿婆的脸,并道:“我不稀罕你的钱,我也不稀罕你家的鸭子。这次就当是个警告,要是下次你再敢骂我嫂子,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了。”

        说完后,刘旭头也不回地走了。

        良久,反应过来的阿婆急忙摸了摸脸。

        看着手上的鲜血,阿婆发出了惊叫。

        当刘旭走进自家厨房时,刚好在往锅里加水的玉嫂扭过头。玉嫂脸上原本还带着微笑,可看到刘旭手上跟身上都是鲜血,脸色还铁青的,玉嫂被吓坏了。

        “咋的了?”玉嫂急忙跑到刘旭面前,并抓起了刘旭的两只手看着,“伤着哪了没有?”

        “没有。”

        “你去打架了?”

        “我刚去把咬你的那条疯狗给杀了。”

        “你说啥?”

        “我把狗杀了。”

        脸色一变,玉嫂叫道:“你咋能干出那种事来?!”

        “它莫名其妙咬了你,我干嘛不能杀它?它只是一只畜生而已!”

        “阿婆养了它好几年,是有感情的。”视线变得模糊的玉嫂道,“它是咬了我,可阿婆已经赔了只鸭子给我。还有啊,你也是农村人,你应该也晓得咱们农村人最重感情。就算它是一只畜生,可阿婆早就把它当做家人了。”

        “我才不管家人不家人的!”刘旭叫道,“你知道我刚刚去问是咋回事的时候,那老太婆跟我说什么不?她说是因为你晦气!那狗才咬你的!她还说你是黑寡……”

        看到玉嫂突然流下了两行泪水,刘旭说不下去。

        跟玉嫂错身而过后,刘旭抓起正冒着热气的铁盆,并在高高举起后使劲摔在了地上。铁盆是摔不烂的,但跟地面撞击的声音非常刺耳。而且呢,那些才刚开始炖不久的鸭肉全部都散落在地上,还冒着热气。

        看到这一幕,玉嫂吓得整张脸都白了,有些腿软的她更是靠在了餐桌上。

        玉嫂还想说刘旭太暴力,可她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口,被吓坏的她只剩轻微的哭声。

        听到哭声,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分,走到玉嫂面前的刘旭道:“你打我吧。”

        玉嫂是想打刘旭,可举起手后,她又缓缓地放了下来。说真的,她知道刘旭做的都没错,可她不想惹麻烦,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要不然她之前就不会对刘旭撒谎了。

        想着刘旭做这些都是因为关心她,她就变得有些心疼。

        看到刘旭左手的手背红了一片,知道是被热水给烫到了,玉嫂就急忙抓起刘旭那只手呵气,并问道:“疼吗?”

        看着眼里尽是关切的玉嫂,刘旭道:“不疼。”

        “一定很疼的。”皱着眉头,有点不知所措的玉嫂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听说口水效果不错。”

        听到刘旭这话,什么话也没说的玉嫂立马伸出香舌舔着刘旭手背。

        看到玉嫂这动作,又感觉到玉嫂香舌那软乎乎的触感,刘旭心里的怒意完全消失。

        停下后,依旧抓着刘旭的手的玉嫂问道:“还有哪儿烫伤了吗?”

        “没有了。”

        “那我就放心了。”看着散落一地的鸭肉,玉嫂叹息道,“刚刚我舔你的时候,我还能舔到鸭汤的味道。”

        鸭子是那老太婆施舍给玉嫂的,刘旭当然吃不下,不过看到那些鸭肉,刘旭也觉得有些可惜。可惜归可惜,要是让刘旭喝那鸭汤吃那鸭肉,还不如让刘旭直接去死。而且,他虽然也没什么钱,但鸭子还是吃得起的。

        就在这时,刘旭的手机突然响了。

        玉嫂原本还抓着刘旭的手,听到手机铃声后,她急忙放开,并道:“接了电话就把衣服脱下来,要是等血干了,这衣服就得扔了。得了,得了,你接你的电话,我帮你脱衣服。”

        见是村支书打来的,刘旭有些纳闷。

        刘旭接起电话之际,玉嫂已经在帮他解扣子。

        每解开一颗扣子,玉嫂心跳就会加快。虽说刘旭就像是她的养子,可因为确实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她还是担心别人会说疯言疯语。事实上,疯言疯语好几年前就开始了。

        村支书打电话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那老太婆跟村支书有些交情,所以就向村支书告状,更是将刘旭描绘得就像杀人恶魔般。

        只可惜,那老太婆不知道刘旭跟村支书交情也不错。

        所以呢,听村支书说完,刘旭将真相说了出来。

        刘旭说出真相之际,玉嫂已经将刘旭衬衫的纽扣完全解开。看到刘旭那壮硕的胸肌,玉嫂脸有些发烫,她总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奇怪,就好像是古代的妾身在服侍丈夫宽衣解带般。

        皱了下眉头,玉嫂将刘旭的衣服拉向一侧,并示意刘旭伸一下手臂。

        脱下一侧后,玉嫂很顺利地将整件衣服都脱了下来。

        见裤子上也沾着不少的血,玉嫂顺手去解刘旭皮带。

        玉嫂没有解过皮带,所以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而这时刘旭已经跟村支书打完了电话。

        显然,刘旭做得虽然有些过分,但村支书也是站在刘旭这边。因为刘旭杀死了野猪王,所以村支书其实挺看重刘旭的。

        既然村支书看重刘旭,那么这件事自然就会因为村支书的介入而平息。

        “我自己来吧。”将手机放在餐桌上,刘旭解开皮带,并将裤子往下脱。

        刘旭大学毕业回家的时候,晒在外面的被子被暴雨淋湿,之后刘旭出去抢玉嫂手里的被子也被淋湿,再之后玉嫂就注意到了刘旭下面那根。那时候刘旭是穿着短裤,被雨淋湿自然就紧紧黏在身体上,所以就让玉嫂看到了大rou棒的轮廓。

        这件事一直萦绕在玉嫂脑海里,所以当刘旭脱裤子的时候,玉嫂刻意侧着脸看着墙上那张财神爷。

        见玉嫂背对着自己,知道玉嫂很在意男女之别,刘旭顺手将裤子放在凳子上,并道:“这套脏衣服就麻烦你了。”

        “咱们是一家人,干嘛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呢?”

        见玉嫂还是不敢转过身,笑了笑的刘旭去清理地上的鸭肉。

        知道刘旭走开了,玉嫂这才拿起裤子。不过拿起裤子的时候,玉嫂习惯性地看了刘旭一眼。尽管刘旭是背对着她,可看到只穿着内裤的刘旭,玉嫂还是觉得气氛有些怪,所以她就急忙走出后门,并开始帮刘旭洗衣服。

        将鸭肉全部都倒进水桶后,穿上一套干净衣服的刘旭拎着水桶往外走。

        刘旭不想浪费了这些鸭肉,所以他直接提到刘婶家的猪圈前,并将鸭肉倒进了猪圈内的潲水槽里。

        看着那两只争先恐后地抢着鸭肉的家猪,刘旭就往回走。

        将水桶洗了下并放在地上后,倚着后门并看着玉嫂洗衣服的刘旭道:“嫂子,咱们差不多也得买洗衣机和冰箱了。”

        “别买。”怕浪费钱的玉嫂忙道,“平时我也没啥事干,咱们两的衣服我洗就好。冰箱的话,买了也没啥用,咱们又没啥东西要放进去的。而且啊,你不觉得洗衣机跟冰箱很占地方,还很耗电吗?”

        刘旭知道玉嫂非常节省,可该花的钱还是得花的,所以他就反问道:“知道我干嘛想买洗衣机跟冰箱吗?”

        “为了方便吧。”

        笑了笑,刘旭道:“手洗的话,你的手会经常跟肥皂或者洗衣粉接触,这会伤到你的手,所以除了一些必须手洗的衣服,其他衣服都尽量用洗衣机。至于冰箱呢,差不多就是拿来放菜吧。咱们这地方得十一月中旬才会变冷,现在还差两个多月,所以吃剩的菜要是不放在冰箱里,第二天就没办法继续吃了。然后呢,我还想买一个电火锅,这样咱们就可以吃火锅。吃火锅的时候不是要扔一些冰冻的丸子之类的吗?我是打算一次性买多一点,然后放在冰箱冻着,想吃的时候就拿一些出来。”

        刘旭说得头头是道,玉嫂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反正在玉嫂看来,钱能省则省。她也知道买洗衣机跟冰箱的话,确实可以省了不少人力跟时间,也可以让隔夜菜更加新鲜。可一想到要花好几千元,她那个心哟,就疼得不行。

        “要不。”看着刘旭,玉嫂道,“咱们就先买冰箱?”

        听到玉嫂这话,刘旭忍不住笑出声,道:“行啊,那就先买个冰箱。”

        “得买便宜的,越便宜越好。”

        “便宜的不省电。”

        “要是那东西费电,咱们还是别买了。”

        “其实也不是很费电。”停顿了下,刘旭补充道,“我自己算一算,哪种合算我就买哪种。你衣服洗好后就去睡一觉吧。”

        玉嫂还想跟刘旭说话,可刘旭已经走开了。

        早上刘旭有打电话给表姐,结果被表姐掐掉,所以寻思着表姐这会儿应该有空,刘旭就又打了个电话过去。这次,那让刘旭又爱又怕的表姐有接电话。

        “干嘛呢?”

        听到表姐那有些随意的声音,刘旭道:“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说。”

        “我需要十年前发生在大洪村那件命案的所有资料。”停顿了下,刘旭补充道,“十年前,在大洪村挖矿的矿主死于非命,他的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是姓雷的,你应该能够查到。他死的时候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然后身体还受到非常残酷的对待,甚至连心脏都被挖走了。”

        “你要这案子的资料干什么?”

        听到表姐那戒备的语气,刘旭直截了当道:“死者家属说死者是被恶魔杀死,但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恶魔。所以,我希望能看一看资料,看能不能找出线索。”

        “你现在立马来县城!我在公安局门口等你!我可以给你看所有的资料!给我快点!不许磨蹭!再见!”

        嘟……嘟……

        表姐就这么挂了电话,这让刘旭都有些纳闷。但知道表姐会给他所有资料,刘旭还是很高兴的。看来认识表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除了能偶尔吃点豆腐外,刘旭还能拿到一些普通人拿不到的资料。

        跟玉嫂说了声,刘旭骑车离开。

        驶进县城,问清楚公安局位置后,刘旭朝公安局的方向驶去。

        离公安局还有一段路,刘旭看到了穿着警服的表姐正站在门口,她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的购物袋。远远看去,刘旭就被表姐那身制服给吸引了,他还真觉得穿制服的女人特别有味道,不管是警服、护士服还是空姐服。

        而且呢,他这表姐本身就长得很漂亮,身材也超正,身手特别的好,加上还是个处女,刘旭当然就更对她着迷了。着迷归着迷,刘旭可不敢乱来,他这个表姐简直就是带刺的玫瑰。

        将车停在表姐面前,刘旭问道:“咱们去哪?”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