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二话怕被听到

第二话怕被听到

        被刘旭调侃后,王艳用指头轻轻弹了下rou棒,并道:“再调戏我,我就不给你吃了。”

        “王姐,我错了。”

        “真乖。”眯眼笑着,王艳就再次去含。

        王艳跟刘旭已经做了好多次的爱,她的技巧也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这张嘴巴。当然,王艳口技之所以能提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做爱,而是因为她从刘婶那儿学到了不少。刘婶非常喜欢跟刘旭做爱,在跟刘旭做爱的时候,刘婶总是能完全放开,怎么样能让双方爽就怎么样做。所以在观察刘婶跟刘婶做爱的过程中,王艳也就知道在吸的时候该如何运用嘴巴、舌头、手指甚至是牙齿让刘旭更爽。

        吸了一会儿,嫌rou棒不够湿的王艳还吐了些口水在上面,随后继续吮吸着。

        为了让刘旭更舒服,王艳让刘旭把裤子脱了。

        玉嫂跟豆芽在外屋睡觉,门只是虚掩着,要是玉嫂突然推开门,那会看到他们两个在亲热。

        想到此,刘旭道:“去我房间。”

        “不要。”说出口后,正用两只手上下套弄着,还时不时伸出香舌舔gui头的王艳道,“我就要跟你在这里做。”

        “要是玉嫂出来了可咋办?”

        “就因为玉嫂可能会出来,你才会更兴奋,不是吗?”

        王艳这话说到了刘旭心坎上。

        只要心里想着玉嫂可能会马上出来,或者会听到声音,刘旭会更兴奋,这就跟人妻在偷情时怕被她男人发现的感觉差不多。要是回房间的话,这种兴奋感会降低不少。

        身为男人,刘旭当然不会畏畏缩缩的。既然王姐都不怕,他还怕啥?所以他立马解开了皮带。

        顺手将刘旭的裤子内裤拉到脚踝后,王艳将那又硬又烫的大rou棒往上压,随后就去舔睾丸。舔的同时,王艳还跟刘旭对视,眼神显得有几分的轻浮和暧昧。除了舔之外,王艳偶尔还会用力将躲在皮囊下的蛋蛋吸进嘴里,并用舌头搅拌着。

        刘旭之前在山上跑了好久,出了一身的汗,所以rou棒有些骚。

        要是之前,觉得rou棒很脏的王艳才不会吸。可因为刘旭救了她们母女俩,所以对于一些细节,王艳已经不会去计较。而且,她可以从刘旭的神情以及偶尔的哆嗦感觉得出刘旭非常舒服。刘旭现在是王艳名副其实的男人,所以能让自己的男人舒舒服服的,就算吃他这有些骚味的棍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实上,刘旭确实很舒服,他更被王姐那两颗在领口内晃动着的nai子给吸引了。

        十分钟后,吸得嘴巴都有点儿酸的王艳站了起来。

        往外看了下,见大门都没有关,王艳想着要不要去关。不过除了她跟刘婶外,几乎没有人会来刘旭家做客,所以就算大门敞开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此一想,王艳背对着刘旭开始脱裤子。

        当王姐那白花花的屁股露出来时,眼前一亮的刘旭就去摸。滑溜溜的,还有点儿凉,加上王姐这屁股非常紧致,两臀瓣都撞在一块,所以刘旭摸得都有些上了瘾。

        摸了片刻,刘旭用两根拇指压住臀的内侧往两侧压去。

        感觉到自己屁眼张开了些许,羞得不行的王艳摇了摇屁股,并道:“旭子,别这样,怪害羞的。”

        “王姐还会害羞啊?”

        “我也是女人,我干嘛就不能害羞了。”

        呵呵笑着,刘旭往王姐最神秘的阴部摸去。只是轻轻一摸,刘旭吓了一跳,王姐的xiāo穴竟然已经湿得不成样子,这足以说明王姐已经激动得需要他填补空缺。

        抓住王姐杨柳腰后,刘旭道:“王姐,坐下来。”

        “我早就想坐下去了。”

        “很想要了吧?”

        “你也摸了,我都这么的湿了,咋会不想要呢?”将裤子跟内裤继续往下脱后,岔开双腿的王艳慢慢往下坐。

        “旭子,帮我拿一下火柴盒,屋里有蚊子。”

        听到玉嫂的声音,正要坐下去的王艳吓得脸色煞白,生怕玉嫂突然跑出来的她急忙拉起裤子。由于王艳已经非常湿,所以这么一拉起来,内裤贴住了她那湿哒哒的阴部,弄得她非常不舒服。

        至于刘旭呢,应了声的他不快不慢地去厨房拿火柴盒。

        走进玉嫂那屋,看着正靠在床头拿着蚊香的玉嫂,刘旭顺手接过蚊香并点燃。

        点燃并摆放在房间角落后,刘旭道:“我跟王姐在外头唠嗑,要是你有什么需要,你就喊我一声。”

        “好的。”看了眼正睡在一旁的豆芽,玉嫂道,“你们记得小声一点,可别吵到了豆芽。”

        “什么小声一点?”

        “说话声啊。”

        刘旭还想问玉嫂是不是有听到他跟王姐的对话,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呢,玉嫂神态自若,不像是有听到的样子。所以在屋里站了数秒后,让玉嫂赶紧休息的刘旭走出去并掩上门。

        “要不要换个地方?”站着的王艳问道。

        刘旭其实不想换地方。

        在长椅上做的话,因为随时都可能会被玉嫂发现,所以会非常的刺激。可说真的,刘旭又不敢被玉嫂发现。要是被玉嫂发现,很是脆弱的玉嫂很可能会变得更加忧郁,这是刘旭所不想看到的。所以呢,什么话也没说的刘旭拉着王姐走向自己那屋。

        走进去后,刘旭顺手将门反锁。

        “干嘛不在外面做?”王艳笑盈盈道。

        一把揽住王姐并揉着王姐的屁股,刘旭道:“就算你不怕被玉嫂知道,你应该也不想被豆芽知道吧?”

        “我可不怕,反正豆芽现在又不懂事。而且呀,你不是说以后会要了豆芽吗?那现在我熏陶熏陶她也是好的。”

        “那成,那咱们到外面做。”

        “别啦,别啦,这儿就好。”说着,王艳隔着裤子摸着rou棒,“哎唷,已经软了,不过只要我随便吸几下,它就能生龙活虎的。”

        没等刘旭反应过来,王艳蹲了下去。

        将刘旭的裤子跟内裤往下脱后,王艳像之前那样津津有味地吮吸着口碑。因为刘旭的大rou棒还没有完全觉醒,所以王艳尽量将整根都吞进嘴里,并用灵活的香舌不停刺激着gui头或者是阴囊。

        在王艳的努力下,大rou棒总算达到了最佳状态。

        为了让刘旭开心,王艳就像先前那样吞吐着,时不时将整根都吞进了嘴里。gui头滑入咽喉会让王艳有些难受,甚至是有些反胃,不过只要不停留太久就好。所以好几次吞咽,刘旭那根就只剩两颗蛋蛋在外头,那丛阴毛还贴在了王艳嘴唇上。

        五分钟后,脸蛋赤红的王艳道:“老公,我想要。”

        “摆出你最喜欢的姿势。”

        “我不想在床上做。”看了下四周,王艳道,“你坐在椅子上。”

        知道王姐想要之前的姿势后,刘旭将裤子内裤踢开,随后乖乖地坐在了椅子上。他还扶着大rou棒,让大rou棒指着正上方,要不然王姐突然坐下来,插到屁眼就不好了。

        想着大婶之前说过的话,刘旭还真想试一试女人的屁眼。

        不出意外的话,最愿意跟刘旭尝试肛交的应该是柳梦琳。

        想起柳梦琳,刘旭觉得太久没有见过她们三姐妹,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看来,刘旭得抽空去见一见她们三个才行。

        背对着刘旭,王艳慢慢往下坐。

        王艳是尽量将两条腿张开的,所以往下坐的同时,弯下腰低着头的她能看到让她高氵朝了很多次的rou棒,而且她还用两根手指压开了湿哒哒的yin唇。

        当gui头顶住xiāo穴口后,王艳身子哆嗦了下。

        停格两秒后,王艳的身子继续往下沉。

        rou棒滑入一大截后,王艳舒服得发出了呻吟。怕被对面那屋的玉嫂豆芽听到,王艳捂着自己的嘴巴,并继续让身子往下沉。整根rou棒都进去后,浑身酥麻的王艳靠在了刘旭身上,并紧闭美眸感受着。尽管刘旭没有动,可王艳能感觉到刘旭的存在,她更喜欢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

        只是,一想到曾经的弟弟竟然变成了她的男人,她觉得有些奇怪。

        而且,她之前还砸了跟她还有婚姻关系的陈东的那根,甚至还让刘旭杀掉陈东。

        妻子间接杀害丈夫,这是不是坏女人干的事?

        想到此,王艳皱起了眉头。

        只是呢,当刘旭隔着衣服揉着她那两颗nai子时,她就不会再胡思乱想。王艳之前说过,做爱能分散人的注意力,让人不会想着平时的烦心事,所以两手压在椅子边缘的她开始上下晃动着,享受着rou棒摩擦yin道带来的强烈快感。

        既然舒服了,王艳自然会发出呻吟,所以担心被听到的她尽量咬着下唇,眼神更是变得无比暧昧。

        一会儿后,希望能动得更快的王艳转过了身。

        右手抓着椅子后,王艳另一只手扶正rou棒并坐了下去。

        随后,王艳两只手就抓着椅子,并借助双脚的力量上下起伏着。跟之前比起来,王艳这会儿的动作更来得大,所以两人更加舒服。而且呢,王艳的衬衫早已被刘旭解开,奶罩也被刘旭推了上去,所以那两颗活力十足的nai子就上下晃动着,ru头更因为充了血而比之前来的鲜艳。

        主动跟刘旭接吻,并吮吸着刘旭的舌头,非常舒服的王艳发出唔唔呻吟。

        听到王姐的呻吟,变得更加亢奋的刘旭握住王姐那滑溜溜的nai子使劲捏着,另一只手则在王姐雪臀上流连着,还时不时往臀沟滑去。

        每次王艳的屁要被刘旭碰到时,王艳总会左右甩动屁股。

        如此重复了几次,已经改为抓着刘旭两肩的王艳问道:“一直想摸那,你想干啥呢?”

        抓着王姐那扭动得厉害的腰肢,刘旭道:“我是医生,我当然是想给你检查检查,看你有没有生病了。”

        “生病?”王艳勾住刘旭下巴,“我猜你不是想检查我有没有生病,你是想让手指进去抠吧?”

        “真的是想确定你有没有生病。”一脸诚恳地看着王姐那铺着一层香汗的脸蛋,两只手慢慢往上滑,并握住王姐nai子揉捏着的刘旭继续道,“我担心王姐你最近便秘,所以就想用手指帮你疏通疏通。”

        “恶心个巴拉的。”猛地缩紧xiāo穴又忽然送开后,王艳道,“小心我夹断你!”

        “如果你有那本事的话。”

        “那么硬,哪里夹得断。”继续晃动着腰肢,感受着大rou棒摩擦带来的强烈快感,王艳媚笑道,“这样做爱也不错,进得好深。旭子,你整根都进来了。我说旭子啊,是在刘婶里头舒服,还是在我里头舒服呢?”

        “当然是在你里头更舒服了。”

        “要是你跟刘婶做,你就会说在她里头更舒服吧?”

        “怎么会?”用拇指刺激着硬邦邦的奶头,刘旭继续道,“你比刘婶来得年轻,逼比她的更紧,当然是在你里头更舒服了。就算刘婶在这,我也会这么说的。”

        “那刘婶会被气死的。”

        “不会。”刘旭回答得非常果断,“刘婶会说她技术更好,会让我更舒服,嘿嘿。”

        听到刘旭的笑声,知道刘旭正渐渐走出阴霾,王艳更高兴了。所以为了让彼此都更舒服,王艳更加快速地扭动腰肢,加快下身前后晃动的频率,这样大rou棒就会更快进出。大rou棒跟xiāo穴摩擦得越快,他们两个当然就会更加舒服了。

        幸好刘旭很持久,要不然被王艳如此磨着,没准已经射了。

        五六分钟后,王艳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停下来后,喘息着的王艳道:“旭子,我的好老公,该你了。”

        “那你跪在床边。”

        知道刘旭想要什么姿势后,王艳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当最粗的gui头滑出时,王艳发出了唔的呻吟,随后她往后退去,并乖乖地跪在了床边。由于这种木头床的边缘一般都会高出个五到十厘米,小腿直接压在上面会有些疼,所以王艳还将被单往后扯,直接将被单铺在了自己要跪的地方。

        待王艳再次摆出动作后,站在其身后的刘旭抓着王艳腰肢,让她屁股往下沉些许。

        床太高,要是太高的话,刘旭都得踮起脚尖了。

        握着大rou棒在湿哒哒的洞口前摩擦数下后,刘旭猛地捅了进去。

        啪唧!

        大rou棒整根都插进了王艳那潮湿无比的xiāo穴!

        “噢!老公……”

        听到王姐的呻吟,又感觉到王姐的xiāo穴收缩得非常厉害,调整了下姿势的刘旭抓着王姐的腰肢开始了非常快的冲刺。

        这速度是她自己动的时候是两倍甚至是三倍,所以感觉一下上来的王艳就啊啊地浪叫着。这叫声根本不是她自己所能控制的,所以担心吵醒应该已经睡下的玉嫂豆芽,王艳急忙咬着被单,那两颗因为趴着而显得更加硕大的肉弹就前后剧烈晃动着,像是不断被拍击着的不倒翁般。

        事实上呢,已经睡下的玉嫂确实醒了。

        玉嫂似乎有听到王艳在叫,但认真听了好一会儿,她也没有听到叫声。加上她现在还很困,所以看了眼睡在一旁的豆芽后,欠了欠身子的玉嫂又睡着了。

        要是玉嫂走到外面,估计就能听到王艳那非常压抑的呻吟。

        就算听不到呻吟,她也绝对会听到刘旭跟王艳身体碰撞所发出的啪啪声响。

        以最快的速度操了王姐十多分钟,让王姐连续高氵朝两次后,刘旭也快受不了了。

        精关即将失守之际,刘旭猛地退出,并道:“王姐,我要你喝下去!”

        王艳其实不怎么想喝,她还记得上次在自己家二楼时的情形。那时候刘婶极为饥渴地帮刘旭吸吮,将表面的脏东西都吃了下去,后面还在王艳再次上楼的时候对着王艳哈了口气。很腥,这是王艳那时候从刘婶嘴里闻到的气味。

        尽管不怎么想喝,但为了让刘旭高高兴兴的,浑身酥软的王艳还是转过了身。

        看着刘旭那根大rou棒,微微弯下腰的王艳张开了嘴巴。

        迅速套弄了几下后,刘旭立马将gui头送到王姐张开的嘴边,随后一道激流喷进了王艳嘴里。

        很腥,而且很黏,这让王艳都想移开。可她一旦移开,还没有完全喷玩的jing液就会弄到她身上其他的地方,甚至是滴在被单上,这是她所不想看到的。所以呢,王艳不仅继续张着嘴巴迎接着,而且还在刘旭差不多喷完的时候用嘴巴将半软半硬的大rou棒含着,接着就像之前那样卖力吸吮着,并强迫自己将嘴里的jing液都咽下去。

        听到吞咽声,刘旭很得意,他更感觉到王姐那灵活的香舌正不断舔着gui头,比之前还强的吸力更是让刘旭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

        吃干抹净后,觉得嘴巴非常黏的王艳下了床。

        撕下纸巾并擦了擦下面后,王艳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并跑向厨房。

        倒了些温开水,王艳开始漱口。

        说真的,王艳真的不觉得jing液会好吃,所以她就搞不懂刘婶为什么那么爱吃。每次跟刘旭做完,刘婶就绝对要吃。就算刘旭没有叫刘婶吃,刘婶也会主动去吃。吃的时候呢,刘婶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自己在吃山珍海味,可这种黏腻腻得就跟鼻涕差不多的jing液真的不好吃啊!

        看来,有空的时候王艳得跟刘婶好好聊一聊,看刘婶到底是不是在装。

        王艳漱口之际,刘旭正慢悠悠地穿着衣服。

        就在他穿运动鞋之际,他觉得鞋子里面有东西。

        准确来说,他是早上出门去接歪脸的时候就觉得有东西。那时候他就认为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弄进去的小石头,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既然现在要穿鞋,那刘旭自然要将这碍事的小石头给弄出来。

        倒转鞋子并抖了抖,一颗闪着光的小石头掉在了刘旭面前。

        眼前一亮,刘旭急忙捡起石头。

        这颗石头以青黑色为主,但中间又夹着些许金黄色。要是拿到光线强一点的地方,这些金黄色还会闪着光泽。就好像……就好像……就好像是金矿石!

        应该不可能会是金矿石吧?

        想着,光着上半身的刘旭急忙跑到家外头去,并对着刺眼的阳光看着这块小石头。

        刘旭没有研究过矿石,但从小石头那很亮的表面来看,它应该是最近才跟母体剥落。联想之前在矿洞深处的遭遇,刘旭就得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那就是矿洞内其实是有金矿石,只是当年采矿队没有继续挖掘,所以才没有看到近在眼前的金矿石。阴差阳错的,陈东那颗炸弹炸开了含有金矿石的岩石,结果一小块恰好落入了刘旭鞋子里。

        刘旭记得应该有专门的仪器探矿才是,可为什么他们没有探测到黄金的存在?

        亦或,其实只有这一小颗?

        想来想去,刘旭觉得自己还是去矿洞查看一下来得好。

        跑到厨房跟王艳交代了下后,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已经发财的刘旭就骑着摩托车风风火火地赶往矿洞。

        来到蝙蝠洞前,想起那些倒挂着的蝙蝠,刘旭倒是有些害怕。

        但为了确定里面到底有没有金矿石,刘旭还是硬着头皮往里走。

        蝙蝠是夜行动物,白天一般都是倒挂着睡觉,所以这次刘旭走动变得轻松多了。

        很顺利地来到矿洞最深处后,刘旭拿着闪光灯照着地面。

        闪光灯一照在那些零零碎碎的石头上后,石头就折射出让刘旭都没办法直视的光芒。让刘旭亢奋不已的是,满地都是金矿石!就连那被炸出一个大缺口的岩壁上都是!也就是说!如果当年采矿队再挖掘些许的话!他们就会发现金矿石!

        一想到自己置身于巨额财富之中,刘旭兴奋得手舞足蹈的。

        刘旭完全没想到,自己不仅死里逃生,还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

        看来,刘旭有空还得去烧香感谢陈东才行。要不是陈东把刘旭引到矿洞,又放置了颗炸弹在这里,刘旭根本就不可能发现金矿石。

        亦或,刘旭还应该感谢老天爷!

        要不是恰好有一颗金矿石掉落在他运动鞋里,他根本不可能再次回到这里。

        看着那些刺眼的金矿石,刘旭气都有些喘不过来。

        不过高兴之余,刘旭皱起了眉头。

        首先,他不知道这边的开采权是不是还在采矿队手里。其次,就算开采权没有在采矿队手里,刘旭要想获得开采权的话,他也必须跟国土资源管理部申请才行。申请是简单,可什么时候会批下来,谁也不知道。而且呢,采矿还必须缴纳一定的费用。就算刘旭可以交得起,那他还得雇佣矿工,还得花巨资买各种机械。

        想到这些,刘旭犯难了。

        看着那些很难变成现金的金矿石,刘旭非常犯难。这就好比看到一个美得有些离谱的女人没有穿衣服躺在床上,但刘旭却找不到rou洞一样的。

        站了片刻,叹了一口气的刘旭往外走。

        大洪村流传着关于吸血蝙蝠的传说,基本上没有谁敢走到最深处,所以刘旭也没有必要特意去掩饰。

        走出蝙蝠洞后,心情又变得有些糟糕的刘旭就望着斜前方那些参天大树。

        权衡再三,刘旭掏出了手机。

        打通眼镜妹李娟的的手机后,刘旭问道:“有空不?”

        “怎么了?”

        听到李娟那不冷不热的语气,刘旭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得罪过李娟。不过想起李娟这眼镜妹跟人说话的语气向来如此,甚至有时候都不爱搭理别人,所以释然的刘旭就问道:“你知道蝙蝠洞的采矿权在谁的手里不?”

        “那是在我当副主任之前的事,你得问我爸才行。你等下啊,我把电话给他。”

        “麻烦了。”

        片刻,电话那头的村支书道:“旭子,找我有啥事啊?”

        “阿叔,咱们村北面那深山里的矿洞采矿权在谁手里?”

        “采矿权?那时候采矿的事我也有参与,后来矿主死了他们就停工了。我记得那时候矿主是说他们的采矿权是十年,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晓得。”

        刘旭原以为他们是挖不到金矿石才停工,没想到是因为矿主死了才停工,所以他急忙问道:“矿主是怎么死的?”

        沉默片刻,电话那头的村支书道:“听说很惨,好像皮还被剥了。那时候矿工是说蝙蝠洞里住着专门剥人皮的恶魔,好几个矿工还说亲眼看到过。具体怎么样,我就不晓得了。”

        刘旭是唯物主义者,他可不认为这世界上会有恶魔。所以呢,刘旭压根不相信矿主被剥了皮。或者说,矿主是不是被剥皮,这个跟刘旭没有半点关系,他现在只想知道谁还拥有采矿权。

        想到此,刘旭问道:“既然矿主死了,那么采矿权是不是就作废了?”

        “在他女儿手里。”

        “那你有没有他女儿的联系方式?”

        “我可没有,不过我知道她叫什么,我还知道她住在哪个村子。她叫小秋,全名应该是雷小秋,就住在枫林村。”

        枫林村,那不是李晓住的村子吗?

        “那有没有住址?”

        “你去那村子问问就晓得了。”

        “谢谢阿叔。”

        挂了电话后,往回走了一段路的刘旭骑上摩托车回了诊所。

        见现在已经四点,刘旭决定明天再去枫林村走一趟。

        转身看着正撑着侧脸的李晓,刘旭问道:“晓晓,你认识雷小秋不?”

        “你找她干嘛?”李晓变得有几分机警。

        看到李晓这反应,刘旭知道李晓一定认识雷小秋,所以他就盈盈道:“找她当然是有好事了。”

        一脸鄙夷地看着刘旭,李晓道:“通常你会说是好事,那准是坏事。所以呢,我,不,告,诉,你。”

        “真的是好事。”单只胳膊压在玻璃柜上,并看着站在对面的李晓,刘旭继续道,“这样子吧,只要你告诉我她住在哪里,你可以随便提要求。”

        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的陈甜悠附到李晓耳边。

        听着陈甜悠说的话,李晓眉头时不时皱起。

        陈甜悠说完后,李晓还跟陈甜悠对视。见陈甜悠眼睛睁得非常大,还充满了期待,李晓有些无奈了。显然,李晓不想说出雷小秋住的地方,但她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只要刘旭跑到枫林村去问,绝对能问出雷小秋的住处。

        既然如此,还不如提出要求后说出来。

        其实呢,李晓是想提出一些她自己的要求,可因为她现在是将陈甜悠当成了她妹妹,所以用玉指敲了敲玻璃柜的她道:“只要你愿意给悠悠扎一针,我就告诉你小秋的住处。”

        想起上次被打了麻醉剂的情形,刘旭吓得浑身哆嗦了下,更是一脸惊诧地看着笑得非常甜的陈甜悠。陈甜悠是笑得很甜,可因为上次打针的事,刘旭觉得陈甜悠这是恶魔般的微笑啊!

        咕噜吞下口水,刘旭道:“我可以找个人给悠悠扎。”

        “现在?”

        “明天吧。”

        “要是你食言了呢?”

        “天打五雷轰。”

        “不用这么复杂。”眼珠子一转,李晓道,“直接让我再扎一针就好。”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雷小秋住在哪里了吧?”

        打了个呵欠,用很不友好的目光看着刘旭的李晓道:“她是我表姐,就住在我家的后面的后面的后面。现在我已经将住处告诉你了,所以你明天一定得找个人给悠悠扎针,要不然就只能你亲自献上屁股了。”

        “那你家住在哪里?”

        “我得了间接性失忆症。”眯眼笑着,李晓道,“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家住在哪里。或许呢,你过个十天半个月再问我,我很可能就知道了。”

        很明显的,刘旭是被李晓耍了,可他又有些无奈。李晓是妹子,刘旭又不能对她动粗。更何况,陈甜悠这妮子在场,刘旭也不能像那次在更衣室那样去摸李晓的身体。

        所以呢,蛋疼不已的刘旭只得一脸无奈地看着李晓。

        见自己的男人表情如此难看,陈甜悠道:“晓晓姐姐,你就告诉旭哥吧。”

        “反正他自己到了枫林村就会问出来。”朝着刘旭扮了个鬼脸,李晓走向卫生间。

        看着穿着黑色丝袜的李晓,刘旭长长叹了一口气。

        既然李晓不肯说,那刘旭明天自己去枫林村问。

        傍晚在家里吃过晚饭并休息了一会儿,刘旭骑上摩托车来到了李燕茹家门前。

        将摩托车停在李燕茹家门口后,见门已经拴上,刘旭敲了敲门,并喊道:“李阿姨,是我,旭子。”

        这会儿的李燕茹正靠着床头写教案,所以听到刘旭的喊声,她随手合起教案放在一旁,并起身去开门。

        李燕茹家中只有女的,加上一般也不会有人来串门,所以她的习惯是吃完饭休息片刻后就换上睡衣。因为在福州呆过的缘故,李燕茹都是穿吊带睡裙,就是那种领口很低,裙摆又很短的丝质睡裙。这种睡裙能让女人显得更加成熟。要是胸大一点,腿修长一点,那就会让看到的男人都流口水了。

        李燕茹是f罩杯,长得又颇为高挑,那穿着吊带睡裙的她当然是美得一塌糊涂了。

        走出房间,李燕茹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穿着睡裙。

        低下头,李燕茹除了看到高耸的巨乳外,她还看到了那顶着布料的两颗奶头。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