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二话金锁闯入

第二话金锁闯入

        玉嫂是想跪在一旁给刘旭按摩的,可那样不怎么方便。最方便的姿势其实是坐在刘旭大腿上。可玉嫂总觉得那姿势很奇怪,就好像是要跟刘旭做那什么什么一样的。要是刘旭是躺着,那就真的跟做那事没区别了。

        看着刘旭的腰部,玉嫂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所以她就跪坐在刘旭大腿上。

        一坐下去,玉嫂的脸一下红了。因为呢,她最柔软的部位碰到了刘旭的屁股。这种接触让玉嫂非常的难为情,她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跟儿子般的刘旭有这种亲密接触!

        虽说这是为了按摩才贴在一块的,可玉嫂还是觉得不应该这样子。所以呢,贴了数秒后,玉嫂就收拢双腿,让两膝盖压着刘旭的屁股。这样的话,她那儿就不会碰到刘旭的身体了。

        做完这个动作,玉嫂松了一口气。

        倒了些红花油在刘旭腰上,玉嫂用两只手的掌心帮刘旭揉。

        玉嫂力气是小,不过为了让刘旭腰不酸,玉嫂还是尽量在用力。

        由于这是木头床,所以当玉嫂像搓衣服那样搓着刘旭腰部时,木头床就发出嘎吱嘎吱声响。玉嫂是对这声响没什么感觉,可趴着的刘旭却很有感觉,他更知道要是哪天跟玉嫂做爱,那绝对也会发出类似的声响。除了这声响外,刘旭绝对还会听到玉嫂的呻吟。

        在刘旭记忆里,他都没有听到或看到玉嫂自慰,所以他也不知道玉嫂叫起来是个什么情况。

        当然,从玉嫂本身就很干净的声线来看,玉嫂叫起来应该会很好听。

        感觉到玉嫂那发热的掌心的腰上搓来搓去的,刘旭陷入了性幻想。

        性幻想的内容很简单,就是玉嫂帮他按摩,然后他找借口躺着让玉嫂继续按摩,随后玉嫂注意到了他那硬了的大rou棒,接着被大rou棒的尺寸所吸引,并在有些勉强的前提下跟他做爱。做爱的时候呢,玉嫂还一直说不可以,说他们就像母子,母子通奸是会被乡亲们装进竹笼扔进水坝的。

        这算是岛国动作片很常见的剧情,可暂时不可能会实现。

        当然,因为刘旭这么想着,他的rou棒就硬得不行,趴着更是让刘旭有些难受。

        “热吗?”

        听到玉嫂的声音,刘旭扭过头看着玉嫂。他还想回答玉嫂的,却被玉嫂的动人模样给吸引得说不出话来。玉嫂穿着短袖,短袖又有点紧身,所以当她的身体前后摇晃时,她那两颗nai子也随着摇晃。虽说玉嫂的奶是c杯,可刘旭还是看呆了。

        而且,现在是夏天,玉嫂又一直在用力,所以她的脸上就出现了些许的香汗,两腮甚至还有些红润。

        看到这些能让玉嫂魅力值增加不少的画面,刘旭咽下了口水。

        见刘旭面无表情的,还在按摩的玉嫂问道:“咋样?热不?”

        “热,很热。”

        “一定要热才行。”用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后,舔了下嘴唇的玉嫂继续给刘旭按摩。

        看着刘旭这厚实的背部,玉嫂笑道:“旭子,读大学之前,你瘦得就跟猴子似的。那时候啊,小艳还经常叫你猴精,要是她想吃家外头的杏子了,她准叫你爬上树摘几颗给你。没想到啊,大学四年,你竟然长得这么的壮这么的结实了,是因为伙食好吗?”

        “伙食好的话应该是变胖。”欣赏着玉嫂那动感十足的乳浪,刘旭继续道,“上大学的前半年,其实我还是很瘦,后来学校举行运动会,全班只有我一个男生,那些女生就一直叫我锻炼,还说这是班级荣誉。要是我锻炼的时候偷懒了,她们就集体跑到我宿舍将我架走。经过她们的督促,我拿了好几个奖,后来就渐渐养成了锻炼的习惯。”

        “那你说我要锻炼吗?”

        刘旭没有想过让玉嫂锻炼,可玉嫂突然提出后,刘旭就觉得让玉嫂锻炼也是很有必要的。玉嫂打小身子就弱,要是一直用药物补的话,效果很可能不会好到哪里去。但要是坚持锻炼并服用一些健体的药物,说不定玉嫂的体质能得到改善!

        想到此,刘旭兴奋道:“要锻炼!从明天早上开始!我当你的教练!我有信心在半年内让你的身体好起来!”

        “晨跑吗?”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反正你得乖乖听我的。”

        “行呀。”玉嫂笑得梨涡尽显,“反正我平日除了做些手工活外就没其他啥事干了,就当是找点事打发打发日子吧。”

        “待会儿我就教你做运动。”

        “什么运动?”

        “待会儿跟你说!”

        “嗯。”应了声,玉嫂继续认认真真地给刘旭按摩。

        按摩了数分钟,玉嫂两只手已经非常的酸,可为了让刘旭腰不酸,她在活动了数下胳膊后就继续给刘旭按摩。

        在玉嫂给刘旭按摩期间,刘旭一直观察着玉嫂那微微晃动着的两颗nai子。他其实很希望刘旭解开衬衫纽扣,或者是直接赤裸着上身,这样他就能看到玉嫂那活动十足的两颗nai子了。

        因为衬衫和罩子的束缚,那两颗nai子晃动的幅度和频率都会比平时小得多。

        十分钟后,觉得已经可以了的玉嫂就站了起来。

        玉嫂有些贫血,加上她一直跪着,所以突然站起来,她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加上离墙有些距离,没有地方撑身子的她就在摇摇晃晃数下后倒向床的外侧。

        要是玉嫂倒下去,指不定她都会敲得头破血流。

        在玉嫂倒向外侧的同时,一直盯着玉嫂的胸部的刘旭迅速反转身体并霍地坐起来。随后,刘旭就迅速搂住玉嫂腰部,并将玉嫂整个人都扯向他并紧紧抱住。

        玉嫂现在头还有点昏昏沉沉的,身子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所以她没有推开刘旭。可是,这样被刘旭抱着,而她又靠着刘旭肩膀会让她觉得有些怪怪的。尽管如此,玉嫂还是挺喜欢这种相拥着的感觉,这会让她很有安全感。

        闭着眼休息了片刻,玉嫂道:“我没事了,以前也常这样,就是不能一直蹲着。”

        “看来你真的得锻炼了。”

        “或许是吧。”

        松开手后,见玉嫂嘴唇发白,脸色也很难看,刘旭更加心疼。要是可以选择的话,他刚刚还真不该让玉嫂帮他按摩。要不是他一直盯着玉嫂的胸部,指不定刚刚都抱不住玉嫂。

        因为身子有些虚,跟刘旭分开的玉嫂并没有下床,而是坐在床上并靠着木头墙壁。

        看到玉嫂这模样,又见玉嫂偶尔会皱一下眉头,刘旭道:“抱歉。”

        “傻瓜,干嘛说抱歉呢?”

        “因为是我才让你变成这样子的。”

        “我现在挺好的,估计就是想睡觉了。”打了个呵欠,玉嫂躺在了床上。

        见侧躺着的玉嫂连被子都不盖,而且又闭上了眼,生怕玉嫂发生意外的刘旭就去摸玉嫂额头。

        “我没事的。”没有睁开眼的玉嫂微笑道。

        摸着玉嫂那冰凉冰凉的面颊,刘旭道:“你贫血很严重,下午我回来的时候会拿口服液给你。”

        “别浪费那钱了。”

        “那都是小钱,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替玉嫂盖上被子后,刘旭靠着床头。

        知道刘旭没走,玉嫂道:“快去休息吧,你早上肯定累了。”

        “我怕你出事,我得陪着你。”

        “就是有些累,睡一觉就好了。”

        “反正我靠着也能睡。”

        “要不。”停顿了下,玉嫂轻声道,“要不你躺下来吧。”

        说话的同时,没有睁开眼的玉嫂还掀开了被子。

        上次跟玉嫂一块睡时,刘旭跟玉嫂是一人睡一边。至于跟玉嫂睡在同一边是什么时候,刘旭还真不记得,反正是初中或者更早时的事了。所以对于玉嫂的邀请,刘旭觉得非常的意外,简直是受宠若惊。担心玉嫂反悔,刘旭就急忙躺下并给自己盖上被子。

        尽管躺在一块,可两人之间还是保持着距离。

        虽然没办法抱在一块,可这样对于刘旭来说已经算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所以本来还有些困的刘旭就更加有精神,他实在是不想错过这一难得的机会。这所谓的机会并不是趁机占有玉嫂,而是近距离欣赏着美得让刘旭都有些窒息的玉嫂。

        看着玉嫂那张渐渐变得红润的脸,刘旭松了口气。

        这种情形虽然从小看过好几次,可每次发生了,刘旭还是很心疼。

        女人睡觉的时候特别的美,玉嫂也是如此。所以看着玉嫂那别致的五官,那偶尔会动一下的长睫毛,那贴在玉嫂面颊上的发丝,刘旭爱怜得连眼睛都不舍得眨。

        一个多小时后,睡醒的玉嫂缓缓睁开了眼。

        见刘旭单手撑着脑袋,嘴角带着淡淡微笑,眼神还无比的温柔,心跳突然加快的玉嫂本能地低下头。头一低下,玉嫂看到了刘旭那因为侧躺着而显得更加壮硕的胸肌,这就让她更难为情了。

        虽说两人之间还保持着距离,可因为睡在了同一张被单下,玉嫂自然会觉得自己跟刘旭好像发生过什么。

        所以呢,数秒后玉嫂直接翻过了身,并道:“时候也差不多了,赶紧去诊所吧。”

        “不用我教你做运动?”

        “等你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那行。”说着,刘旭掀开被单下床。

        下床后,刘就想盖好被子,可看到眼前这一幕,刘旭就呆住了。或许是因为睡觉的关系,玉嫂衬衫的下摆就往上滑了不少,所以不仅让刘旭看到了那一手可握的杨柳腰,更看到了比裤头稍微高了些许的内裤。见玉嫂今天穿的是浅蓝色内裤,刘旭露出会心的微笑。

        玉嫂的腰肢非常细,侧躺着就会更加明显,这让刘旭都被那完美的腰部弧线给吸引了。

        要是将玉嫂的裤子跟内裤都脱掉,并让她保持着这姿势,那刘旭绝对会口水直流,更会从后面贴着玉嫂,并狠狠插玉嫂那一定非常非常紧的xiāo穴。

        看了数秒后,刘旭急忙帮玉嫂盖上被子。

        “我去诊所了,要是晚上你有想吃的菜,我就买回来。要是你不说的话,我就买咱们平时吃的那几样菜。”

        “买一个菜就够了,菜园子里还有菜,我待会儿起来了就去摘。”

        “成。”多看了玉嫂两眼,穿好鞋子跟上衣的刘旭走了出去。

        走出家门后,刘旭发觉自己脑海里都是露着腰肢的玉嫂,这让他的rou棒硬得都没办法再软下去。虽说早上已经在石兰身上开了一炮,可此时刘旭还想再发些一次。刘旭现在有好几个女人,发泄的话自然是找自己的女人。那么,刘婶或王艳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时间有点儿紧,刘旭就打算找王艳来一发。

        就在刘旭准备骑车去王艳家之际,刘旭看到了刘婶从山上走下来。

        刘婶正拎着一个菜篮子,很明显她刚摘完菜回来。

        跟王艳比起来,刘婶这女人的性欲更强,在做爱的时候更会放得开,所以单纯的从释放性欲的角度来说,刘婶算是最适合的人选。

        看到刘旭,停下来的刘婶问道:“旭子,干啥子呢?”

        看到脸上和脖子上都沾着不少香汗的刘婶,又见刘婶笑得非常甜,眼里还泛着秋波,刘旭知道刘婶绝对也在想着那档子事。

        “你儿媳妇在家不?”

        “在呢。”停顿了下,刘婶道,“就算她在,你上次还不是照样弄我啊?”

        “上次不一样,上次她在睡觉。”左看右看了下,见四下无人,刘旭直接走上前,并拉着刘婶的手走向不远处的茅房。

        在茅房里做爱其实不怎么好,可这会儿刘旭也想不出更好的地方。要是直接到稍前方的竹林里,指不定会有人突然冒出来,所以在茅房里做爱算是最安全的。

        跟着刘旭走向茅房,刘婶道:“你个娃子的,咋急成这德性了?”

        “婶子你不喜欢就算了。”

        “婶子恨不得你每天都来弄我,你好些天没有弄我,我的逼啊都痒死了。只是这茅房就在路边,要是有人走动,婶子的叫声被他们听到了可咋办啊?”

        拉着刘婶走进茅房并关上门后,刘旭道:“那婶子你就得小声一点。”

        将菜篮子放在一旁,刘婶道:“你那么厉害,婶子哪里小声得了。”

        “那就不管了,反正没有人进来就成。”说着,刘旭将刘婶压在土墙上,一只手揉着刘婶那又软又有弹性的nai子,另一只手则握住刘婶的屁股使劲捏着。

        今天的刘旭很热情,这让刘婶都有些不习惯。虽然有些不习惯,不过刘婶还是很欢喜的,她知道待会儿刘旭一定会把她插得死去活来的。

        当然,担心有人走过,想早点儿开始并结束的刘婶隔着裤子摸着刘旭的rou棒。

        一摸,刘婶吓了一跳,她忙问道:“旭子,你刚干了啥子啊?咋都硬成这样了,该不会你偷看玉子洗澡了吧?”

        “其实我是去偷开你儿媳妇洗澡了。”

        听到这话,身为金锁婆婆的刘婶可没办法笑出来,所以她立马抓住刘旭那正捏着她胸的手,并冷着脸质问道:“是不是真的?”

        刘婶虽然愿意跟刘旭做着没羞没躁的事,可她也是有底线的,那就是刘旭不能对金锁做出不轨行为来。金锁是刘婶的儿媳妇,她绝对不能让儿子的老婆被刘旭搞。

        对于这点,刘旭也非常的清楚,所以担心刘婶生气的他解释道:“我刚从我自己的家走出来,哪有时间去看金锁洗澡?我之所以这么的硬还不是因为刘婶你太骚了?”

        “真的?”

        “你待会儿回去问金锁有没有洗澡就晓得了。”

        “那你刚刚干嘛那样说呢?”长得颇为漂亮的刘婶又笑眯眯的。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说着,刘旭的手已经伸进了刘婶裤头内。

        顺势滑入内裤后,刘旭摸到了一丛茂密的杂草,随后他的手指就滑过有些鼓起来的阴阜后突然滑入两片yin唇之间。听到刘婶发出的呻吟,又发觉肉缝已经湿得不行,刘旭就知道刘婶已经很想要了。加上时间太赶,刘旭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所以呢,让中指在刘婶xiāo穴内滑动数下后,刘旭就让刘婶背对着他。

        他们现在是在木门边,要是刘婶叫得太大声的话,路过的村民绝对会听到。

        安全起见,刘婶拉着刘旭的手走到斜角那个柴火堆边上。

        尽管墙上挂满了蜘蛛丝,可身为正儿八经农村女人的刘婶压根不在乎。

        看了眼还没有用木头顶住的木门,将裤子跟内裤脱至膝盖的刘婶道:“旭子,喏,把门顶着。”

        抓了下刘婶那白花花的屁股,刘旭跑过去将门顶住,随后迅速跑到了刘婶后面。

        解开皮带掏出大rou棒后,调整了下姿势的刘旭贴紧刘婶的身子。顶了几下,刘旭也没有顶到xiāo穴口,这可让空虚寂寞的刘婶急了,所以她将屁股往后撅了些许,并握住rou棒顶住了门口。

        “旭子,可以了,快进来,婶子需要你。”

        稍微往前挺了下,刘旭的大rou棒就插进了湿滑无比的xiāo穴。感觉到一股温热并被嫩肉包住后,刘旭舒服得打了个哆嗦。刘婶虽然生过孩子而且有了非常多年的性生活,但因为太久没有被男人滋润过,所以还是蛮紧的。

        虽然有些紧,但自然没办法跟陈甜悠相比。

        就xiāo穴的松紧程度而言,刘婶是没办法比得过陈甜悠,可刘婶比陈甜悠骚得很,所以能让刘旭在做爱的过程中获得更多。

        舔了舔嘴唇,两只手已经压在墙上的刘婶问道:“是不是太多天没有进来,连从哪儿进都不晓得了啊?”

        “要是婶子你刚刚屁股再翘起来一些,我就能一下找到了。”

        “自己找不到洞,你还怪婶子了啊?”回头白了刘旭一眼,刘婶嗔道,“你也跟我还有小艳做了那么多次,这种姿势上次在小艳家的二楼也用过,你咋能找不到洞呢?”

        “反正现在进来了就成了,是不是?”

        “是是是,我的冤家,你快点弄吧,我真怕有人走过。”

        刘旭也是想速战速决,所以听到刘婶这么说,刘旭抓着刘婶的腰肢。低下头看着刘婶那又白又翘又大的屁股,刘旭就让完全进去的大rou棒一点点地滑出。看着沾着表面的些许蜜液,待顶端快要滑出之际,刘旭就突然插了进去!

        “啊!我的冤家!”

        刘旭早就猜到刘婶会叫出来,所以亲吻着刘婶后颈的他道:“婶子,小心被人听到了。”

        “你慢点,婶子也就会叫得小声一点了。”

        “慢一点岂不是会不舒服?”

        “安全呗!”

        听到这话,什么话也没说的刘旭以极慢的速度抽插着。在抽插了二十多下后,刘旭又突然以最快的速度狠狠插了十几下。

        随后,停下来并隔着衣服握住刘婶两颗nai子揉着的刘旭问道:“是要我慢一点还是快一点呢?”

        作为性需求有些旺盛的女人,刘婶自然是喜欢那种快到让她啊啊浪叫的速度。可刘旭太快的话,刘婶又怕自己叫得太大声。虽说茅房的门已经被顶住了,可那木门就是由几块木头扎在一块的,门上都是缝隙。要是有人听到她的叫声,那绝对会趴在门上往里看的。

        可是,刚刚刘旭操得那么快的干,刘婶真的好舒服。

        想了下,摇了摇屁股的刘婶道:“旭子,你有多快就多快,早点整完我们好出去。”

        听到刘婶这话,刘旭有些得意,所以握紧刘婶两颗nai子的刘旭就以极快的速度抽插着。由于刘婶的屁股很大很翘,所以当刘旭完全进去时,刘婶的屁股就会撞到刘旭的腹部,这就发出了啪啪啪的撞击声。

        尽管有撞击声,但这会儿已经进入状态的两人都不管了。

        而且呢,每次完全进去时,刘婶就会唔的叫出声。虽说她咬着下唇,可叫声还是挺大的。加上她趴着的地方有一条拳头那么宽的裂痕,所以她不仅能看到外面竹林的情形,她的声音还传到了外头。

        不过现在不是竹笋的季节,竹林基本上不可能会有人,所以就算她声音传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每次跟刘婶做爱,刘旭最喜欢看的就是刘婶那被撞得荡起阵阵臀浪的屁股,这次也是如此。

        所以,让大rou棒在刘婶那越来越湿越来越热,偶尔还会缩紧的yin道内活动着的同时,刘旭还紧紧盯着刘婶的屁股,两只手更是有些疯狂地揉着刘婶的nai子。

        嫌隔着衣服不好揉,刘旭道:“婶子,把nai子露出来。”

        “要是有人来了可咋办?”

        “门都顶住了,你还怕啥?”停顿了下,刘旭补充道,“要是婶子想更爽,婶子就把nai子给我露出来,旭子保证让你更爽。”

        刘婶不想露,可她又希望刘旭能捏她的奶头,那样会让她更爽,所以迟疑了片刻,不断发出唔唔呻吟的刘婶开始解扣子。

        解开三颗扣子后,刘婶就将罩子往上一推,并道:“旭子,来捏,让婶子好好爽一爽。”

        听到刘婶这话,刘旭那双手就从刘婶腰部迅速往上滑,并握住了那两颗浑圆滑溜的nai子。

        紧紧握住后,刘旭的抽插速度就比之前还快了不少,身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响更是在这极为简陋,地上还坑坑洼洼的茅房里回荡着。握了片刻,大进大出的刘旭捏着那已经充了血的奶头。只是轻轻一捏,刘旭听到了敏感至极的刘婶那好像要高氵朝般的浪叫,更感觉到刘婶的yin道猛地缩紧。

        一缩紧,刘旭都觉得自己快要被夹断了,这种致命的窒息感让刘旭爽得都打了个哆嗦,所以他就随意旋钮着奶头,更是在刘婶那yin水泛滥的xiāo穴内急速抽插着。

        刘婶非常喜欢跟刘旭做爱,所以在刘旭的抽插下,刘婶流出了不少的yin水,部分yin水还被带出,大部分都滴在了刘婶那退至膝盖的内裤上。

        操着刘婶的同时,刘旭脑海里就想起了玉嫂露着腰肢的模样。尽管没有露出更加诱惑的部位,可单单是想着那一手可握的腰肢,刘旭那大rou棒就变得更加的硬,简直就像钢铁一般,每次都顶到了刘婶的花心。

        “唔……噢……旭子……你好棒……婶子快要被你弄死了……”

        听着刘婶的赞美,刘旭自然更加卖力。

        说真的,他实在是喜欢跟刘婶做爱。每次做爱的时候,刘婶都会一个劲地说着淫语,那会更加的刺激刘旭,让刘旭更卖力地满足着极为空虚的刘婶。

        刘旭满足刘婶之际,金锁正从家门走出。

        刘旭刘婶呆着的茅房是许静家的,不过金锁每次大号都是来这个茅房。因为呢,她家那个茅房墙壁的裂缝恰好正对着大木桶。要是她在自己家上大号的话,只要有人趴在裂缝上,那她下面都会被看到。

        至于许静家的茅房呢,虽然也有裂缝,但就算趴着那些裂缝上,也没办法看到大木桶。

        当然,今天金锁不是要去上大号,她是要去尿尿。

        她家里本来是有尿桶的,可早上她婆婆把两个尿桶的尿都挑去浇菜,随后还放在粮架上晒,所以她才不得不在茅房里尿尿。

        走到茅房前,金锁顺手去推掩着的门。

        轻轻一推,金锁听到了木头掉到地上的声音。

        很显然,之前门被顶着,但因为木头是斜斜地顶着,所以被她这么一推,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木头就掉到了地上。也就是说,只要她现在再轻轻一推的话,门就会被打开。

        但她没有再推门,她知道里面有人在上厕所。

        金锁是想离开的,可现在她尿急得都快尿出来。加上她知道用这茅房的人就那么几个,所以她就问道:“里头有人吗?”

        听到金锁的声音,嘴巴被刘旭捂着的刘婶吓得半死。她还想让刘旭不要再插她,可嘴巴被捂着,她也说不了话。虽然刘旭的速度很慢,可每次完全进去时,刘婶的花心总是会被顶到,那种碰触的感觉又麻又舒服。所以就算嘴巴被捂着,刘婶还是会发出声响。

        事实上呢,刘旭应该应一声的,这样至少金锁不会走进来,可这会儿他脑子短路,都不知道该说话。

        见里面没有人应,实在是憋不住的金锁推开了门。

        见里头没人,又见地上有木棍,金锁有些纳闷。

        或许,木棍原本是摆在一旁,她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掉到了地上吧。

        如此想着,金锁掩上门并用木棍顶着。

        做完这一步,金锁走向大木桶。

        沿着大木桶边缘的木头梯子走上去,又扶了下土墙的金锁就踩在了架在大木桶上的木板上,随后她就往下蹲。往下蹲的时候,金锁还将松紧裤跟内裤往下脱。脱至小腿后,金锁就撑着下巴尿尿。

        刘旭可没办法土遁或者尿遁的,所以他跟刘婶其实还在茅房里。

        柴火堆堆得差不多有两米高,加上柴火堆跟土墙有着半米的宽度,所以刘旭跟刘婶就躲在柴火堆后面。而且呢,他们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刘婶依旧是背对着土墙,但因为之前有听到儿媳妇的声音,所以刘婶知道正在尿尿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儿媳妇。

        想着儿媳妇在十多米外尿尿,她这个婆婆却在跟刘旭做爱,刘婶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可这种好像马上会被看到的感觉还是很刺激的,所以她的身体其实已经变得更加的敏感。加上刘旭还在意非常慢的速度摩擦着,所以她就更加的舒服。

        刘婶其实想回头看正在尿尿的儿媳妇,可她又不敢,她就怕蹲在大木桶上的儿媳妇会看到她的脸。

        儿媳妇看到刘旭是无所谓,知道刘旭在跟某个女人做爱也无所谓,但就是不能知道对象是她。

        要是被儿媳妇知道自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那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儿媳妇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至于刘旭呢,他除了缓慢抽插着外,他还扭过头盯着金锁那打得非常开的双腿。

        因为金锁是蹲在高处,所以刘旭就看到了金锁最为神秘的器官,他更看到了晶莹的尿液正洋洋洒洒地喷出。甚至呢,在尿尿的过程中,金锁那原本闭合着的yin唇也微微张开,就好像在呼唤刘旭赶紧插进去一样。

        见金锁正歪着脑袋盯着地面,刘旭更加兴奋。

        说真的,他完全没想到能这样跟金锁相遇。

        感觉到刘旭那根比之前还粗还硬,刘婶扭过头。

        见刘旭正盯着自己那正在尿尿的儿媳妇,刘婶气得不行。儿媳妇是无心的,可刘旭完全可以不去看。更何况,刘旭现在看到的地方是她儿子才能看碰干的地方。心里虽然很不爽,可刘婶也不敢说话,更不敢去掐刘旭,她怕刘旭会突然叫出声。

        尿尿完,金锁拿出卫生纸擦了擦那儿,随后她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金锁并没有穿起裤子,而是弯下腰看着自己那稀稀疏疏的毛,并嘀咕道:“好像比以前多了,真不知道是咋回事。”

        刘婶还以为金锁尿尿完会立马离开茅房,哪知道金锁竟然还站在那儿。站着其实也没什么,但为什么不穿起裤子,就好像是故意给刘旭看的?难道阴毛长多了一点有必要这样子看吗?回家用镜子岂不是更方便看?

        要是茅房里没人,金锁爱咋看就咋看,刘婶都不会管,可金锁真的不能在刘旭面前这么做啊!

        更重要的一点是,金锁一旦站着,她要是往前直视,就能看到她跟刘旭在柴火堆后面做爱!

        感觉刘旭的rou棒还在热得好像要烧起来的xiāo穴内摩擦着,刘婶又羞又气。加上她担心儿媳妇会突然看过来,所以她就继续面对着墙,并尽量低着头。

        一低下头,刘婶就看到那两颗被刘旭捏来捏去的nai子。偶尔充血奶头被刮到,刘婶还会全身哆嗦着。担心会发出呻吟,刘婶已经用一只手捂住嘴巴跟鼻子。

        刘婶是希望金锁马上离开,刘旭却希望金锁待久一点。

        因为,看着露着下半身的金锁会让刘旭更加兴奋。他怎么也没想到干着刘婶的同时,竟然还能看到刘婶的儿媳妇站着上面盯着自己的逼毛!

        跟刘婶比起来,金锁的逼毛其实不算多,稀稀疏疏的一些,看起来特别的好看。

        因为刘旭是站在地面,所以除了看到逼毛之外,他还能看到那两片贴在一块的粉色yin唇。颜色非常好看,而且因为年龄的关系,yin唇就像两片刚刚吐出的嫩芽般,显得非常的幼嫩,让刘旭都想舔上几下。

        摸了摸自己的阴毛后,金锁顺势摸了下肉缝。

        “唔……”

        听到儿媳妇的呻吟,又感觉到刘旭那根在里头抖动了下,刘婶是又爽又气,可她又不能发作。她现在只希望儿媳妇早点儿走,不希望儿媳妇荒唐地在茅房里自慰。

        事实上,金锁没打算在有些脏的地方自慰,她就是随手摸一摸而已。但因为那儿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方,所以当她那纤细的手指沿着肉缝滑动了下时,她会发出呻吟也是很正常的。

        再次弯下腰后,金锁拉起内裤跟松紧裤。

        穿好后,金锁习惯性地往前看去。

        跟刘旭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金锁眼睛顿时瞪大,她更是一眼认出被刘旭握着nai子的女人是她婆婆!

        虽然金锁早就知道婆婆跟刘旭之间的关系,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在茅房里搞了起来!

        更重要的一点是,她刚刚那摸下面的动作岂不是让刘旭看到了?

        尽管柴火堆挡住了他们两个腰部以下,可金锁知道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见刘旭正翘起嘴角对着她笑,金锁羞得整张脸都红了。

        作为小家碧玉型的女人,金锁哪里敢继续跟刘旭对视,她更不敢继续看下去,所以她急忙踏着木梯下到地面,随后急冲冲地走了出去。

        确定金锁离开了,刘婶抱怨道:“你个犊子!竟然连我儿媳妇……噢……轻……轻点……不要这么用力操我……小冤家……”

        要是轻点,刘婶岂不是要将刘旭骂得狗血淋头了?所以刘旭就以最快的速度干刘婶那变得比之前还热还湿的xiāo穴,更是使劲揉捏着刘婶那两颗同样也变得很热的nai子。而且因为刘婶爽得一直在冒汗,所以这两颗nai子已经没有之前的滑溜,倒是有点儿的粘手。

        想着跟金锁对视时,金锁那羞怯得想要找地洞钻下去的模样,刘旭就干劲十足,更是被刘婶那噢噢浪叫给迷得神魂颠倒的。

        刘婶虽然有些埋怨刘旭,可说真的,一想到自己差点被儿媳妇看到,她还是很兴奋的。所以当刘旭如同洪水猛兽般操着她的时候,她的感觉比之前还来得强烈,更是轻易就达到了高氵朝。

        “噢……爽……爽死了……旭子……婶子被你送上天了……”

        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在gui头上后,刘旭就知道刘婶已经爽翻了,可他还没有射,所以他不让刘婶好好的享受,而是继续抽插着,更是紧紧盯着刘婶那荡起阵阵臀浪的肉臀。

        刘旭刘婶都以为金锁离开了,事实上金锁此刻就在土墙的另一侧!

        听着婆婆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又听到他们两个身体撞在一块的声响,金锁的喉咙就变得越来越干,脸上更是出现了红晕。

        每次撞到他们两个的好事,金锁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摸自己。

        至于这次呢,金锁不想摸,因为她左边十米开外就是小路,要是有人突然走过,很可能就会看到她那羞人的一幕。可是听着听着,金锁下面就变得有些痒,这就让她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揉着那软乎乎的阴部。

        怕叫出声,金锁就捂着嘴巴。

        隔着裤子摸还是不够舒服,所以金锁干脆将手伸进去,让中指沿着已经非常湿的肉缝滑动着。

        缓缓坐在地上后,金锁就打开双腿并闭上眼睛。

        在脑海里想象着刘旭插她婆婆的画面,金锁全身都开始发热,那中指的活动速度更是越来越快。

        五分钟后,听到刘旭一声闷吼后,知道刘旭已经shè精了,金锁就觉得xiāo穴里一阵炙热,她甚至都觉得刘旭是射在了她xiāo穴里,而不是她婆婆xiāo穴里。

        “哎唷,都快被你整死了。”

        “婶子舒服不?”

        “舒服是舒服,可你刚刚咋能看着我儿媳妇然后弄着我?”

        “我是要确保她没有看到我们。”

        “那她看到了吗?”

        “没。”

        “噢,那我就放心了。”

        “婶子,跪下来帮我舔干净。”

        对话到了这里就停了下来,随后金锁听到了啾啾的吸吮声。听着这声音,金锁其实很想看一看,但又怕被婆婆看到。不对,婆婆现在是背对着土墙吸刘旭的ji巴,不可能会看到她的。加上刘旭已经跟她对过眼,就算知道她在外头往里看,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给自己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后,浑身酥软的金锁伸长脖子往里看去。

        她婆婆现在是蹲在地上,裤子也没有穿,所以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几乎顶在了土墙上,金锁更是看到了那不断滴在地上的jing液。

        见金锁已经现身,刘旭就露出了笑容。

        一开始刘旭还不知道金锁在外头,不过刚刚他有听到一声来自裂缝外的呻吟,所以他就猜到金锁这寂寞的妮子肯定是在外面摸自己。

        很显然,刘旭猜对了。

        和刘旭四目相对后,金锁心里很害怕,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应该滚得远远的才对,可她又很想看。所以就算心里害怕,金锁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看着面颊红了一片的金锁,刘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做完手势后,看着正卖力吸吮着rou棒的刘婶,刘旭问道:“婶子,我的ji巴好吃不?”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