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四话深入敌营

第四话深入敌营

        刘旭不相信世界上有活佛这说法,更觉得活佛不可能让女人在寺庙里当尼姑。加上王艳说出了如此可怕的话语,刘旭知道自己想的确实没错。所谓的活佛就是以某种手段欺骗村里的女人,然后以成佛的名义跟这些女人做爱,并不断向她们灌输做爱可以提高功德的谬论。

        刘旭自认为李燕茹、许静跟陈甜悠都非常聪明,不会被欺骗。可她们三个都太漂亮了,加上又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保福寺,很可能就会被强迫做些什么事。

        一想到这点,刘旭开始冒冷汗。

        让王艳照顾好豆芽后,已经松完土的刘旭往屋里跑去。

        玉嫂还想让刘旭吃点早饭再走,不过得知李燕茹她们可能有危险,玉嫂就直接塞了个苹果给刘旭,并让刘旭赶紧出门,别把正事给耽误了。

        骑上摩托车离开后,刘旭用单手操控着,另一只手则抓着苹果啃着。

        待会儿上坡的时候得花不少力气,不吃个苹果垫垫肚子,刘旭都担心自己跑不到保福寺。

        由于刘旭开车太急,一个差点被刘旭撞到的老大爷就一个劲地骂脏话。

        通往保福寺的路是在马路边上,所以将摩托车停在马路旁边后,刘旭沿着小路开始狂奔。

        让刘旭好奇的是,他停车的周围竟然停着十几辆轿车,其中甚至有四辆轿车得花两百万以上才能买到。加上轿车都是停在通往保福寺的小路周围,刘旭知道开车而来的那些人的目的地也是保福寺。

        在刘旭看来,保福寺是一个非常小的寺庙,甚至可以用毫不出名来形容,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信徒?

        对于这些,刘旭要想知道答案的话,就只能去保福寺了。

        上山的路非常陡峭,所以每跑一段路,刘旭都得休息半分钟。

        跑了近十分钟,刘旭终于看到了保福寺。

        保福寺前面是一片竹林,一条小路将竹林斜着切成了两半。保福寺的坐地面积在一千平方米左右,但因为名气太小,很多房间都空着,由一个大妈负责打扫。

        刘旭去年有来过保福寺,那时候保福寺给他的感觉就是非常凄凉。可现在,他还没走到保福寺,他就听到了放鞭炮的声音,还听到了夹杂在鞭炮里的笑声。

        踏上水泥台阶后,刘旭就看到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门口聊天,门的两侧还各站着一名僧人。这两个僧人长得极为魁梧,甚至连胸肌都很明显,这也让刘旭有些不安。

        刘旭走向保福寺之际,一僧人就走上前问道:“干什么的?”

        僧人的语气很硬,且有些戒备。

        笑着,刘旭道:“去年我来拜佛,说要是我考试能得全班第一,我就来还愿。没想到啊,我今年还真的考了个全班第一,所以我特意来还愿的。对了,大哥,为啥今天这么热闹啊?”

        “没什么,你拜完佛就赶紧走。”

        “好的,好的。”点头哈腰过后,刘旭顺利跨进了寺庙大门。

        跨进去后,刘旭的表情一下变冷。但看到有两个僧人迎面而来后,刘旭又一脸堆笑,还两手合紧向他们弯腰,表现得非常谦卑。

        刘旭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让这些每个都长得极为魁梧的僧人放松警惕。

        要不然,在他还没有找到李燕茹等人下落前,估计他就会被轰出保福寺了。

        对于自己的打架技术,刘旭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注意到那些僧人都不是吃素的,刘旭反而没有信心了。要是那些真的是僧人,那绝对是武僧,是那种从小就接受训练的僧众。

        走进摆放着非常多佛像的大厅后,刘旭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去年摆放在最显眼位置的观音菩萨佛像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有三个脑袋和三双手但只有一双腿的佛像。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佛像身上还有个女人。这个女人两只脚夹着佛像的腰部,两只手则紧紧搂着佛像的肩膀。

        这姿势就是做爱!

        而且姿势还蛮难的!

        姿势难不难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旭一眼就认出了这佛像是何方神圣,这是印度欢喜宗信徒所信仰的欢喜佛!

        对于欢喜佛,刘旭读大学的时候还查过,因为那时候他有看到一个女生脖子上挂着的就是欢喜佛。

        欢喜佛又称双身佛、本尊双运、父母相、父母佛、欢喜天、大圣欢喜天,是男女面对面性交的佛像。一尊双佛,面对面抱着在一起合二为一,即明王和明妃。欢喜佛中的明王站立或结跏趺坐,明妃经常手持法器或环抱男颈,单腿或双腿环绕到明王腰后,呈面对面性交姿态。

        以前查关于欢喜佛的资料的时候,刘旭还觉得这个密教挺好玩的,竟然有教人怎么样做爱。可现在呢,一想到原本崇尚佛教的保福寺竟然供奉着欢喜佛,刘旭就很害怕。

        欢喜佛本身并不会象征着邪恶,它其实是告诫人们要以欲制欲,可很多心里有邪念的人直接将欢喜佛当成了邪恶的象征,更经常跪拜欢喜佛,以求自己能早点找到老婆,或者是搞上自己想要搞的女人。

        盯着欢喜佛看了数秒,刘旭这才发觉自己出了不少的冷汗。

        这时,刘旭看到去年那个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正拿着扫把从侧门走出。

        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刘旭忙问道:“阿姨,你有没有看到三个女的上来?应该是十几分钟之前。”

        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看了下刘旭,阿姨摇了摇头,随后就加快步伐往外走去。

        刘旭还想揽住阿姨,可看到有一个僧人走进,刘旭急忙正对着欢喜佛并深深鞠躬。

        鞠了一躬后,刘旭问道:“拜过欢喜佛,是不是真的就能跟女人搞啊?”

        见刘旭如此年轻,一见就是那种还没有玩过女人的处男,僧人就笑道:“要是你诚心,这自然是没问题的。”

        “随便什么女人都可以?”

        “自然。”

        “那要是我许愿,说我想搞来寺庙里的女人呢?”

        见刘旭笑得有些猥琐,僧人笑道:“这个我可不敢保证,而且呢,但要是你诚心的话,基本上是没有问题。今天来寺庙里拜佛的都是有钱人,他们每个家庭至少都捐了五十万以上给寺庙。所以要是你也这么诚心的话,基本上是没有问题。”

        “太多钱啊!”

        “要是你捐个几块钱,你就想让欢喜佛保佑你,那你就太小看欢喜佛了。”

        “能不能交换?”

        “什么意思?”

        “我人缘比较好,我下次上山的时候可以叫多一些大洪村的女人上来拜佛。这样的话,欢喜佛不是就多了很多信徒了吗?那我应该也算是非常诚心了吧?”

        “对,这样就诚心了。”脸上浮现难得一见的笑容后,僧人道,“你现在就可以下山去把她们叫上来,这样或许你就能实现愿望了。”

        “你看这个女的怎么样,要的话,我可以立马把她带上来,她是我妹妹。”说着,刘旭将手机递给僧人。

        就在僧人接过手机打算仔细看图片之际,刘旭一拳头就打在了僧人鼻梁上,并抱住僧人后脑勺猛地往下压,随后他一膝盖狠狠地撞上了僧人的脑门。

        几乎没有发出声响,僧人就晕了过去。

        捡起手机看了眼林志玲的泳装照,刘旭嘀咕道:“连林志玲也想动,你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以最快速度剥下僧袍后,刘旭直接将笨重的僧人扛起来并扔到了欢喜佛的后面。

        穿上僧袍后,刘旭走进侧门。

        刚走进侧门,两个僧人迎面而来。

        看到他们,刘旭没有一点惧意。

        就在刘旭跟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一僧人突然喊住了刘旭。

        做好战斗准备后,刘旭微笑着转过身。

        打量着刘旭,僧人道:“回头记得把你的鞋子给换了,不要让客人看出来。我们虽然不是秃驴,但好歹给我装得像一点。要是惹得活佛不高兴,没准你连个薪水都拿不到。”

        “嗯,我知道了。”

        两人僧人往前走后,刘旭就继续走他的路。

        在弯弯曲曲的走廊走了片刻,刘旭发觉走廊两侧的房间全部都空着,甚至有些门还挂着生了锈的锁。

        王艳说过很多女人在保福寺当尼姑,加上李燕茹、许静以及陈甜悠应该也在寺庙里,那她们哪里去了?而且从之前停留在路边的轿车来看,寺庙里应该有十几个甚至更多的信徒,他们又在哪里?

        走了片刻,看到前面站着五个僧人,刘旭皱起了眉头。

        通过之前的聊天,刘旭意识到这些有些光头有些留着头发的家伙并非僧人,应该是充当着保镖之类的角色。所以看到他们几个都聚在一道门前,刘旭自然知道门内大有文章。

        去年刘旭有在寺庙里转悠,他也有来过这位于寺庙最深处的地方,也有看到僧人后面那道门。

        那时候呢,刘旭是看到门被锁着,而且是一把非常大的锁。

        至于门的里面是什么东西,那时候很好奇的刘旭趴在门缝往里看,看到的是一片漆黑。后来他还特意去问负责搞卫生的阿姨,阿姨是说里面曾经是一个用于储存食物的房间。

        而且呢,这个房间还跟一般的房间有很大的不同。保福寺是靠着山建的,就连这道门的两侧都是被开凿得极为光滑的岩石,所以里面的房间其实是一个天然的山洞,所以就算是在大夏天的,里头也非常清凉,非常适合避暑或者是储存食物。

        至于这个所谓的房间有多大,刘旭压根就不清楚。

        按照刘旭的想法,既然里头有个山洞,面积应该非常的大。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旭隐约觉得李燕茹她们三个就是在里面。

        要不是陈甜悠之前打了个电话给刘旭,刘旭绝对不知道她们来到了保福寺。就算从李晓口中打听到了,刘旭来保福寺找人的话,只要寺庙里的人诚心不让刘旭找到,那刘旭也没辙。

        那么,刘旭现在要做的就是走进这道门。

        可这么多僧人把守着,刘旭该怎么进去?

        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刘旭就立马转过身。

        看到一个僧人,刘旭迎面走过去,并问道:“难道我们就不能进去乐乐?”

        看着刘旭,僧人道:“那些女人都是留给客人和活佛的,你要是想进去也可以啊,你直接缴纳五十万的入会费用。我估摸着你也拿不出这钱来。”

        “里面的女人漂亮不?”

        “都还不错吧,尤其是早上赶进去的那三个。”说到这,僧人还舔了舔嘴巴道,“人间极品,真没想到大洪村这种穷乡僻壤竟然会有那么漂亮的女人。”

        意识到她们三个都在里面,刘旭神色就变得有些难看,所以他急忙道:“要是我把房子卖了,五十万我还是有的,但我就想知道到底找谁入会。或者是,我想在入会之前进去体验体验,看五十万到底值不值。”

        僧人正想说话,后面传来了大门被拉开的声响。

        瞧见里头走出一个身材超辣,还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妙龄女郎,僧人道:“喏,找她。”

        刘旭不知道这妙龄女郎是什么来头,不过看到其他的僧人都让到一边后,刘旭就知道妙龄女郎在寺庙里应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为了她们三个安全的他硬着头皮迎向妙龄女郎。

        走到妙龄女郎跟前,刘旭道:“我想入会,然后进去爽一爽。”

        将墨镜往下压了些许,用有些冷漠的目光看着刘旭,妙龄女郎问道:“钱呢?”

        “我能不能先进去体验体验?”

        听到这话,妙龄女郎忍不住笑出声。

        用那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拍了拍刘旭的脸,妙龄女郎幽幽道:“能进去的只有三种人,一种是女人,一种是有钱人,还有一种就是干一次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的。就你这穷酸样,估计你哪点都不符合,所以你就给我乖乖的当好保安的角色,不要想着自己不能干的事。要是你那么饥渴,等发了工资,你自己去县城嫖就是了。”

        “半个小时是小意思。”

        皱了下眉头,妙龄女郎反问道:“你确定?”

        “百分百。”顿了顿,见这妙龄女郎身材火辣,刘旭道,“要是你不相信,我可以在你身上示范一下,保证让你爽到每天都想叫我干你。”

        刘旭这话有些粗鲁,不过妙龄女郎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出了声。

        走近刘旭后,妙龄女郎隔着裤裆摸着刘旭那玩意。

        看着妙龄女郎那敞开着的领口内的深深乳沟,刘旭一下有了反应。

        稍微摸了下,妙龄女郎就被刘旭的尺寸给吓到了,所以继续摸着的她问道:“你真的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

        “试一下就知道了。”

        “我问你到底行不行。”

        “行!”

        “这可是你说的。”附到刘旭耳边,妙龄女郎轻声道,“要是待会儿你坚持不了半个小时,你就要死在里面。”

        “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将刘旭穿着的僧袍拉向一侧,见刘旭穿着有些寒酸的衣服,妙龄女郎女郎皱了下眉头,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让刘旭脱下僧袍后,将僧袍抛给另一个僧人的妙龄女郎带着刘旭往里走去。

        刘旭跟妙龄女郎都走进去后,看门的僧人就将门关上。

        对于走进这道门,这些僧人其实也一直在期待,可在测试的过程中,他们都达不到标准。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个女人骑在他们身上放肆地摇晃着身体,他们要做的就是坚持半个小时以上。

        而,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通过测试。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半个小时,他们也不懂,他们的职责就是确保没有外人进入这道门。

        反正只要有钱拿,他们也不会去在乎他们。

        毕竟,现在工作很不好找,尤其是月薪一万的工作!

        走进山洞后,刘旭发觉里头挺宽敞的,岩壁上还挂着不少的灯泡。最让刘旭惊讶的是,山洞竟然一共有两个,妙龄女郎带着刘旭走向右侧那道门。

        在往前走的过程中,妙龄女郎跟刘旭交代着一些事。

        此次刘旭要扮演的角色是曾经阳痿但现在持久无比的客人,所以待会儿他会当着非常多客人的面跟某个女人做爱。在做爱的过程中,他还不行说一些妙龄女郎交代过的事,就比如自己以前很不行,但自从加入了欢喜宗,并按照活佛的要求训练后,他就变得非常的持久。

        对刘旭而言,干女人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可他担心待会儿会看到让他痛心疾首的一幕。

        要是她们三个正在被其他男人干,那刘旭该怎么办?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刘旭会将活佛折磨到死!

        至于边上这个nai子随着步调抖动着的女人,刘旭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在快要到达一扇门时,妙龄女郎直截了当的跟刘旭说,说如果刘旭没办法坚持半个小时以上,刘旭会被当场杀掉,身体会被用于祭欢喜佛。

        对于一般男人而言,坚持半个小时真的很难。可对于刘旭而言,半个小时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拿出钥匙打开那扇门后,有些刺眼的灯光照得刘旭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

        适应灯光并走进去后,刘旭发觉里面是一个面积在四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这个房间还摆着床和梳妆台之类的。通过挂在墙上的衣服,刘旭确定这个房间应该是妙龄女郎住的。

        打量着刘旭,妙龄女郎问道:“我交代的你都记清楚了没有?”

        刘旭点了点头。

        “那行,那你先在这里等我。”停顿了下,妙龄女郎继续道,“我先要去跟客人说你马上就会出去,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把衣服都脱了并扔在床上。差不多等个五分钟,你就可以走我待会儿走的那道门。然后你会看到一块蓝色的布,你掀开那块布后,你就会看到你这辈子都很难再看到的场景。要是一切顺利的话,或许你还会多看到几次。”

        “之后我难道会被杀了?”

        笑出声,妙龄女郎道:“当然不会,只是偶尔客人是会重复的,那要是每次都叫你充当客人,他们岂不是不会相信?所以呢,对于充当客人的人选,每个月都会变动,这也是为什么我急于找人选的原因。”

        勾住刘旭下巴,妙龄女郎幽幽道:“正好缺人手,没想到你就送上门了,所以待会儿你得给我努力一点。”

        “不会让你失望的。”刘旭附到妙龄女郎耳边道。

        耳朵被弄得有些痒,妙龄女郎就笑出了声,随后扭着不断晃动着的屁股往前走去。

        妙龄女郎离开后,刘旭像猎犬般迅速环视着,找寻着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眼睛看去的话,刘旭没有看到合适的东西,所以他立马拉开化妆台两侧的抽屉。让刘旭失望的是,他还是没有找到能让他满意的东西。

        至于指甲刀或者剪刀之类的,这是娘们才会用的玩意,刘旭才不想用。

        看了下时间,见还剩两分钟,刘旭脱下上衣扔在了床上。

        一屁股坐在床上后,刘旭还想脱裤子,可感觉到屁股下有硬物,刘旭立马将床单拉开。

        见是一把手枪,刘旭吓了一跳。

        之前走得太急,刘旭忘记把藏在家里头的手枪拿来,没想到在这看到了一把。见型号跟自己那把一样,刘旭就弹出弹夹,还有五发子弹。

        合上弹夹后,刘旭皱起了眉头。

        妙龄女郎是叫他光着个身子出去,那他如何携带枪支?

        看了眼牛仔裤,刘旭迅速脱下。

        说实话,刘旭不喜欢被人当成猴耍的感觉,可他也搞不清楚蓝布后面到底有什么,所以他将手枪塞进牛仔裤口袋,并在穿着内裤的前提下拿着牛仔裤走向妙龄女郎之前走过的那道门。

        走进去,刘旭除了看到蓝布外,他还听到了蓝布另一侧传来女人那忽重忽轻的呻吟。而且,不是一个女人发出,至少有四五个女人。担心她们三个出事,皱紧眉头的刘旭就迅速走向边缘透露着光亮的蓝布。

        刘旭不希望看到她们三个被其他男人玷污的画面。

        但要是真的看到了,刘旭会将这里的所有外人统统杀掉!不管男女!

        掀开蓝布后,刘旭被刺眼的亮光照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适应光亮后,刘旭发觉自己踩在了一个由厚玻璃搭建的平台上。这个平台高出地面一米,地下还有各种颜色的灯,这些灯发出的光亮非常柔和,不会刺眼,真正刺眼的是那几盏悬挂在岩壁之上,并从不同角度打在平台上的照明灯。

        呈半弧形的平台外侧摆满了床铺,一些男人正在床铺上疯狂地干着女人,一些男人则什么也没穿地盘腿坐着,还有一些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抽着烟。

        最让刘旭惊愕的是,斜上方还挂着一个大笼子,笼子里关着好几个女人,李燕茹、许静跟陈甜悠就在其中!

        跟她们三个对视一眼后,刘旭用食指摸了下嘴唇。

        刘旭是示意她们不要出声,不过看不懂刘旭手语的陈甜悠还是想叫刘旭的名字,却被站在一旁的许静给捂住了嘴巴。许静捂住陈甜悠嘴巴后,李燕茹附到她女儿耳边耳语了几句。

        意识到自己差点让刘旭暴露了身份,陈甜悠都有些自责。

        看到她们三个像动物一样被关着,刘旭非常生气。

        当然,他没有发作,因为他没有看到活佛。

        在刘旭看来,活佛应该是个光着脑袋的秃驴,可在这个极为封闭的地洞里,刘旭并没有看到秃驴。除了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女人们外,刘旭看到的就是那样在床上休息或做爱的男人。

        当然,站在平台另一端的妙龄女郎也不能忽略。

        就在这时,刘旭觉得身下的灯光晃了下,他就本能地低下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刘旭竟然看到玻璃平台下有四个裸女!

        这四个女人就像动物一样在太过于狭窄的空间里爬来爬去,全身赤着不说,她们的屁眼和xiāo穴还塞着自慰器!

        看到这一幕,明显想到这是性虐待的刘旭胸口就很闷。要不是还没有找到罪魁祸首,指不定刘旭已经拔枪了。

        跟外面比起来,这里面其实更好动手。

        床上那些人应该是欢喜宗的信徒,本身没有威胁,所以在这个地方,唯一具有威胁的就是妙龄女郎。对于妙龄女郎的真正身份,刘旭觉得应该是活佛的助手。就算不是助手,那也是跟活佛走得最近的人。

        就在这时,妙龄女郎开口道:“这位是我们的客人,现在请他讲一讲他入会后的经历。”

        刘旭现在还不能暴露身份,因为他想找出活佛,所以边说着话的他就边扫视着四周,试图找出躲在某个角落的活佛。

        刘旭讲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说自己在入会前是个阳痿男,在入会后,通过活佛引导的他的持久渐渐提高,现在已经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更可以同时挑战三个甚至更多的女人!

        听着刘旭说着他的成长史,客人们都非常兴奋,都在那儿鼓掌,更是希望刘旭能现场表演给他们看。

        妙龄女郎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可对于这个隐藏在寺庙里的欢喜宗,刘旭已经知道了它存在的目的。这些颇有钱的客人那方面都不怎么样,就希望通过某些途径提高自己的性持久。至于他们是如何知道并加入欢喜宗,这不是刘旭该关心的,反正他现在只想找到活佛的下落。

        反复看了数次,刘旭也没有找到活佛,而他的演说已经结束。

        刘旭讲完后,靠着岩壁的妙龄女郎道:“现在,由你挑选一个女人,从上面的笼子中。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客人怀里的女人。”

        刘旭觉得这里的女人都来自大洪村,但他又觉得有些不像。因为呢,一个正骑在客人身上的女人明显不是黄种人,而是很少见的白种人,最大的可能性是来自俄罗斯。

        刘旭现在很想拔枪,可他又不敢,他怕活佛根本没有在这里!

        活佛是罪魁祸首,刘旭不想让他跑掉!

        说真的,刘旭一直梦想着跟未来丈母娘来一炮,可要让李燕茹在这么多男女面前脱得一件都不剩,然后再跟刘旭做羞羞的事,李燕茹绝对没办法办法。

        更何况,要是刘旭指名要李燕茹跟他做爱,陈甜悠跟许静也不会同意,更可能跟刘旭翻脸。

        “可以戴套吗?”

        眼神显得有些轻蔑的妙龄女郎摇了摇头,道:“真正的做爱是没有戴套的,所以你也不能戴套。”

        上次在按摩店发泄的时候,刘旭都有戴套,这样至少能确保刘旭不会染上病。可在这里不能戴套的话,刘旭就有些迟疑了。他本来是想随便点一个女人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那些正躺在客人怀里的女人,刘旭是绝对不会选的,要不然染上梅毒或艾滋病都有可能。底下四个女人刘旭也不会选,就怕被虐之后心理变得畸形,到时候将他那根咬下来就完蛋了。

        至于关在笼子里的几个女人,除了她们三个外,另外四个也长得比较漂亮。但从穿着来看,百分百是大洪村的女人。要是刘旭上了其中一个,估计这个以后会赖上他,就像狗皮膏药一样。

        刘旭虽然喜欢跟女人做爱,但他不喜欢随便找个女人就搞,他喜欢先进行语言或者心灵上的交流。

        既然这些都不能选,那刘旭能选谁?

        迟疑片刻,刘旭看着妙龄女郎。

        既然妙龄女郎不肯让他戴套,那他直接选择妙龄女郎得了!

        用食指指着妙龄女郎,刘旭道:“就你了。”

        “不行。”妙龄女郎回答得非常果断,“你只能选择她们。如果你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话,那就由我来帮你选了。我觉得那个挺不错的,直接跟她做爱吧。”

        妙龄女郎指着的女人正在李燕茹。

        要不是考虑到很多因素,刘旭还真的会答应。

        至于被指着的李燕茹,她自然是吓得不行。她虽然幻想过跟刘旭做爱,而且幻想过各种场景和姿势,可她真的没有想过在这种好像监牢一样的地方跟刘旭做爱。更何况,女儿跟曾经的儿媳妇都在场,要是她真的跟刘旭做的话,她以后怎么面对她们?

        所以生怕刘旭会点头的李燕茹直视着刘旭,并一个劲地摇头。

        “选我吧!”陈甜悠那清脆的声音就在这几乎封闭的地穴内回荡着。

        “客人,有人送上门了,而且还这么的年轻,难道你没有心动吗?”

        刘旭现在是铁了心要妙龄女郎,所以盯着妙龄女郎的他道:“从你的打扮可以看出你是一个辣妹子,所以我猜你做爱的时候一定会很疯狂。既然如此,那我跟你做其实是最好的。女人越是疯狂,男人就越容易射。所以要是你肯跟我疯狂一次,在座的客人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变得持久了。”

        “其他女人也可以很疯狂的。”

        “我可看不出来。”

        “那个。”指着骑在客人身上摇晃着的俄罗斯女人,妙龄女郎道,“她是最骚的一个,你跟她做的话绝对都会很疯狂。”

        “她都没力气了。”

        妙龄女郎还没说话,使劲拍了下俄罗斯女人屁股的客人就道:“这个女人是个上等货色,不过刚刚已经被三个男人干过了,现在就像一滩烂泥一样。你叫她上去,那岂不是躺在那里一点互动都没有?哎呀,你直接上就是了,我们其实很想看你做爱。来了这里这么多次,你每次都穿得那么辣,却没有脱过一次衣服。”

        这个客人说出了所有客人的心声,所以其他人开始附和,嚷着要让妙龄女郎跟刘旭做爱。

        甚至呢,还有客人威胁妙龄女郎,说要是今天她不跟刘旭做爱,他们直接退出密宗。

        妙龄女郎一开始还很镇定的,可听到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后,妙龄女郎有些害怕。很显然,妙龄女郎害怕这些客人都退出密宗。要是他们都退出的话,密宗的损失会非常的大,更会让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密宗毁于一旦。

        所以,一咬牙,走向刘旭的妙龄女郎道:“好,我跟你做爱。”

        走到刘旭面前,隔着内裤摸着刘旭那根的妙龄女郎附到刘旭耳边道:“有一点你猜对了,就是做爱的时候我会非常的疯狂。但有一点你没有猜对,就是如果你跟我做爱的话,你绝对坚持不了半个小时,因为我是传说中的石女。”

        石女?

        这是什么东西?

        想起来了!

        说得直白一点,石女就是yin道比正常的女人来得窄,所以男人进去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非常的紧,甚至比跟十岁幼女做爱还来得紧。所以就算是无比持久的人,一旦碰到石女,那估计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一般女人的yin道具有收缩能力,所以就算是第一次做爱,男人最多就是觉得很紧,但还至于紧到好像怎么也送不进去的地步。

        但,石女就会给男人这种感觉!

        见刘旭那根软了不少,知道刘旭被吓到后,妙龄女郎继续道:“我说过了,要是你坚持不了半个小时,你就没办法走出这里。然后呢,我知道逼松一点的女人会让男人更加的持久,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让你上那个俄罗斯女人。那个女人在这里可是宝贝,好多男人都跟她搞,所以她下面非常的松。知道她为什么是宝贝吗?因为她下面太松,所以不论是哪个男人跟她做爱,都能比平时更久。你也看到了在这里做爱是公开透明的,比政府办公还来得透明化,所以为了面子的客人们当然是选择能让他们干得更久的女人了。”

        往刘旭耳朵里吹了口气后,妙龄女郎继续道:“我相信你不是个笨蛋。”

        说了这么多,妙龄女郎就是想让刘旭选择其他女人。可是呢,刘旭偏偏不喜欢听妙龄女郎摆布。而且,既然妙龄女郎不想被刘旭干,刘旭就偏偏要干她!

        翘起嘴角,刘旭道:“既然你是石女,那我会用我的如意金箍棒帮你疏通疏通,让你过上正常女人的生活。”

        听到这话,妙龄女郎压低声音道:“别不识抬举!”

        “要是你不愿意也行,最多就是他们都退出罢了。算一算,估计也就损失个上千万吧。对于活佛而言,想必他赚到的钱远远不止这么多,所以损失个一千多万也是小意思。当然了,要是财路断了,以后就别想再搞起来了。”

        “你会后悔的!”

        “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说罢,笑出声的刘旭就勾起妙龄女郎的尖下巴,“在跟你做爱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告诉我名字,要不然待会儿我一直叫你石女也不好。”

        “石兰。”

        “好神奇,竟然是姓石的。”挑了挑眉毛,刘旭道,“要是他们知道你是石女,想必我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上的话,他们会愿意掏出更多的钱。所以呢,我建议你把裤子跟内裤脱了,然后掰开你的逼让他们看一看。要是可以的话,我觉得让他们手指伸进去会更好。只要他们亲手确定了你是石女,那绝对会很期待这一场极为难得的表演。”

        听到刘旭这番话,石兰自然是很生气。

        在刘旭没有出来前,主动权都在石兰手里,石兰甚至觉得刘旭就是一枚棋子。好用的话就多用几次,不好用的话就直接将他扼杀了。可当刘旭跟客人们说完那番话后,主动权就没有在石兰手里,完全被刘旭给抓住了。

        要是石兰不肯跟刘旭做爱的话,对于密宗来说,损失还真的非常的大。

        所以呢,此时石兰脸色非常难看,她更是被那些客人的声音和动作弄得愤怒不已。

        在石兰看来,她的身体是属于活佛一个人的,根本就不能被其他男人碰,更不能被刘旭这种毛孩子操,可她现在有什么办法?难道直接走人?要是惹怒了这些有钱的大爷,活佛的赚钱大计可怎么办?

        石兰思考之际,一只手已经落在了她的屁股上。

        石兰还想弹开刘旭那不规矩的手,可她没有,她就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昂起头盯着某个角落,石兰皱紧了眉头。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