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五话调戏岳母

第五话调戏岳母

        刘旭抱的是老杉树,底部直径在二十厘米左右。不过因为杉树树根普遍不会入土太深,所以被野猪王这么一撞,整棵树都在左右摇晃。

        杉树还没有稳,野猪王又撞了上来。

        连续撞了几次,刘旭都听到了嘎吱嘎吱声响,明显就是树根脱离土地的声音。

        也就是说,要是刘旭什么也不做的话,他最多就是多活一会儿而已。最重要的是,这棵杉树很孤独,周围都有杉树或竹子可供刘旭跳跃的。以他的体能,就算蹬着杉树跳向最近的那颗竹子,他也不可能够得到。

        那么,就算刘旭没有直接摔死,他也会在半死不活的时候被野猪王活活咬死!

        这一刻,刘旭都希望天上突然掉下一个美女,然后这个美女一巴掌就拍死了野猪王,并说她必须跟下凡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洞房……

        “嗷!!!”

        被野猪王这么一吼,刘旭的美好幻想就像出水的泡泡般破裂了,随后回到现实的他就急忙想着该怎么脱身。

        可以这么说,要是他不杀死野猪王的话,他绝对只有死路!

        就算玉嫂叫来帮手,那又如何?

        十年前,十个带着土枪或是柴刀的村民都弄不死野猪王,反而全部被野猪王弄死。这就说明,玉嫂叫越多的人来,大家就越危险。刘旭真不希望躲在树上看到村民们一个一个地被野猪王咬死。

        就在这时,刘旭看到了一些灯光在晃动,很显然就是前来搭救刘旭的村民。他们离这儿有些远,但要是跑起来的话,估计五分钟左右就会赶到了。

        也就是说,如果刘旭五分钟内不弄死野猪王,赶来的村民也会跟着倒霉。

        看着已经在刨土的野猪王,刘旭记得都在冒冷汗,他实在没想到跟玉嫂散个步都会碰到野猪王!

        而且啊,刘旭带着玉嫂上山的目的是希望能跟玉嫂更亲密一点。就连来到这有坟墓的一带,刘旭也是希望有点恐怖的气氛能让玉嫂感觉到他是多么有安全感的。

        可现在呢?

        最有安全感的应该算是野猪王了吧?

        可惜刘旭不是母野猪,要不然准能受到野猪王的恩宠。

        感觉到杉树已经摇摇欲坠,刘旭就抱得更紧。

        就在这时,刘旭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刘旭想出的办法非常危险,甚至会让他提早丧命。但比起坐以待毙,刘旭宁愿冒险尝试一下,所以强忍着被晃得都有点想吐的错觉的他就继续往上爬。越往上爬,树干就越细,摇晃的幅度也就越大,所以刘旭都得非常小心,要不然他就可能直接被甩出去。

        离顶端还有些距离,刘旭就摸了摸树干,粗细就跟他胳膊差不多。

        要是有刀,刘旭的计划会变得更简单,可惜他没有。

        用双腿夹住树干,刘旭就用两只手的力量将上方的树干往一侧拗,试图将树干拗断。可以他双手的力量,他根本不可能办到。说得夸张一点,他能拗下来的树干估计只有最顶端那跟他拇指差不多粗细的部分。

        刘旭现在是想制造一把武器,可太细的树干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摇了摇那因为杉树摇晃而变得有些不清醒的脑袋,刘旭就朝下方吐了一口口水。

        刘旭现在左右摇晃的幅度已经接近了四五米。幅度越大,就证明杉树根基被野猪王破坏的程度就越严重,更说明刘旭离被咬死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刘旭现在就是想拗断树干当武器,可这他妈的该怎么拗断啊?刘旭都希望自己能让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蜻蜓侠一块附体,那样他就可以很轻易地将野猪王捏死了。

        就在这时,刘旭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想到办法后,刘旭就再次抓住想要拗断的地方,随后他两只脚就踩在了一侧,使得整个人的重心都移向一侧。而当杉树晃到最左端时,刘旭就立马松开两脚,只靠两条手臂的力量抓住树干。

        几乎同时,杉树就因为野猪王的乱拱而晃向右侧。

        因为刘旭重心完全在左侧,所以当杉树晃向右侧时,被刘旭抓住的部分就因为向左侧的力量而弯曲。树干一弯曲,刘旭整个人就往下沉,随后就产生了更大的力量,这部分力量直指下方,所以承受不住这部分力量的树干就断裂。

        断裂的那一瞬间,杉树已经晃到了最右端,所以当它往回晃的时候,刘旭整个人就砸向了杉树。刘旭用两条腿夹住杉树的同时,还被他紧紧抓住的树干就完全断裂,所以此刻刘旭手里就拿着一根长约两米,有他胳膊那么粗的树干,断裂处参差不齐,更有几处尖利得可以捅破人的肚子。

        不过,刘旭难道想用这个捅破野猪王的肚子?

        这根本不可能办到!

        听到村民们的喊叫声,见他们竟然出现在了千余米之外,刘旭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跟城里人比起来,村里人会更加的团结,所以刘旭绝对没办法喝退他们。

        咽下口水,面色严峻的刘旭就迅速往下爬,边爬他还边大喊大叫着。

        听到刘旭的喊声,嘴里尽是泥巴的野猪王就昂起头怒吼着,那吼叫声大得都快要将刘旭的耳膜震裂。

        见刘旭慢慢往下爬,野猪王的前肢就压在了树上,并对着刘旭狂吼着。要不是猪没办法上树,否则野猪王绝对爬到树上将刘旭活活咬死!

        离野猪王不到五米,刘旭就停了下来,随后就拗断树枝扔向野猪王。

        一扔下去,野猪王就张嘴咬断树枝。

        见状,刘旭又扔了一根树枝下去,可还是被野猪王咬断了。

        连续几次,野猪王都把树枝咬断。

        见至少有四十个村民已经接近,跑在最前头的竟然是玉嫂和王艳,刘旭就吓了一跳。

        “旭子!”

        “旭子!”

        听到他们的喊叫,看到野猪王又开始啃咬杉树,刘旭就知道自己该出手了,所以他就再次拗断树枝扔了下去。刘旭拗断树枝的时候,野猪王就已经抬起了头,所以这次树枝还是被野猪王咬断了。

        “佛主和上帝要是保我不死!我一定会感谢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说罢,刘旭就纵身跳了下去。

        刘旭一跳下去,野猪王的嘴巴就更是张得大,还发出了恶魔般的嘶吼。

        几乎同时,十多道灯光同时打在了刘旭身上,就好像刘旭是刚刚出场的大明星似的。不过看到刘旭正跳向野猪王嘴里,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被吓到了,玉嫂更是直接被吓晕,软软地倒在了王艳怀里。

        可以这么说,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以为刘旭会被咬死!

        千钧一发之际,刘旭就将那根一直抱着的树干猛地掷了下去!

        野猪王之前一直在咬树枝,所以刘旭跳下来的时候,这只智商没有刘旭高的野猪就习惯性地准备咬刘旭,可它绝对没想到刘旭耍阴招!

        所以在野猪王张大嘴巴之际,那根致命的树干就如同离弦之箭般刺入了野猪王嘴里,并在一瞬间贯穿了它的咽喉!

        加上正在做自由落体运动的刘旭还抓住了树干尾端,所以当树干插入野猪王咽喉时,继续往下落的刘旭就又给了树干一部分力量,这股力量就让树干继续往下插,直接插入了野猪王的胸腔内,将多个内脏贯穿!

        但这并没有在一瞬间弄死野猪王,所以疼得发出嚎叫的野猪王就使劲甩着脑袋,直接将刘旭甩得都飞了出去。

        癫狂了般撞击着杉树,野猪王就不断呕出鲜血,随后已经接近死亡边缘的它就猛地冲向了刘旭,那还插在它嘴里的树干则成了它的武器!

        野猪王跑向刘旭的过程中,它跑过的地方就留下了一大滩的鲜血,极为可怕!

        刚刚被甩出去后,落地的刘旭的大腿被之前被野猪王咬断的竹子刺破,所以现在疼得全身都在冒汗的他根本就爬不起来。

        看着越来越接近,眼睛还赤红的野猪王,又听到乡亲们的呼喊声,刘旭就怕得眼睛都瞪大了。

        刘旭不想死,他还想好好守护着玉嫂王姐等几个女人,他更想跟她们一块组建快乐幸福的家庭,跟她们一块孕育后代。

        甚至呢,刘旭还希望能再次见到美女老师,让老师也能做个幸福的小女人。

        可惜,这一切很快就要随着刘旭的死亡被黑暗吞噬了。

        刘旭只是个普通人,面对这种几乎必死的局面,他不可能不害怕,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咽喉或者胸腔马上就要被树干刺穿了。

        野猪王离刘旭不到五米之际,野猪王前肢突然被它之前咬断的竹子绊到,随后笨重的身体就在惯性作用下倒向了前方。

        咚!

        两百多公斤的身体重重砸落后,整个山林仿佛都在摇晃。

        而差点让刘旭吓尿裤子的是,那树干直接插在了他叉开的两条腿之间,离他的基鸡不到五厘米。要是野猪王再跑快一点点,增强的惯性力就会让树杈直接插坏了刘旭的基鸡。

        看着还在喘息的野猪王,刘旭都不敢喘气,他就怕野猪王突然活过来。

        而此时,为数不多的男村民已经跑了过来。

        见刘旭受了伤,一妇女就叫道:“赶紧把他送到老中医那边去!”

        妇女话音刚落,一个长得颇为壮硕的男人就直接把刘旭扛在了肩膀,并在另外两个村民打手电下往回跑。

        从遇到并弄死野猪王,刘旭花费了不少力气,所以当他被男人扛在肩上时,实在是太累的他就闭上了眼。

        当刘旭醒来时,他发觉自己躺在一间非常整洁的卧室里,身上只穿着一条裤衩。另外呢,他被竹子伤到的大腿已经被绷带包了起来。

        认出这是李燕茹家,刘旭就撑起了身体。

        一撑起身子,他腿部肌肉就受到了牵引,所以感觉到伤口仿佛被两只手狠狠撕开,发出痛苦呻吟的刘旭就不得不躺了下去。

        刘旭现在只想知道玉嫂怎么样了,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在哪。甚至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衣服跑哪去了。

        “有没有人啊?”

        片刻,门就被推开,只穿着吊带睡裙的李燕茹就走了进来,那瀑布长发很自然地披在身后,f杯奶更是随着有些急的步伐上下耸动着。因为李燕茹的nai子非常大,加上她穿着轻薄且有些透光的睡裙,所以刘旭看得都有些呆了,他仿佛是看到了没有穿衣服的李燕茹在卖弄她的风骚。

        李燕茹走近后,刘旭才发觉睡裙本身是不怎么透光的,但因为李燕茹出了一身香汗,所以在香汗的渗透下,她的睡裙才变得透光,那两颗显得很美味的ru头还映在布料上,形成两个极为明显的凸点。

        刘旭刚刚以为李燕茹是在睡觉,但从这香汗看来,李燕茹刚刚应该是在干体力活。

        “玉嫂呢?”

        看着脸色苍白的刘旭,压根就没有在意自己走光的李燕茹道:“她在另一个房间睡觉。之前她被吓晕,现在还有点虚。她本来想守着你的,可因为身子太虚,坐在这儿都差点晕过去。”

        “大野猪呢?”

        “被村民齐力拉到了刘大刀家里头,然后就直接杀了。野猪肉的话,是直接分给了有上山的村民,然后还留下了快五十斤在我这边,说是给你的。现在天气热,放在外头容易坏了,我刚刚就把野猪肉分成了十多份,然后扔到了冰箱冷藏。”

        李燕茹这么一解释,刘旭就明白为什么她出了一身汗,原来是在切野猪肉。

        野猪肉的皮非常的厚和硬,李燕茹能切开都算是非常厉害的了。

        “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了。”

        “那阿姨你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马上就要去睡了。”坐在床边,看着刘旭,李燕茹微笑道,“八点你在老中医那边时,大湾好多人都围在外头看,送你到诊所的好多村民就一直讲着你杀死大野猪的事儿。还说你就像神仙般跳了下去,拿着好像宝剑般的树干直接插死了大野猪。哎,这只野猪就是十年前那只,那时候弄死了十条人命,把整个村子吓得人心惶惶的。没想到啊,你一个人竟然就弄死了它。旭子啊,你咋这么厉害呢?”

        “其实我很多方面都很厉害的。”

        听刘旭这么一说,李燕茹就想起了那晚刘旭在天台干她女儿的场景。那场景几乎成了李燕茹每次自慰的动力,反正每次弄自己的时候,李燕茹只要将被刘旭干的人想象成是她,她的感觉就会来得更快。

        尴尬地笑了笑,李燕茹道:“你现在身子很虚,赶紧休息。”

        “悠悠呢?”

        “之前看到你被抬进来,她还以为你死了,结果就嗷嗷大哭啊,哭着哭着就被我哄睡着了。”

        “要我有意识,我绝对不会叫他们把我送这里来。”

        “她又没事,睡一觉就好了。”笑了笑,李燕茹道,“旭子啊,对我们母女俩来说,你是我们的大恩人,所以你以后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要是你想过来睡,你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就好。”

        “谢谢阿姨。”

        “你腿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了。”

        “老中医说要换好几天的药。”说着,李燕茹就将被子掀开,“让我看下怎么样了。”

        被子一掀开,李燕茹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刘旭伤处,而是刘旭那根被内裤束缚着的rou棒。刘旭的rou棒非常可怕,不管是尺寸还是持久,所以就算没有勃起,看起来还是很雄伟。

        李燕茹已经好多年没有性生活了,所以当她注意到刘旭的rou棒很雄伟时,她的呼吸都有些急,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

        怕被刘旭看出异状,李燕茹就移开目光,并仔仔细细看着那都被鲜血染红的绷带。

        李燕茹是坐着,身子还往下弯了些许,所以刘旭就看到了那两颗沉甸甸的巨乳微微摇晃着,甚至能看到ru头摩擦着睡裙。

        这么看着,刘旭喉咙就变得非常的干,那根沉睡着的rou棒更是一下就觉醒了。

        看着那迅速搭起的帐篷,李燕茹就吓得都有些惊慌。

        猛地帮刘旭盖上被子后,像受惊的兔子般的李燕茹就霍地站了起来,并道:“要是你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我会立马过来的。”

        “我手机呢?”

        “在厨房!你等等啊!”

        见李燕茹跑得比兔子还快,刘旭都有些郁闷了。刚刚李燕茹弯着腰的时候,刘旭还想着这个即将成为他丈母娘的女人会不会突然张嘴给他口交。

        看来,他想得有些多了。

        片刻,李燕茹就走了进来,并将手机递给了刘旭。

        刘旭接过手机的时候,李燕茹的手就被摸了下。李燕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不过手非常的滑,肤质简直跟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有得一拼。而且呢,不只是手,李燕茹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散发着青春和成熟气息,是那种让男人看一眼就会深深迷上的类型。

        所以呢,让这种女人当自己丈母娘的话,刘旭自然会开始幻想了。

        “好好休息。”

        李燕茹刚走出房间,刘旭就道:“李阿姨,我还没有你的手机号码。”

        之前看到刘旭有反应,李燕茹就很慌张,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所以听刘旭这么一说,显得非常尴尬的李燕茹就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了刘旭。

        对着刘旭笑了笑,李燕茹就拉上了门。

        李燕茹并没有回自己房间,因为她之前切野猪肉的时候就出了一身的汗,所以这会儿她是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脱下睡裙挂在衣钩上,重重呼出一口气的她就将内裤脱了下来。

        见上面有点儿湿,李燕茹就闻了下。

        李燕茹还以为是汗水,可闻到淡淡的骚味后,她就知道是那种兴奋之后才会流出的yin水,这让她非常尴尬,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

        往yin唇之间摸了下,李燕茹就看着手指,上面正有些晶莹剔透且有点儿黏的透明液体。

        李燕茹还想好好的自慰一次,可现在很晚,要是她真的弄的话,她的呻吟绝对会传出去。被女儿听到其实也没什么,李燕茹就怕被玉嫂或者是刘旭听到。

        所以呢,深深一口气并暗暗告诉自己被被性欲左右后,李燕茹就开始洗澡。

        洗澡的时候自然是会摸自己的nai子以及阴部,所以当李燕茹摸到这两个地方时,她又忍不住。虽然有点恨自己,可李燕茹还是忍不住开始又揉又捏了起来,两根手指更是在湿得一塌糊涂的yin道内急速进出着。

        为了不被他们听到,李燕茹还咬着毛巾。

        十多分钟后,李燕茹就停了下来。

        休息了半分钟,坐在马桶盖上的她就站了起来。

        将身上的泡沫都冲干净并擦干身子后,李燕茹就想穿上睡裙。不过因为之前出过汗,所以她就顺手将睡裙卷成团并扔进了角落的水桶里。

        至于内裤呢,自然也不能再穿了。

        想着玉嫂跟刘旭应该都不会走出房间,什么也没穿的李燕茹就直接走了出去。

        走向房间的过程中,生怕刘旭会意外地走出,李燕茹还横着一只手当着nai子,另一只手则捂着三角地带。一只手是可以捂住三角地带,可根本就没办法挡住两颗nai子,因为李燕茹的是f杯奶,几乎是全村女人中最大的尺寸!

        顺利走进房间,李燕茹就松了口气。

        李燕茹很少用手机,平时都不会有人联系她,所以她的手机一直是静音并放在抽屉里。

        怕刘旭半夜打电话给她,她就将手机拿了出来。

        见这黑白诺基亚还有一半的电,李燕茹也就不充电了。

        将模式改为震动后,李燕茹就塞在了枕头下,随后就打开衣橱找了套非常保守的睡衣睡裤穿上。李燕茹其实不喜欢这套,因为有点束缚,她喜欢会让她感觉到更自由的吊带睡裙。可是呢,刚刚刘旭硬了起来明显是因为看到不该看到的,所以在刘旭在她家期间,她就不能穿太露的睡裙了。

        尽管这套睡衣很保守,可因为李燕茹奶大屁股翘的,所以这套睡衣还是没能降低李燕茹的成熟魅力。

        躺在床上,李燕茹的手就伸进睡裤里摸了下。

        很湿!而且有点黏!

        一般洗完澡,李燕茹都不会再流水,可今天例外,或许是因为刘旭在的缘故吧。

        靠着床头,李燕茹就脱下睡裤跟内裤,随后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卷纸。撕下一大截后,李燕茹就张开双腿,并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两片yin唇之间的地带。

        纸篓有些远,李燕茹就将纸团扔到了地上,随后她就再次缩进了被窝。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李燕茹就感觉到了震动。

        起初李燕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持续了半分钟后,她就立马睁开眼。

        打开电灯并拿开枕头,见手机正在震动,李燕茹就按了下接听键。

        “李阿姨,在听吗?”

        “在呢,咋的了?”

        “抱歉吵醒你了,不过我现在是真的很不方便,你能过来一趟吗?”

        “马上就过来!”

        担心刘旭出事,李燕茹就立马穿上拖鞋往外走。

        推开刘旭那扇门,看着脸色有些发青,甚至还咬着下唇的刘旭,往里走的李燕茹就问道:“咋的了?”

        “尿急。”

        听罢,李燕茹就松了口气,她刚刚还担心刘旭伤口裂开或者是其他地方病变,不过她又犯难了。刘旭伤的是左腿根部,根本就没办法走动,让他单脚跳也不实际。而且呢,老中医有交代过,尽量不要让刘旭走动,最好是在床上躺个三四天,让伤口在最短的时间内愈合。

        所以呢,李燕茹不想让刘旭去卫生间尿尿。

        想了下,李燕茹就立马走了出去。

        片刻,喘息得有些厉害的李燕茹就将脸盆递给了刘旭。

        接过脸盆,刘旭又犯难了,他就直截了当道:“李阿姨,尿尿的时候它得直一点,要不然尿不出来。这脸盆可以放在我两腿之间,但是太高了些,我肯定会尿到床上去的。你看能不能这样子,你到床上来,然后把我扶起来。”

        “这不好吧?”

        “要是我妈还活着,她就跟你这年纪差不多。所以啊,你就跟我妈差不多,还怕什么?李阿姨,我快忍不住了。要是你不介意我把床弄湿的话,我可就要开始了。”

        “尿湿了我还得给你换床单。”说着,李燕茹就脱下鞋子踩到了床上。

        踩上床的那一刹那,李燕茹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要跟刘旭发生关系似的,这种感觉让她很难为情。可刘旭刚刚说的话很对啊,她这年纪都可以当刘旭的妈妈,就算亲密一点也没事的吧?

        如此想着,李燕茹就有些费力地扶起了刘旭。

        一手搂着李燕茹的肩膀,另一只手扶着墙,刘旭就道:“李阿姨,麻烦你帮我掏出来。”

        听到刘旭这话,李燕茹直接愣住了。

        对李燕茹来说,她其实已经默认了刘旭就是她女婿,所以要让身为丈母娘的她去掏出刘旭的rou棒,李燕茹自然有些不愿意或者说是害怕。但是呢,刘旭现在受了伤,维持着现在这姿势都很吃力,她不帮着的话又说不过去。

        而且,刘旭刚刚也说了,她这年纪就跟刘旭妈妈差不多,身为妈妈扶着受了伤的女儿的rou棒让其尿尿也是很正常的吧?

        如此想着,心跳快了不少的李燕茹就将刘旭的内裤往下扯。

        看到黑色的阴毛时,李燕茹都觉得自己是在做坏事。

        不过注意到刘旭的rou棒并没有勃起,李燕茹就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看到一根比钢铁来得硬的棍子。

        刘旭确实尿急,而且属于那种死死憋着且马上就要喷出来的类型,所以就算跟美艳的李燕茹如此亲密,刘旭也不会勃起。要是他真的勃起,指不定他连尿都尿不出来。

        轻轻扶住那根软趴趴的rou棒后,李燕茹就将顶端对准了那放在床上的脸盆。

        随后呢,刘旭就开始撒尿,并爽得打了个哆嗦。

        看着越积越多的尿液,又见刘旭的rou棒就算没有勃起也很有分量,李燕茹脑子里就出现了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甚至觉得刘旭那搂着她肩膀的手正在摸着她。不过当刘旭尿完,李燕茹这种想法也随之消失。扶着rou棒抖了抖后,怕表面还残留着尿液,李燕茹就将之往上压并看了下。

        见那条缝上有一滴,李燕茹就用拇指将之擦掉。

        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就是gui头,所以被李燕茹这么一摸,原本还算淡定的刘旭就怎么也淡定不了,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还被李燕茹扶着的rou棒正以极快速度膨胀和变长。

        李燕茹还扶着刘旭,所以她没办法像上半夜那样直接逃走,所以她就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泥鳅变成了铁棍!

        这长度!

        这粗度!

        我的天!

        好大的ji巴!

        紧紧盯着,李燕茹都看呆了,她实在是想不到男人的rou棒竟然还能长得如此雄伟!

        想着女儿第一次是被那根大ji巴给捅了,李燕茹都很想问女儿被破处的时候是不是很疼。不过那晚的情形李燕茹还记得非常清楚,就是女儿被这根插得啊啊乱叫,明显就是非常非常舒服。

        因为呢,女人的yin道具备收缩能力,所以其实是可以容纳得下粗长的rou棒,只是可能会比较吃力,尤其是对性生活很少的女人来说。

        看着泛着光泽且呈现赤红色的gui头,知道刘旭非常的亢奋,深怕出事的李燕茹就急忙移开目光,并道:“你尿完了,赶紧躺下吧。”

        “谢谢李阿姨。”

        刘旭现在腿受了伤,也没办法强行推倒李燕茹,更没有打算让李燕茹骑在他身上。因为呢,他现在的伤口还没有愈合,要是做那种运动的话,腿部肌肉会受到拉伸,这绝对让他疼得半死不活的,甚至能让他体会到妹子第一次流血的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扶着刘旭躺下的同时,李燕茹还顺手拿起了脸盆。

        替刘旭盖上被子,并看了眼那被顶得很高的地方,李燕茹就道:“赶紧睡,老中医说你要多睡才行。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再打电话给我,我会马上过来的。”

        “谢谢李阿姨。”

        笑了笑,没有再说话的李燕茹就走了出去。

        将尿液倒进马桶并将脸盆洗干净后,李燕茹就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李燕茹怎么也睡不着,她一闭上眼就会看到刘旭那庞然大物。甚至呢,李燕茹都不敢关灯,因为黑暗会让她产生更多的联想,所以她都觉得刘旭就站在床边,那根傲然挺立。甚至,李燕茹都觉得刘旭下一秒就会掀开被子,然后像插她女儿那样插她。

        想着想着,李燕茹的身体就变得越来越热。

        之前洗澡的时候,李燕茹已经自慰了一次,可现在她又想自慰。

        用两条腿夹住被单,李燕茹就开始扭动娇躯,靠被单和阴部的摩擦获得快感。

        片刻,李燕茹就将睡裤退至膝盖,但她并没有脱下内裤,而是捏着内裤往上拉。李燕茹穿的内裤布料很少,所以被她这么一拉,内裤就拉伸并陷入了那两片湿哒哒的yin唇之间。

        随后呢,李燕茹就拉动着内裤,靠内裤摩擦yin唇获得快感。

        同时,李燕茹还解开了上衣纽扣,并握住一颗巨乳往上推。

        因为李燕茹的是f杯巨乳,所以当她努力弯下腰时,她就能吸到最顶端的ru头,这可是绝大部分女人都没办法做到的。

        用力吸了下ru头,李燕茹就发出了唔唔呻吟,娇躯更是哆嗦得厉害。

        旭子……我的好女婿……你好厉害……我快要被你插死了……啊……旭子……就像插我女儿那样插我……

        通过罪恶的幻想,李燕茹获得的快感比以前还强烈,她甚至能感觉到yin水正顺着xiāo穴流淌而出。

        可自己弄自己绝对没有被男人弄的时候舒服,所以得到快感的同时,李燕茹其实就变得更加空虚,这让她非常的难受。

        李燕茹心里都在想着跟刘旭做爱,但事实上她绝对不可能跟刘旭做,因为刘旭很可能就是她的女婿。

        身为丈母娘,李燕茹却想着跟女婿做,这是不是太不知廉耻了?

        但是,李燕茹也没办法,她脑子里能想到的男人就是刘旭。

        旭子……我好喜欢这种感觉……你再用力点……再深一点……噢……我的xiāo穴要被你插裂了……好爽……啊……女婿你插我插得好爽……啊……用力插我……不要去插我女儿了……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