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一话征服身心

第一话征服身心

        “你这瓜娃子!”骂着,王艳还想踢开刘旭,可她双腿都被刘旭抱住,所以她就用胳膊肘子压着稻叶,并借着胳膊肘子的力量往前爬。

        王艳试图挣脱的同时,刘旭已经抓住了王艳裤头,并猛地往下一扯。

        王艳穿的是松紧裤,非常好脱的那种,所以刘旭这么一拉,王艳的松紧裤和内裤就都被扯了下来,雪白的大屁股就暴露在了刘旭眼前,就连那因为双腿并拢而显得更加肥厚的阴部也被刘旭看到了。

        看着不断挣扎着的王姐,刘旭就俯下身亲吻着王姐的肉臀,并腾出一只手搓弄着王姐那软乎乎的阴部,那不安分的手指还沿着肉缝快速滑动着。

        被刘旭这么刺激着,王艳的眼泪都快要冒出来了,她就嚷道:“快放开我!要不然我跟你没完!你这混蛋娃子!杀千刀的!”

        王艳根本逃脱不了,所以她只能骂着,她完全没想到平时彬彬有礼的刘旭竟然会想强奸她!

        将王姐那挂在小腿上的裤子和内裤都扯掉扔在一旁后,刘旭就将王姐整个人都翻了过来,随后就掰开王姐双腿。

        看着那裂开些许的肉缝,刘旭就被王姐那因为太过于激动而收缩着的花蕊给吸引了,他甚至还看到了些许yin水正随着花蕊的收缩流出来,并在烈阳的照耀下闪着淫靡光辉。

        多看了两眼,刘旭就俯下身。

        知道刘旭要去舔那里,王艳哪里愿意,所以她就激烈挣扎着。

        王艳越是挣扎,刘旭双手就抓得更紧,王艳那白嫩嫩的腿上甚至都出现了抓痕。

        闻着王艳那早就被刘旭操过的洞口,刘旭道:“王姐,你这里真香,让我的ji巴变得好硬,我好想立马就插进去。”

        “放开我!要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不会做鬼,你只会做神仙,我会让你快活似神仙。”说着,刘旭就疯狂地舔着王姐那因为出了汗而变得有些咸的阴部,还用力吸着那两片肥厚的yin唇。

        受到刺激,王艳是又羞又气,面红耳赤的她就抓起一把稻叶使劲打着刘旭的脑袋。

        这绝对会疼!

        可刘旭压根就没有理会王姐这无力的反抗,他正像一只刚从笼子里放出的野兽般品尝着女人香,甚至还时不时让舌头插进王姐那已经流出yin水的yin道内。

        不管刘旭是用舌尖刺激王艳的yin蒂,还是让卷成柱状的舌头插进王艳yin道里,王艳都被刺激得连连哆嗦,她更感觉到yin道正分泌出越来越多的yin水,有些yin水甚至被刘旭吃进了肚子里。

        她的身体确实很享受,但她接受不了刘旭这近乎强奸的亲热方式,所以她还在不断挣扎着,并一个劲地骂着。

        “混蛋!混蛋!混蛋!”

        见稻叶赶不开刘旭,王艳干脆用粉拳使劲砸着刘旭的肩膀。

        王艳自认为自己力气挺大的,而且也使足了劲,可刘旭就是自顾自地舔着或者吸着她的阴部,根本就不将她这反抗放在眼里。

        看着趴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刘旭,并听着那啾啾的吸吮声,王艳就骂道:“给我死开!我有男人的!”

        “那又如何?”说罢,刘旭就含住一片yin唇用力吸了下。

        一愣,王艳就继续砸着刘旭的肩膀,更是气得眼泪都冒了出来。

        被砸得有些疼后,刘旭就突然抓住王艳双手,整个人还往前挪动,随后就将光着下身的王艳死死压住,并用有些冷漠的目光看着面红耳赤且整张脸上都是汗水的王艳。

        王艳双脚被刘旭压着,双手又被抓着,这让她都像笼中鸟。不过她还是没有放弃抵抗,所以她就突然张嘴咬向刘旭的手。可惜,她还没有咬到,刘旭就立马将她的双手压在一块,并用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两只手后压在了她脑袋后面。

        如此一来,王艳嘴巴也派不上用场了。

        腾出一只手后,刘旭就去解王姐上衣纽扣。

        知道自己没办法反抗,王艳就道:“旭子,我有男人,你别碰我。要是能让你碰,我都会依你的。要不这样,等我跟我男人离了,我就随便你碰,你想咋碰就咋碰,好不?”

        刘旭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解着纽扣。

        解开两颗后,刘旭就看到了那被奶罩裹着的两颗nai子,白晃晃的。因为王姐刚刚剧烈挣扎过,所以她的呼吸很急,两颗nai子就起伏得非常厉害,甚至就像是要挣脱奶罩束缚一般。

        “旭子!不要这样子!”

        王艳叫得非常大声,可刘旭没有理会。

        而且呢,四个方向都被挡着,整个田野又充斥着打谷机发出的轰轰声响,就算王艳喊破喉咙,也不可能有人会来救她。

        嫌解奶罩太麻烦,刘旭就抓住奶罩猛地一扯。

        呲拉!

        响声过后,奶罩就由中间断开,两颗浑圆雪白的奶就弹了出来,更是因为突然被解放而发出阵阵乳浪,顶端那两颗ru头看起来非常美味。因为是少妇,王艳的乳晕颜色有点儿深,但这恰好代表了她那比少女来得成熟!

        看了眼自己那盈盈摇动着的nai子,眼泪流下来的王艳就怒道:“回去我就向玉嫂告状!以后也更别想碰我!我甚至连豆芽都不会让你碰!你这畜生!”

        “因为我非常的想要得到你,所以就算被你骂畜生我也无所谓。”

        “明明有那么多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霸占你。”说着,刘旭就握住一颗nai子捏了起来,随后就俯下身含住ru头,并用力一吸。

        这么一吸,仿佛被闪电击中的王艳就哆嗦了下。

        可王艳不想承认被强迫的自己还有快感,所以她就使劲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

        可当王艳扭动身体时,她的nai子就不断蹭着刘旭的脸,这就让她更有感觉,她甚至还感觉到温热的yin水顺着yin道缓缓流出。

        看着自己那两颗被刘旭舔来舔去的nai子,感觉到刘旭的舌头时不时绕着充了血的ru头旋转的王艳连死的心都有了。

        一想到自己已经结婚,王艳就又羞又气,她怎么也没想到像她弟弟般的刘旭会强迫她。

        听到声响,王艳就看到刘旭正在脱裤子,这让显得有些无力的王艳眼睛瞪得非常大,她更是歇斯底里地吼道:“我变成鬼也不会原谅你的!!!”

        见王姐如此伤心和生气,刘旭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他很想得到王姐,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渴望,可必须强奸王姐吗?

        至于答案,刘旭也不知道,但他知道要是今天不强奸王姐的话,或许以后都没有机会得到王姐。

        至于强奸后的后果,很可能是刘旭没办法承担的。甚至,这次结束之后,他就得跟王姐划清界限,更可能再也见不到王姐。

        到底,刘旭该不该继续?

        看着王姐那两颗微微颤动着的nai子,刘旭呼吸就变得非常急促,所以心一横的他就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扯到了小腿处,随后他就猛地掰开王姐双腿并压了下去。

        rou棒碰到yin道口后,刘旭就用gui头摩擦着肉缝。

        因为王艳流出了不少的yin水,所以还没几下,刘旭那粗大的gui头上就沾上了不少yin水,淫光闪闪的。

        王艳现在两条腿张得非常开,就跟男女做爱的姿势差不多,可她这完全是被强迫的。就算是被强迫,王艳也反抗不了,因为她的两条腿既没办法收拢,更没办法踢开刘旭。加上她的两只手还被刘旭死死抓着,所以她只能眼睁睁地等待着她非常不愿意发生的事。

        知道自己没办法逃脱,脸上尽是眼泪的王艳就歪过头,眼神恍惚地看着堆积如山的稻叶,更看到了几只小瓢虫正在上面爬来爬去,偶尔还会张开翅膀飞走。

        王艳的身体非常白,这会儿几乎全裸,扑在田里的稻叶偏黄,所以色差就形成了强烈的视觉享受。

        只可惜,在场的只有刘旭和王艳,所以没有人会来欣赏这道美丽的风景线。

        顶住rou洞口,什么话也没说的刘旭就慢慢挺动,大rou棒就挤开了洞口,并慢慢滑向又湿又热的深处。

        感觉到刘旭那又热又硬的ji巴已经进来,王艳的眼泪就流得更凶,她更是无力地摇晃着身体。可她越是摇晃,她的感觉就会越强烈,因为摇晃会增加性器官之间的摩擦。

        将整根rou棒都送进去后,刘旭就俯下身亲吻着微微晃动着的乳房,并开始抽插。

        “噢……噢……不要……旭子……不要插我……”

        尽管很不情愿,可王艳还是发出了呻吟,她更被这种特殊的运动给弄得浑身发热,更觉得最羞人的地方正不断分泌出yin水。部分yin水当然是沾在了大rou棒上,部分yin水则被rou棒带了出来,并滴在了或黄或绿的稻叶上。

        王艳不想承认自己有感觉,可她的感觉正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变成越来越强烈,她内心深处甚至希望刘旭能再快一点,狠狠操着她那无比空虚的嫩逼。

        这是王艳的内心渴望,可她有丈夫,而且她不是那种会为了满足自己而随便出卖身体的人,就算对象是她很在意的刘旭也不行。所以身体越是有感觉,王艳就觉得自己罪孽越重。要不是还惦记着女儿,想要赎罪的王艳很可能会选择咬舌自尽。

        亲吻着王姐脖子,刘旭喃喃道:“我能感觉到王姐你的xiāo穴在收缩,王姐你也一定能感觉到我的ji巴有多热和多硬。王姐,我爱你,我想要让你当我老婆。反正你老公基本都不回来,你干脆跟我过日子得了。”

        “不……不可能……噢……好热……不要进来……啊……”

        “豆芽需要个爸爸,我可以当她爸爸。你需要一个男人,而我愿意做你的男人。”

        “不要……噢……噢……”

        “可你的身体很想要。”说到这,刘旭就往湿得一塌糊涂的xiāo穴摸了下,并让王姐看沾着yin水的手指。

        看了眼,王艳就立马扭过脑袋,更是紧紧咬着牙关。

        “不要冷落了自己的身体,那是种罪恶。”说罢,刘旭就放开王艳的手。

        双手获得自由后,王艳就使劲推着刘旭,并敲打着刘旭的胸膛。可当刘旭猛地插进来时,王艳的力气就会在一瞬间被瓦解,所以她的敲打就显得有些无力,更是随着刘旭的抽插发出阵阵舒畅呻吟,那两颗早就被解放的nai子更随着王艳双手的敲打而剧烈抖动着。

        看着那发出阵阵乳浪的nai子,激动不已的刘旭就左右手各握住一颗。使劲揉捏着的同时,刘旭还以更快的速度抽插着,身体撞击声就不断传向四周,更是混合着王艳那无法控制住的呻吟。

        “唔……唔……”

        片刻,刘旭就强行将王姐整个人都翻了过来。

        之前翻的时候,王艳是直接往前爬。这次,王艳还是想往前爬。想往前爬的话,她就必须跪在地上。可当原本趴着的她曲起双腿跪着时,她其实就是摆出了做爱常有的狗爬式,所以她还没来得及往前爬,刘旭就已经抓住了她的杨柳腰。

        看着那被插得都没办法闭合,且还分泌出蜜液的xiāo穴,刘旭就再次顶住,并狠狠插了进去。

        啪唧!

        “啊!”

        看着王姐那被弄得非常凌乱的长发,狠狠抽插着的刘旭就叫道:“王艳!你是我的女人!从今以后只有我能操你!”

        腰被抓着,王艳根本逃不了,所以她只能边流泪边用这种有些失去尊严的姿势跟刘旭做着爱,她那两颗垂着的nai子更是如同拨浪鼓般摇晃个不停。

        之前那姿势已经让刘旭很有感觉了,现在这姿势会插得更深,所以每当刘旭整根插入时,王艳就会被磨得又麻又痒,甚至都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刘旭插死了。

        “唔……噢……不……不要……啊……”

        伴随着王艳那声有些不情愿的浪叫,她竟然丢了!

        明明是被刘旭强迫的,可为什么会这么有感觉?又为什么会丢?难道她其实是个坏女人?

        还是说,她其实一直对刘旭有感觉?

        想着这些年跟刘旭相处的日子,还在被不停操着的王艳感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

        小时候王艳买辣条给刘旭吃,后来还经常带着刘旭这里跑那里跑。而且呢,因为她性子有点像男的,所以要是有人敢欺负刘旭,她都会挺身而出,甚至会将对方打得流鼻血。

        而且呢,王艳还跟刘旭在河里洗过好几次澡,甚至还让刘旭捏过她的nai子。

        加上王艳的婚姻不幸福,甚至过得就跟离异少妇差不多,所以王艳的心就开始动摇了。

        感觉到刘旭那根铁棍般的rou棒越来越热,甚至像火把般要将她点燃,王艳的呻吟就变得越来越大声,她更是扭过头看着浑身是汗,还沾着不少泥巴的刘旭。

        咽下口水,王艳就问道:“旭……旭子……你是想跟我在一起……还是……还是只想插我……”

        听到王姐这话,意识到王姐已经开始动摇,刘旭就弯下腰握住王姐的两颗nai子捏着,并无比诚恳道:“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也想插你!”

        王艳其实不相信什么海誓山盟,她觉得爱情这东西就跟吃饭拉屎似的,甜言蜜语都太假。要是哪个男人一直把甜言蜜语挂在嘴边,他就会觉得这个男人不够实际。而且,一个男人会那么直接地说出甜言蜜语的话,是不是证明他只是想讨女孩子开心,让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所以刚刚问刘旭的时候,王艳就很担心刘旭会说只是想跟她在一起,然后再说出一堆甜言蜜语进行修饰。

        可王艳怎么也没想到,刘旭的回答竟然是说想跟她在一起也想搞,这种近乎于赤裸的回答让王艳很高兴,她最喜欢实在一点的男人,也就是刘旭这种敢作敢当的类型。

        所以呢,看着刘旭那因为过于卖力而铺着一层汗水的脸,又见刘旭胸肌被阳光点缀得熠熠生辉,浑身都在发热的王艳就道:“旭子,王姐肯跟你在一起,不过你不准跟其他人说。你啥时想王姐了,你就来找王姐,你爱咋搞,王姐都配合你。”

        “怎么突然转性子了?”

        使劲摇了下屁股,让rou棒摩擦着yin道壁,王艳就瞪了刘旭一眼,反问道:“不爱是吧?就爱王姐跟你杆上?然后强奸王姐啊?”

        “才不是,就是性子转得太快,我还有点不适应。”揉着那两颗软滑的nai子,刘旭赞美道,“这种感觉好好,而且王姐你刚刚被我弄得高氵朝了,刚刚王姐的xiāo穴一直在吸,差点就把我吸出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太厉害了!”瞪了刘旭一眼,王艳就道,“旭子啊,姐我快撑不住了,让姐骑你,咋样?”

        在这么多姿势里,刘旭偏爱女上男下。一个是因为省力,另一个是因为他可以更清楚地看到nai子在摇晃,甚至还能看到xiāo穴不断吞吐着大ji巴。

        所以,变得更加兴奋的刘旭就立马抽出rou棒。

        或许是因为直接插得太激烈,当刘旭拔出来的时候,一丝yin水就从rou洞涌出,并滴在了稻草上。

        看了眼王姐那被插得都没办法闭合的xiāo穴,刘旭就直接坐在了稻叶上。但他没有躺下,而是靠在后方的草堆上。

        见王艳要站起来,刘旭就道:“王姐,草堆不高,小心被人看到了。”

        刚刚王艳被刘旭弄得神魂颠倒的,都差点忘记了这事,所以她就猫着腰叉开双腿站在刘旭腿的两侧。盯着刘旭那根指着正上方的rou棒,王艳就搭着刘旭两肩蹲了下去。

        当很痒的xiāo穴被粗大的gui头顶到时,王艳就停了下来。

        王艳第一次跟刘旭做爱,是因为刘旭杀了村霸,而且很可能要坐牢或者被枪毙。第二次是因为刘旭说自己已经死了,希望王艳能跟他做一次,好让他心甘情愿地投胎做人。第三次,也就是刚刚那次是被刘旭强迫的。

        所以,这三次都不算是王艳完全愿意的。

        但要是她现在坐了下去,那就是她愿意的,更预示着她以后都会跟刘旭沉沦于男女之爱中。

        正因为这点顾虑,王艳还是有些害怕,她实在是担心自己以后会因为爱上跟刘旭做爱而变得跟一些女人那样随便。

        当然,王艳没有想过跟刘旭以外的男人做,她就是担心自己会变得更加随便。

        见王艳没什么动静,刘旭就左右手各握住一臀瓣捏着。王艳也出了一身的汗,加上太阳还在晒,所以她的屁股很粘,而且很紧致很有弹性。所以只是这么捏着,刘旭就更加兴奋。一兴奋,他那玩意就轻微抖了下,就沿着那湿哒哒的肉缝滑动了下。

        “噢……”

        发出呻吟,王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姐,我好喜欢捏你的屁股。”

        “那是我的好捏,还是玉嫂的好捏?”

        “我又没有捏过玉嫂的,我咋知道?”

        “你真的没捏过?”盯着刘旭的眼睛,王艳幽幽道,“你一直叫我姐,可你一直想弄我。你虽然叫她嫂子,可我知道在你心里头,她就跟你亲妈似的。连姐都搞了,那怎么没有搞亲妈呢?玉嫂很温柔听话,要是你想的话,准一推就倒,随便让你弄,可不会像我这样还想着跑的。”

        “纯洁。”刘旭很严肃道,“我跟玉嫂是纯洁的,你咋能想得如此龌龊?”

        “我是说真的啊,你个娃子别跟我拐弯抹角的。”

        “真没上过。”

        “那你想过没?”

        看着王艳那黑葡萄般的眼睛,刘旭就道:“想过,不过我不会乱来,玉嫂那种女人需要好好呵护。”

        “你这小子是说我就不要好好呵护啊?”

        “相对而言,王姐你会比玉嫂坚强很多。”

        “现在跟我处着,你应该说好听的话讨我开心才是,咋能说这种话呢?”

        “我是实话实说,呵呵。”

        “太诚实了啊!我都怀疑你以后找不着女孩子!”

        “有王姐你就足够了。”说着,刘旭就轻轻往上一挺,那最为硕大的gui头一下就陷入了一片泥泞之中。

        王艳还想跟刘旭斗嘴皮的,可rou棒突然进来,她就发出了呻吟,加上她现在很开心,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她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啪唧!

        将整根rou棒都吞没后,王艳并没有急着动,而是主动跟刘旭接吻,并拿着刘旭一只手压在她的nai子上。王艳其实是个性需求很旺盛的女人,不过她的自制力一直很好,都没有去找其他男人。现在呢,她已经打算跟刘旭处关系,加上她作风泼辣,所以她才不会像一些女人那样娇滴滴的,而是会尽力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快乐。

        吮吸着刘旭的舌头,又感觉到nai子被刘旭捏得痒痒的,王艳娇躯就不停哆嗦着,所以她就忍不住摇晃着娇躯,像磨墨般,所以刘旭的rou棒就开始在王艳yin道内进出着,偶尔还会压着一侧往花心挺进。

        舌吻片刻,舒服得不行的王艳动作就变得更大,甚至还像坐在弹簧床上般的上下起伏着,那两颗又大又挺的nai子就像拨浪鼓般晃动着,更是被阳光点缀得活力十足。

        刘旭原本还想吸王艳的nai子,可王艳动作太剧烈,所以刘旭干脆就托着王艳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将王艳整个人往上托。

        “旭子……噢……旭子……姐我好舒服……啊……要被你弄死了……噢……噢……死了……死了……”

        浪叫着的同时,王艳整个人都往后仰去,两只手还撑在了田里,随后王艳双脚就夹住了刘旭的虎腰,并如同蛇一般扭动着娇躯。

        看着几乎陷入癫狂的王姐,刘旭也很兴奋。

        跟许静柳梦琳比起来,王姐动作来得更大,简直就像喝多了酒一样。而且呢,刘旭非常喜欢跟王姐对视,他能从王姐眼里看到情欲,而王姐所有的动作都是对情欲的完美释放。

        为了让王姐能省点力气,刘旭就抓着王姐的杨柳腰。

        两分钟后,依旧两手撑着的王姐就道:“旭子,我没力气了,现在你来,咱们快点结束,要不然这谷子都不用打了。”

        “我早就想动了。”说着,并没有改变姿势的刘旭就开始抽插。

        “噢……好深……要死了……啊……”

        刘旭力气比王艳大得多,而且是后劲十足,所以当刘旭主动冲击时,王艳就更加受不了,她就啊啊地叫着,更觉得自己都要被刘旭插穿了。每当王艳感觉到rou棒往外退时,她就会期待rou棒赶紧进来。可当rou棒蹭着湿滑的yin道奔向深处时,王艳又会希望rou棒马上出去,因为她真的快要被插死了。

        “噢……旭子……你好厉害……王姐要被你整死了……”

        王姐这么一鼓励,刘旭就更是干劲十足。

        为了让自己能插得更加自如,刘旭就采取最传统的男上女下,只不过这次他不是让王姐夹着他的腰,而是直接让王姐那雪白的双腿压在他两肩上。这种姿势可以让王姐屁股提得更高,所以就能让刘旭插得更深。

        因为后面就是打谷机,怕撞到打谷机,王艳两只手还撑着打谷机前面的木板,娇躯则随着刘旭的冲击而剧烈摇晃着。

        看着勇猛无比的刘旭,王姐笑得非常甜,眉头却一直皱着,因为她被刘旭弄得欲仙欲死,甚至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

        五分钟后,王艳被达到了第二次高氵朝。

        同时,刘旭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

        感觉到刘旭的ji巴抖动得厉害,知道刘旭快要射了,王艳就忙道:“旭子,里头不行,我带豆芽已经够辛苦了,可不想再带一个了。”

        刘旭是想将种子播撒在里头的,但王艳说得如此坚决,刘旭就在精关即将失守之际猛地退出,随后一道白色激流就喷出,大部分都洒在了王艳nai子上,小部分滴在了王艳小腹上。

        看着刘旭那根都呈现赤红色的rou棒,一脸潮红的王艳就问道:“旭子,舒服吗?”

        “还想再来一次。”

        “那我的谷子可咋办?”

        见王姐一脸认真,又见jing液顺着王姐那饱满的nai子往下流,刘旭就笑道:“就算我想再来一次,它也不可能立马斗志高昂啊!不过话说,王姐,你是打算一直保持这姿势等到它硬,还是打算继续打谷子呢?”

        被刘旭这么一调侃,王艳的脸就更红了。

        瞧着奶上那些黏腻腻的子,王艳就擦了擦,并将像鼻涕一样的液体直接抹在了草堆上。这种液体腥味很重,加上量有点多,所以闻到腥味的王艳都有些郁闷。王艳可不想就这样穿上衣服,所以她就让刘旭将水壶递给她。

        边往nai子上倒茶水,王艳就边擦着。

        王艳的nai子是d杯,比一般女人的来得大。所以当她全身心地擦着表面的子时,她的两颗nai子就发出阵阵乳浪,这让正蹲在地上的刘旭都看呆了,他更是想去吃那看起来更加美味的ru头。

        不过,不管王艳多么努力地擦着,在不用沐浴露或者肥皂的前提下,王艳绝对不可能擦得干干净净的。所以要是刘旭凑过去吸的话,他准会吃到让他反胃的jing液。

        洗完nai子后,王艳就开始洗小腹。

        之前她跟刘旭做得非常激烈,所以要是直接穿上内裤,她的内裤绝对被弄得湿哒哒的。湿哒哒的其实也没什么,但王艳就是不喜欢那种黏黏的感觉。

        所以呢,王艳就像嘘嘘般蹲着。

        倒了些茶水在掌心,王艳就捂住还有些痒的阴部,并轻轻擦拭着。

        一会儿后,王艳就穿上了内裤和裤子。

        王艳还想戴奶罩的,可刘旭之前将她的奶罩都扯断了,所以看着断成两段的奶罩,有些郁闷的王艳就顺手扔到了打谷机下面。

        既然没有奶罩,那王艳就只能直接穿上衬衫了。

        幸好刘旭没有把她的衬衫也撕了,要不然王艳准让刘旭回去拿衣服。

        拿衣服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王艳就是怕这事被玉嫂或者其他人知道。去打个谷子还得叫人回来拿衣服,这不是暗示了她的衣服被刘旭扯烂了吗?

        都穿好后,王艳就站了起来。

        王艳刚刚就像蛤蟆一样长着双腿,所以有些酸的她就靠在了打谷机上。

        见刘旭还不穿衣服,王艳就问道:“旭子啊,你是想再整一次啊?”

        “我在休息。”

        往四周张望了下,见有个扛着锄头的人走过来,王艳就忙道:“有人来了!快点穿好衣服!”

        五分钟后,一个老伯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王伯,去哪啊?”坐在打谷机上的王艳问道。

        “噢!是艳子啊!”一脸皱纹,还留着山羊胡须的老伯就乐呵呵道:“老不死的说水流不到田里,估摸着是水渠给啥东西堵了,所以俺得去瞧一瞧水渠。”

        说到这,老伯突然停了下来。

        眯着眼盯着刘旭片刻,老伯就恍然大悟道:“旭子啊!俺可好些年没有见着你咯!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

        “我很少串门,呵呵。”

        “有空就去俺家瞅瞅,家里怪冷清的,就剩俺跟俺那个老不死的。儿子跟儿媳妇都去打工了,把我们带了五年的孙子也带走了。哎!只能怪大洪村没啥赚钱的法子,要不然大家也不会睁着往外头跑。我说旭子啊,你就是回来帮艳子打打谷子就回城里吧?”

        “没,我要一直呆在村里。”

        “你还年轻,还是多出去走走,长长见识。等以后赚大钱了,就讨个媳妇回村里盖间小洋房。”

        “晓得了,呵呵。”

        “好啦,好啦,你们继续忙吧。”咳嗽了声,有点弓背的老伯就沿着田埂继续往前走。

        老伯离开后,刘旭跟王艳就继续打谷子。

        打谷子的同时,他们两个还打情骂俏的,偶尔坐在一块休息了,还你碰我我摸你的,好不害臊的。

        十一点半,他们两个就开始装稻谷。

        看着汗流浃背的刘旭,王艳就问道:“旭子啊,要是我男人回来了可咋办?”

        刘旭想也不想道:“直接离了吧。”

        王艳其实猜到了刘旭会这么说,可她还是有顾虑。她不是图丈夫能带给她什么,反正丈夫不从她手里拿走什么就阿弥陀佛了。王艳的担心其实是刘旭。刘旭现在才二十二岁,非常年轻,年轻的人总是会浮躁,总是会胡乱去说一些在一起一辈子之类的话。可王艳已经三十好几了,要是跟丈夫离了婚,她就怕刘旭短期内会跟她好,但时间一久,腻了,就会去找其他女人。

        就算刘旭不去找其他女人,刘旭也不可能娶她。

        试问,谁会去娶一个离异又带着小孩的女人?

        之前王艳还很开心,可想到这些烦心事儿,王艳就很苦恼,她真不知道跟刘旭保持男女关系后会咋样。

        见王艳在发呆,刘旭就问道:“王姐还惦记着他?”

        “没惦记,恨不得他出门就被车撞死了。”笑出声,王艳补充道,“这些烦心事儿咱们就不说了,反正他也不会回来。快点装,装好了咱们就回去吃饭。待会儿睡个美美的午觉,下午三点出头就得继续来忙了。”

        刘旭有点猜不透王姐心里的想法,但他的想法很明确,就是他已经将王姐算入后宫一员。要是那负心汉回来了还想碰王姐,刘旭就会打得他连他妈都不认识!

        就算那负心汉不会碰王姐,刘旭也会让他们两个离婚,他可不想给那负心汉有碰王姐的机会!

        装好六个麻袋后,刘旭就依次绑好麻袋,随后就用担子挑起两个麻袋。

        确定绑得很紧,刘旭就沿着田埂慢慢往前走。

        至于王姐呢,她原本是想扛一麻袋回去的,可刘旭就是不让她扛,所以她就拿着水壶跟在刘旭后头。

        将两个麻袋挑进王艳家里,刘旭就将麻袋里的谷子都倒在上厅那被玉嫂扫得非常干净的地板上。休息片刻,刘旭就拿着担子往外走,王艳则走进了厨房。

        农村男人打谷子有一个习惯,就是中午回家之后,会把裤管尽是泥巴的裤子拿到外头晒,等下午下田之前再穿上。所以在中午睡觉的时候,他们一般只穿着条裤衩。

        但王艳是女的,她不可能也像男人那么的洒脱,所以她是打了盆温水到房间里擦身子,随后就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之后,王艳就抱着女儿到家外头。

        几乎每户人家家外头都会搭起一个木头架子,架子上铺着木板。这个平台主要是拿来晒谷子的,所以当地人会亲切地称呼为粮架。但在平时,粮架主要就是拿来晒玉米之类的。一般呢,粮架附近还会搭着几根竹竿,主要是拿来晒衣服的。

        这会儿,王艳正抱着女儿站在粮架上。

        看着正挑着两麻袋往回走的刘旭,王艳就问道:“豆芽,想让他当你爸爸吗?”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