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六话失忆之后

第六话失忆之后

        当!

        锄头那锋利的刀面就砸在了夏雪两腿之间。

        幸好夏雪晕倒的时候两条腿分得比较开,要是并拢,夏雪那雪白的小腿准被切下一大块的肉。

        二柱举起锄头之际,刘旭就扑了过去,一肩膀就撞开二柱,随后更是夺走了锄头。

        踉跄数下,二柱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呲牙咧嘴的。

        见夏雪脑袋附近有鲜血,意识到夏雪后脑勺撞伤出血,心疼不已的刘旭就叫道:“你是我见过最差的男人!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说!还一点也不信任她!如果再把她留在这里!你准会活活把她弄死的!她大姐现在在我家里做客!我现在就把她带去让她大姐照顾着!”

        说完后,刘旭就拦腰抱起软绵绵的夏雪。

        见刘旭要带走媳妇,二柱就不依了,他顺手就抓起一把木头椅子并举起来,叫道:“她是我媳妇!是我的!你这王八羔子给我放下来!要不然我他娘的就把你们两个都砸死掉!”

        “她脑袋受伤了,我要带她回去检查一下,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他娘的把我媳妇放下来!要不然我可就动手了!”二柱双眼赤红,全身都在发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其实做妇科男医就是这点不好,经常会被女病人家属莫名其妙地误会,甚至还可能挨打。以前在妇科学校的时候,刘旭就听过不少关于妇科男医的传闻,有些是说妇科男医猥亵女病人,有些则是说妇科男医明明是很正直地给女病人看病,却被女病人误以为是性骚扰,结果还被医院辞退了。

        当然,像现在这种情况,刘旭还没有听说过,更没有遇到过,所以这一刻,刘旭就气得不行。

        要是将夏雪留下,昏迷不醒的夏雪很可能遭家暴,所以就算受伤,刘旭也不可留下夏雪!

        盯着二柱,刘旭就叫道:“你媳妇现在在流血!你赶紧给我让开!要不然闹出人命!你就给我蹲牢子去!”

        “她是我媳妇!她死活不关你的事!”走近两步,二柱怒目道,“放下!我数十下!你再不放下我可就砸过去了!”

        刘旭发觉自己根本就没办法跟二柱讲道理,可刘旭要跑出去就必须绕过二柱。要是只有刘旭一个人,这还可能做到,可他还抱着夏雪,这可怎么是好?

        见二柱已经开始数数,刘旭就更慌了。

        反正呢,刘旭是下了决心要带走夏雪。

        瞧见旁边摆着一瓶杀蚊剂,刘旭就道:“好!我把媳妇还给你!”

        刘旭这么一说,二柱就没有再数数。

        将夏雪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后,刘旭就假装往外走。

        二柱让到一旁之际,刘旭就抓起一旁的杀蚊剂。拔掉瓶盖的同时,刘旭就将喷雾口对准二柱的眼睛并按下。

        呲!呲!

        二柱的眼睛被喷到后,他就啊啊乱叫着,如同跳蚤般跳个不停,更是使劲揉着眼睛,还将刘旭的诅咒十八代都骂了进去。

        趁着二柱眼睛睁不开之际,刘旭就已经抱着夏雪跑出去。

        跑出二柱的家,刘旭就沿着土台阶往下走,还时不时回头,就怕二柱追来。

        跑向自己家的路上,刘旭还捂着夏雪的后脑勺,就怕夏雪流太多的血。让刘旭稍微放心的是,夏雪之前流血应该是后脑勺和木床碰撞的时候磨破了皮,这会儿基本上是没有流血了。

        当玉嫂和柳梅丽看到刘旭抱着一个女人跑进来时,她们还有些纳闷。

        可当柳梅丽看清刘旭抱着的是自己的妹妹,她就立马站起身迎了过去,并问道:“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妈的!”刘旭叫道,“我去给小雪看病,二柱以为我要搞小雪,结果直接把小雪吓晕了。一晕,脑袋就撞到了床边,还出了不少的血。丽姐,你现在赶紧去打一盆热水,我们得帮小雪擦一下伤口。玉嫂,你看下家里头有没有万花油,如果没有就去问王姐要。”

        她们两个都去忙后,刘旭就将还昏迷不醒的夏雪放在了床上。

        但是呢,刘旭又不敢让夏雪后脑勺压在枕头,所以他干脆就搂着夏雪,让夏雪躺在他怀里。

        片刻,柳梅丽就端着热水走了进来。

        让夏雪侧靠着后,刘旭就告诉柳梅丽该怎么清洗伤口。

        清理伤口的同时,刘旭还仔仔细细观察着。确定只是磨破一层皮,并不会有大碍,刘旭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呢,刘旭就细心地帮夏雪涂上万花油。

        看着脸色很苍白的妹妹,柳梅丽就问道:“还会有事吗?”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可惜我诊所还没有办起来,要不然就得给她注射破伤风抗毒素。不过伤口很小,应该没什么事的。等她醒了就得好好观察几天,如果出现头痛,恶心呕吐,嗜睡,精神差等症状,我们就得将她送到医院就诊。反正,就是怕这一摔,直接把夏雪的脑子摔坏了。”

        “变成傻子?”柳梅丽脱口而出,“旭子,你可别吓我,我这人经不起吓的。”

        “最好的状况就是夏雪醒了一点事也没有,最差的状况。”看着眼里尽是恐惧的柳梅丽,刘旭安抚道,“应该会没事的。”

        刘旭这话可没有安慰到柳梅丽,她就让刘旭将情况说得仔细点。

        得知妹妹奶有肿块,就让刘旭帮着确定是什么病症,结果突然回家的二柱就以为她妹妹偷男人,还要用锄头锄死她妹妹,柳梅丽就很生气,并执意要去找二柱这个王八蛋妹夫。不过被刘旭多次阻拦后,柳梅丽决定等到妹妹醒来再去找二柱理论。

        夏雪后脑勺受伤,又涂了药,现在是绝对不能躺着。让她趴着的话,刘旭又怕她呼吸不顺畅,所以就一直维持着抱着夏雪的姿势。

        要是突然有人走进来,指不定会以为他们是小情侣,在恩爱呢!

        玉嫂不善言辞,所以她什么话也没说,就是一直皱着眉头坐在床边。

        柳梅丽也是坐在床边,她偶尔紧皱眉头,偶尔会摸了摸妹妹的手臂或者是脸,一直在感慨着妹妹比以前瘦多了,还抱怨这桩婚事实在是作孽,更说了好几次要让妹妹跟二柱那禽兽离了。

        至于刘旭呢,他就是轻轻抱着夏雪,偶尔还会压开夏雪眼皮看一下,或者是试探一下夏雪越来越呼吸,再就是给夏雪把脉了。

        上大学的时候,课堂上是没有学把脉,不过刘旭那位美女老师有教过刘旭把脉,所以通过脉理分析病人身体健康与否,这点刘旭还是能做到的。

        确定夏雪只是身子有些虚,刘旭还是不放心,他现在就是在等夏雪醒来。

        手臂被压久了就容易麻痹,所以一个多小时后,柳梅丽就问道:“要不让我抱一抱?”

        “没事。”

        “怕你坐不住。”

        “小雪长得这么俊,抱个几天几夜都不成问题。”刘旭笑道,“可没有那么多机会抱美女的。”

        听到这话,柳梅丽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尽管没有说话,柳梅丽却在想着很多事。在柳梅丽看来,刘旭不仅长得俊俏,还是个医生,而且下面那根又粗又长,还能插那么久,所以应该很多女人喜欢才是,尤其是在大洪村铁头村这种留守女人多的村子里。所以,柳梅丽其实有点担心,担心妹妹会跟刘旭发生那种事。

        第一次跟刘旭发生的时候,柳梅丽真的是被插得欲仙欲死,那一次简直比柳梅丽以前经历的所有次数加起来也刺激。

        说得夸张一点,只此一次,此生无憾。

        当然,房子烧掉那个晚上,被刘旭英雄般的行为震撼到的柳梅丽就动情地跟刘旭接吻,还愿意跟妹妹柳梦琳一块服侍刘旭。要不是那时候玉嫂突然回来,柳梅丽跟她妹妹很可能已经跟刘旭到森林里做爱。

        姐妹俩同时服侍一个男人,这听起来多可怕啊!

        在那之前,柳梅丽绝对没有想过这种事。

        所以,柳梅丽就有一个担心了。刘旭如此的帮夏雪,要是夏雪动情,甚至愿意跟刘旭作那事,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们姐妹三人都会同时服侍刘旭?

        想着姐妹三人都躺在床上,然后刘旭一个一个地临幸过去,柳梅丽就有些忧心忡忡的。

        说真的,她承认跟ji巴很大的刘旭做爱很有感觉,身体仿佛要被插穿了。可她也知道,背着丈夫跟刘旭做爱根本不是贤惠的妻子该做的事。

        正因为有些难以自拔,所以柳梅丽才不希望连最小的妹妹也堕入其中。

        想到此,柳梅丽就愁容满面地看着好像睡得很香的妹妹。

        见天已经有些黑,玉嫂就去准备晚饭。

        下午的时候,玉嫂到家外头的园子里摘了下小白菜和韭菜,所以今晚的菜肴是炒小白菜,韭菜炒蛋,还有一碗紫菜蛋汤。

        刘旭曾说过,要让玉嫂每顿饭都吃上肉,然后将玉嫂养得健健康康的。不过因为今天忙着赔偿的事,刘旭就忘记买肉了。

        待玉嫂做好饭菜,夏雪还是没有醒来。

        饿着肚子肯定不行,所以刘旭就小心翼翼地让夏雪侧躺在床上。怕夏雪突然翻身,刘旭还垫了个枕头在夏雪身后。

        饭吃到一半,刘旭就听到了脚步声,坐在离厨房门较近的桌边的他就往外挪了一步。因为家庭的特殊性,平时都很少人会来串门,所以刘旭就以为是王艳或者刘婶来串门。

        见二柱跟一对上了年纪的男女气汹汹地走进来,放下筷子的刘旭就急忙走出去,并问道:“你们来我家有什么事?”

        “交出我媳妇!”

        猜到后面那男女是二柱爸妈,刘旭就道:“小雪她后脑勺受伤,现在还没有醒来。如果想将她带回去的话,请等她醒来了再说。”

        “你只是看妇科的医生!我媳妇脑袋瓜子受伤你又看不了!快给我交出她来!”

        呵呵笑着,刘旭心平气和道:“虽然我大学主修妇科,不过像伤口包扎或者感冒发烧之类的,我还是能看的。反正呢,当务之急就是让小雪好好休息,仅此而已。”

        这时,二柱爸爸开口道:“旭子,小时候你还有来我家讨过吃的,做人不能忘本,现在你就让我们带走小雪。既然小雪有错在先,而她又是我的儿媳妇,我们就有权利带走她,让她知道背着我儿子偷男人的下场。”

        刘旭小时候确实有向二柱爸爸讨过吃的,这件事他就算是死也不会忘记的。因为呢,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一个细节。那时他八岁,那天玉嫂发烧,没办法弄吃的,就让刘旭去跟邻居们讨口饭吃。那时候刘旭最经常是去刘婶家里头,可那天刘婶跟她男人还有儿子一块去了亲戚家,家门紧锁,所以饿得不行的刘旭就跑到了二柱家。

        那时候呢,刘旭跟二柱玩得还算不错,可当刘旭捂着肚子跑进二柱家的厨房并向他们讨吃的时,二柱爸爸就递给了刘旭一根腌萝卜,还说萝卜很硬,吃进肚子可以一个下午都不饿。

        可,那时候刘旭看到了他们桌上有鸡肉有鱼肉。

        甚至呢,当刘旭踮起脚尖望着那一桌好菜时,二柱爸爸还故意挡住刘旭视线。

        这件事,刘旭一辈子都忘不了,所以当二柱爸爸将这件事搬出来时,刘旭胸口就有些压抑,甚至都想破口骂这个吝啬鬼!

        “给我离开这里。”刘旭铁青着脸。

        “我扔根骨头给狗啃,狗还知道摇一摇尾巴。”二柱爸爸哼道,“你是个人,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难不成,从小没有爸妈的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他们是站在客厅说话的,所以就算没有扯着嗓子在说,可玉嫂和柳梅丽也是听得非常清楚。

        玉嫂从小都没有怎么教刘旭做人,可刘旭非常争气,不仅品行端正,还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所以呢,玉嫂一直以刘旭为荣,可听到二柱爸爸说的那话,仿佛被扇了一下嘴巴的她筷子都掉到了地上,略显慌张的她就急忙捡起筷子,并有些不安地看着柳梅丽。

        知道玉嫂是那种不会骂人不会打人的柔弱女人,柳梅丽就让玉嫂呆着,她则气呼呼地走出去。

        作为熟妇,柳梅丽可不是好惹的。

        刘旭正要说话,走出厨房的柳梅丽就叫道:“我是小雪阿姐!二柱这狗鸡吧妹夫简直就是将我妹当猫狗养着!活活将我妹饿得都瘦不拉几的!今个儿有我在这!你们就别想带走我妹!与其跟你这种狗屎男人过一辈子!还不如直接离了!给我滚!去找你们骨头吃!”

        直瞪着柳梅丽,二柱妈妈就扯开嗓门道:“没有离婚前!小雪都是我家儿媳妇!你们如果不交出她来!我们就开始搜了!我就不信你们还能将小雪藏到了天上去!”

        示意柳梅丽别说话,还沉着气的刘旭就道:“小雪需要休息,请你们先回去。等她醒了,如果她想回去,我就送她回去。要是她想留我家跟她姐一块,那我就打电话跟你们说一声。”

        “放你妈的狗屁!”二柱咆哮道,“快交出我媳妇!我才不管她是真晕还是假晕!反正我现在就要带她回去!拿皮带抽她屁股!”

        见他们三个气势汹汹的,就好像一定吃定刘旭一样,刘旭就很生气,所以原本打算以和为贵的他就慢慢走了过去。没等洋洋得意的二柱说完话,刘旭就一拳头打在了二柱脸上。

        发出一声惨叫,二柱就捂着脸不断后退。

        见儿子被打,二柱那块头都很大的爸妈就同时扑向刘旭。

        刘旭既然敢跟村霸的手下拼,难道还会怕二柱爸妈吗?所以一一避开他们后,冷着脸的刘旭就从不同角度的角度发动攻击。刘旭看上去确实不壮硕,可他属于精壮型。和大块头比起来,刘旭反应会更加敏捷。所以呢,对于二柱这两个大块头爸妈,刘旭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周旋十分钟左右,完全被刘旭牵着鼻子走,且被打得浑身发疼的二柱爸妈就停了下来。

        微微喘着粗气,刘旭道:“给我立马滚,不要再来我家要人了。”

        二柱还想上,却被他爸爸拦了下来。

        “你给我等着!我们非弄死你不可!”用食指指了刘旭七八下,气得浑身发抖的二柱爸爸就带着儿子和老婆走了。

        他们一走,柳梅丽就问道:“伤着了没有?”

        知道玉嫂还呆在厨房,刘旭就指了指下面,压低声音道:“它受伤了,希望丽姐晚点多吸一吸。”

        “美了个你!”白了刘旭一眼,哭笑不得的柳梅丽就走回厨房。

        紧跟着柳梅丽进厨房后,见玉嫂眼睛有些红,明显就是哭过,刘旭就忙走到玉嫂跟前,并问道:“怎么了?”

        玉嫂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了?”刘旭两只手已经轻轻抓住了玉嫂的肩膀。

        低下头,玉嫂轻声道:“我很怕看到人打架,刚刚听着你跟他们打架,我的心就很慌,可我又不敢去看,怕看到你被他们打。听着听着,总觉得你被他们打的我就很难受。我其实算是你养母,所以我应该出去帮你才对,可我就是很胆小,就是不敢出去。想着自己怎么没用,就跟一个废物差不多。因为打小身子就不好,一直没有干过粗活重活。就连嫁给那个年纪很大的有钱人,我家里人也是因为他钱多,我嫁给他的话就不用干什么活。没想到啊,苍天好像就是不让我享福,婚刚结完,老天就把那男人带走了。所以呢,我这个女人这辈子就没有享福的命。”

        说到这,玉嫂就哭了出来。

        紧紧抱着玉嫂,刘旭道:“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跟人打架的,我以后都不会这样子了。”

        “我没有怪你,我是在怪我自己。”眼里噙满泪水的玉嫂就哭道,“我一个人刚住这儿的时候,我好害怕,每次闭上眼就觉得有鬼躲在我床下,结果接连的几个晚上我都是边哭边睡。我好希望有个人能安慰我,可我爸妈觉得我是扫把星,压根就不来看我,更不管我的死活。”

        “好了,好了,别说了。”刘旭轻轻摸着玉嫂背部。

        将头埋在刘旭那结实的胸前,止不住泪水的玉嫂就哭得更凶,更是哭道:“后来我收养了你,每天跟你睡在一块,我就觉得踏实得多。可我又怕会克死你,加上我干不了什么活儿,把你饿得像个皮包骨的,好几次都想让别人收养你。可……可我就是不想失去你。”

        “小时候的事就别提了,反正我们现在过得很好就可以了。”

        “旭子……我好怕……”

        “有我在,你这辈子都不用怕。”看着已经抬起头,显得无比脆弱的玉嫂,心疼不已的刘旭就擦着玉嫂眼角的泪水,并微笑道,“好啦,好啦,我的好玉嫂,要是你再这么哭哭啼啼的,我就不要你了。”

        “如果连你都不要我,世界上就没有会要我的人了。”

        “不是还有个老无赖吗?”刘旭笑嘻嘻道。

        “就算我肯跟他,我知道你也不会让我跟的。”

        “难道玉嫂你真的想跟不成?”

        “除非我死了。”玉嫂破涕为笑。

        见他们两个如此亲密似的,柳梅丽就知道在刘旭心里头,玉嫂应该是最重要的女人。柳梅丽之前是觉得刘旭应该是将玉嫂当成妈妈,毕竟玉嫂从小就养着刘旭。可刚刚在一旁瞧到这一幕,柳梅丽又觉得他们更像恋人。

        亲情还是爱情?

        柳梅丽也不懂,但有一件事她知道,那就是饭菜都快凉了。

        “好啦,要抱抱就等饭吃完了。”

        被柳梅丽这么一说,很不好意思的玉嫂就急忙跟刘旭分开。坐在自己的木头凳子上,玉嫂就叫刘旭赶紧坐下来吃饭,还询问他有没有伤到哪儿。

        “呀!!!”

        听到房间里传来夏雪的惊叫声,还没来得及坐下的刘旭就如同离弦的箭般跑了出去,玉嫂和柳梅丽紧随其后。

        一把推开房间的门并打开灯,见夏雪就抱着脑袋坐在床边,还一个劲地摇头,猜到夏雪绝对头疼难耐的刘旭就急忙跑到夏雪跟前,并道:“头疼只是暂时的,你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如果你有头晕或者恶心想吐之类的,你可得跟我说。”

        听到刘旭的声音,两眼都是泪水的夏雪就昂起头。

        缓缓放下两只手后,夏雪就用那被泪水点缀得更加清澈的双眸盯着刘旭的脸。

        见夏雪眼里尽是迷茫,还缓缓伸出右手摸着他的脸,他就愣住了,他完全搞不懂夏雪这动作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夏雪知道他救了她的事,所以现在摸他的脸是在表示感激?

        但是,刘旭记得夏雪是一个很胆小怕事的人,要表示感激应该是直接说谢谢或者笑了笑,不可能摸他的脸吧?而且呢,摸脸的时候,夏雪的眼神依旧是那么迷茫,就好像不知道刘旭是一个人一样。最让刘旭蛋疼的还是,夏雪就是一直重复地摸着他的脸。就好像他的脸是西瓜,摸一摸看熟了没有。

        要是夏雪再敲刘旭的脸几下,刘旭就能确定夏雪是在摸西瓜了。

        夏雪摸刘旭脸的同时,玉嫂和柳梅丽就站在一旁看。她们两个都没有说话,就是静静地看着,都被夏雪那奇怪的动作搞懵了。

        五分钟后,夏雪才轻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一脸黑线的刘旭当即答道:“绝对不是西瓜。”

        “西瓜是什么?”

        听到这话,刘旭就忙问道:“你吃过葡萄没有?”

        “葡萄是什么?”

        见夏雪眼里尽是迷茫,刘旭就知道夏雪应该是因为脑袋受到撞击而失忆。不过就是不知道是临时性失忆还是永久性失忆。反正不管是哪种失忆,刘旭都不会在意,他只在意下午的撞击会不会带来其它的副作用。

        “小雪,你后脑勺疼不疼?”

        夏雪点了点头。

        “那有没有觉得头晕?”

        夏雪摇了摇头。

        “会不会想吐?”

        夏雪依旧摇头。

        “那你有什么感觉?”

        摸了摸肚子,夏雪呢喃道:“我饿了。”

        听到这话,一直很紧张的柳梅丽顿时笑出声,并立马往外跑,道:“我去拿饭菜!”

        柳梅丽拿饭菜之际,刘旭就跟夏雪聊天,想知道她到底失忆到了什么程度。通过仅仅一分钟的聊天,刘旭就确定夏雪的失忆非常严重,基本上都将过去的记忆统统忘掉,不过她还是能顺溜地说话,并能理解别人说的大部分的话。当然,这里说的理解是一些日常用语,像包含了蔬菜、水果或者特殊的词语,夏雪就很难理解。

        但只要刘旭仔仔细细地解释一遍,夏雪就能领会。

        所以呢,尽管失忆,但夏雪的自学能力非常强。

        当柳梅丽端来饭菜要喂夏雪时,夏雪却怎么也不吃,并一直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刘旭。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刘旭就端过饭菜喂夏雪,没想到夏雪吃得非常欢,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偶尔还伸向香舌舔了舔沾着油渍的红唇,或者是对着刘旭笑,天真无邪的笑容。

        将天真无邪用在结婚不久的人妻身上,这似乎有些不合适,可夏雪给刘旭的感觉就是如此。

        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刘旭现在应该是夏雪失忆后最会亲近的人。至于原因,刘旭是归结为自己是夏雪醒来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很多刚出生的动物都有一个特性,就是它会对自己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活物产生依赖。

        或许,夏雪正是这种情况。

        能够成为夏雪最亲近的人,刘旭是挺高兴的。

        刘旭是高兴,柳梅丽却很郁闷。柳梅丽还想跟妹妹好好聊一聊的,尤其是让妹妹不要跟刘旭走得太近,她就怕未来的某一天演变成姐妹三人都跟刘旭睡。可妹妹都失忆了,柳梅丽还怎么告诫?更何况,她妹妹现在只愿意跟刘旭亲近,几乎变成外人的她根本插不上嘴。

        见吃完饭的妹妹正抓着刘旭的手,像小学生般听着刘旭说话,柳梅丽就郁闷得不行。

        想着自己这会儿也插不上话,柳梅丽干脆就跟玉嫂一块去厨房了。

        玉嫂负责洗碗,柳梅丽则将餐桌擦了一遍,并倒了一壶水放在煤气灶上烧。

        房间内。

        夏雪之前还是拉着刘旭的手,这会儿则依偎在刘旭身上。

        刘旭知道夏雪是将他当成亲人,可因为刘旭跟夏雪确实不是亲人,所以刘旭就觉得这种气氛很怪,就好像小两口一样的。在这之前,刘旭还帮夏雪检查过下面和上面,也想着将夏雪占为己有,所以当夏雪主动依偎在他身上,他自然就觉得怪怪的。或许是因为夏雪的体香,又或许是因为夏雪靠得太近,功能正常的刘旭那玩意就昂起了头,并将裤裆高高顶起。

        咽下口水,刘旭就有些不自然地搂着夏雪,手还在夏雪小蛮腰上来回摸着。

        夏雪的身材其实跟少女差不多,不过夏雪才二十二岁,要不是结了婚,那确实可以算得上是少女。陈甜悠比夏雪小四岁,可就身体发育程度而言,陈甜悠的其实比夏雪发育得还好,尤其是那对奶。想着十八岁的陈甜悠竟然有c杯奶,已结了婚的夏雪竟然只有a杯,刘旭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好好的滋润夏雪,让这个小女人尽快拥有让她自信无比的奶!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有些残酷。

        至少,刘旭不敢贸然推倒夏雪。

        或许是累了,夏雪就趴在了刘旭腿上,面颊恰好压在了rou棒边缘。

        看着夏雪那红唇,刘旭都觉得自己要是将拉链拉开,rou棒都会顶到夏雪的嘴唇。要是刘旭再邪恶一点,骗夏雪说那是冰棒,夏雪或许都会含着,按照刘旭的吩咐吞吐着。再然后呢,刘旭就以治病为由捅夏雪的xiāo穴,或者是将灼热的jing液直接送进夏雪嘴里。

        想着夏雪一脸无辜地吞下jing液,刘旭就露出有些猥琐的笑容。

        九点左右,柳梅丽就走进了房间。

        见妹妹还枕着刘旭的腿,柳梅丽就道:“不早了,该睡了。这房间是玉嫂的,你帮我把妹妹抱到里屋去。”

        “成。”应了声,刘旭就小心翼翼地将睡着的夏雪抱到了里屋。

        跟正从厨房走出的玉嫂聊了两句,又让玉嫂吻了下自己的脸后,刘旭就回了房间。

        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并躺在床上后,翻了几个身的刘旭就闭上眼。

        刘旭还没睡着,他就听到了柳梅丽那凄惨无比的叫声。

        刘旭还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可当他听到柳梅丽还在叫时,他就立马下床,风风火火地奔向柳梅丽那房间。

        房间只是虚掩着,所以刘旭一推就开了,并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夏雪竟然在吸柳梅丽的奶头!

        尽管夏雪是隔着衣服在吸,可因为柳梅丽的nai子很大,加上夏雪在往后扯,使得柳梅丽的nai子都被拉长了,所以刘旭就看得非常清楚。

        见柳梅丽一脸痛苦地推着妹妹的肩膀,刘旭就纳闷道:“看样子好像不是在喂奶啊?”

        “你快叫她松开嘴巴!可疼死我了!”柳梅丽叫道,“小雪一醒来就咬我!一拉就咬得更紧!哎哟喂!奶头都要被咬下来了。”

        柳梅丽是刘旭的女人,刘旭偶尔还想吸她的奶头,所以他就忙走过去,并道:“小雪,松开嘴巴。”

        刘旭这么一说,夏雪就松开并跳下床,一下就扑街刘旭怀里,接着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见妹妹哭了,疼得直揉胸的柳梅丽就道:“以前小雪跟我很亲的,可现在失忆了,简直是将我当成了仇人。哎!真希望她早点恢复记忆。”

        安慰着夏雪一会儿,见她不哭了,刘旭就问道:“现在怎么办?”

        有些哀怨地看着刘旭,柳梅丽就道:“现在在小雪心里头,你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其他人要想碰她,她都会反击的。所以呢,小雪今晚就跟你一块睡,然后你得尽快让她恢复记忆。对了,旭子,我跟你说,睡的时候你可不能乱碰小雪。要是让我知道你对小雪做了什么,我就跟你没完。”

        刘旭知道柳梅丽说出这番话,还边揉奶边瞪眼睛是因为柳梅丽很关心妹妹,所以随口应了几句的刘旭就带走了夏雪。

        刘旭离开后,柳梅丽就解开睡衣。

        托着nai子,看着那围着乳晕的牙印,柳梅丽就轻轻揉着,更是疼得直皱眉。不过当柳梅丽的手指不小心碰到奶头时,她就会痒得哆嗦了下,更觉得有轻微的电流电了下奶头。如果多碰几下的话,柳梅丽还会不由自主地并拢双腿。有时候,柳梅丽都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摸上面,下面也会有反应呢?柳梅丽记得很清楚,当她使劲地刺激着两颗nai子时,她下面就会变得非常痒,然后就会流出淫液。

        柳梅丽揉着被咬的地方之际,刘旭跟夏雪已经躺在了床上。

        就算失忆,夏雪还是保持着一个习惯,那就是不爱说话,所以到了床上后,夏雪就像猫咪般躺在刘旭臂弯里,娇躯则紧紧贴着侧躺着的刘旭身上。

        “小雪,把你的奶罩脱了,那会影响发育的。”

        “什么奶罩?”

        意识到有些名词夏雪还理解不了,刘旭就解释道:“你胸前有两个肉包子,然后奶罩就是包着你这两个肉包子。至于它为什么要包着呢,一个是为了防止你的肉包子被别人看到,另一个是确保就算你站着的时候,你的肉包子也能很挺。记住,你这肉包子绝对不能给任何人看,尤其是男人。”

        “也不能给哥哥看吗?”

        “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可以。”心里一阵暗爽后,刘旭就道,“哥哥现在教你怎么解奶罩,你可得记住。以后呢,每次你晚上睡觉都得把奶罩脱了。午休的话,就随便你脱不脱,因为挺麻烦的。”

        说完后,刘旭就咽下口水解开夏雪上衣的纽扣,接着他的手就沿着夏雪滑溜溜的肩膀往下滑。摸到奶罩后面的扣子后,刘旭就有些费力地解开,接着就让夏雪抬起两只手。拿下奶罩并扔在床的里侧后,刘旭就抱紧夏雪。

        感觉到夏雪那两团软肉压着胸前,刘旭喉咙就更干。此时的刘旭很想去揉,更想用嘴巴去舔或者吸。可这房间根本就不隔音,要是被柳梅丽听到的,那柳梅丽岂不是会直接跑过来把刘旭奸到精尽人亡了?

        所以呢,刘旭就是这么抱着夏雪,更告诉夏雪该如何脱奶罩和戴奶罩。

        没一会儿,刘旭突然觉得夏雪反应有点奇怪,就是夏雪正不停地扭动着小蛮腰,双腿好像还在一直互相摩擦着。

        难道,失忆后的夏雪来了性需要?

        在刘旭看来,夏雪跟二柱感情很不好,应该很少做那事的。

        难道说,因为最近夏雪一直跟二柱分房睡,所以夏雪饥饿难耐了?

        听到夏雪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吞下口水的刘旭就问道:“是不是下面痒了?”

        “不知道。”夏雪喘息变得更加强烈,“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

        夏雪那两条腿一直在摩擦,她说有东西要出来应该是因为摩擦得非常痒的缘故吧?反正在刘旭记忆里,以前看很多日本动作片的时候,里面的妹子很舒服的时候都会说什么“不行了,快出来了”之类的,所以刘旭就自然而然地认为夏雪那两片yin唇可能一直在摩擦,所以痒得产生了这种感觉。

        作为妇科男医,治病救人是职责,给女病人止痒更是职责,所以刘旭的手就顺着夏雪那敞开的上衣往下摸去,并道:“好妹妹,别担心,哥哥现在就给你止痒。”

        夏雪还穿着裤子,所以刘旭就将手伸进了夏雪裤子里。

        摸到内裤边缘,刘旭就立马伸了进去。

        爬到一小丛柔软的阴毛后,刘旭整个手掌都压在了夏雪又热又柔软的阴部。让刘旭惊讶的是,夏雪竟然没有湿,刘旭还以为夏雪早就潮水泛滥了呢!

        左右摇了摇中指后,刘旭的中指就陷入了yin唇,接着他就温柔地滑动着。

        “不要……哥哥……别摸……快出来了……”

        “哥哥这是给你止痒。”

        喘息着,夏雪就更加夸张地扭动娇躯,双腿更是使劲夹着刘旭的手。夏雪是夹住了刘旭的手,可没办法阻止刘旭手指的滑动,所以夏雪的娇喘就变得越来越剧烈,甚至还发出好像要哭出来的声音。

        刘旭其实早就想上了夏雪,所以见夏雪反应如此激烈,刘旭干脆就让中指打弯。

        刘旭是想让中指先进去玩一会儿,哪知道他的中指还没有进去,夏雪就发出了一声好像被插了的叫声,接着就紧紧抱着刘旭,指甲甚至都快要陷入刘旭手臂里了。

        在床上翻来翻去好一会儿,柳梅丽还是非常的不放心。柳梅丽觉得,让妹妹跟刘旭那种禽兽睡,出事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可妹妹又不跟她睡,她难道要找绳子把妹妹绑起来不成?想着想着,柳梦琳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就算妹妹一定要跟刘旭睡,但只要她也睡在刘旭床上,刘旭就不会乱来了吧?

        想到此,柳梅丽就立马下床往外走。

        刚走出房间,柳梅丽就听到了妹妹的叫声。

        意识到刘旭可能在强迫妹妹做一些事,柳梅丽就立马跑了过去。

        此刻,刘旭正准确让手指进去做客,可他的手指还没来得及进去,他就感觉到整个手都被非常热的液体给喷了。

        我勒个去!

        夏雪尿尿了!

        这一刻,刘旭才意识到,夏雪刚刚说快出来了,不是因为摩擦得非常痒,而是她尿急。退一步说,夏雪之所以会扭动娇躯并让两条腿摩来擦去的,都是她尿急的正常反应。

        感觉到尿流像水枪般一直喷在他手上,刘旭就郁闷了。

        或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夏雪就将脑袋压在刘旭胸膛上哭。夏雪哭得都有些歇斯底里的,而她还没有尿完,喷在刘旭手上的尿就散开,浸透夏雪的内裤和裤子后就弄湿了床铺。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

        “旭子你这个王八羔子的!赶紧放开我妹妹!”

        听到柳梅丽的声音,刘旭就忙道:“丽姐,你等下,我马上来开门,我绝对没有对小雪做什么。”

        收回手并将被子掀开后,刘旭还想给夏雪戴上奶罩,可时间真的不允许。所以呢,匆忙给夏雪扣好上衣纽扣的他就跳下床。

        刘旭刚打开门,柳梅丽就劈头盖脸地问道:“你是不是弄了我妹?”

        “不是”,刘旭回答得非常果断,“你妹她憋着一泡尿,结果又不知道跟我说。刚刚突然尿出来的时候,她就吓哭了。你去瞧瞧就晓得了。”

        走到床边,看着妹妹那湿透的裤子,又见垫背上也湿了一大片,柳梅丽的气就全消了,转而一脸担忧地看着两眼通红的妹妹。要是连尿尿这种事都不知道该怎么做,那接下去的日子可怎么办?这么大的一个人,难道还要像个婴儿般照顾着吗?

        “出什么事了?”走到门前的玉嫂轻声问道。

        干咳了声,刘旭就道:“尿床了。”

        “那这边晚上是不是不能睡了?”

        “垫背和被子都湿了,下面的木板估计也湿了。要睡的话,只能打地铺了。”

        “打地铺可不成。”玉嫂忙道,“湿气很重,要是睡在上面,身子哪里受得了。咱们那边有两个房间,四个人可以睡得下的。待会儿我跟梅丽一块睡,你就跟小雪一块睡吧。”

        刘旭还没说话,柳梅丽就道:“不成,不能让他们一块睡。小雪是结了婚的女人,旭子是还没有结婚的男人。要是让他们一块睡的话,传出去了我妹的名声可怎么办?”

        “小雪又不跟你睡。”刘旭道。

        “旭子,你跟我妹说说,可她肯不肯跟我一块睡。”

        柳梅丽疑神疑鬼的,要是晚上刘旭对夏雪做什么,夏雪又舒服得一直叫浪的话,柳梅丽绝对会像刚刚那样冲来找刘旭的麻烦。所以呢,知道今晚是没办法玩到夏雪的刘旭就跟还缩在床上的夏雪聊天,让她跟柳梅丽一块睡。说了两分钟,夏雪才点头。

        之后呢,柳梅丽就去打了盆热水,并在这房间里给她妹妹擦身子。

        柳梅丽给妹妹擦身子的时候,刘旭正呆在玉嫂房间里跟玉嫂聊天。

        因为柳梅丽要跟夏雪睡里屋,所以刘旭只能跟玉嫂睡外屋了。

        说真的,自从意识到刘旭不是小孩子,玉嫂就不敢跟刘旭一块睡,就怕跟他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所以这会儿坐在床边的玉嫂一直都是低着头跟刘旭聊天。偶尔呢,玉嫂还会昂起头瞥一眼刘旭。

        依稀记得,很多年前那次结婚,盖着红盖头的玉嫂也是坐在床边。只不过,那次玉嫂是时不时透过红盖头看坐在她旁边说话的老男人。玉嫂还记得,那个晚上老男人喝了非常多的酒,坐在她旁边都摇头晃脑的,还时不时打酒嗝。在那之前,玉嫂几乎没有跟男人接触过,所以知道那晚她的身子将赤裸裸地被一个才见过两面的男人看光,还要被摸被亲,甚至还要被进入,玉嫂就和害怕。所以,那时候玉嫂是用近乎畏惧的目光看着那个男人。

        “分头睡,还是睡在一头?”见玉嫂什么反应都没有,刘旭就又问了一遍。

        回过神后,显得有些尴尬的玉嫂就道:“一人一边吧。”

        “那你睡你平时睡的那边。”停顿了下,刘旭就继续道,“你先睡,我得过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刘旭走出去后,玉嫂就缩进了被窝。因为是夏天,玉嫂平时睡觉就是用被子盖着腹部以下,都很少盖更上面。不过知道待会儿刘旭也会来睡,有些不安的玉嫂就将自己裹得只剩一个脑袋在外面,还怔怔地盯着那虚掩着的门。

        要不是已经很晚了,玉嫂准让刘旭去王艳家睡。

        知道柳梅丽还在给夏雪擦身子,刘旭就没有打扰。

        过了三分钟,门突然被拉开。

        刘旭第一眼看到的是柳梅丽,接着就是夏雪。柳梅丽穿着没问题,可注意到夏雪只穿着一件很宽松,且只能遮住翘臀的男式衬衫,刘旭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甚至都可能要从鼻孔里喷出来了。

        因为夏雪的裤子和内裤都湿了,柳梅丽又知道内裤不能乱穿,很容易传染疾病,所以柳梅丽就只让妹妹穿着刘旭放在柜子里的衬衫。

        柳梅丽是以为刘旭已经在玉嫂那屋,所以妹妹穿得如此清凉也没事,哪知道刘旭就在外面!

        “转过去!”

        多看了夏雪那玉白的双腿几眼,刘旭就立马转过身,并解释道:“我怕小雪又咬你,所以特意来看一下。”

        “你刚刚跟她说了那么多,她现在挺乖的。好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你自己能搞定?”

        “绝对能。”

        “那成。”没有回头的刘旭就走向玉嫂的房间。

        走进玉嫂的房间,见玉嫂包得跟蚕蛹差不多,还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刘旭就觉得玉嫂实在是好玩。玉嫂并不会开玩笑,但是有时候看到玉嫂的一些举动,刘旭就是会莫名地觉得有趣。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