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四话完美计策

第四话完美计策

        “如果我是鬼,我就没有影子了,好端端的,李姐你怎么会说有鬼?”

        见刘旭真的偶遇影子,李燕茹就松了口气,并道:“你别叫我李姐,把我叫年轻了,你直接叫我李姨就好。我跟你说,刚刚小艳她碰到了一只鬼,可把我们吓死了。你赶紧进屋,那鬼正躲在那里面,要是出来了,咱们可就要倒霉了。”

        跟着李燕茹走进屋并关上门后,闻到淡淡骚味的忙闻了闻衣服,并问道:“这是尿?”

        “童女……”

        “妈妈!”

        被女儿这么一想,又见女儿直瞪眼,李燕茹就改口道:“尿桶里舀起来的。想着鬼怕尿,我就拿来泼鬼了,没想到泼到了你身上。”

        虽然很多农村家里头都会放有一两个尿桶,可王艳家里并没有放。刘旭刚刚被泼到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一阵温热,所以他就确定这尿应该是刚尿的。加上陈甜悠喝了她妈妈一声,这就让刘旭知道他身上的尿应该是陈甜悠的。

        童女?

        貌似刚刚李燕茹是这么说的。

        很显然,长得娇俏可爱的陈甜悠还是个处女,这也让还没有给妹子破过处的刘旭有了期待。尽管刘旭偏爱像王艳柳梦琳这样成熟的女人,可他还是想体会体会插进去后流出血的场面。

        或许,陈甜悠还会一直喊着痛痛痛,让刘旭慢一点轻一点。

        听到厨房传来声响,刘旭就从邪恶的假想中回过神,并看着站在厨房前的王姐。

        直到这一刻,王艳还觉得刘旭是鬼魂,所以看到刘旭站在那儿,王艳眼睛睁得非常大。加上李燕茹陈甜悠还镇定地站在旁边,王艳就以为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刘旭的鬼魂。

        怕王姐说漏嘴,刘旭就笑道:“王姐,我回来了。刚刚李姨还说有鬼,还泼了我一身尿,把我衣服都给弄湿了。”

        “你没死?”

        刘旭还没说话,李燕茹就道:“小艳,你怎么好端端的咒旭子死啊?”

        这下,王艳才意识到之前是刘旭装鬼,还以鬼的名义把她给插了!

        之前王艳还很伤心,可知道被刘旭坑了后,王艳的心情就由伤心转为了郁闷,她就两手叉腰并瞪着刘旭,嚷道:“你个娃子的!竟然连你大姐我也敢骗!信不信我抽你?”

        见王姐恢复从前,刘旭倒是乐了。

        说实话,从昨晚到刚刚,刘旭还真觉得王姐太温驯了,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她。

        见刘旭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王艳就瞪了刘旭好几眼,并道:“赶紧跟王姐说下是乍回事,明明早上被警察带走了,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

        “旭子你被警察带走了?”李燕茹吓了一跳。

        “王姐,你给我泡点茶,口渴死了,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口水好像少了很多。”

        听到刘旭这话,王艳就知道刘旭是暗指刚刚接吻的时候她吃了刘旭的口水,所以脸有些发烫的她就走向厨房。

        因为身上都是陈甜悠的童女尿,所以在跟她们畅谈之前,刘旭还得先洗个澡换个衣服。

        为了让刘旭洗澡方便一点,王艳就让刘旭直接在厨房里洗。还让刘旭洗澡的时候尽量小声一点,别把睡眠很浅的豆芽给吵醒了。

        刘旭洗澡的时候,她们三个就坐在客厅聊着。

        一会儿后,穿着王艳拿的干净衣服的刘旭就走了出来。

        坐在他们边上并接过王姐递来的茶水喝了口,刘旭就将早上被带走之后的事说了一遍。

        早上被带走后,刘旭是以为他不是被关个十几年几十年的,就是会被砰的一声枪毙,所以他心情就非常的糟糕。到了派出所,刘旭就被这个警察问话,那个警察问话,问得他头皮都有些发麻。尤其是当警察将他说的话都写下时,他就更害怕,他怕他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将他置于死地。

        但是呢,刘旭也不能撒谎,因为他以为自己是被村霸的手下举报的。

        下午三点,刘旭就被警察带进了一间很干净但很简陋的房间里。

        直到下午五点,才有人将刘旭带到之前问话的审讯室。

        刘旭以为自己是要被定罪了,没想到所长竟然说他可以直接回家!

        那一刻,刘旭觉得所长是在坑他,所以一点也不相信。直到所长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让刘旭记住一些重要的事后,刘旭才相信了。

        原来,在这三十多年里,村霸犯下了不少事,也有不少人举报村霸。可是呢,碍于一直没有物证,而且村霸还有很多手下,所以派出所一直没办法制村霸的罪。说得实在一点,村霸就是派出所的眼中钉,但一直都拔不了。所以刘旭以自己的机智弄死村霸其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尤其是对被市公安局施压多次的县派出所而言。

        所以呢,最后的结果就是刘旭自由,但刘旭不能说出那晚的真相。

        至于警察即将公布的真相就是,村霸不慎坠河溺亡。

        如此一来,刘旭就什么责任也不用承担。

        当然,所长还是有告诫刘旭要小心村霸的手下。说村霸的手下很可能复仇,别过几天从河里捞到的尸体就是刘旭的。

        而得知尸体是村民发现并打电话报警,并非村霸的手下报的警,刘旭又觉得情况变得有些奇妙。

        当然,有一点还是让刘旭有些不放心,陈铁龙的尸体竟然没有被找到!

        那晚村霸开了枪,刘旭推开陈铁龙尸体的时候,陈铁龙还在痛苦地呻吟。之后村霸虽然说陈铁龙已经死了,可刘旭还是担心他活着。所以呢,刘旭得出的结论就是,陈铁龙要么尸体被水冲走了,要么就是活下来逃走了。

        至于哪个情况,刘旭现在是不管了,反正陈铁龙一人也做不了什么事。

        从派出所出来后,刘旭就坐班车到镇上。在镇上吃了扁肉拌面后,刘旭就直接走路回了大洪村。

        刘旭只讲到这里,但事实上他回了大洪村后还在门外故弄玄虚,并趁机搞了王艳一次。

        听刘旭说完,王艳就道:“旭子,你真的是大富大贵之人。现在麻烦都解决了,那么你是不是该想着在村里开诊所,给乡亲们谋福了?”

        “你要开诊所?”李燕茹吓了一跳。

        刘旭还没说话,一旁眯着眼的陈甜悠就道:“等他开诊所了,我就在他诊所里当个小护士。妈妈,你知道的,当护士一直是我的梦想,现在总算快要实现了。”

        笑了笑,刘旭就道:“其实我回村里就是想开诊所,因为我是吃着乡亲们口水长大的,所以我得给乡亲们谋福。我打算呢,看病就收个我进药的钱,让乡亲们不用再担心巨额的医疗费。”

        “其实呢。”停顿了下,李燕茹道,“旭子,这么跟你说吧,生个小病其实花不了多少钱,烧钱的都是大病。像癌症啊,白血病啊,艾滋啊,这些几乎都会让人倾家荡产。可是呢,你治不了这些病,不是吗?”

        李燕茹这话让王艳和陈甜悠都皱起了眉头。

        不过呢,刘旭还是维持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见刘旭如此淡定,李燕茹就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看着很有修养,而且胸特别大的李燕茹,刘旭就道:“李姨你当然没有说错,可你忘记了比例。在大洪这种小村子里,像癌症之类的,发病概率非常的低,所以咱们可以忽略。现在茶叶之类的都不好卖,村民日子不怎么好过,很多年轻人都跑到外头打工,留下自己的妻子孩子还有年迈的爸妈。对于留守在村里的人而言,一块钱都想掰成两半来花,所以要是我能给他们省几块或者几十块的,他们都会很高兴的。”

        “对哦。”李燕茹恍然醒悟道,“我有点好高骛远,不好意思啊。”

        “不过李姨你也提醒了我,看来我得跟大医院搞好关系,以后要是村民得了什么严重的病,也好帮他们减免点医药费。”

        “要的,现在医院贼黑。”

        聊了一会儿,见刘旭一直打呵欠,李燕茹就让刘旭赶紧回家睡觉。

        其实呢,刘旭是想留在王艳家的,不过有李燕茹陈甜悠在场,要是刘旭执意要留下来,准被她们母女俩怀疑。就算她们母女俩不说出去,要是被附近那些嘴巴很大奶却不大的妇女唠嗑的时候说出去,一传十十传百的,岂不是全村的人都以为他跟王姐搞在一块了?

        虽然他确实和王姐搞过,但也不想被全村的人知道。

        所以呢,刘旭就跟王姐告别,并和她们母女俩一块回家。

        刘旭离开后,王艳就有些失落,但她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刘旭不是她男人,她也不可能一直将刘旭留着。而且,要是再留下来,她准经不起刘旭的诱惑,然后又会被刘旭干得死去活来的。王艳确实很喜欢那种感觉,可每每想到自己是个有夫之妇,王艳就有些自责。

        已经有丈夫,却被弟弟般的刘旭插了,这还算是好女人吗?

        哎!

        回到家,刘旭就睡在了玉嫂那房间,他的房间则继续让她们母女俩睡。

        村霸的事落幕后,她们母女俩明天就会回那栋小别墅,这让刘旭都想在今晚发生点什么事。

        要是只有陈甜悠或者李燕茹,或许孤男寡女的还能发生点什么。可现在她们母女俩处在一块,就算刘旭胆子再大也不敢乱来,所以躺在床上的他蒙头就睡。

        不一会儿,刘旭就打起了呼噜。

        刘旭是睡得很安心,对面那房间里的母女俩却没有睡着。

        母女俩都穿着吊带睡裙躺在床上,加上夏天有点儿热,所以她们连被子也没有盖,转着头的电风扇偶尔还会将她们的裙摆吹起来。

        并排躺着,母女俩的身材就展露无遗。

        李燕茹属于高挑型美女,她女儿属于娇小型美女。李燕茹奶是34f,她女儿则是34c。李燕茹肌肤非常雪白和光滑,她女儿这点倒是跟她一样。李燕茹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气息,是那种能在一瞬间就让男人硬起来的女人。至于她女儿,长得很甜,加上身材娇小,所以是属于惹男人怜爱的类型。

        当然啦,要是陈甜悠没有穿衣服站着,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惊叹她那比同龄人大得多的胸。

        电风扇再次吹过的时候,母女俩的裙摆都被吹了起来。

        李燕茹穿的是淡粉色内裤,勒得很紧,肥沃私处的轮廓都很明显,两侧鼓起来,中间则凹下去。

        陈甜悠穿的则是纯白色内裤,勒得也很紧,不过私处的轮廓不会那么明显,只是中间能隐约看到凹下去的痕迹。

        很显然,陈甜悠那儿没有她妈妈来的肥沃。

        当然啦,等到陈甜悠经常跟自己的男人做爱的话,她那儿会变得越来越肥沃,就像她妈妈的一样。

        躺了一会儿,李燕茹就问道:“悠悠,你真的打算在旭子诊所里当护士?”

        “不行吗?”陈甜悠正用那清澈的双眸看着她妈妈。

        看着自己这个清新脱俗的女儿,李燕茹就道:“也不是说不行,可就是旭子太年轻,而且你又说他主修妇科,所以主要是给女人看病。”

        “对啊,村里头就女人最多,而且女人是最容易生病的。”

        “你没有明白妈妈的意思。妈妈的意思是,旭子太年轻,有些病可能看不来,我就怕到时候弄死了人,然后你也被牵累进去。”

        “我不怕。”

        “你才十八岁,呆在这么偏僻的村里其实不好。要不这样子,你跟妈妈回福州,然后跟妈妈一块找份工作?”

        “不去,我就喜欢呆这。”停顿了下,侧着身子,使得两颗奶都压在一块的陈甜悠就继续道,“乡下空气好,人们也淳朴善良,而且生活简单,不会像福州那样忙碌。所以呢,我这辈子都要呆在大洪村,妈妈你也跟我一块呆着。那恶心的男人死了,以后那个家就是我们两个的了。有个安稳的家,还怕养不活咱们母女俩吗?”

        “算了,妈妈就跟你直说了吧。妈妈总觉得旭子这人很色,你跟着他不安全。要是哪天他把你给那个了,你这辈子的清白就没了。”

        噗嗤笑出声,看着一脸忧郁的妈妈的陈甜悠就道:“女儿会又不是笨蛋,会保护好自己的。而且呢,要是妈妈跟我一块在旭子哥哥的诊所里做事,那女儿就会很安全,因为有妈妈在保护着我啦!”

        “妈妈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在你身边。”

        “但我知道妈妈能保护好我的。”

        见女儿眼睛里一丝杂质都没有,李燕茹就更担心单纯的女儿会被刘旭搞了。可女儿迟早是要长大,是要离开她的,所以她知道自己也没办法一直束缚着女儿。

        想了下,李燕茹就妥协道:“好吧,好吧,我的乖女儿,你就在旭子的诊所当小护士,妈妈就在那边打杂。”

        听妈妈这么一说,一个高兴的陈甜悠就凑过去吻妈妈的脸。

        陈甜悠确实是想问妈妈的脸,哪知道妈妈刚好稍微侧了下脸,使得陈甜悠的樱桃小嘴就贴在了妈妈红唇上。刚好李燕茹张开嘴想跟女儿说话,结果呢,李燕茹的举动就变成了好像要跟女儿接吻一样。事实上呢,李燕茹张开嘴巴的时候,她基本上就含住了女儿的两瓣嘴唇。

        要是刘旭看到这一幕,他准以为这对母女在搞百合。

        反应过来后,陈甜悠就急忙擦了擦嘴巴,并问道:“妈妈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

        “我就是想吻一下你的脸,哪知吻到你嘴巴了。”舔了舔嘴唇又擦了擦,陈甜悠抱怨道,“初吻都没了。”

        “给妈妈总比给男人要好吧?”

        被妈妈这么一提醒,陈甜悠才想起自己的初吻已经被刘旭夺走。陈甜悠被刘旭拽进河里的时候,刘旭为了不让她被淹死就吻住她的嘴巴,然后将嘴里的氧气送到了她嘴里。尽管是在救人,可那确实是她的初吻啊!

        想着自己莫名其妙丢了初吻,陈甜悠脸就有些红。

        见女儿一句话也不说,李燕茹就问道:“怪妈妈了?”

        “不是,不是。”

        “那你干嘛不说话?”

        “我是在回味刚刚接吻的感觉。”

        “没什么感觉吧?”

        “好像有,反正就是怪怪的。”看着妈妈那微微闭着的嘴唇,陈甜悠就凑过去吻住,并含住妈妈的下唇吸了好几下。

        李燕茹完全没想到女儿会有这动作,所以当女儿的嘴唇跟她分离时,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舔了舔嘴唇,陈甜悠道:“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觉得妈妈的嘴唇很软很香,吸了几下还想再吸,就感觉是在吃一样很好吃而且怎么也吃不腻的菜一样。”

        听着女儿的评价,李燕茹就抱着女儿,呵呵笑道:“笨蛋女儿,这事你不用去想,等到你有男人了,你爱跟他亲多久就亲多久,是什么滋味呢,到时候你就可以慢慢品尝了。不过呢,我可告诉你,不要因为想知道接吻是什么滋味就乱跟男的接吻。要是被妈妈知道了,妈妈直接将你拽回福州,知道不?”

        “知道啦!”将脸贴在妈妈的巨乳上,陈甜悠就轻声道,“妈妈的胸好大,我好喜欢这样贴着睡觉,就像小时候那样。”

        “嗯,不早了,赶紧睡。”

        没一会儿,陈甜悠就睡着了,李燕茹却睡不着。不是说没有睡意,而是女儿的气息老是喷在她的巨乳上,弄得她痒痒的。而且偶尔女儿轻轻动一下的时候,鼻尖还会划过她那很敏感的ru头。

        尽管被刺激着,但非常困了之后,李燕茹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刘旭就骑车去接玉嫂。

        在前往铁头村之前,刘旭还将李燕茹陈甜悠母女俩载到了她们家门口,随后刘旭就骑着摩托车风风火火地赶往铁头村。

        或许是因为村霸死了,刘旭又不用受法律制裁,所以刘旭心情好得一塌糊涂,甚至还哼着歌儿。

        到了铁头村,看到正在门外挑黄豆的白水铃,刘旭就想在铁头村多留几天,看能不能搞定白水铃。不过,刘旭现在真的不能太沉迷于男女之事,必须先把诊所弄起来,所以站在白水铃边上跟白水铃聊了片刻,刘旭就到屋里头帮玉嫂她们收拾东西。

        柳梅丽家烧了,她是可以跟刘旭回大洪村,但柳梦琳不能,她今天必须回家。加上摩托车后面最多只能坐两个人,所以东西都收拾好了之后,刘旭就让柳梦琳先上车,他会先送柳梦琳到家再回来接玉嫂和柳梅丽。

        坐在后面并抱住刘旭的虎腰后,柳梦琳还面带微笑地跟她们三个打招呼。

        离开铁头村,想着可能要跟刘旭分开好多天,柳梦琳就有些失落,就紧紧抱着刘旭,还将不需要化妆就很漂亮的脸蛋贴在了刘旭背上。

        开出好一段路,刘旭跟柳梦琳都没有说话,但刘旭知道柳梦琳非常的不舍。这就好比是在学校里谈恋爱,暑假的时候得分开两个月一样的。

        所以呢,为了安抚柳梦琳,刘旭就主动跟柳梦琳说话,说会经常去县城看望她,还说柳梦琳可以找借口来大洪村住上几天之类的。

        刘旭安抚了十多分钟,柳梦琳的心情才变得好一些,随后她就面带微笑地望着悬挂于空的太阳,眼角却有泪花。

        柳梦琳觉得自己很有问题。

        明明当初主动跟刘旭做爱的时候,她是因为自己很空虚,她甚至觉得自己跟刘旭只会维持着身体上的关系。没想到啊,铁头村一行后,柳梦琳跟刘旭的关系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除了身体上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之外,柳梦琳还觉得自己跟刘旭已经心心相映,怎么也分不开。

        可惜,柳梦琳有丈夫,她没办法像那些没有丈夫的女人那样自由。

        但是呢,柳梦琳又不想离婚。不是说柳梦琳深爱着她丈夫,而是刘旭太年轻,她这年纪简直就是刘旭的阿姨,要是离了婚跟刘旭处着,村里人绝对会说闲话。

        所以为了刘旭好,柳梦琳还是得维持着那早已变得非常苍白且充满怀疑的婚姻。

        到了县城,柳梦琳就侧着坐,她怕撞上熟人。

        离内衣店还有一段距离,柳梦琳就让刘旭停下车,并让刘旭回去接玉嫂和她姐姐。

        周围太多人,要不然刘旭还真想跟柳梦琳来个吻别。

        说了声再见,并目送着柳梦琳走出好长的一段路后,有些放不下的刘旭还是开着摩托车往铁头村的方向开去。

        早上十一点,刘旭就回到了家中。

        由于村霸那把火将柳梅丽家里能烧的东西都烧了,所以柳梅丽其实没带什么东西过来,也就是一些大火烧不了的瓷器之类的。

        至于衣服之类的,柳梅丽只剩身上这套,所以有空的时候她还得去买衣服以及一些私人的生活用品。

        一楼有四个房间,刘旭和玉嫂各霸占了左右对称的一个外屋,所以柳梅丽就睡在了玉嫂那边的里屋。

        这个家基本上都没有客人过夜,被子只有两套,所以刘旭就跑到王艳家向王艳要了一套,接着就将被子挂在外头的竹竿上晒。

        随后呢,勤快的刘旭就将柳梅丽那房间的木床给拆了,拿着抹布将床板和床架子擦一遍后,就将这些扛到了外面去晒。

        那屋太多年没有人睡,得让阳光好好杀杀毒,要不然睡着很容易生病。

        草草吃过午饭,刘旭就载着柳梅丽去对面的大湾买生活用品。

        离大湾还有些距离,刘旭的手机就响了,他就让柳梅丽掏出他那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伸进刘旭口袋掏了下,握住一根硬物后,柳梅丽就扯了下。

        其实呢,开着摩托车的刘旭正想着跟柳梅丽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尤其是避开玉嫂跟柳梅丽做快乐的事,所以刘旭那玩意就达到了最佳状态。结果,找手机的柳梅丽摸错了口袋,就直接摸到了刘旭那斜向那口袋的rou棒上。

        又扯了下,柳梅丽就问道:“这是什么?”

        “丽姐用过的。”

        意识到是刘旭的ji巴,柳梅丽就忙松手并问道:“手机呢?”

        “另一个口袋。”

        从另一个口袋摸出手机并接起来后,柳梅丽就压在了刘旭耳朵处。

        听到陈甜悠那急促的喘息声,刘旭就问道:“怎么了?”

        “好多人在我家外面闹,还一直砸门,我跟我妈妈都快被吓死了。”更咽着,陈甜悠继续道,“他们简直就像疯子一样,我跟我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旭子哥哥,你快来我家把他们赶走,怕死了,呜呜呜呜……”

        “好!我马上过来!”

        待柳梅丽将手机塞进刘旭口袋里,刘旭就让柳梅丽坐稳,随后就直接将车速增加到了70码在大路上疾驰着。车速实在是太快了,这让柳梅丽吓得提心吊胆的,她就紧紧搂着刘旭的腰。

        将车直接停在陈甜悠家门口,见门前有三十多号人,男女老少都有,而且还有人拿扁担砸门,气得不行的刘旭就大喝道:“你们在这里干嘛?!”

        一水桶腰妇女打量了刘旭片刻,就道:“被寡妇收养的孤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不成你跟村霸是亲戚不成?”

        一脸正色地看着他们,刘旭就道:“我猜你们是知道村霸已经被水淹死,所以才来找他家人麻烦的。但我要告诉你们,犯错的是村霸,不是他的家人,所以不要将火气撒到她们头上。”

        “村霸弄死了我老婆!”一瘸着腿的男人叫道,“他跟一群男人活活的把我老婆弄到死!还把我打得瘸了腿!那些吃屎的警察都不帮我!操他妈的!现在村霸淹死了!我当然要来讨回公道了!”

        “她们既然是村霸的家人,自然得偿还血债了。”

        “那年我在村里卖鱼,村霸想拿一条去吃,我就叫他给钱,结果他直接把我的小指头切下来了。你看看,我现在只有九根手指,我媳妇还跟男人跑了。这笔账绝对得算,要不然直接将他老婆抓回去当老婆得了!”

        ……

        听着这些刺耳的叫声,刘旭窝火得都想将这群人痛扁一顿。

        但是,这些人是因为曾经受了村霸的伤害才会这么做的,所以也不能说是他们的错。很多村民的教育程度都很低,甚至连字都不会识,刘旭根本就没办法跟他们讲道理。这就意味着,如果刘旭不想办法满足他们的要求的话,这帮人绝对不会走,甚至会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

        难道说,刘旭要让陈甜悠打开门?

        一旦打开门,陈甜悠和她妈妈都可能会被殴打。加上她们母女俩长得那么漂亮,这里面又好几个男的,很可能就会发生轮那什么奸的事。

        这对母女也是刘旭想要守护的对象,所以刘旭绝对不可能叫她们打开门!

        见他们骂得越来越难听,还不断提着门,刘旭就更加恼火。

        这些人来自村里不同的片区,要是得罪了他们,就算刘旭的诊所能开得起来,也不会有人来光顾,甚至会有人来砸场子。

        一方面要讨好他们,一方面又要确保陈甜悠李燕茹的安危,这可能吗?

        眼前一亮后,刘旭就道:“大家听我说一句。”

        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后,刘旭就继续道:“其实我也是来讨公道的,但是我觉得拿他们撒气也不是办法。撒完气,咱们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像刚刚那位兄弟说的,抓回去做老婆当然可以的啊,但你们看村霸老婆一看就是只会享受的娘们,当老婆岂不是让自己活受罪?”

        “漂亮啊!”

        “漂亮有毛用?”刘旭一脸不屑道,“不管多漂亮,关上灯还不是一个样?”

        盯着那个水桶腰妇女,刘旭就笑了下,问道:“大姐,你说是这道理不?”

        通常情况下,长得很丑的女人都不喜欢太漂亮的女人,这个水桶腰自然也是如此。所以听刘旭这么一说,心头一乐的她就道:“这位小哥说得对啊,灯关了,女人再漂亮也看不着,搞起来还不都一个样。我家男人就说了,每次他关了灯搞我都很带劲,就跟搞女明星似的。”

        这时,她旁边的男人就讥讽道:“那是因为你长得太吓人,你男人只能想着某个女明星,要不然那棍儿都硬不起来。”

        “滚你个犊子!”瞪了男人一眼,女人就走到了一旁。

        见气氛缓和了不少,刘旭就道:“乡亲们,咱们都是受害者,你们听我说一说啊。在这边吵的话,谁也拿不到好处,还不如派个代表进去跟她们谈一谈,看她们肯给多少的补偿费。”

        大洪村最近几年很不景气,所以听到补偿费,好几个人都来了兴致,还有人问该派谁去谈。

        见他们都上钩了,刘旭就道:“我曾给村霸他女儿看过病,也算认识,就让我进去跟她们谈得了。总之呢,我绝对会确保大家的利益。还有啊,我过些天可能要在村里开个诊所,到时候只收大家买药的钱,看病的钱就不免了,所以希望大家回去之后帮我跟周遭的人说一说,让乡亲们都能花小钱看好病。”

        刘旭这么一说,他们就更乐了。

        让柳梅丽在原地等着,刘旭就穿过人群走到了门前,并道:“这样子,我进去拿笔跟纸,大伙儿将电话号码跟名字都写下来,我会在这两天给大伙儿打电话,告诉大伙儿能拿到多少钱。”

        “万一她们不给怎么办?”

        “往死里弄啊!”刘旭哼道,“村霸死了!她们没了靠山!咱们还怕个吊啊!到时候不给钱直接弄!轮着弄!弄到她们肯给钱为止!”

        听到这话,在场的男人都乐了。

        至于女人,她们也没有生气,反正她们有钱拿就好,男人们爱怎么弄都不关她们的事。

        见他们有说有笑的,刘旭就使劲敲了敲门,喊道:“赶紧给我开门!我是他们的代表!给你们五分钟啊!不开门我们就直接把门撞烂!弄死你们两个!”

        村民闹事的时候,陈甜悠是吓得躲在房间里,李燕茹则是呆呆地坐在客厅的长椅上,她是想听一听村民们到底想拿她们母女俩怎么办。所以刘旭说的话李燕茹都有听到,李燕茹不是傻女人,她当然知道刘旭是在变相地解围,所以听到刘旭说要开门的她就忙走过去。

        李燕茹才刚将门打开,刘旭就一把将李燕茹往里推,边关上门还边叫道:“我是代表!你最好跟我合作点!要不然我就叫他们进来弄死你们母女俩!”

        刘旭这举动让外头的人都很满意,所以他们就在等结果,还喜滋滋地聊了起来。

        农村人没什么见识,所以小恩小惠的都会让他们很兴奋。

        看着李燕茹那吓得苍白的脸蛋,刘旭就小声道:“李姨,他们都曾经被村霸伤害过,所以要是没有得到好处,他们是不可能放过你们两个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带着悠悠到福州,不要再回来;第二个是将家产都拿出来,然后分给他们。”

        “悠悠想留在村里头,所以我跟她走不想走。”顿了顿,李燕茹很是为难道,“可是除了这栋房子,我其他根本就没有家产,你说这可怎么办好?”

        “村霸不可能没有钱。”

        “那是他的钱,都存在银行里头,我根本拿不到。”

        “不对,你可以拿到。”刘旭自信满满道,“他死了,遗产就应该落到你跟悠悠手里,所以就算你没有取款密码,你也有权利把这笔钱取出来。”

        想了下,刘旭就笑道:“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保证你跟悠悠以后都不会被村民威胁,而且他们看到你们的时候还会笑嘻嘻地打招呼。”

        刘旭看上去很自信,李燕茹却完全没有底,还不相信那些恨不得将她们母女俩吃掉的村民会待她们好。不过既然刘旭都这么说了,李燕茹就让刘旭将方法说一遍。

        听完刘旭的办法,李燕茹是觉得可以试一下,不过她是希望刘旭能帮忙,要不然她们母女俩可做不到。

        随后呢,李燕茹就打电话给村支书。

        这会儿村支书正在离村霸家不远的村委会上班,所以听李燕茹说完事情原委后,五十多岁的他就步履蹒跚地赶了过去。

        刘旭在村里头没有声望,还是个孤儿,要是他让村民们回去,村民们保证不乐意,就算记下电话号码之类的也不行。不过当德高望重的村支书出现后,这些村民在听村支书说完就都散开了。

        随后呢,村支书就进屋跟他们谈赔偿的细节。

        谈得差不多,村支书就让刘旭去帮他的忙。

        怕还有村民来闹事,刘旭就让李燕茹锁好门,绝对不要外出。

        跟着村支书到村委会的办公室后,刘旭就按照村支书的要求在红纸上写字。

        写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曾经被村霸伤害过,或者掠夺过资产之类的村民在后天之前到村委会的村支书办公室登记,再进行合理性的赔偿。

        除了这点外,公告上还明确说这次赔偿是村霸的妻子提出的,还说村霸妻子会在赔偿开始前将资产都交到村委会手里,让村委会进行审计和赔偿。

        写好后,刘旭就将红纸贴在了一楼的公告栏上。

        看着公告,刘旭就很开心。

        在刘旭看来,只要村民看到这公告都不会去找她们母女俩的麻烦,毕竟公告已经明确表示李燕茹是赔偿发起人,所以很多人应该会感激李燕茹才对。

        除了贴出公告,村支书还让每个片区的负责人跟各自片区的村民通知一下,务必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

        在贴出公告不久,就有村民陆续来村委会登记,这让村支书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就让身为副主任的女儿过来帮忙。

        登记的话,可不是只登记一个名字一个电话号码的,还必须将村霸曾经做过的事也仔仔细细说一遍。所以村支书和他女儿就一人呆在一个房间,男的就跟村支书聊,女的就跟他女儿聊。村霸跟他手下欺负了不少的妇女,所以要是让那些守旧的妇女跟村支书聊自己被搞的过程,那估计没有哪个妇女能聊得下去。要是对象换成一个女人,那勉勉强强还是能聊的。

        下午呢,刘旭还开着摩托车带李燕茹到县城银行。

        出具一些证明后,银行就将村霸账户上的钱都转到了李燕茹名下。

        让刘旭惊讶的是,村霸账户上竟然有近三百万人民币!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