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五话出卖妈妈

第五话出卖妈妈

        “村霸带人来闹事,我们打不过他们,结果他们就把房子给烧了。”叹了口气,刘旭继续道,“反正只要我们还好端端的,房子迟早会有的,面包馒头和猪肉也是会有的。”

        “但是。”停顿了下,玉嫂呢喃道,“我们的衣服都没有了。而且呢,你们现在淋得这么的湿,晚上可怎么办呢?”

        这时,脸蛋还红扑扑的柳梅丽就开口道:“这倒没事,村里人都很热情,随便找户人家洗个澡讨一套衣服来穿,然后再睡一个晚上都不成问题。”

        “可总不能一直麻烦着他们。”

        “很多男人都出去打工了,房间空着什么,住久一点也没事,就是不方便。”看着房子,柳梅丽重重叹了口气,“而且,村里强壮一点的男人都没在家里,这节骨眼上根本找不到人帮我盖房子。哎!还要到山上伐木弄主梁之类的。想想就头疼啊!”

        “丽姐,要是你不介意的话,你就把田地都租给别人,然后跟我们到铁头村住。”刘旭道。

        没等柳梅丽说话,玉嫂就补充道:“是啊,我们那房子旧是旧了点,不过宽敞,布局跟你这边差不多。”

        “那怎么好意思呢?”

        呵呵笑出声,刘旭道:“其实啊,要不是我跟玉嫂住你这,也不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更不会害得你连房子都没了。铁头村很偏僻,交通不便,再盖房子其实有点浪费。所以啊,丽姐,你还不如搬去跟我们一块住。不过就是,可能得在铁头村找户人家住几天,我得先把村霸的事搞定才行。”

        “他们人太多,你还是别乱来了。”

        “这件事迟早要有个了结。”看着她们三个,刘旭朗声道,“我回村的目的是来一家诊所,可要是村霸一直在,我的诊所根本开不起来,甚至连家都不能回。总之,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就算我不为自己考虑,我也得为你们考虑。”

        “我觉得。”抓着臂膀的柳梦琳道,“我觉得我们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我们应该找户人家住下来,淋了这么久,是很容易生病的。”

        夏天淋雨不会冷,可一直淋下去的话,生病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所以当务之急确实是先找个地方住。

        柳梅丽是铁头村人,找住的地方自然要她出面才行,所以刘旭、玉嫂以及柳梦琳就跟在柳梅丽后面。

        玉嫂原本还想给他们打伞的,可他们早就淋得湿透,要是跟玉嫂挤一把伞,还会将玉嫂也弄湿了。

        所以呢,打着伞的玉嫂就跟刘旭肩并肩地走着。

        偶尔下坡,刘旭还会扶玉嫂一把。

        至于柳梦琳,在县城呆惯了的她真的不擅长下坡,尤其是还铺着一层浑水的山坡,所以下坡的时候,刘旭除了会时不时地扶玉嫂外,他还背着柳梦琳。

        柳梅丽在农村呆久了,这种场面她经常看到,所以她走得非常的快,还时不时停下来等他们三个。

        因为抱着柳梦琳,所以刘旭那手就有点不安分,时不时摸向柳梦琳臀沟之间。

        摸柳梦琳阴部的话,柳梦琳很可能会叫出声,被走在前头的玉嫂听到可不好,所以刘旭就用手指顶住柳梦琳屁眼,时而旋转着,时而刮弄着。

        结婚这么多年,柳梦琳屁眼从来没有被丈夫碰过,就算是跟刘旭好上了,刘旭也没有这么直接地碰她那儿,所以有点痒的柳梦琳就时不时摇晃屁股,就是不让刘旭手指进去。

        不过隔着两层布料,刘旭的手指应该进不去吧?

        尽管如此,柳梦琳还是不喜欢便便的地方被刘旭碰触。

        走了片刻,柳梅丽就敲了敲门。

        片刻,屋里的灯就亮了,随后门就被打开。

        门内的女人年纪跟柳梅丽相仿,而看到他们都成了落汤鸡,什么话都没问的女人就让他们赶紧进来,随后打开客厅的电灯的女人就去熬姜汤。

        简单聊了下,得知他们的处境后,女人就让他们都住下来,还拿了几套干净的衣服给他们换。

        端了盆热水,身为姐妹的柳梦琳柳梅丽就一块去房间里擦身子。

        在客厅里闲得无聊,刘旭就跟这个长得挺温柔的女人聊了起来。

        这个女人叫白水铃,三十五岁,丈夫是个水手,常年在中国和马来西亚之间跑船,每年基本上只回来一次。回来一般也就只待三四天,所以白水铃基本上也就是在守活寡。

        当然,守活寡这话不是白水铃说的,是刘旭领会到的。

        白水铃长得确实挺水灵的,披肩长发,瓜子脸,身体偏瘦,胸却不小,胀鼓鼓的,就好像有很多水似的。

        知道姜汤熬得差不多,站起身的白水铃就道:“旭子,你把裤子脱了,要是吸太多的水,你以后很容易得风湿病的。”

        “有点不好意思。”刘旭笑道。

        “如果我是闺女,你还真不敢脱裤子。”走向厨房,白水铃笑着道,“我都是结婚十年的女人了,什么没见过,你脱就是了,可别怕生。”

        白水铃都这么说了,身为男人的刘旭自然也就不客气了,所以就立马将他湿哒哒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因为里面那件也是湿的,所以那玩意的轮廓就变得很明显,这让坐在客厅长椅上的玉嫂都有点不好意思,就别过头看着暴雨倾盆的外头。

        玉嫂对性其实没什么需求,她只是觉得刘旭已经长大,她应该要有男女之别。

        更何况,他们的关系类似于养子养母,绝对不能太亲密。

        很多时候,刘旭觉得自己那东西又粗又长是好事,可有时候又觉得细得像绣花针也是不错的,至少不会显得太明显,尤其是只穿着裤衩的时候。所以呢,他就故意张开双腿以拉伸裤衩。如此以来,就不会有人能看到ji巴的轮廓了。

        这时,白水铃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走到了刘旭面前。

        担心刘旭烫到,白水铃还拿着勺子舀了几下,并道:“趁热喝,对你身体有好处。”

        刘旭站着,要把碗递给刘旭的白水铃自然就需要弯下腰了。

        所以在刘旭接过姜汤时,刘旭就看到了白水铃那敞开的领口内的两团白肉,刘旭这才发觉白水铃没有戴奶罩。

        不过刚刚柳梅丽敲门的时候,白水铃应该是在睡觉。女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不戴奶罩的,这样可以让nai子更好的发育,所以前来开门的白水铃不戴奶罩也正常。要是白水铃还戴奶罩,都得再过几分钟才能开门了。

        刘旭接过姜汤后,白水铃就再次走进厨房,并端了一碗姜汤给玉嫂喝。

        随后呢,白水铃就坐在玉嫂边上跟玉嫂聊了起来。

        她们聊天之际,刘旭就静静观察着白水铃。

        乡下女人基本都不会化妆,所以在乡下要是能看到美女,那绝对是素颜美女,和城里那些靠化妆变身为美女的人工美女比起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显然,白水铃就属于素颜美女。

        片刻,柳梦琳柳梅丽姐妹俩就出来了,所以刘旭就去房间里擦身子。

        待刘旭换上干净的衣服走出后,白水铃就打量了刘旭一番,还让刘旭转个身给她看。

        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白水铃道:“这套睡衣是我给我老公买的,打算年底他回来的时候再给他穿的。不过既然你穿起来这么的合身,那等你没住这儿了,你就直接拿去穿好了。”

        “要是我穿了,你也不敢给你老公穿的。”

        “为什么?”

        “要是他问起怎么有其他男人的气味呢?”

        扑哧笑出声,白水铃道:“不是猫不是狗的,是闻不出来的。好啦,好啦,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回房间睡觉。哦,对了,旭子,明早的衣服我到时候再拿给你,都压在箱底,我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再找一套好看一点的给你。”

        “谢谢水铃姐。”

        “客气啥子,都是自己人。”说着,白水铃就去关门。

        随后呢,他们就回了各自的房间睡觉。

        农村老房子内部布局都很像,对称结构,左右两边各两个房间,所以一共就有四个房间。柳梦琳柳梅丽姐妹俩睡在一块,白水铃、刘旭以及玉嫂各睡一个房间。

        白水铃结婚十年都还没有孩子,这点让刘旭很好奇。不过在还不是很熟的前提下,刘旭可不敢问如此隐秘的问题。

        而且呢,刘旭现在应该是想着怎么解决村霸。

        只有解决了村霸,刘旭才能带着玉嫂柳梅丽回铁头村,才能开起诊所。因为村霸是陈甜悠爸爸,刘旭也不敢明着弄死村霸,否则陈甜悠很可能和刘旭反目,刘旭还想着让陈甜悠来他诊所帮忙,穿上白色或者粉色护士服。

        其实呢,在农村开个诊所的话,服装根本不用太正规,可刘旭对护士很感兴趣,所以就希望能有两个甚至更多的护士在他面前走来走去。

        想到护士,刘旭就想到县医院那对护士母女。

        可是,刘旭跟她们完全不熟,要不然挖到诊所来上班就好了。要是能搞定她们两个,听着一个喊着“妈妈我好舒服”,一个喊着“女儿我也很舒服”,那就爽歪歪了!

        额,似乎刘旭的思绪又转移到女人身上了。

        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脸,刘旭就想着该如何搞定村霸。

        这件事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刘旭身边的人很可能受到伤害!

        想着想着,很累的刘旭就睡着了。

        农村很少发生偷窃,尤其是像铁头村这种偏僻的村子。所以呢,刘旭他们睡觉都没有将门反锁,就是将门轻轻掩上而已,所以早上最早起来的白水铃就拿着一套衣服走进了刘旭房间。

        怕吵醒刘旭,白水铃是蹑手蹑脚的。

        白水铃是打算把衣服放在床位就离开,可看到平躺着的刘旭裤衩被顶得高高的,她就愣住了。

        白水铃的丈夫是五年前开始跑船的,在那之前,白水铃性生活其实挺和谐的。丈夫离开后,白水铃经常会怀念跟丈夫双宿双栖的日子。所以看到这一幕,白水铃就想起丈夫晨勃的情形。

        仿佛看到一根大rou棒孤傲地立着,白水铃的喉咙都有些干了。

        看了片刻,怕刘旭突然醒来的白水铃就急忙离开。

        吃过早饭,刘旭就打电话给许静。

        刘旭还想跟许静多聊一会儿,可许静开口就是问刘旭是不是想知道她公公有没有在家,所以当刘旭说是之后,说了她公公有在家的许静就立马挂了电话。

        既然村霸在家里,刘旭也就得开始实行他的计划了。

        要是计划顺利,刘旭就将永远摆脱村霸的纠缠!

        得知刘旭要回大洪村,一直顺着刘旭意的玉嫂就不让刘旭回去,就连柳梦琳柳梅丽姐妹俩也劝刘旭不要回去。

        她们三个都担心刘旭会有去无回,可为了和村霸来个了断,刘旭还是执意离开了。

        看着骑着摩托车的刘旭驶离,她们三个都站在那儿一直望着那个方向。

        微微叹气,柳梅丽喃喃道:“真怕他回不来了。”

        “那么多人都弄不死他,姐姐你还担心啊?”停顿了下,柳梦琳故意提高声音道,“说到担心,这好像应该是玉子担心的吧?旭子是玉子的养子,又不是你男人,你这么担心干嘛呢?”

        听妹妹这么一说,柳梅丽立马反驳道:“旭子住我家好些天,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了?”

        “那看来是我理解错了。”看着被雾霭笼罩着的远方,柳梦琳喃喃道,“希望能天天下雨,那样我就可以留在这里了。”

        柳梦琳其实不是想留在这里,而是想跟刘旭处着,这自然被柳梅丽猜到了。经过昨晚的事,柳梅丽其实也心动了,她真觉得跟刘旭处日子是件很不错的事。可是,一想到姐妹俩要跟同一个男人在一块,很可能还要同时脱光了跟这个男人做爱,柳梅丽就有些愧疚。这不仅跟道德有冲突,而且她们姐妹俩的老公怎么办?

        一方面,柳梅丽不想做对不起丈夫的事。一方面,柳梅丽又喜欢上了刘旭。

        难道说,柳梅丽要瞒着丈夫跟刘旭交往,这不是贱女人干的事吗?

        柳梅丽其实很想和刘旭划清界限,可她知道自己绝对办不到,所以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注定沉沦了。

        想起昨晚跟刘旭接吻的事,柳梅丽脸上就泛起了红晕。

        至于一旁的玉嫂,她其实算是被蒙在鼓里,所以她就以为这对姐妹只是单纯的关心刘旭。要是让她知道刘旭其实跟她们姐妹俩多次发生关系,甚至还想一辈子拥有她们,玉嫂会作何感想?

        三个女人静静望着出村方向之际,刘旭正骑着摩托车在山路上飞驰着。

        昨晚下过雨,山路很泥泞很容易打滑,所以刘旭尽量靠里侧行驶。前面的路好一点,刘旭就会加大油门。前面的路要是坑坑洼洼的,刘旭就会放慢速度。

        九点整,刘旭就驶进了大洪村。

        虽然离开才几天,可刘旭觉得自己已经大半年没有回来了,他更是想起了自己大学毕业后回村子的目的。他住的那一带,很多村民都资助过他,所以他回村的想要开一间诊所回报大家。可因为村霸的事,刘旭开诊所这事一直拖着。

        不过呢,村霸在村里头作恶多端,要是能先将村霸除掉,那也算是为村民做了一件大好事。

        总之,这次回大洪村,刘旭已经下定了决心。

        要么村霸死!要么他死!

        昨晚刘旭其实有做过计划,不过来到大洪村后,刘旭才发觉这个计划绝对不能白天实施,要不然失败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所以他就没有前往村霸的家,而是径直往自己家开去。

        到了自己的家,推开那扇紧闭数天的门,见家里摆设如常,刘旭就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心狠手辣的村霸会进行大破坏。要是连这个家也被破坏了,刘旭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安置柳梅丽。

        在家里呆了片刻,刘旭就去王艳家。

        见王艳家门紧锁,猜到王艳应该是上山了,刘旭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得知王艳正在山上给板栗树施肥,刘旭就立马上山帮忙。

        王艳的板栗林离家有一段距离,加上都是上坡路,摩托车根本骑不了,所以刘旭花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了板栗林下。

        这片板栗林面积在五亩左右,位于倾斜度达到了六十度的山坡上,又因为板栗林还种着竹子,所以一眼望去,一片的郁郁葱葱。因为地上还有去年摘板栗留下的板栗壳,所以继续往上走的刘旭都小心翼翼的,就怕被扎到了。

        很多城里人没有见过板栗壳,都以为树上的板栗就跟他们吃的一样,都是外表光滑的锥状物。事实上,板栗长在树上的时候,它外面还包着一层壳,壳表面全是刺,就跟小刺猬似的。所以在剥板栗的时候,农民都会准备一个钳子。钳子的作用很简单,就是替代了手夹住刺壳里头的板栗,再将之拔出来。当然,拔的时候,很多时候还必须拿脚踩着刺壳。

        部分板栗需要从刺壳里夹出来,部分板栗则是早就跟刺壳脱离,所以只要捡起来扔进袋子或者背篓里就好。

        小时候,刘旭也经常跑到山上摘板栗。

        不过呢,玉嫂没有自己的山林,所以刘旭基本上是跑到别人家的板栗林去摘。

        刘旭只是想摘几个解解馋,所以也没有哪户人家会骂或者打刘旭的,偶尔还会有好心人将剥下来的板栗送给刘旭一些,还让刘旭带回去煮着吃。

        可惜,板栗要到十月十一月才会成熟,现在这季节就是给板栗树施肥。

        往上走了片刻,刘旭就看到热得拿手当扇子的王艳正坐在板栗林中间,她女儿正跪在一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天真是够热的。”看到刘旭,原本苦着脸的王艳顿时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并站起来向刘旭招了招手,喊道,“旭子!我在这呢!”

        “看到啦!”

        待刘旭走近,王艳就问道:“在我朋友那边待得还习惯不?”

        “挺好的,就是她房子被村霸烧了。”

        “什么?”

        “房子被村霸烧了。”刘旭重复道。

        “这龟孙子!”王艳顿时被气到了,“简直就是有病啊!好端端的竟然烧了别人的房子!报警!这事准得报警!”

        “没有证据,报警也没用。而且,报警的话,等村霸赔了钱,他还是会去找丽姐麻烦的。”看了眼王艳那随着呼吸起伏得厉害的胸,刘旭继续道,“反正今天我回大洪村就会将这事做个了结。”

        “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王姐你不用操心,我能搞定。”

        “我怎么能不担心?”王艳轻轻拍了下刘旭肩膀,“我就跟你姐似的,你对上了村里最狠的人,我当然得知道你想怎么弄了。你王姐我虽然是女人,但力气也挺大的,你看男人干的什么活儿我不会啊?我还不是样样都会。”

        “男人的活儿,你样样都会?”

        “当然啦!”王艳笑得非常灿烂,露出一口的白牙。

        看了眼正在观察蚂蚁的王艳女儿,刘旭就道:“男人能捅女人,你能不?”

        刘旭以为自己难住了王艳,哪知道网易就顺手敲了敲一旁的竹子,并道:“不就是拿着那棍儿捅女人吗?你以为我不行啊?我装根黄瓜到穴里,夹紧了照样能搞女人!”

        没等刘旭说话,王艳就得意洋洋道:“而且哦,黄瓜不会软,我可以弄很久很久,保证比你们男人伺候得好女人。”

        见王艳得意洋洋的,刘旭就道:“黄瓜不热,有什么好爽的?”

        “我先放在水里煮一下。”

        “哎!”故意重重叹了口气,刘旭道,“反正在我看来,男人凸女人凹,男女结合就是日,也就是过日子,所以就算你用上了黄瓜,其实还是达不到男人和女人做的那种境界。”

        “你只是问我能不能做,又没有说能不能比得过男人。”

        被王艳这么一说,刘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见刘旭没有说话,收起笑容的王艳就道:“旭子,咱们谈正事,你真的不能跟村霸斗,你不可能斗得过他。听王姐一句,你直接跟玉嫂住到其他地方去,等村霸死了再回来。我看村霸做了这么多坏事,准活不长久。”

        “反正我两个月内一定要在大洪村开诊所。”

        “干嘛这么顽固?”

        “这和顽固不顽固没什么关系。”看着王姐那被太阳晒得很红润的脸蛋,刘旭由衷道,“村霸想伤害玉嫂,想伤害丽姐,还想伤害丽姐的妹妹,这种人我绝对不能姑息。要是我真的像缩头乌龟一样带走玉嫂走了,他绝对会更加的嚣张跋扈。王姐,在我心里头,你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加上你男人又没有在家,准有男人想打你的主意。要是一般的男人还好,一旦村霸或者他的手下看上了你,到时候你的处境就会跟玉嫂一样了。”

        王艳不自恋,可她也知道在大洪村,她确实是个美人坯子。

        因为王艳性子烈,就算哟哪个男人敢用嘴巴调戏她几句,也不敢动真格的。

        知道刘旭说的很有道理,王艳就道:“要不旭子,你跟王姐说说你想怎么办,让王姐也帮你一把。”

        “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真的不需要王姐帮忙?”

        “不是不需要,是有些活儿真的只有男人合适。”停顿了下,刘旭继续道,“要不这样子吧,等我诊所开了,你偶尔过来帮忙怎么样?你不是有拖啦机吗?有时候我可能会叫你去镇上给我捎点东西回来。”

        “成啊!”

        说好后,刘旭就开始帮王艳给板栗树施肥。

        王艳身材很好,胳膊跟腿都不粗,不过跟一般的女人比起来还真的有些力气。尽管有力气,但她终究是个女人,力气绝对比不过刘旭。所以看到刘旭麻利地将肥料洒到树下,王艳就笑得合不拢嘴,这可帮她省了不少时间!

        施肥完后,两个人就坐下树荫下休息。

        夏天走平路都会出汗,更何况是在山坡上走来走去的,所以出了一身汗的网易王艳的衣服都贴在了肌肤上,还显得有些半透明。因为王艳穿着的是白色带些许花纹的衬衫,所以被汗水弄湿后,奶罩颜色和走向都变得很清楚,这也让刘旭选择盯着王艳跟王艳聊天。

        只可惜,王艳穿着的是黑色长裤,所以就算裤子湿了,刘旭最多只能看到内裤走向,这前提还是王艳的裤子绷得很紧。

        休息了一会儿,他们两个就一块往山下走去。

        王艳的宝贝女儿不想走路,所以刘旭就让她骑在脖子上,随后就抓着这个小宝贝的两条腿儿,还让她不要乱摇。

        看着走在前头的刘旭和女儿,王艳笑得非常的甜,她甚至觉得这情形就像是一家三口。

        想起自己独自一个抚养着女儿,大大小小的事都得自己干,王艳就重重叹了口气。王艳确实认为男人能干的活她也能干,可她终归是个女人,没办法像男人那么的坚强,所以她还真希望刘旭能多帮帮她。但她真的没有期待自己的男人回家,她甚至不希望自己男人回家,因为那个男人就跟啦圾差不多,好逸恶劳,气了王艳好多次。

        要不是已经有了女儿,王艳准跟她男人离婚,再找一个跟旭子一样好的男人。

        “我想飞。”

        听到这个小宝贝的要求,刘旭就开始往前跑。

        见状,王艳就喊道:“喂喂喂!别跑得太快啊!摔了可就不得了了!”

        刘旭听到了王艳的声音,不过他没有放慢速度,他还跟着小宝贝一块喊“飞呀飞,飞呀飞”,骑在刘旭脖子上的小宝贝更是张开双臂使劲挥舞着,她还真以为自己能飞起来呢!

        到了王艳家中,刘旭就放下了小宝贝。

        两手抱着刘旭的腿,小宝贝就道:“哥哥,你当我爸爸好不好?”

        “你已经有爸爸了。”

        “可是他都没有回来过。”小宝贝显得有些落寞,“我想见他的时候都见不着,所以我不要那个爸爸了,我只要哥哥你。”

        听到这话,站在后头的王艳不免有些心酸。

        王艳其实一直知道女儿想要爸爸,可那个人渣根本就不回来,根本就没有尽过身为丈夫和爸爸的义务。

        见女儿眼巴巴的看着刘旭,王艳就道:“旭子,你就当她爸爸吧。”

        一把抱起小宝贝,刘旭就笑道:“好啦,好啦,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我的乖女儿。”

        “爸爸好!”撅起嘴巴的小宝贝立马吻了下刘旭。

        照理来说,小宝贝应该吻刘旭的脸才对,却吻了下刘旭嘴唇,这让刘旭都有些受宠若惊,这应该算是王艳女儿的初吻吧?

        一想到自己夺走了一个四岁小女孩的初吻,刘旭就觉得自己是个人渣。

        不过,这是她主动的,不关刘旭的事吧?

        “爸爸,你爱我吗?”

        看着这个眨着大眼睛的小宝贝,知道她以后准会变成大美人的刘旭就道:“爱!爱得不得了呢!”

        “我也爱你。”说着,小宝贝又吻了下刘旭的嘴巴。

        刚刚吻的时候,王艳没有看到,这次吻刘旭嘴巴,王艳可是看到了,她就用教训的口吻说道:“豆芽,嘴巴是不能乱吻的,你只能吻你爸爸的脸。”

        “为什么不能?”看着自己那个漂亮的妈妈,豆芽就道,“昨晚你睡觉的时候还一直说,老公快吻我快舔我,你老公就是我爸爸,你老公都可以吻你舔你,为什么我就不能吻他呢?”

        被女儿这么一说,王艳直接脸红了,随后就什么话也不说地走向厨房。

        知道昨晚王艳自慰,刘旭就道:“小豆芽,快跟爸爸说说昨晚你妈妈是怎么做的,她又说了什么。”

        还没走进厨房,王艳就转身装生气,道:“豆芽,妈妈可跟你说了,要是你敢说出来,妈妈就不给你饭饭吃。”

        “我可以只吃肉的。”

        听到这话,王艳噗嗤就笑了出来,但随后就又装得很生气,道:“只给你喝水,其他什么都不给你吃,就连冰棒妈妈也不给你买了。”

        “我可以吃爸爸的冰棒,妈妈你昨晚不是说爸爸的冰棒都要被你舔融化了吗?”

        听豆芽这么一说,刘旭是想笑又不敢笑。

        至于王艳,她都想喊自己这女儿几声祖宗,她更知道以后不能躺在女儿旁边自慰了。

        豆芽完全不知道她妈妈是在自慰,并透过对刘旭的意淫达到兴奋,所以她说这些话时,她都是一脸天真,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内容是有多邪恶。当然啦,要是她记忆好,知道男女之事之后,或许就会知道小时候她妈妈到底是在干什么了。

        看着眨着大眼睛的女儿,王艳是又气又羞,很郑重其事地干咳了声的她就道:“豆芽,我跟你说,反正你不敢跟爸爸说昨晚的事,要不然你爸爸没在,我准把你的小屁股都给打肿了,哼!”

        “好呀,我不说给爸爸听。”停顿了下,小豆芽就道,“爸爸,你放我下来。”

        待刘旭放下豆芽后,豆芽就直接躺在了地上。

        接着呢,豆芽就做出了让刘旭和王艳都瞠目结舌的事来!

        将裤子和卡通内裤脱到膝盖,又将衣服拉起来后,豆芽就一手揉着自己尿尿的地方,一手揉着自己那只有一个点的胸,并学着她妈妈那样呻吟着。

        不过因为豆芽身体根本就没有发育,她这样揉根本就没有感觉,所以她发出的呻吟就显得很机械,甚至让人听得很想笑。

        看着豆芽那有一条小裂缝的阴部,又见豆芽用中指沿着那条小裂缝滑动着,刘旭真觉得豆芽以后长大了很会自慰。

        看到这一幕,刘旭是很想笑,王艳则有把女儿一脚踢飞的冲动,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胳膊肘子往外拐的坏女儿呢?

        见女儿还像玩耍般摸来摸去的,一脸无奈的王艳就道:“好啦,好啦,你爱讲就讲,反正你爸爸也知道我昨晚干了什么事了。”

        说完后,脸蛋很红的王艳就走进了厨房。

        王艳忙着弄午饭之际,刘旭正坐在客厅长椅上,坐在他膝盖上的豆芽则跟他绘声绘色地描绘着昨晚她妈妈在干的事,甚至还将她妈妈说的每一句话都念出来。

        当然啦,豆芽直接念出来不会让刘旭太激动。要是让王艳将昨晚的场景重演一遍,刘旭绝对会比任何时候都硬,更想插王艳那一定很容易出水的嫩穴。

        听着豆芽说的话,刘旭大致知道昨晚王艳干了什么。

        昨晚豆芽睡得迷迷糊糊之际,王艳就脱掉了睡衣,连同内裤也脱了。随后王艳就一只手我握住nai子使劲揉搓着,另一只手则在yin唇间来回滑动着,偶尔还会让手指插进yin道。

        重复地做着这些举动的同时,王艳还说着很暧昧的话语,其中最让刘旭惊讶的就是,王艳竟然在自慰的时候有喊“旭子”两个字。

        显然,刘旭真的成了王艳的幻想对象,这让刘旭很高兴。

        至少,这说明王艳对他还是有点意思的。

        让豆芽自个儿去玩后,刘旭就走进了厨房。

        见王艳正在切土豆,刘旭就从后面抱住了她。

        刘旭还想说甜言蜜语,然后想办法把王艳给办了。哪知道刘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突然转身的王艳就拿菜刀指着刘旭。

        “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就算我因为空虚而自慰,这也不代表我可以让你随便碰。”非常严肃地看着刘旭,王艳就道,“虽然我没读过什么书,可我也知道自慰是很多女人都有的行为,就跟你们男人会打灰机是一个理儿。要是每个自慰的女人都想要被男人搞,那这世界早就乱套了。所以,不要因为我自慰了,你就以为可以搞我了。”

        王艳说完后,举起两只手的刘旭就道:“王姐,其实呢,我是想问,为什么我成了你的性幻想对象。你是个有老公的女人,你的幻想对象不应该是你老公吗?”

        刘旭这么一问,王艳脸蛋就更红了,心跳也随之加快,不敢和刘旭对视的她就轻声道:“因为在我心里头,你是最重要的男人,所以我闭着眼的时候就想到了你。”

        这很像表白,可王姐还拿菜刀对着刘旭,这让刘旭都不敢去抱,所以他就道:“要是幻想我能让王姐舒服,那也不枉费我跟王姐认识一场。不过王姐,你也要答应我,就算你真的受不了了,你也不能去找别的男人。”

        放下菜刀后,王艳就附到刘旭耳边,轻声道:“王姐我现在还受得了。要是哪天受不了,我可能就会像以前过家家的时候那样骑着你。旭子,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可得给我弄久一点,让王姐好好的舒服一次。”

        “我可以弄半小时以上,绝对能让王姐舒坦。”

        折过身继续切土豆,呵呵笑出声的王艳就道:“听你这口气,就好像你玩过女人似的。我听说大学生都很乱啊,女的去男的宿舍里住,男的去女的宿舍里住。偶尔呢,还有男生带着鸡到宿舍跟几个舍友一块玩。要是王姐我没有猜错,旭子你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男人了吧?”

        “我现在还是男孩。”

        “鬼才信呢!”

        “真心的。”

        “要是你还是男孩,你怎么会说自己能弄半个小时以上?”

        眼珠子一转,刘旭就解释道:“因为每次我想着王姐并打灰机的时候,我一般都能坚持半个小时。”

        “干嘛不想着玉嫂?”王艳露出非常甜的微笑,眼里尽是柔情,还显出了梨涡。

        “因为她就像我妈妈一样,是不能乱想的。”

        “我就像你姐姐一样,你就能乱想了?既然不能想她,自然也不能想我了,这不是一个理儿的吗?”

        “但在我心里头,我没有将你当成姐姐。”

        “一直喊着王姐王姐,净不将我当成姐姐看待。”继续切着土豆,头也不回的王艳就问道,“那么,在你心里头,王姐我到底是什么呢?”

        要想讨得王姐欢心,刘旭这时候就应该说些好听的话,所以想了下的他就道:“在我心里头,王姐是结婚对象。或许是因为小时候都被你跟玉嫂还有婶婶她们宠着,所以我对年龄比我大的女人特别感兴趣,也希望以后能找个年龄比我大的女人结婚。”

        “找一个还是找好几个人?”往锅里倒了些猪油,王艳道,“待你好的女人那么多,你要是都喜欢,得全部都娶回去才行。就比如啊,你可以把玉嫂娶了,可以把刘婶也娶了。”

        “但年龄也不能太大啊!我都可以当刘婶的儿子,要是我娶了她,岂不是闹笑话了?”

        “谁让你说对年龄大的女人都感兴趣的?”

        “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呵呵。”

        “成啦,成啦,我在炒菜,你去外头陪你女儿,里头油烟大。”

        “她已经叫我爸爸了,你是不是要叫我老公?”

        “便宜可不是这么占的,信不信我一铲子把你打飞出去?”

        见王姐怒中带笑,知道王姐是在开玩笑的刘旭就笑得非常灿烂,并道:“老婆,我去外头带孩子,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好好聊一聊。”

        “滚吧你!臭老公!”

        王艳这么一喊,刘旭都有些心神荡漾了,能被王艳喊做老公还真是好。只可惜,王艳没有柳梦琳来得随便,要不然他今天去找村霸之前就可以好好爽一爽了。想着将王艳干得yin水只喷,王艳还一直喊着舒服的画面,刘旭下面就一阵的热,裤裆立马被rou棒顶了起来。

        刘旭还想逗王艳,听到豆芽在喊爸爸,刘旭就走了出去。

        刘旭走出厨房后,王艳就回头看了两眼。

        想着刚刚自己竟然叫刘旭老公,王艳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想的。不过,她还真有点喜欢跟刘旭这么没羞没躁地互相调侃的日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寂寞了太久。

        尽管寂寞,可王艳还是不愿意跟刘旭发展到那种关系。

        毕竟,她还是有丈夫的。

        哪怕这个丈夫是个人渣,但只要还维持着婚姻关系,王艳就会恪守妇道,不会在丈夫外出打工之际跟其他男人乱来。就算她的xiāo穴再空虚,再需要被填充,王艳也不会选择真的男人,而是选择黄瓜茄子之类的蔬菜。

        刘旭还以为豆芽在客厅里,没想到是在外头,而且还光着小屁屁蹲在地上。

        “爸爸,我嘘嘘了,帮我擦一擦。”

        女孩子尿尿真麻烦,还得浪费纸。男孩子尿尿就方便多了,握着小泥鳅多甩几下就干净了。

        让豆芽蹲着别动,刘旭就去拿纸。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