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四话出卖姐姐

第四话出卖姐姐

        敏感的阴部被刘旭的头发刮到后,柳梦琳就痒得都哆嗦了下,更是发出好像被刘旭插入的呻吟。

        “老公,要是我的逼跟你的头发一直摩擦,我可能都会高氵朝哦。”笑出声,柳梦琳就两手抓着杉树,并让刘旭将她托起来。

        刘旭完全站直后,柳梦琳就让刘旭放开她。

        刘旭退到后面后,柳梦琳就像一只母猴般抱着树。

        扭过头看着刘旭,柳梦琳就道:“老公,站在树下,然后让你的ji巴指着上面。我会慢慢往下滑,然后咱们就可以开始做了。”

        柳梦琳这么一说,刘旭总算明白母猴上树姿势的含义了!

        所以,刘旭就以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脱掉裤子,随后就站在树上,并让大rou棒指着上方。

        知道刘旭已经准备好了,柳梦琳就慢慢往下滑。

        看着柳梦琳慢慢下落,而雪白的屁股慢慢接近大rou棒,刘旭就变得越来越亢奋。

        当柳梦琳的屁眼被刘旭顶到时,柳梦琳就哆嗦了下,并急忙抱紧杉树,并道:“老公,错了,那是后面,你要去的地方是前面啦!”

        “反正都是洞,无所谓的啦!”

        “你是无所谓,但我有所谓的。”说着,柳梦琳就将屁股往后一撅。

        如此一来,gui头就顺势往前滑去,并顶住了湿哒哒的yin道口。

        轻轻摇着娇臀,让gui头蹭着敏感的yin唇后,柳梦琳娇躯就颤抖得更加厉害,更是发出了唔唔的呻吟。如此摩擦了半分钟,柳梦琳自己就非常的受不了,迫切希望空虚的mi穴被大ji巴塞满,所以她的身子就继续往下沉。

        感觉到gui头已经插进了mi穴,柳梦琳就吞下了口水。

        停顿片刻,柳梦琳就继续往下沉,她就感觉到gui头的棱角正摩擦着yin道壁并往深处奔去。而当整根rou棒都插进她的mi穴时,她就觉得很舒服,但还没有舒服到欲仙欲死的地步。

        “老公,我没力气了,你要托着我。”

        感觉到柳梦琳的yin道在快速收缩着,爽得都飘飘欲仙的刘旭就两手托着柳梦琳那滑溜溜的肉臀,并让柳梦琳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

        这个姿势有一点好处,就是杉树可以替刘旭分担部分力气,这样刘旭就可以将那部分力气花在了抽插上。所以呢,这姿势可比柳梦琳像只树懒一样挂在刘旭身上来得好!

        知道柳梦琳用心良苦,刘旭就很开心,随后就挺动屁股,让大rou棒在柳梦琳那yin水泛滥的mi穴内进出着。

        柳梦琳今晚很激动,yin水分泌得非常多,所以当刘旭快速抽插时,性器撞击声就变得非常明显,啪唧啪唧的。

        柳梦琳还想跟刘旭说话的,可刘旭突然加快速度后,柳梦琳喊出来的就只剩下嗯嗯啊啊的浪叫,所以她就不跟刘旭做语言上的交流,而是尽情地扭动肢体,就好像是在跳钢管舞一样。

        柳梦琳之前已经脱下了奶罩,加上她又抱着树,所以偶尔奶头就会蹭到杉树。

        轻轻一蹭,柳梦琳就觉得有人用粗糙的掌心摩擦着她的奶头,这就让她的快感加倍,换来的则是yin道的快速收缩。

        yin道一收缩,被夹着的刘旭就更加的爽。

        刘旭一爽,他就会更卖力地操着柳梦琳了。

        随着性爱的激烈进行,整棵杉树都在剧烈摇晃着,一些枯死还黏在树枝上的树叶就像雨幕一下往下落。大部分是落到了地上,但有一部分落到了刘旭和柳梦琳的身上,甚至有几片叶子淘气地黏在了柳梦琳那被香汗点缀得有些黏腻腻的nai子上。

        柳梦琳很喜欢跟刘旭做爱,就算做一辈子也不会厌倦,所以感觉到自己yin道越来越热,像是要被点燃了,柳梦琳就舒服到几乎忘我的地步。

        “老公……好棒……我的大ji巴老公……妹妹的逼快要被你插烂了……啊……用力操我……”浪叫着,柳梦琳就扭过头跟刘旭接吻,还将香舌伸进了刘旭嘴里。

        吮吸着柳梦琳的香舌,并狠狠地操着柳梦琳那湿滑无比的mi穴,刘旭就亢奋不已,他甚至都想用大rou棒直接将柳梦琳插到死。

        跟柳梦琳接吻的同时,刘旭并没有放慢速度,他更喜欢听柳梦琳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就好像是一曲性爱赞歌。

        舌吻片刻,用力吻了下刘旭嘴唇的柳梦琳就道:“老公……我好爽……你是不是跟我一样爽呢?”

        “每次操你都很爽!”叫出声,刘旭就更加卖力地冲击着。

        啪唧……啪唧……

        “啊……老公……大ji巴老公……”

        柳梦琳现在已经被刘旭干得神魂颠倒的,所以在她心里头,似乎只剩下刘旭的rou棒在不断抽插着。而且呢,刘旭的rou棒很长,每次插进去都能顶到她的花心。花心每次被顶到,柳梦琳就会陷入如痴如醉的地步,什么道德、妇道之类的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此刻,柳梦琳只想像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去享受性爱的滋润。

        “老公……我要高氵朝了……啊!!!”

        除了感觉到柳梦琳的yin道剧烈收缩外,刘旭还感觉到了一波滚烫的液体突然洒在了他那很是敏感的gui头上。这部分液体是阴精,也就是女人高氵朝的时候才会喷出来的。所以知道柳梦琳已经高氵朝了,刘旭就放慢了速度。

        而当刘旭的rou棒差不多滑出来时,量很多的阴精就会从交合处流出,安静地洒在了地上,滋润着草儿。

        之前的几次,刘旭一般都会让柳梦琳高氵朝两次,可为了让姐姐能得到更多,柳梦琳就让刘旭放她下来。

        柳梦琳落地后,她就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脚,并蹲在地上吸吮着硬邦邦的大rou棒。

        清理得差不多,又使劲吻了下gui头,柳梦琳就道:“老公,我出了好多水,估计穿上内裤的话,回去就全湿了。”

        “那就不穿。”

        “怕被人看到。”

        呵呵笑出声,收起rou棒并开始穿裤子的刘旭就道:“傻瓜,这里是农村啊,大家早就睡下了,还不睡的就是那些猫和狗了。所以啊,你可以不穿的,回去的时候洗一下再穿。”

        刘旭都这么说了,柳梦琳当然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拉起奶罩和连衣裙的吊带,柳梦琳就跟着刘旭往下走。

        刚刚那姿势让柳梦琳消耗了不少的力气,所以她就让刘旭搂着她。

        柳梦琳很少来农村,她的生活习惯之类的都跟城里人没什么两样,下坡对她来说挺艰难的,所以没走出几步,刘旭就像之前那样拦腰抱起柳梦琳。

        看着很是帅气的刘旭,柳梦琳就咯咯直笑道:“老公,你有没有见过蒙面超人啊?”

        “电视上有见过。”

        “生活中呢?”

        “没。”

        “那我现在就让你看一下。”笑出声,柳梦琳就将她那条黑色低腰内裤套在了头上,并眨着两个黑珍珠般的大眼睛,道,“看到没,蒙面超人。”

        “这叫内裤超人,傻瓜。”

        “蒙面超人是总称,内裤超人是其中的一个分类,所以我说蒙面超人是没错的。”

        “行啊,行啊,你是对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说着,柳梦琳就急忙抓下内裤,并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后闻手指。

        柳梦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骚味,这骚味闻起来有点熟悉。

        这时,柳梦琳才意识到,刚刚他被刘旭摸时就出了不少的yin水,所以流出的yin水都沾在了内裤上。她刚刚又把内裤套在头上,那么那些还没有干的yin水自然就沾在她额头上了。

        意识到这点,柳梦琳都有些郁闷了,她发觉喝酒后的自己还真像个傻瓜。

        快进家门的时候,柳梦琳就小声道:“要是我姐有醒着,你又进去了,你就当做是喝醉跑错房间了,知道不?”

        “那我会装醉把她上了。”

        “不行!”柳梦琳回答得非常坚决,“如果我姐她醒着,她又不肯依你,你绝对不能胡来。我姐性子烈,你强行上的话,要是我姐不依你,她就很可能会咬舌头或者是第三天去喝农药。记住哦,我是想让你让我姐姐快快乐乐一次,不是让你伤害她。”

        “行,我明白了。”

        “你放下我吧,我去厨房洗一下。等我回房间了,你再开始。”神秘一笑,柳梦琳道,“我就睡在我姐的隔壁,所以待会儿我可以隔墙偷听了,感觉好刺激啊!”

        “要是你受不了了,你是不是会跑过来一起玩?”

        “不会。”待刘旭放下她后,她就往里走去。

        柳梦琳走进厨房后,刘旭就坐在门口的凳子上休息,他正想着待会儿和柳梅丽缠绵一事。

        走到灶台前,柳梦琳就舀了些热水倒进木架子上的洗脸盆里。拧了把毛巾,柳梦琳就蹲在地上,并将双腿张得非常开。接着呢,柳梦琳就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阴部。

        刘旭之前很猛,就像牦牛般抽插着,柳梦琳的阴部还很敏感,所以当有些毛糙的毛巾擦着阴部,尤其是yin唇时,仿佛被刘旭嘴巴舔到的柳梦琳就舒服得哆嗦了下,更是发出让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呻吟。

        幸好厨房里没人,要不然柳梦琳都会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清洗完毕,柳梦琳就回房间换上了一条干净的内裤,并穿上了一套有些老土,但还算舒适的睡衣,这睡衣还是她姐从衣箱底部给她翻出来的。

        之后呢,柳梦琳就躺在了床上,并目不转睛地盯着木头墙壁,她姐就睡在墙壁的另一侧。

        一想到刘旭的ji巴要插她姐姐,柳梦琳心里就有点酸酸的,但她是真的希望她姐姐能舒服一次,体验一下做女人的舒服滋味。

        此时,刘旭已经轻轻推开了柳梅丽房间的门。

        怕柳梅丽醒着,刘旭就停留片刻,随后才走了进去。

        悄悄掩上门,刘旭就借着淡淡月光看到了侧向里头睡觉的柳梅丽。

        或许是因为现在是夏天,柳梅丽并没有盖被子,加上睡衣本来就很贴身,所以从刘旭的角度看去,就看到了柳梅丽那大得让他心神荡漾的大屁股,还有那线条优美的腰部。

        当然啦,刘旭最想要看到的两个地方还被衣服遮着,也就是两条腿之间的肥沃地带,还有胸前那两座雄伟的山峰。

        吞下口水,刘旭就走了过去。

        早上看到柳梅丽自慰,刘旭就想上了柳梅丽,可那时候柳梅丽反抗实在是太激烈了,所以此时的刘旭就更想上柳梅丽。

        但是呢,他又怕柳梅丽会认出他来。

        担心中途掉链子,刘旭就将窗帘拉上。

        如此一来,房间就陷入了黑暗,就算柳梅丽睁着眼,柳梅丽也不可能认出他来。

        刘旭当然是希望能看到柳梅丽,可第一次还是算了,安全起见。要是柳梅丽上瘾了,以后开着灯,或者大白天做就方便了。

        甚至呢,刘旭还可以将柳梦琳柳梅丽姐妹俩同时放倒!

        要是加上最小的柳夏雪,那就爽死了!

        很多人都想玩姐妹花,尤其是非常漂亮的姐妹花,刘旭自然也是如此!

        摩拳擦掌着,刘旭就开始脱衣服。

        脱得一件都不剩后,刘旭还摸了下自己那早已蓄势待发的钢枪。

        接着呢,刘旭就伸出手去摸柳梅丽翘臀。

        尽管隔着两层布料,可手感实在是赞啊!

        怕吵醒柳梅丽,刘旭并不敢太用力捏,就是极为温柔地抚摸着,并通过触感勾勒柳梅丽这大肉臀的整体形状。当然啦,刘旭其实最想摸的还是那条延伸向神秘之地的水沟,就不知道此时这条水沟是干的还是湿的。

        摸了片刻,刘旭就躺在柳梅丽身后。

        左手滑入柳梅丽睡衣内,刘旭就沿着那平坦的小腹继续往上摸去,并摸到了两颗因为太过于硕大而压在一块的乳房,随后他就握住了一颗。

        微微用力,刘旭就能感觉到一股弹力正在阻止着他的侵犯,他更觉得柳梅丽这胸滑得让他都有点握不住。

        轻轻揉着柳梅丽nai子的同时,刘旭那硬得不行的rou棒已经压在了臀沟处,并慢慢往下移动,随后rou棒就压住了柳梅丽的阴部。可惜柳梅丽穿着内裤,要不然那两瓣yin唇绝对贴在了rou棒上。

        柳梅丽虽然喝多了,可身体被如此碰触,她自然不可能还像个死猪般睡着。

        浑浑噩噩间,柳梅丽就觉得有个人躺在她身上,还感觉到自己的nai子正被对方捏着,更觉得两条腿之间好像夹着一根热乎乎的棍子。

        柳梅丽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当奶头被刮到,产生的电流电得她舒服地哼出声时,她才意识到这不是错觉。

        柳梅丽还以为刘旭跑了进来,可她妹妹出门的时候明显把门锁上了。

        而且啊,她妹妹不是说喝了春葫芦就会做非常非常非常逼真的春梦吗?

        这是不是说,她现在其实是在做梦,只不过梦境显得非常的真实?

        感觉到对方的手法非常娴熟,柳梅丽就觉得应该不可能是刘旭那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家伙。

        而且啊,这样子被揉着真舒服,可比自己揉舒服多了。

        所以呢,怕梦境突然消失的柳梅丽没有吭声,她就静静躺在那儿让对方抚慰着她。

        一开始,刘旭是用一只手,可听到柳梅丽那或高或低的呻吟,知道柳梦琳其实已经醒来了,刘旭干脆就让另一只手从柳梅丽腋窝下伸过去。

        握住另一颗nai子后,刘旭就更野蛮地揉着。

        柳梅丽又不是少女,更不是处女,所以刘旭没有必要对她太温柔。

        在刘旭那野蛮揉搓下,柳梅丽的叫声越来越大,甚至像是要高氵朝了般。

        更让刘旭惊喜的是,柳梅丽竟然在前后摇摆着大屁股,好和rou棒摩擦着。

        “唔……唔……”

        知道柳梦琳已经很动情了,怕夜长梦多的刘旭就一把扯下柳梅丽的睡裤和内裤,并让大rou棒压在了那两片湿得一塌糊涂的yin唇中间。

        只要刘旭稍微往后挺一下屁股并让gui头斜上一点,他就能插进柳梅丽那湿哒哒的yin穴了。

        可,刘旭没有这么做,他只是疯狂地揉着柳梅丽那两颗都在发烫的nai子,并享受着温热花瓣贴着他的rou棒前后摩擦的感觉。

        刘旭动着双手,柳梅丽动着下身,一上一下,还真是够有默契的。

        柳梦琳正躺在隔壁那屋,加上墙壁是木头还有些缝隙,所以非常的不隔音。

        听着姐姐那极为压抑的喘息,知道姐姐已经动情,柳梦琳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发闷。

        高兴是因为刘旭即将让她姐姐体验到做女人真正的快乐,发闷是因为女人都是有些小心眼的,想到她喜欢的ji巴要进姐姐身体里,柳梦琳当然会发闷到有些生气了。

        这是女人的本能,柳梦琳是很正常的女人,所以她会生气才是最正常的。

        这也证明了,刘旭在柳梦琳心里的地位非常高。

        听着听着,柳梦琳身子就开始发热,她就小心翼翼地溜下床。

        走到墙壁前,柳梦琳就将耳朵贴在了墙壁上。

        如此一来,柳梦琳就能听得更加清楚了。

        除了姐姐的喘息,柳梦琳暂时还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所以她就知道正戏还没有开始。

        农村人摆放床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将床铺靠在墙壁。加上柳梅丽家里头的床铺都是木头做的,所以就算是翻个身,床铺都可能发出咯吱咯吱声。这就意味着,要是有人在木头床上做极为剧烈的运用,发出咯吱声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

        柳梅丽睡的木头床自然也是靠着墙,也就是柳梦琳此刻耳朵贴着的墙,所以在没有听到木头床发出的嘎吱声之前,柳梦琳就知道刘旭还没有插她姐姐。

        柳梅丽是个恪守妇道的好女人,可女人都是有需求的,尤其是她这种结婚已经十几年的熟妇,所以上下都被刺激着的她迫切希望这个梦里的男人快点进去。

        要是柳梅丽知道这并不是做梦,她绝对不会希望对方进去的。

        因为呢,一旦进去,她就背叛了在外头辛辛苦苦赚钱的老公。

        柳梅丽并不是一个主动的女人,可她现在已经被蹭得浴火焚身的,所以实在是忍不住的她就腾出一只手握住刘旭的rou棒,随后就让gui头顶住她的yin道口。

        这一刻,柳梅丽想到了她的男人。

        但是,这只是梦境,就算跟其他男人做也没事吧?

        如此安慰着自己,柳梅丽就往下挪。

        当最硕大的gui头插进去时,柳梅丽全身都哆嗦了下,她实在是太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而且,她还觉得这梦境里的男人的ji巴就像刚从电饭煲里拿出来的一般,热得都快要将她融化了。

        见柳梦琳没了动作,刘旭干脆猛地一挺,坚硬如铁的rou棒就一次性插了进去。

        “啊!”

        伴随着柳梅丽那声不由自主的浪叫,她的yin道就已经塞满了。

        这一瞬间的占据让柳梅丽都差点窒息,她更觉得有些疼。

        太大了!

        实在是太大了!

        柳梅丽只跟丈夫做过,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其他男人的rou棒有多大。

        可这一刻,柳梅丽才知道丈夫那只不过是根金针菇,弄进去也不疼不痒的。

        或许,是因为现在身处梦境之中,所以这个虚构出来的男人才会这么长这么大吧?

        为了让柳梅丽体验做女人最快乐的境界,刘旭就没有丝毫的犹豫,而是握住柳梅丽的nai子使劲揉搓着,并以极快的速度挺动着屁股,让大rou棒狠狠蹂躏着柳梅丽的yin穴。

        刘旭变得勇猛后,柳梅丽的浪叫也就变得越来越大,娇躯更像是暴雨中的小帆舟,正随着刘旭的抽插摇晃着,整张床铺更能像是要崩溃了般发出嘎吱嘎吱声响。

        “唔……唔……”

        情到深处,柳梅丽就不由自主地扭过头和对方接吻,像沙漠旅人般饥渴地吸着刘旭的舌头,吞咽着那美味无比的津液。

        要是在平时,柳梅丽会觉得吃男人的口水很恶心。

        可此刻,她真觉得美味无比,简直就像琼浆玉露。

        舌吻的同时,刘旭已经紧紧抱住柳梅丽的身子,他更感觉到柳梅丽的身子简直就像发高烧了般的烫人,这也让刘旭知道柳梅丽到底是有多需要。

        作为新世纪好男儿,让有需要的妇女解决需要是理所应当的,所以刘旭并没有因为跟柳梅丽舌吻就放慢了速度。他依旧以最高马力抽插着,大进大出,啪唧啪唧撞击声就在房间里回荡交织着。他更感觉到了每当他抽出来的时候,都会带出不少的yin水。部分洒在了床铺上,部分则洒在了刘旭腿上。

        “啊……啊……”

        听着姐姐那越发高亢的浪叫,柳梦琳身子也开始发热,受不了的她就脱下了睡裤那内裤。压开yin唇后,柳梦琳就吸了吸另一只手的中指,随后就让沾满口水的中指插进她的逼里。

        尽管只是手指,可柳梦琳还是很有感觉,因为她知道刘旭正在操她姐姐!

        一想到刘旭的大ji巴正在她姐姐逼里面进出着,柳梦琳就别提有多激动了。

        人类的想象力是无限的,所以就算看不到刘旭跟姐姐玩乐的画面,柳梦琳脑海里还是能想象出来,她更觉得姐姐此刻的神情一点很享受,就像她之前跟刘旭在小树林时一样。

        片刻,刘旭就强行让柳梅丽坐在了他身上。

        柳梅丽似乎没有试过这个姿势,所以坐上去后她就一点动静也没有。

        刘旭想当柳梅丽的导师,可他一旦开口,柳梅丽就能听出是他,到时候很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所以呢,刘旭的做法是抓着柳梅丽腰部,并疯狂地往上冲击。

        这种姿势让刘旭插得更深,所以被顶得花蕊绽放的柳梅丽都快要发疯了,她就不由自主地揉着自己的nai子并放肆地浪叫着,娇躯则上下晃动着,简直就像是在做跷跷板。

        一会儿后,刘旭就将柳梅丽压在身下继续蹂躏着。

        从进去到柳梅丽第二次高氵朝,刘旭只用了十五分钟。

        而当刘旭让柳梦琳第三次高氵朝的时候,柳梅丽就一直说她已经受不了,让刘旭不要再弄她了。

        刘旭不知道柳梅丽以前跟她男人做的时候有没有这么激烈过,但至少这阵子绝对没有,要不然她就不会三天两头用黄瓜自慰了。

        所以呢,在很久没有体验过如此激烈的交战的话,突然来一次,柳梅丽的身子确实会受不了,更何况柳梅丽已经高氵朝了三次,水都流失了太多。

        也就是说,刘旭今晚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差不多该缴械投降了。

        刘旭是想划上完美的句号,也就是将最宝贵的jing液都送给柳梅丽。

        可要是那样的话,柳梅丽明天早上一定会知道是他干的。

        所以憋着的他就退了出来,之后就悄悄退了出去。

        刘旭刚出去,就碰到了连裤子都没有穿的柳梦琳。

        知道柳梦琳听得都受不了了,还没有交出子弹的刘旭就将柳梦琳拉到厨房。

        让柳梦琳两手压在灶台上后,刘旭就一rou棒顶住柳梦琳那湿得都有些泛光的入口,并猛地插了进去。

        被塞满后,柳梦琳就重重呼出了一口气。

        握住柳梦琳的两颗nai子揉着,刘旭就慢慢加快了速度,随后性器官撞击声就混着柳梦琳那极为压抑的呻吟在厨房里回荡着。

        十多分钟后,刘旭就将jing液都射进了柳梦琳yin道里。

        长长出了一口气,紧紧抱着柳梦琳的刘旭就问道:“舒服吗?”

        “就像当了一回神仙。”

        听到这话,刘旭就呵呵笑道:“你和你姐姐今晚都当了一回神仙。”

        “而且是同一个男人让我们变成神仙的。”

        吻了下柳梦琳脸蛋,刘旭就道:“宝贝,我会让你经常当神仙的。”

        “不要叫我宝贝,叫宝贝是很好听,但我总觉得像是跟小三说话似的。”捧着刘旭的脸吻了好几下,柳梦琳眉开眼笑道,“以后就叫我老婆,这样中听。”

        “老婆大人。”

        “不要大人啦,那样听起来好像我很霸道似的。”感觉到刘旭rou棒滑了出来,怕弄得一地都是的柳梦琳就急忙用手捂住阴部,并道,“好几次都是在里面,我都怕我会不小心怀上了你的孩子。”

        “你跟你男人结婚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有孩子?”

        “他不中用吧,我也不清楚。反正呢,我向你保证,以后能碰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他要是想碰我,我就弄死他。要是他实在忍不住,我就叫他去外面找鸡。”

        “好通情达理。”

        “不是通情达理,是因为如果我不放任他的话,他会把我管得更严的。”摸着自己的脸蛋,柳梦琳臭美道,“哎!漂亮也是一种罪!”

        看着柳梦琳这番模样,刘旭就贼笑道:“你不觉得你脸上多了什么东西吗?”

        刚刚怕jing液流出来,柳梦琳就用两只手去捂,结果刚刚臭美的时候就用上了那沾着jing液的手,所以柳梦琳脸上也沾上了不少的jing液。

        意识到这点,柳梦琳就急忙去洗脸,并不断说自己是个笨蛋之类的。

        洗完脸,柳梦琳就将脸盆放在地上,并将屁股放进脸盆里,接着就捧着水搓洗着被刘旭弄得还有些痒的yin户。

        洗干净后,吻了下刘旭嘴巴的柳梦琳就道:“今晚的事你绝对不能说出去。要是我姐跟我闹翻,或者是要自寻短见的,我就跟你没完。”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呵呵笑着,刘旭就使劲拍了下柳梦琳翘臀。

        “哎哟!你轻点嘛!”

        刘旭又使劲拍了下。

        “我怀疑你以后会是个施虐狂!”瞪了刘旭一眼,两手捂着雪白屁股的柳梦琳就立马往后退。

        “如果我是施虐狂,我就会把你培养成受虐狂的,嘿嘿。”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睡觉了,被你弄得骨头都快散架了。”白了刘旭一眼,柳梦琳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伸了个懒腰,又扭了扭脖子,刘旭就喃喃道:“做这种运动对身体还真是挑战,看来我得经常锻炼身体,为以后夜御千女做准备。”

        耸了耸肩膀,刘旭又嘀咕道:“做人不能树立太过于遥远的目标,应该先把眼前的小目标完成才行。”

        那么,刘旭的小目标是什么?

        玉嫂、王艳、金锁、小雪、甜悠……

        嗯,刘旭的目标就是将她们统统收入自己的后宫!

        当然,目前最大的绊脚石就是村霸,所以刘旭得想办法解决村霸才行。

        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后,刘旭就伸了个懒腰,并十指交叉着枕着后脑勺,并想着该如何弄死村霸。

        弄死村霸应该没什么问题,问题是该如何善后。

        刘旭可不想弄死村霸后,还把自己弄进了牢里。

        只要确保没有人证物证,刘旭坐牢的可能性就非常低,所以闭着眼期间,刘旭就想着在弄死村霸的前提下,该如何做到没有人证物证。

        想着想着,刘旭就睡着了。

        早上刚蒙蒙亮,柳梅丽就醒来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那随着呼吸起伏着的乳房,更看到自己的睡衣内裤都在一旁,她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如果只是做梦,不可能连衣服都脱了吧?

        坐起来后,柳梅丽就急忙拿着桌上的小圆镜搁在屁股下,并透过镜面观察着自己的阴部。

        见阴部有点儿红肿,就像是被很激烈地干了很久,柳梅丽都开始冒冷汗了。

        难道说,昨晚不是做梦,是真的有男人跟她做爱?

        看着那紧锁着的门,柳梅丽又觉得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摸了摸自己yin道口闻了闻,见只有属于自己的骚气,柳梅丽还是放不了心,所以她就含了下中指,让湿润润的中指缓缓插进去。

        完全进去后,随意搅拌了几下的柳梅丽就拔出手指并闻了闻。

        确定没有jing液的气味,柳梅丽就松了口气。

        或许,这一切都是春葫芦的功效吧。

        喝下春葫芦,做着春梦的她就大肆地揉自己的身体。不仅将自己的身体全部脱了,还让手指在逼里激烈地进出着,这才出现了好像是被男人干到红肿的假象。

        可是,为什么柳梅丽的手关节一点也不酸?

        下了床拉了拉房门,确定是锁着的,柳梅丽就掏了掏放在床位的裤子的口袋。见钥匙都在,她就松了口气,这至少证明昨晚没有人进来过。

        既然没有人进来,柳梅丽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摸了摸自己那有些肿的花瓣,柳梅丽就喃喃道:“都有点疼,看来春葫芦效果真的很可怕。可能不是我手揉出来的,是药效就是这样子的吧。”

        安慰着自己,穿好衣服的柳梅丽就往外走。

        由于yin唇肿着,所以走路的时候产生的摩擦让柳梅丽走路都有些别扭。

        看来,这红肿得半天才能消去了。

        柳梅丽现在有些高兴,但又有些失落。

        昨晚起效期间,她确实很舒服,简直就是欲仙欲死的,那个虚构出来的男人实在是棒。不仅干得她yin水喷得到处都是,还让她叫得嗓子都有些哑了。她更记得昨晚那在她身体里进出的东西又多长多粗,简直就是一根巨大的棍子,比她老公的大多了。

        哎!

        要是那根是真的,那该有多好啊!

        暗暗感慨着,柳梅丽就像往常那样坐在灶台前生火,并用瓜瓢从蓄水池里舀了几瓢的山泉倒进了锅里,随后就倒了些大米到水里。

        接着呢,柳梅丽就用锅铲轻轻搅拌着大米,确保米不会粘着锅底。

        片刻后,柳梅丽就盖上锅盖,并坐在灶台前发呆。

        柳梅丽脑子里都是那个存在于黑暗中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不是静止着的,是正在用大ji巴狠狠捅着她。

        想着想着,柳梅丽竟然就湿了。

        看来,经过昨晚的梦,柳梅丽的身子变得比平时敏感了。

        或者说,柳梅丽还期待再做一次梦。

        吃过早饭,柳梅丽就让妹妹跟她一块去摘菜。

        早晨的山上空气非常好,加上柳梦琳很想听一听姐姐昨晚的感受,所以她就主动拎着菜篮子,跟着姐姐往山上走去。

        去菜地的路有些崎岖,至少柳梦琳是这么认为的。

        她们先要走五分钟的上坡,接着是十分钟的平地,再就是三分钟的下坡,接着还要踏过一条小木桥才能走到菜地。

        柳梅丽真心不是走山路的料,所以走路的时候就老是要她姐姐扶。

        费了一番功夫,姐妹俩总算到了菜地。

        这菜地其实就是一块田,田里的泥很肥沃,适合种菜,所以柳梅丽去年就将一块田的水放光,并拿来种植花菜、大白菜之类的。

        一到菜地,出了一身汗的柳梦琳当即坐在田埂上,并望着朝阳升起的方向。

        这里地势高,早上基本都是雾霭蒙蒙,所以就算是夏天,朝阳也不会刺眼或热人,反而将远方点缀得像是蓬莱仙境,一片朦胧,却又隐约可以看到高山的轮廓。

        想起昨晚刘旭让自己变成神仙的事儿,柳梦琳就笑得非常甜,更觉得自己真是成了这仙境中的女仙子。

        拔出一颗花菜并扔进菜篮子,柳梅丽就问道:“琳琳,吃了春葫芦第二天有什么反应啊?”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