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六话无良村霸

第六话无良村霸

        “没个正经的!”挽住刘旭手腕走着两侧尽是杂草的乡间小路,柳梦琳就道,“我是想回去和我姐作伴,她一个人在家一定很无聊。”

        “看来是我不纯洁了。”

        “你全身上下都不纯洁!”顶了下刘旭额头,柳梦琳道,“而且现在太早了,又不能弄太久,所以我还是想晚点再开始。”

        知道柳梦琳还是想着那事,刘旭就哈哈笑出了声。

        走到姐姐家门口,见家里都没有开灯,柳梦琳就以为姐姐出去串门了。

        正想喊几声,柳梦琳却听到了姐姐的声音,是那种很压抑但很舒服的呻吟。

        身为女人,柳梦琳当然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可她不认为姐姐会偷男人,所以让刘旭不要出声后,她就跟刘旭一块走了进去。

        蹑手蹑脚走到姐姐睡觉的房门前,见房门只是虚掩着,柳梦琳就透过门缝往里看。

        刘旭也想看一看柳梅丽到底在偷哪个男人,所以他就借着身高优势从更高的地方往里看去。

        屋里虽然没有开灯,不过淡淡的月光从小窗户洒了进来,所以刘旭就看到光着下半身的柳梅丽正让黄瓜在她yin道内进出,娇躯还如蛇般扭动着,更是发出很是压抑的娇喘。

        看到柳梅丽用黄瓜自慰,刘旭眼睛都瞪大了,他的rou棒更是如同雨后春笋般硬了起来!

        刘旭是单纯的从性的角度看待这一幕,柳梦琳则是从姐妹情分的角度看待。

        柳梦琳搞不懂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她能感觉到姐姐应该非常非常的寂寞,或许是姐夫满足不了,又或许是因为姐夫离家太多天,姐姐太思念姐夫了。

        看了十分钟左右,见姐姐将黄瓜放在了一旁,柳梦琳就拉走了刘旭。

        走到屋外,又走了一小段路,他们两个就停了下来。

        叹了口气,柳梦琳就道:“平时我姐都没有说过那方面的事,而且还一个劲地夸姐夫有多好多好,没想到我姐姐寂寞得要靠黄瓜来解决。而且啊,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我姐姐最后那声叹气,明显就是很空虚。”

        “像你姐姐那年纪,有需要是很正常的,你不是也很有需要的吗?”

        “我也知道很正常,但我就是希望我姐姐能幸福一点。”

        想了下,刘旭就道:“咱们得先确定你姐姐是因为男人没在才这样子,还是因为她男人根本就满足不了她。看病的话都是要对症下药的,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由你这个妹妹来完成。”

        点了点头,柳梦琳道:“要是因为我姐夫没在,那还好办,等我姐夫回来就好了。要是因为我姐夫那方面很不行,那就不好办了。”

        “反正你先去确定一下。”

        “行!那你在这里等我啊!”

        “快去快回。”

        吻了下刘旭嘴巴,柳梦琳就往回走,还小跑着。

        见姐姐那屋此时正亮着灯,柳梦琳就推开并走了进去。

        自我安慰完的柳梅丽正坐在床边看电视,所以见妹妹走进来,她就往边上挪了下,并问道:“他们两个呢?”

        “没有这么快回来。”坐下后,柳梦琳就主动拉着姐姐的手,问道,“姐夫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得过个三四天。”

        要是贸然聊跟性有关的话题,姐姐可能会反感,所以柳梦琳决定先拿自己开刀。

        “哎!”叹了一口气,柳梦琳道,“姐姐,你说我怎么这么苦呢?每个月总有几天要痛得半死的,结果自己的男人还这么的没用,弄几下就完事了,让我一点也体会不到做女人的快乐。”

        “你不是说你跟妹夫很幸福的吗?”柳梅丽显得有些惊讶,“怎么又突然跟姐姐说你跟妹夫不幸福了?”

        “我是不希望姐姐知道我过得不好,怕你担心呗!”

        “哎!”摇了摇头,柳梅丽道,“妹妹,姐跟你说,十个男人里有七八个都是那样子,弄几下就忍不住,所以你也就别想那么多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将就点就是了。反正只要妹夫对你好,那就算做的时候早了些,那也可以的。好歹呢,妹夫还会天天陪着你,你看你姐夫,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这么大的家就姐姐我一个人睡。有时候啊,半夜吓醒了,只能抱着被子想着你姐夫。”

        成功撬开了姐姐的话匣后,柳梦琳就问道:“姐夫那方面厉害不?”

        “你个不害臊的,怎么连这个都问了?”柳梅丽轻轻拍了下妹妹的肩膀。

        呵呵笑出声,柳梦琳就道:“咱们是亲密无间的姐妹,这事还不好说啊?我刚刚不是说我男人很没用吗?姐夫整天干农活,那方面应该很厉害吧?”

        “哎!”叹了一口气,柳梅丽如实道,“小琳,姐跟你说,当初跟你姐夫结婚没图啥,就是希望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可是呢,处久了,姐对那方面的需求也高了,尤其是这两年。”

        见姐姐沉默了,柳梦琳就问道:“姐夫长得那么壮,难道那方面也不行?”

        “没有谁说长得壮那方面就一定行的啊!”说出口,柳梅丽就道,“姐跟你说,你可不能跟别人说啊。其实你姐夫很不行,这两年我跟他都没有做了。而且啊,我跟你说,你姐夫去打工其实就是想离我远一点。他是个很要自尊心的人,所以他都不敢跟我亲近,就怕把我弄得火烧烧的,自己又灭不了火。”

        “那做女人有意思吗?”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笑着叹了口气,柳梅丽道,“自己想开了就没啥。对了,小琳,我跟你说,我看你跟刘旭走得比较近,这可不好。他年少气盛的,你又长得如花似玉,妹夫还没办法满足你,我就怕你跟他那啥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有分寸的。”说着,柳梦琳就站了起来,“姐,我去解手。”

        “你说话真有城里人的味道,要是姐,姐就直接说去蹲坑或者拉屎了。姐是个粗人,你别见怪啊!”

        “在我心里头,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姐,我还记得小时候你经常拿好吃的给我。”说完后,柳梦琳就走了出去。

        走到屋外跟刘旭汇合后,柳梦琳就将跟她姐的聊天内容大致说了一遍,还问刘旭该怎么办。

        柳梅丽是对性有需求,那就意味着要让她满足才行。可她男人本身就不行,黄瓜之类的东西又无法满足她,那么要满足她只能再找一个能力强一点的男人。

        当刘旭将这话说给柳梦琳听时,柳梦琳当即反驳道:“绝对不行!我姐虽然很想得到满足,可她不会去找野男人的。而且,我也不希望我姐为了那事就跟村里头的男人胡来。你也知道铁头村很小,要是传开了,我姐岂不是都没脸活下去了?”

        “那就没办法了。”

        “哎!真急人!”

        来铁头村的时候,刘旭就看上了柳梅丽那大胸还有大屁股,更是意淫了柳梅丽好几次。加上柳梅丽是柳梦琳和柳夏雪的姐姐,刘旭就更想上了。刘旭已经让柳梦琳服服帖帖的,什么姿势都可以摆,那要是把柳梅丽也搞定,这花俏的三姐妹岂不是就搞定两个?

        至于柳夏雪,刘旭只要趁着给她复诊的时候下手就可以了!

        想到此,刘旭就道:“梦琳,其实我有个法子,但要是我说出来,你准说我不是好胚子。”

        “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不是好胚子了,所以你赶紧说。”

        担心被别人听到,刘旭就附到柳梦琳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听罢,柳梦琳就立马摇头,道:“明显好处都被你占了。”

        耸了耸肩膀,刘旭道:“目前来说只有这办法了,让你姐满足的同时,还不会让她有负罪感。反正呢,决定权现在是在你手里,就看你肯不肯试一下了。”

        “真的要这样子?”

        “决定权在你手里。”

        “好歹你日了我那么多次!你就不能帮我做一下决定啊!”柳梦琳记得直跺脚,“虽然我比你大,可我一点主见都没有。老公,老公,老公,我都叫你这么多声老公了,你赶紧给我做决定。”

        “我的决定就是我提出的办法。”

        “可是……”

        “要不然咱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你姐至少还有黄瓜。”

        “黄瓜根本比不过真人的。”说着,柳梦琳还望刘旭下面抓了一把,“真的热乎乎的,还会跳动,尤其是出来的时候。而且啊,我跟你做的时候,不是还可以跟你交流,你还会说很温柔的话,你觉得黄瓜能跟我交流吗?”

        听到柳梦琳举的例子,刘旭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就问道:“老婆,那你的打算是什么?”

        想了下,柳梦琳就道:“我跟我姐都是女人,老公都不行,我当然知道我姐有多难受。哎!就按照你说的办,这次就便宜你了。不过我跟你说,事后你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不能让我姐看出蛛丝马迹来。”

        “没问题!”

        “那今晚开始?”

        刘旭今晚还打算去找村霸的麻烦,给他点颜色瞧瞧,可他有想帮柳梦琳满足她姐姐。

        而且呢,刘旭也不知道玉嫂什么时候回来。

        难道说,刘旭整村霸的计划又得推后了?

        有些事情可以推后,有些事情则必须早点办好。

        显然,刘旭应该先去惩治村霸!

        想罢,刘旭就道:“今晚不合适,明天不是你姐生日吗?你再送上这份礼物的话,你姐就不会觉得突兀了。”

        “那行。”

        “你先去跟你姐笼络笼络感情,我得开车出去一趟。”

        “去哪里?”

        “好女人是不会问这问那的。”

        呵呵笑出声,柳梦琳就道:“好,好,好,我不问就是了,反正你开车的时候小心点,那山路简直是太差了。要是孕妇坐你的车,指不定孩子都被颠簸出来了。”

        “上次你坐我的车,有没有颠簸出什么?”

        附到刘旭耳边柳梦琳轻声道:“一直颠簸,水都弄得一裤子都是。”

        要不是刘旭想早点惩治村霸,他绝对立马将柳梦琳推倒!

        搂住柳梦琳狠狠吻了下,刘旭就道:“能早点的话,我就尽量早点回来。如果太晚了,玉嫂打电话叫我去接,我就打电话给你。”

        “行呀!”

        又聊了几句,刘旭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望着刘旭离开的方向,柳梦琳还真想知道刘旭这么晚了要去干什么。

        柳梦琳以为刘旭是要去会哪个女人,但她绝对没想到,刘旭是要回大洪村,然后做一些让村霸气得都要吐血的事!

        山路本身就崎岖和坑坑洼洼,所以担心出事,刘旭开得比较慢。但到了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他就加快了速度,还时不时地按喇叭,就怕有某些傻子站在路中间。

        一个半小时,刘旭总算到达了大洪村。

        又过了十分钟,刘旭就到了离村霸家很近的位置,并将摩托车停在了黑乎乎的角落。

        正要往前走,刘旭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玉嫂打来的。

        刘旭猜到玉嫂是要叫他过去接,所以接通电话聊了两句并挂断电话后,刘旭就打电话让柳梦琳过去接。

        担心手机突然响起会让自己暴露,刘旭就将手机调为震动模式,随后就接近村霸的家。

        农村人都比较早睡,有些白天干农活的,晚上差不多八点多就睡了,这也是为什么刘旭会这么早来村霸家的原因。

        见大门紧锁,刘旭就沿着房子转了一圈,都没见哪个房间里有亮灯的,这就说明村霸等人已经在床上了。

        拿出钥匙,刘旭就小心翼翼地将大门打开。

        担心会发出声响,刘旭每推一点点都十分的小心。

        推开一条足够他钻过去的缝隙后,刘旭就立马钻过去并轻轻掩上门。

        看着这个灰蒙蒙的客厅,刘旭就伸了个懒腰。

        要是刘旭的估算没出错,住这里的一共有五个人,村霸、陈甜悠、陈甜悠妈妈、许静以及那天被刘旭打得半死的陈铁龙。

        要让村霸发怒的话,刘旭最应该拿村霸最在乎的人开刀,也就是村霸的儿子陈铁龙!

        按照刘旭的推断,这三层楼的别墅的一楼和二楼有人住,三楼就应该是堆放杂物之类的了,所以他就决定先从一楼找起。

        左边两个房间,右边两个房间。

        上次陈甜悠妈妈在左边外屋自我安慰,所以刘旭就首先将这个房间排除了。

        至于另外三个房间,刘旭当然是先从没有关上的房间找起,也就是右边外屋。

        走到门前,刘旭就以最慢的速度推开虚掩着的房门。

        透过门缝,刘旭就看到只露出胳膊和脑袋的许静正侧躺着。

        刘旭原以为许静会跟陈铁龙睡在一块,所以见床上只有许静一人,刘旭就有些惊讶,随后他就溜了进去。

        蹲在许静面前,看着许静那精致的五官,那细长又往上翘的睫毛,还有那显得很诱人的薄唇,刘旭就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下。

        感觉到有人亲自己,睡得不是很熟的许静就睁开眼。

        见房间里没有人,以为是自己错觉的许静就翻了个身。

        蹲着的刘旭在等了一分钟后,他才站起来。

        刘旭还真想和许静云雨一番,他也知道自己要和许静云雨的话,许静应该不会反对。可女人一旦被插,而且还是被很剧烈地插的话,就会舒服得叫出声,那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呢,像门神般站了片刻,刘旭就悄悄走了出去。

        现在一楼还有两个房间,刘旭想要惩治的陈铁龙很可能就在其中一个!

        让刘旭失望的是,另外两个房间都锁着,而且这门锁还是老式的,外面都没有锁柄可以拧开的,所以他还必须先拿钥匙打开。

        试了几把钥匙,刘旭总算打开了一扇门。

        因为是里屋,采光会比较差,所以刘旭就看不清躺在床上的到底是谁。

        溜进去,凑近一看,刘旭就吓了一跳,刘旭就看到了一张长得比许静来得年轻和青涩的面庞,也就是曾经因为长了外痔而被刘旭几乎看光的小妮子陈甜悠。

        这小妮子有点傻气,从做手术的时候蹲了一个多小时的坑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瞧着小妮子那可爱的脸蛋,刘旭都想好好捏一捏。

        陈甜悠睡相有些差,被子都没有盖好,所以那被轻薄睡裙点缀得玲珑的身材就呈现在刘旭眼前。

        女人睡觉的时候都不会戴奶罩,这是为了让胸更好的发育,所以刘旭就俯下身盯着陈甜悠的胸部。

        陈甜悠长得比较青涩,胸却不青涩,是与年龄有些不相符的c杯。

        怕吵醒陈甜悠,刘旭就离开了。

        现在,一楼就只剩下一个房间了!

        拿出钥匙打开那个房间,刘旭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刘旭就知道这人一定是陈铁龙!

        许静和陈甜悠各自睡一个房间,而村霸应该跟他老婆睡在一块,也就是左侧外屋,那么剩下的一个房间里有人的话,就只可能是陈铁龙了!

        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刘旭就已经准备对陈铁龙下毒手了!

        可是,走到床边,刘旭就吓了一跳,在床上的竟然是陈甜悠的妈妈!

        上次陈甜悠妈妈是在外屋自慰,怎么会是谁在里屋?

        刘旭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他确定床上这个胸很大,身材也很辣,还留着一头瀑布般长发的女人是陈甜悠的妈妈。

        陈甜悠的妈妈穿着低胸吊带睡裙,加上她的睡相跟她女儿比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那正随着呼吸起伏不定的巨乳大半个都呈现在刘旭面前,甚至连那樱桃都露出了些许!

        只是粗粗看了眼,刘旭就有些受不了!

        此时此刻,刘旭真的很想做一会儿超级禽兽!

        可他不确定睡在隔间的到底是村霸还是陈铁龙,反正不管是谁,只要他敢动陈甜悠妈妈,隔间那个人绝对会听到,甚至刘旭连退路都会被切断。

        要是刘旭出事了,玉嫂怎么办?那些和刘旭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妹子们该怎么办?

        忍!

        盯着那可口的巨乳多看了几眼,刘旭就决定将自己想要发泄的情绪暂时压着。

        反正呢,等回到柳梅丽家里,柳梦琳会让他爽得飞上天的。

        舔了舔嘴唇又咽下口水,刘旭就想退出,却看到了让他咋舌的一幕!

        陈甜悠妈妈的身体竟然开始扭动,还开始揉搓着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甚至还伸到两腿之间摸着mi穴。

        这举动就是在自慰!

        见她还闭着眼,刘旭就知道这饥渴的女人一定是在做春梦,迫切希望被大ji巴塞得满满的。

        听着她发出的娇喘声,刘旭实在是受不了。

        俯下身,盯着她那在快速活动着的手指,见找不到中指,刘旭就知道中指正在最泥泞的yin道内活动着,让这个饥渴的美妇获得些许的快感。

        当然,手指绝对比不过男人的ji巴。

        强忍着操了美妇的冲动,刘旭就退了出去。

        掩上门,刘旭就长长吐了一口气。

        刘旭现在脑子里都是美妇那扭来扭去的身子,这让他都很难集中注意力。

        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因为一个女人在自那个慰的就分神,刘旭就走向左侧外屋。

        因为陈甜悠妈妈曾在外屋自慰,所以刘旭就理所当然地以为那个是陈甜悠妈妈的房间,现在看来刘旭下的结论还是太武断了。

        走到那房间前,刘旭就像先前那样将门打开。

        透过门缝,见床上躺着的是村霸,刘旭就纳闷了,难道行动不便的陈铁龙还睡在楼上不成?

        反正刘旭现在不想弄死村霸,他想让村霸感受无能为力的痛苦,所以掩上门的他就往楼上走去。

        走到二楼,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刘旭就明白陈铁龙为什么会单独睡在二楼了。

        走到传出药味的房间,刘旭就推开了门,一股药味就扑向刘旭,让刘旭都差点喘不过气。

        见陈铁龙手脚都包着纱布,刘旭就有些郁闷,他也不记得自己下手有这么的重,还是说陈铁龙这身体太脆弱了?

        看了眼放在床边的尿壶,知道陈铁龙连尿尿都必须在房间里解决,刘旭就有些高兴。

        要不是村霸之前想打玉嫂的主意,刘旭还不会做到这地步。

        村霸!这是你造的孽!

        现在,刘旭除了要替自己和玉嫂出一口气外,刘旭还要替村里那些被村霸欺负过,甚至强奸过的女人出一口气!

        恶有恶报!

        要是再打陈铁龙一顿,村霸铁定会气得半死。可刘旭想让村霸一辈子都记得这个晚上,所以他决定玩一点更狠的事来。陈铁龙是许静老婆,而刘旭不希望许静再被陈铁龙干,所以他就决定……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水果刀,刘旭就盯着陈铁龙裤裆。

        就在这时,陈铁龙突然醒了。

        陈铁龙是被尿憋醒的,可一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手里还拿着水果刀,他就吓得半死。陈铁龙想看清是谁,可房间太暗,这人又背对着稍微有些光的方向,所以陈铁龙只会看到一张黑乎乎的脸,连最起码的五官都看不到!

        陈铁龙想大叫,可看到那把水果刀,他就忙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那天晚上跑到我家来打我的人?”

        刘旭本来想做完就溜走,可村霸一定会知道是他干的,所以他就开口道:“这么跟你说吧,那天在你店铺外打你的是我,在你家里打你的还是我。至于原因呢,很简单。你爸爸欺负过我,还想欺负我女人,所以我就决定报复他。刚好你是他儿子,我就拿你开刀了。”

        陈铁龙行动不便,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拿着刀的刘旭,所以他就道:“我替我爸爸跟你说一声抱歉,你如果想要补偿,你可以跟我开个数。只要我有,我一定给你的,好不好?”

        “一百万。”

        “这么多?”

        “答应不?”刘旭摇了摇水果刀。

        吓死半死的陈铁龙忙答道:“行,一百万就一百万。”

        “我还有别的要求。”

        “说就是了。”

        “你老婆很漂亮,我想搞她。”

        “你有病是不是?!”

        “答应不答应?”刘旭一水果刀就压在陈铁龙脖子上。

        陈铁龙很想拒绝,可他更想要自己这条命,所以全身哆嗦着的他就道:“行,我老婆也给你搞。她现在就在楼下睡觉,你去搞就是了。”

        “随便我怎么搞?”

        “是啊,是啊,你想怎么搞我老婆都可以。”

        “难道你不在乎她吗?”

        想要保命的陈铁龙就满不在乎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干嘛要在乎?只要我有钱,我随时都可以换,想找多漂亮的都可以。”

        听到这里,刘旭就冷笑了声。

        陈铁龙只是想保命,但有一点是他万万没想到的。那就是,刚刚聊天的时候,刘旭一只手有放进口袋,并打开了手机里的录音软件。刘旭有将录音软件设置为右上角的热键启动,所以只要按一下那个键,录音软件就会自动打开并开始录音。这就是和有些手机拍照的时候,只要按一下某个键就会开始拍照一个道理。

        至于为什么要录音,刘旭是另有打算的。

        “放过我好不好?那都是我爸爸的错,又不是我的错。”

        听到这话,原本打算关闭录音软件的刘旭就问道:“你很恨你爸爸?”

        “我当然恨他了!”陈铁龙想也没想就道,“他太专横了,而且做了太多坏事,你都不知道小时候我出门的时候经常莫名其妙被扔石头。”

        “那你想要他死吗?”

        愣了两秒,陈铁龙就道:“想啊,我希望他早点进棺材,那种人早死早好,留着害人不浅。”

        听到这里,刘旭就关闭了录音软件,并幽幽道:“我不要一百万,我也不要你老婆,我现在只要一样东西。要是你肯将那东西给我,我就放过你。”

        陈铁龙行动不便,他更是怕死,所以为了活下去的他就立马点头道:“你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可以?”刘旭嘴角已经翘了起来。

        “当然!你随便拿!”

        “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我拿走这东西,所以我得做一些拿走前的准备。”说着,刘旭就扯下窗帘,并用水果刀将窗帘划成好几块。

        见状,搞不清楚刘旭想干嘛的陈铁龙就问道:“你剪窗帘干什么?”

        “当然是有用处的了,我这人可不喜欢做无用功。”呵呵笑着,刘旭道,“反正你乖乖的听话就对了,要不然我会拿走更多的东西。陈铁龙,等你醒来之后,你如果觉得不爽就去找你爸,因为是他先犯了错,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三番两次拿你出气。”

        说完后,刘旭就在陈铁龙的哀求下,将陈铁龙手脚都绑在了床上,还是呈人字形,并将仅剩的一点布料塞进了他嘴里。

        看着眼睛瞪得特别大个的陈铁龙,刘旭就幽幽道:“我要将你传宗接代的东西拿走。”

        一听这话,陈铁龙眼睛就瞪得特别大个,挣扎就是剧烈,丝毫不在意受伤处的疼痛。

        “放心,只要及时止血和送去医治,你是不会有事的。”呵呵一笑,刘旭补充道,“最多就是变成太监。”

        要是没有了那玩意,陈铁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男人最重要的不是面子,而是那根。因为那根可以让男人去搞女人,让女人爽歪歪的。而且如果没有了那根,就算遇到心爱的女人,那也没办法让心爱的女人很爽,更没办法将心爱的女人留在自己身边。

        更重要的一点是,陈铁龙是陈家唯一的香火,要是他没有了那根,那就意味着陈家绝后了!

        比起给刘旭一百万,并将老婆送给刘旭搞,陈铁龙更想保住那玩意!

        可,陈铁龙都说不出话来。

        扯下陈铁龙的裤子,将那让刘旭觉得有些恶心的玩意拉上后,刘旭就猛地挥动水果刀。

        一抹鲜血洒在了墙壁上,紧接着就是陈铁龙那好像被人爆了菊的剧烈挣扎,而刘旭手里正拿着陈铁龙那恶心的玩意。

        刘旭知道要是将这玩意留着,医生还是能帮陈铁龙接回去的,所以他就将这玩意放在桌上的水杯里,并拿着水杯往外走。

        走出村霸家,刘旭就打电话给村霸。

        响了足足半分钟,村霸才接起电话。

        “草你妈!”村霸破口骂道,“劳资睡得正香!你这混球竟然这时候打电话来!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非宰了你不可!”

        “我就在你家外面。”说着,刘旭就使劲踢了踢大门。

        “兔崽子!我现在就去宰了你!”

        “我忘记跟你说一件事了,你的宝贝儿子的宝贝现在就在我手里。你看下你是要去看你的宝贝儿子,还是来看你宝贝儿子的宝贝。”

        刘旭这话简直就像是在说绕口令,让村霸听得都有些懵了。

        发觉村霸智商不够高,刘旭就简而意赅道:“我刚刚把你儿子下面那东西剪下来了,你现在如果不上去帮他止血,我保证他再过几分钟就会休克,再过十几分钟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草你妈!”

        听到里面传来摔手机的声音,笑了笑的刘旭就收起手机往他放着车子的地方走去。

        跑进儿子房间,见儿子被五花大绑着,下面还一片血,甚至连被单都被染得通红,村霸就傻了,他就放开嗓子喊叫着,让还在睡梦中的老婆女儿还有儿媳妇都上来帮忙。

        村霸手忙脚乱之际,刘旭已经骑上摩托车离开了。

        行驶出一段路,见路边有一只狗,刘旭就将水杯扔了过去。

        汪!

        差点被砸到的狗就立马跳开,不过闻到血腥味,它又慢慢靠近,并用鼻子拱着水杯,让里面那东西掉出来。

        闻了闻,狗就将陈铁龙最重要的东西叼进了嘴里。

        嚼了数下,仿佛吃到蟑螂的狗就立马将已经被它咬得稀巴烂的器官吐到了地上,并对着刘旭离开的方向吼了好几声才再次趴在地上。

        半小时后,村霸家客厅。

        陈铁龙已经被村霸的手下开车送往县城里的医院抢救,陈甜悠母女以及许静都被他留了下来。

        此刻,客厅里除了村霸、陈甜悠母女以及许静,还坐着五个彪悍大汉,都是村霸的拜把子兄弟,也算是村霸的手下。可以随意使唤,但村霸也要让他们得到不少便宜才行。就比如,要是看上哪个女人,村霸上完就必须让他们接着上。当然,他们都不喜欢最后一个上,因为最后一个一捅进去,前面几个射的jing液就会随时流出来,非常的恶心。

        铁青着脸,村霸就道:“当初装大门的时候我问过师傅,师傅说这门在不破坏的前提下,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大门钥匙一共四副,我这里一副,茹茹那里一副,悠悠那里一副,还有小静你那里也有一副。现在,把你们的钥匙都拿出来。”

        村霸这意思明显是说有内鬼!

        见女儿和儿媳妇都拿出钥匙,村霸就盯着披着一件长外套的妻子,问道:“茹茹,钥匙呢?”

        掏了掏,王茹道:“在房间,我去拿。”

        要是王茹拿出去钥匙,她就会被认定是内鬼!

        至于内鬼该受到的惩罚,这就不是王茹能想象的了。

        因为呢,村霸重男轻女非常的严重。自从王茹给他生了女儿后,他就对王茹不冷不热的,基本上也不碰王茹。所以要是王茹拿出去钥匙,她受到的待遇绝对会跟那些被村霸和村霸手下搞过的女人差不多!

        刚刚妈妈转身走开的时候,陈甜悠就发觉妈妈脸色有些难看,她就怕妈妈那串钥匙弄丢被捡去了,所以她就忙问道:“爸爸,如果妈妈找不到钥匙,你会以为妈妈是帮凶吗?”

        “当然!”村霸叫得非常大声,“我会立马将她打一顿!然后让他们几个轮流操你妈妈!”

        听到这话,一手下就咕噜吞下了口水。

        陈甜悠还想骂这只禽兽,可她知道要是骂的话,妈妈危险系数会更大,所以她就握紧粉拳,强行压住心头的愤怒。

        五分钟左右,李燕茹就走出房间,并拿着一串钥匙。

        走到丈夫面前,李燕茹就将钥匙交到了他手里,道:“这是我那串。我平时都不出门,也用不到,所以一直放在床铺下,我都差点忘记了。”

        将钥匙还给妻子,村霸就让她们三个都去睡觉。

        待她们都回到房间后,村霸就道:“你们五个是我最好的兄弟,咱们都是穿着一条裤衩长大的,所以这个忙你们一定得帮我。小龙先是在县里头被人打,接着是睡到半夜三更挨打,现在连传宗接代的玩意都没了,小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哎!早知道上次就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也不至于这么的惨。”

        “知道那小子在哪里不?”

        “要是知道,我已经叫人做了他!”使劲敲了下椅子,村霸道,“自从昨天消失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村里我有很多眼线,但都没有见过他们两个。我怀疑是在外村,所以我是想叫你们各自负责一个村。就算将整个和政县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找到那小子!当着他的面操他保护着的臭娘们!”

        “对了,你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不?”

        “大门没有被破坏,其他地方都有钢丝网保护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拿着钥匙打开了门。”重重叹了口气,村霸就继续道,“可三副钥匙都好端端的,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你忘记了一点。”一大汉道,“钥匙是可以配的,要是她们中谁跟那小子走得比较近,或许就将钥匙给了那小子拿去配。所以呢,那小子身上其实还有一副钥匙。”

        这么一提醒,村霸就立马想到了女儿陈甜悠!

        当初为了看病,陈甜悠就将他跟手下都赶走,之后还跟着那小子去县城做手术!

        一想到自己一直倍加真爱的女儿竟然背叛自己,害得她哥哥断了根,村霸就异常愤怒。

        气呼呼地走到老婆睡觉的那房间前,村霸就使劲敲了两下,咆哮道:“叫悠悠给我出来!”

        女儿正要去开门,李燕茹就急忙拽住她的手,并道:“老公,你有什么事就说,不要大吵大闹的。你不想睡觉,邻居还要睡觉呢,半夜三更的。”

        一拳头打在门上,村霸就道:“悠悠跟那小子混在一块,而我确定那小子手里有一串钥匙,所以一定是悠悠把钥匙拿给他配。”

        “我没有!”

        “三个人里,你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我就是没有!你有种找证据证明是我干的!”不喜欢这个作恶多端的老爸的陈甜悠就反驳道。

        父女一直在说来说去的,而李燕茹什么话也没说,她正想着该怎么办。那串钥匙是李燕茹放在外头的长椅子上被刘旭拿走了,而李燕茹刚刚拿出的那串钥匙其实是她早已配好,当做备用的。

        真是真相,可李燕茹不敢说出口。

        要是她说出口,指不定丈夫就真的会让外头那五个男人把她轮了。

        反正呢,她跟这个已经许多年没有同床共枕的丈夫已经没了感情。

        她之所以还呆在这个家,无非是为了有个经济保障。

        至于村霸为什么还留着她们母女俩,还不是因为她给村霸生了个儿子。

        见村霸一直在踢门,回过神的李燕茹就道:“老公,我说一句话,你可别生气啊。悠悠虽然有跟那人来往,可就是那一两天的事。而且啊,小龙是悠悠的哥哥,悠悠再怎么坏也不可能害自己的哥哥。再就是,其实只要有开锁师傅,咱们大门那种锁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或许呢,那人就是自己用铁线之类的把门打开了。”

        “胡扯!”

        “悠悠是我一手带大的,她的人品我清楚得很,绝对不会做出伤害这个家的事来。”停顿了下,李燕茹道,“反正呢,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还不能确定,所以我是建议你今早抓到他,到时候你稍微折磨一下,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

        “在我没有抓到他之前!你们两个都给我呆在家里!如果敢出门半步!我就将你们的狗腿都打断了!”

        村霸离开后,精神稍微放松的陈甜悠就哭了出来。

        扑进妈妈怀里,将脸贴在妈妈那丰满高耸的雪峰之间,陈甜悠就更咽道:“爸爸是坏人是大坏人,我明明没有那么做,他却还说是我做的。我现在好想立马就有工作,赚钱养你,然后咱们两个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妈妈,我好难受。”

        搂紧女儿,心疼的李燕茹就道:“宝贝乖,不要哭,哭多了你就很快会长皱纹了。反正呢,等这件事结束了,妈妈就带你离开,这辈子都不呆这里了。”

        “他说我可以在他诊所上班。”

        “不要再提他了。”李燕茹压低声音道,“妈妈不管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有一点你必须记住,你爸爸非常讨厌他,而且他还伤害了你哥哥。就算你跟你哥哥关系很差,但你也不能站在他那边。从现在开始,你就当做不认识他,要不然你会惹上麻烦的。”

        “妈妈我好怕。”陈甜悠哭得更厉害。

        吻了下女儿额头,李燕茹道:“好了,好了,咱们睡觉,别管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反正现在大夏天的,出去都会被晒死,咱们呆在家里头看电视更好。”

        盯着妈妈那非常大的胸部,陈甜悠就突然问道:“妈妈,我的胸什么时候可以像你的这么大?”

        这话题转换得还真有点快,让李燕茹一下子都反应不过来。

        反应过来后,面带慈母特有的微笑的李燕茹就呢喃道:“你刚过十八岁,身体还在慢慢发育,急什么呢?”

        “可我就是想变大,看电视里,有些女的跟我一样的年龄,胸却比我的还大。”

        “只是个别例子。”停顿了下,李燕茹就左右手各托起一颗巨乳,“妈妈这已经定型了,没办法再变大了。你的会像果子一样慢慢变大,等你有男朋友了,你的胸会变得更大。要是你怀宝宝了,有可能会增大一到两个罩杯。”

        “为什么有男朋友就会变大?”

        “这个。”皱了下眉头,李燕茹就道,“道理你不用懂,反正你只要知道有这事就行了。”

        “可我就是想知道。”泪汪汪地看着妈妈,陈甜悠道,“我刚刚被爸爸骂得都哭了,妈妈你应该很心疼才对,所以你现在要告诉我道理是什么。”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