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四话真是猿粪

第四话真是猿粪

        被弄得有点痒,女人就急忙掏出那颗杏子扔进了篮子里。

        “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谢谢啊。”说着,笑得非常灿烂的女人就咬了一口,“很甜,但又有一点涩涩的,这种感觉真好。”

        自上而下地盯着女人那白花花的nai子,咬了一口杏子的刘旭就笑道:“确实很甜。”

        “谢谢啦!”

        看着走开的女人,刘旭就多看了几眼。

        在农村,基本上年龄和刘婶差不多,又没有亲戚关系的,刘旭都是喊对方婶婶或者婶子。

        其实呢,在大洪村,刘旭还是有亲戚的。

        只不过那年他爸妈死了之后,就基本上和对方断绝了往来。

        靠着杏树,见掌心有点儿脏,刘旭就擦了擦胸口,随后就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村霸。

        电话接通后,刘旭就直截了当道:“我知道昨晚是你叫人来烧我家,不过我这人命比狗还贱。”

        “下次可没有那么走运了!”

        确定是村霸叫人干的,刘旭就呵呵笑道:“我跟玉嫂相依为命很多年,在我看来,她就是我最亲的亲人。所以呢,如果你想拿玉嫂开刀,我就拿你身边的人开刀。这么跟你说吧,今天我会让你身边的某个人受点伤,所以你最好保护好他们几个。”

        在大洪村生活了这么多年,只有别人怕村霸,或者被村霸威胁,压根就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威胁村霸。

        所以听到刘旭说出这番话,村霸就恶狠狠道:“小子!你跟那臭婆娘最好立马给我离开大洪村!否则我就让你们见不着明早的太阳!”

        “初生牛犊不怕虎。”顿了顿,狠狠地咬了杏子一口的刘旭就道,“老不死的,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今天内绝对会让你身边某个人流血。但如果你今天敢上门找麻烦,我就让你身边的某个人去见阎王!”

        “你个犊子!咱们走着瞧!”

        嘟……嘟……

        村霸挂了电话后,将手里头那个杏子啃掉的刘旭就跳到了树下,随后就小跑着回了家。

        见玉嫂正在厨房切着早上叫王艳买来的瘦肉,刘旭就道:“玉嫂,你收拾收拾东西,我要带你去铁头村。”

        “去那山坳坳干嘛?”

        不得已,刘旭就将昨晚有人浇汽油的事说了一遍。

        听罢,玉嫂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她就忙问道:“铁头村又没有认识的人,去那边有地方住吗?”

        “有王姐的熟人。”停顿了下,刘旭就道,“你收拾收拾东西,我去跟王姐说一声。”

        “好。”停顿了下,玉嫂道,“你等等,我把这些肉装到碗里,你给艳子带去。”

        王艳昨晚就让刘旭带着玉嫂去铁头村躲一阵子,所以当刘旭上门说这事时,她就一口答应,并立马给自己那个好姐妹打了个电话。确定那边有三个空房间,王艳就将具体地址告诉刘旭,并让刘旭赶紧带着玉嫂去投奔。

        既然有三个空房间,刘旭就让王姐带着女儿一块去。

        可王艳不想离开家,她这些天还要摘桔子去卖,而且她跟村霸也没什么过节,村霸再坏也不可能将气撒在她头上。

        王艳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刘旭自然就没有再勉强。

        其实呢,刘旭主要是要让玉嫂有个安全的地方待着,他自己还是会回大洪村,他要让村霸那混蛋吃苦头!

        回到家后,见玉嫂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刘旭就将摩托车推了出来。

        确定汽油足够到铁头村,刘旭将坐了上去。

        玉嫂原本是侧着坐,可知道铁头村在山坳坳上,基本上都是崎岖的山路,所以她又叉开腿坐着,行李则搁在了她跟刘旭之间。

        确定玉嫂已经抓稳了,刘旭就发动了摩托车。

        大洪村在山势很低的地方,铁头村则是在山势非常高的半山腰上,交通非常不便利,四个轮子的车都很难驶进去,所以摩托车基本上就是铁头村村民的交通工具。

        因为交通不方便,所以铁头村相交其他的一些村子就落后得多,基本上吃不了苦头的男女都已经搬到了城镇去住,剩下的还是以老一辈为主,当然有些外出打工的男女为了方便,就直接将自己的孩子扔给了爸妈去抚养。

        王艳之前说过,她那位叫做柳梅丽的姐妹在村里头教书,所以在刘旭看来,铁头村村民应该比较多,还有一座像样的小学,可当刘旭开到村头时,他就发觉情况和他想的完全不同。

        铁头村竟然不到百户人家,几乎都是泥巴房,一条山溪还将村子切成了两半。

        还没驶进村里,一个看上去三十五岁左右,穿着白色短袖和灰色长裤的女人就一路小跑了过来。

        这个女人一米六多一些,皮肤有些黑,或许是因为经常暴晒的缘故,不过两颗nai子倒是不小,会随着她的跑动而剧烈耸动着。

        “你们是不是艳子说的刘旭和玉嫂啊?”

        “对,你应该就是柳梅丽柳大姐了吧?”待玉嫂下车后,刘旭也下了车,并将摩托车停在了一旁。

        “对啊,就是我,你们叫我丽姐就好。刚刚小艳又打电话过来,还叫我一定要出来接你们,就怕你们会迷路了,呵呵。”柳梅丽的皮肤虽然有些黑,手看上去倒是挺光滑的,而且因为流汗的缘故,她那花色奶罩变得有些明显。

        刘旭是个性取向很正常的男人,所以看到女人的时候,他当然会比较注意这个女人的胸或者是屁股之类的。

        多看了那微微分开的衬衫缝隙内的乳沟几眼,刘旭就道:“外头很热,咱们还是回去了再聊天吧。”

        “成啊。”说着,柳梅丽就往回走,“玉嫂你跟着我走,旭子你就骑车跟在后头吧。”

        看着柳梅丽那多肉又翘挺的屁股,刘旭就知道要是柳梅丽脱下内裤背对着他,他再狠狠拍上几下的话,柳梅丽的屁股绝对会荡起阵阵臀浪。

        想着那一幕,刘旭就咽下了口水。

        见玉嫂已经跟上了柳梅丽,刘旭就急忙发动车子跟在他们后面。

        片刻,很是热情的柳梅丽就将他们带进了一户土房子里。

        和城里的房子比起来,农村的房子都非常宽敞,一般都是两百平方米甚至更宽,而且都是两层或者三层楼。当然这里指的是土房子,现在很多农村都开始兴建小别墅或者阁楼之类的,一般都是倒腾个五六层楼。

        这间土房子左右对称,两侧各有两个房间,更里面就是厨房了。

        推开左边的房门,柳梅丽就道:“这个房间和里头那个房间就你们住。这个家暂时就只有我跟一个人住,空着三个房间,我是住在你们对面那屋。”

        “你老公呢?”刘旭忍不住问道。

        “今年太热,很多庄稼都死了,靠那点山那点田是没办法过下去了,所以他就去一家竹木厂做事了,两周回来一次。”

        柳梅丽说话间,刘旭和玉嫂已经走进房间。

        房间布局很简单,像个规规矩矩的火柴盒。右侧靠墙是个挂着蚊帐的木板床,左侧靠窗是张大桌子,桌子上还摆放着蚊香或者是镜子之类的。

        而且呢,地面就是泥巴压实过而已,加之今早有下过雨,所以地面就有些潮湿,甚至连墙角还有一些杂草。

        说实话,刘旭对这房间非常的不满意,他怕玉嫂睡在这么潮湿的房间里会生病,就比如风湿,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将就将就了。

        “我去厨房忙活了,你们放好行李就来厨房喝水啊,这天气怪热的。”说着,柳梅丽就走向了厨房。

        “我先去洗把脸。”说着,玉嫂就从包里拿出毛巾,“你的衣服和我的衣服都在这包里,你待会儿把你的衣服拿到里屋去。”

        “行。”

        玉嫂走向厨房后,刘旭就将包包打开,并被玉嫂那些衣服给吸引住了。

        其实玉嫂带来的衣服款式都很普通,贴身衣物也是如此,可因为这些都是玉嫂穿过,或者明天还会穿上的,所以刘旭自然就会更激动了。

        拿去一条白色的内裤,刘旭就放在鼻下闻着,那表情就跟吸了毒没什么区别,飘飘欲仙的。

        正拿起白色奶罩,听到脚步声的刘旭就立马将贴身衣物塞回包包,并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出来。

        走到门前,玉嫂还想说帮刘旭拿衣服,可见刘旭已经在拿,她就没有说什么。

        其实呢,玉嫂之所以想帮刘旭拿衣服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走到厨房的她才想起里头有自己非常贴身的衣服,那个如果被刘旭看到挺不好的。

        停留片刻,玉嫂就又走进了厨房。

        将自己的衣服都拿出来后,刘旭就拿到了里屋。

        随后,刘旭就站在了屋外。

        和大洪村比起来,铁头村非常偏僻,简直比大洪村还落后了二十年。

        要是平时,刘旭死也不呆在这种地方,可现在,刘旭非常喜欢这种地方。因为偏僻,因为山路崎岖,村霸的越野车都很难上来,所以玉嫂呆在这里还是安全的。更何况,村霸压根就不知道玉嫂在这儿。就算知道玉嫂在这儿,也不知道玉嫂在哪户人家里。

        这时,刘旭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王姐打来的。

        得知刚刚有批人去刘旭家里,之后悻悻而归,刘旭就知道自己带玉嫂来这是正确的,他也在电话里感谢王姐提供了这么好的庇护所。

        挂掉电话后,刘旭就知道自己一定要残忍一点!

        要是不把村霸这个祸根铲除了,刘旭的诊所根本就开不起来,甚至连大洪村都没办法回!

        所以呢,刘旭就打算天黑后回大洪村,像游击队一样给村霸来个措手不及!

        现在是下午两点,又是夏天,离天黑还有四个小时,这让刘旭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来的时候刘旭都没有带东西给柳梅丽,这是非常不礼貌的。加上他怕汽油只够他回一趟大洪村,都没办法返回铁头村,所以刘旭就决定去城里一趟。除了买汽油外,还要买些水果或者其他东西送给柳梅丽。

        等玉嫂走出来,刘旭就说自己要去城里,还问要不要带什么。

        玉嫂是不希望刘旭出门,她就怕会遇到村霸的人,但知道摩托车油不多,必须加满油,玉嫂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买东西,其实玉嫂是有东西要买的,但她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就没有说出口了。

        和玉嫂道别,刘旭就骑着摩托车往县城的方向驶去。

        到了城里加满油,又带上一桶,刘旭就准备去买水果,可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将车停在路边,刘旭就拿出手机,是玉嫂打来的。

        接起电话,刘旭就问道:“需要我带什么吗?”

        “那个……那个……”

        见玉嫂支支吾吾的,刘旭都有些纳闷了,他就道:“玉嫂,你要买什么直说,我直接给你买回去。”

        “能不能……能不能帮我买包卫生巾?”

        “什么?”

        “卫生巾啊。”

        玉嫂这么一说,刘旭就意识到玉嫂的大姨妈可能快来了,他更是暗暗记下了这时间。因为以后每当玉嫂来大姨妈了,刘旭就要倍加呵护。要是条件允许,刘旭还会炖红糖给玉嫂缓解疼痛。

        和玉嫂结束通话后,刘旭就立马到附近的店铺买了三包卫生巾。

        随后呢,刘旭就去买水果。

        除了水果外,想要给玉嫂最贴心呵护的刘旭还买了红糖以及荔枝干,他知道红糖和荔枝干一起炖可以缓解痛经。

        该买的东西都买了之后,刘旭就骑车往回行驶。

        不过开到快出县城的地方,刘旭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女人正站在路旁,还时不时往前眺望。这个女人就是柳梦琳,内衣店老板娘,一个风韵犹存,又对性有着非常大追求的女人。

        今天的柳梦琳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戴着一顶太阳帽,少了些许女人味,但多了几分干练。

        现在是大夏天,穿裙子是最好的选择,所以见柳梦琳一副秋天时候的打扮,将摩托车停在柳梦琳身旁的刘旭忍不住问道:“柳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柳梦琳压根就没有想过会碰到刘旭,所以她就立马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并道:“我姐姐后天生日,我要去陪她过。”

        “后天生日,今天去干嘛?”

        “还不是因为那里很高,凉快着。”说着,柳梦琳就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香汗,埋怨道,“城里热死了,连睡个觉都不安稳,我那死男人又嫌装个空调费电。我费劲嘴皮子,他也不肯装。还说啊,装空调可以啊,以后电费都要我出,还不能从店铺赚的钱里拿。我不花自己开店铺赚来的钱,那不成我出去卖啊?”

        听到如此的抱怨,刘旭就笑呵呵道:“有些人就是这么抠门。”

        看了下时间,柳梦琳喃喃道:“我姐说她邻居今天有到城里,还叫我三点的时候在这里等。可现在都快三点半,我还是没见着人,真是急死人了。”

        “去哪呢?”

        “铁头村,跟你不同路。”

        一听是铁头村,刘旭一下就乐了,他更觉得自己跟这个少妇还真是有缘,没想到去铁头村避难,竟然还能遇上柳梦琳,这岂不是说明他呆在铁头村是不会寂寞的,至少柳梦琳这个很有需求的女人会陪着他。

        嘿嘿一笑,刘旭就道:“柳姐,上车,我捎你一程。”

        “太远了,我不想浪费你时间,反正我等一等就可以了。”

        “我也要去铁头村。”

        “你不是开玩笑吧?”柳梦琳喜道。

        “千真万确。”顿了顿,挑了挑眉头的刘旭就道,“柳姐都把我弟弟吃进去过了,还怕我把你卖了不成?”

        白了刘旭一眼,柳梦琳就道:“边上人这么多,少给我乱说,要是被我男人知道就死定了。”

        “赶紧上来。”

        坐上车,两手压在后面,柳梦琳就小声问道:“旭子,你要在铁头村呆多久啊?”

        知道柳梦琳是想在铁头村干那事,刘旭就道:“呆到柳姐出不了水为止。”

        刘旭这么一说,柳梦琳的脸都红了,她就轻轻敲了下刘旭后背,并小声道:“在你把我弄干之前,我已经把你榨干了。”

        “走着瞧。”说着,刘旭已经发动了摩托车。

        路上,柳梦琳就跟刘旭说着各种荤话,有时候说啊说,两个人还会笑得非常大声,偶尔被调侃得脸红心跳的柳梦琳还会垂着刘旭背部,还说要让刘旭过两天连路都走不了。

        只是呢,当刘旭知道柳梦琳的姐姐竟然就是柳梅丽,刘旭就吓得差点将摩托车开进了路边的小河里。

        柳梅丽,柳梦琳,柳夏雪,这三个住在不同地方的女人竟然是三姐妹!

        柳梅丽有着农村女人的朴实,柳梦琳有些城里女人的风骚,柳夏雪则像个小家碧玉般的矜持。

        三姐妹性格各不相同,嫁的地方也不同,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旭已经上了柳梦琳,柳夏雪也迟早会被刘旭上了,那么要是能将胸大臀翘的柳梅丽也推倒了,那岂不是可以同时享受三姐妹了?

        一想到三妹家同时赤着身子躺在刘旭身旁,刘旭顿时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猿粪啊,猿粪啊,这真他妈的真是猿粪啊!

        当刘旭和柳梦琳同时出现在柳梅丽面前时,柳梅丽就吓了一跳,随后就拉着妹妹的手到厨房聊天。

        至于刘旭呢,他正将三包卫生巾递给面红耳赤的玉嫂。

        每次看到玉嫂如此的害羞,刘旭就觉得玉嫂更加的美丽迷人,就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般静静绽放,这在结过婚的女人之中是非常少见的。

        一般农村结了婚的女人都非常的不害臊,几个女人处在一块就什么荤话也敢说,甚至会将前来凑热闹的男人说得脸色通红。

        当然,玉嫂虽然结过婚,不过结婚当晚,那个倒霉的男人就一命呜呼,所以玉嫂其实不能算是妇女,最多算是半个吧。

        和姐姐聊了片刻,出了一身汗的柳梦琳就想洗个澡。

        让柳梦琳哭笑不得的是,洗澡竟然是在厨房,也就是今天她洗脸的地方,然后就是将大厅和厨房之间的门关上,赤裸裸地站在那儿冲澡。

        柳梦琳在家里没办法吹空调,可最起码可以在卫生间里洗澡啊!

        看来,柳梦琳得另外找个地方洗澡了。

        农村的小溪都比较干净,尤其是这种山沟沟里,所以柳梦琳就想去溪里洗澡。

        可她又不敢一个人去,就怕洗到一半突然有男人将她那个啥了。

        她上次跟刘旭虽然显得很主动,简直就像没有被男人碰过一样。可她这辈子只被两个男人碰过,一个是她丈夫,一个就是刘旭。所以呢,她才不希望莫名其妙就被第三个男人强上了。

        加上柳梦琳很想跟刘旭亲热,所以她就悄悄跟刘旭说了自己的想法。

        活了这么多年,刘旭只跟王姐在溪里洗过澡。那时候刘旭压根就不知道男女之事,所以现在想起来,刘旭都有些后悔,他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将王姐全身都摸个遍,只是摸了奶。

        所以呢,柳梦琳一说一块去溪里洗澡,刘旭立马就答应了,他还跟玉嫂说是跟柳梦琳去外头走一走,拍一拍风景。

        随后,柳梦琳就拿了干净的内裤和毛巾,刘旭则拿了一条内裤。

        之后呢,两个人就沿着小路往村子更深处走去,有说有笑的。

        铁头村被山涧小溪一分为二,要找个水清一点深一点的地方洗澡应该不错,所以走出村子的两人就沿着山溪边往上走。刘旭还时不时要拉柳梦琳一把,走惯了平坦水泥路的柳梦琳可不擅长走上坡,尤其是还铺着一层茂密杂草,很容易让人滑倒的山坡。

        至于刘旭呢,他小时候几乎都呆在农村,所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

        柳梦琳要求很简单,就是洗澡的地方尽量掩蔽一些,她可不希望洗到一半半就被陌生人给看光了。

        走了十多分钟,他们终于找到了个合适的地方。

        这位置确实很隐蔽,两侧都是茂密的杉树,上流又是四米多高的小瀑布,下流的视野虽然很好,但只要尽量靠近小瀑布,就算下流有人也看不到他们在洗澡,而且刘旭也会第一时间知道有人来。

        穿过两株杉树之间,刘旭就跳到了山溪旁边,随后就接住柳梦琳扔下来的袋子,并张开双臂让柳梦琳跳下来。

        虽说高度只有两米,可柳梦琳还是有些怕,不过在刘旭的鼓励下,柳梦琳还是咬着牙跳下去,并被刘旭紧紧抱在了怀里。

        看着都出了一身汗的柳梦琳,又见柳梦琳两颗雪峰都压在他的胸膛,喉咙有些干的刘旭就道“洗个澡就回去。”

        “要不然你还想干嘛?”

        “好像确实想干嘛。”

        “我们在互相打哑谜吗?”挣脱束缚后,柳梦琳就望着那个仿佛深不见底的水潭,“会不会太深了?”

        “那是因为水下石头颜色太深的假象,我下去给你试一下你就不怕了。”说着,刘旭就脱得只剩一条内裤,随后就小心翼翼地往深潭走去。

        看着刘旭一点点地被溪水淹没,柳梦琳都有些怕了。

        最深的地方刚好到刘旭胸口,所以他就向柳梦琳招了招手。

        “水下没有水鬼之类的吧?”

        看着显得很纠结的柳梦琳,刘旭就道:“要是有水鬼,我早就被拖下去了。其实啊,主要是因为有些人游泳的时候抽筋,或者是遇到漩涡,就以为是有人在拽他们到水下。传啊传,水鬼就被莫须有地弄出来了。”

        “好吧,那我准备下水了。”

        蹲在山溪旁边,柳梦琳就将白嫩嫩的手伸进了水里。

        和自来水比起来,泉水溪水之类的会更加冰凉透心,所以柳梦琳就舒服得打了个哆嗦,更是将另一只手也伸进水里。

        拿起一块两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看到石头下躲在一只小螃蟹,柳梦琳就兴奋得像个孩子,并叫道:“旭子!我找到了一只螃蟹!你快来看!很可爱的!”

        “你要抓的话就抓它屁股,这样就不会被夹……”

        “哎呀!”手被夹了下的柳梦琳立马收回手,并在裤子上擦了擦。

        值得庆幸的是,这只螃蟹太小,并没有弄出血。

        “没事吧?”刘旭急忙走到柳梦琳旁边。

        刘旭下过水,所以全湿的内裤就黏在了身上,就让rou棒显出了整个轮廓,加之他是半弯着腰,而柳梦琳是蹲着的,所以当柳梦琳昂起头时,柳梦琳就注意到了。

        柳梦琳和刘旭做过一次,也很喜欢那种感觉,所以仿佛看到整根的她脸上就多了几抹红晕。

        “没有破皮吧?”

        “没事。就是有些疼而已,看来这东西小小的,夹起人来力气倒是挺大的。你说,要是我们洗澡的时候被一群螃蟹围攻,那我们是不是遍体鳞伤了呢?”

        “这么大的人了,还怕螃蟹啊?”

        “当然要怕了,我在酒桌上吃了他们好多同伴的。”

        “要不你别下水,我泼些水在你身上?”

        “要是不下水,估计我这辈子都会留下遗憾的。”说着,站起身的柳梦琳就开始脱衣服。

        看着柳梦琳脱衣服,刘旭就道:“你姐姐看上去是很传统的农村女人,你妹妹也是一直生活在农村,可你的表现一点也不像农村人。”

        呵呵笑出声,柳梦琳就解释道:“我们三姐妹从小都住在县里头。因为家里穷,我姐姐上了初中就没有读书,就嫁到了这里来,她的聘金就给我读书了。后来闹洪水,家里就更穷,我都不想读书,可我爸妈还是叫我要继续读。因为我爸妈已经准备让我读完高中和大学,所以我妹妹夏雪也只读到初中就在餐馆帮忙,然后就嫁到大洪村了。所以呢,三姐妹里,我受到的教育最好,也基本上没有干农活。”

        柳梦琳这么一解释,刘旭就想通了,难怪柳梦琳表现得那么的像城里人,一点也不像吃苦耐劳的农村人。

        当然,刘旭才不在乎柳梦琳能不能吃苦耐劳,只要能吃鸡耐操就可以了。

        虽说有上过柳梦琳,可那时候是晚上,柳梦琳又没有脱得干干净净的,所以刘旭就直勾勾地盯着。

        当柳梦琳面带微笑地解开上衣纽扣时,刘旭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他就觉得某处渐渐着起了火,所以担心被柳梦琳看到他的过激反应,他就连忙泡进水潭,并静静看着柳梦琳。

        解开上衣纽扣,柳梦琳就很坦然地脱下衬衫,还将衬衫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一旁。

        柳梦琳的胸也不小,而且很白,加上她是戴着黑色奶罩,所以就让她的胸显得白嫩和高耸,那仿佛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胸更随着柳梦琳呼吸起伏着,呼之欲出。

        仅仅是看柳梦琳那没有裸露的胸,刘旭就有些受不了,更想立马抱住这个女人好好蹂躏一番。

        脱裤子的时候,柳梦琳是背对着刘旭。

        柳梦琳穿的是黑色内裤,很普通的那种,也就是蕾丝花边稍微特别一点。

        内裤虽然普通,但柳梦琳这女人的屁股特别大特别翘,露出的那些屁股肉又白得有些刺眼。加上柳梦琳双腿特别修长,甚至连一点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所以刘旭看得都有些着迷了。

        将叠好的裤子放在一旁后,周璐就解开了奶罩的扣子。

        脱下奶罩放好后,柳梦琳就捂着两颗nai子,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水里。

        看着溪水一点一点地淹没了自己的身体,又感觉到那份透心凉,柳梦琳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激动。

        和刘旭面对面地站着后,柳梦琳就放开了手。

        溪水刚好没过柳梦琳的两颗nai子,不过这溪水清澈无比,所以刘旭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两颗白晃晃的nai子,而且因为是在水下,所以这奶就显得更加漂亮,那两颗ru头更是显得嫣红。

        刘旭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他就一把将柳梦琳抱进怀里。

        尽管刘旭什么都没做,柳梦琳却感觉到了刘旭那宛如火山爆发般的热情,所以她也主动抱住刘旭,并呢喃道:“现在咱们是在铁头村,我老公没有在,所以你就是我老公了,你想怎么整都成。”

        柳梦琳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要是刘旭还不干一些夫妻之间该干的事,那他就太逊了,所以二话不说的刘旭就吻住柳梦琳那香甜的嘴唇,用力吸着唇瓣,并将柳梦琳的香舌吸进嘴里啾啾吮吸着,还将柳梦琳的口水也吃进了肚子里。

        刘旭看上去彬彬有礼,可一粗暴起来就像山洪般,这让柳梦琳有些不适应,却非常的受用,所以她正回应着刘旭的吻,更是发出了一声声无比压抑的喘息。

        舌头交缠的同时,刘旭已经攀上了柳梦琳肉峰,很有劲地揉捏着。

        火候差不多后,刘旭就道:“老婆,咱们到岸边做。”

        “就这里,至少水下做不会被人看到。”

        “这水很脏的,要是你染上了病就不好了。”

        “在我看来,这溪水比城市那消过毒的自来水还干净。”

        柳梦琳都这么说了,刘旭当然就不再说什么了,所以他就让柳梦琳走到水深到她胸下缘的地方,然后让她两只手压在那颗两个人那么大的巨石上。

        看着柳梦琳那崛起的雪白屁股,刘旭就扎起马步,随后就扶着rou棒插进了柳梦琳那无比泥湿润的yin道内。

        刘旭插进去后,柳梦琳就发出了一声很是满足的呻吟,并扭过头摸着刘旭的脸。

        吻了下柳梦琳唇瓣,刘旭就道:“这感觉真好,老婆。”

        “我也是,老公。”

        看着柳梦琳那显得有些迷离的眼神,二话不说的刘旭就加快了速度。

        由于结合的部位是在水下,所以撞击的时候不会发出声音,但随着刘旭和柳梦琳身体的摇晃,一圈又一圈的波浪就传开,撞到一块后又荡向不同的方向。

        所以呢,顷刻间,整个水潭都因为他们而舞蹈着,就连那倾泻而下的小瀑布都像是在给他们加油打气。

        由于刘旭一开始就发动猛攻,所以柳梦琳就酥麻得连连叫出声,胸前的波浪鼓更是快速晃动着,偶尔还拍打着水面,溅起的浪花大部分都洒在柳梦琳身上甚至是脸上。

        柳梦琳还是第一次在小溪中,所以感觉非常好的她就尽情享受和索欲着,更是不断赞美着刘旭。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耕耘,柳梦琳已经高氵朝了两次,而刘旭也有些受不了了。

        “射在外面还是里面?”附到柳梦琳耳边的刘旭就问道。

        “外面。”柳梦琳回答得非常干脆,“要是不小心怀上了,我老公会打死我的。”

        “那我要你的嘴巴。”说着,刘旭已经往后退了两步。

        转过身,白了刘旭一眼,柳梦琳就蹲了下去,并含住刘旭那湿哒哒的rou棒吮吸着。

        在柳梦琳的努力下,刘旭就将jing液都射进了柳梦琳嘴里。

        感觉到嘴里突然多了液体,柳梦琳就不敢呼吸,并在液体流得差不多后就吐出刘旭rou棒,并准备将嘴里的jing液都吞到水里。

        正想吐,想到待会儿他们可能还要泡着,柳梦琳就捂着嘴巴,并走出深潭,将满嘴的jing液都吐在了小溪边上,随后还捧起溪水漱口。

        柳梦琳漱口是蹲着并弯下腰,所以刘旭就欣赏着那两颗盈盈摇晃着的nai子。

        舀了些水清洗了下,柳梦琳就问道:“要回去了不?”

        “再泡一会儿。”

        小心翼翼地踏进深潭,并靠在刘旭身上,柳梦琳就问道:“在水里做刺激不?”

        “刺激是很刺激,不过体力消耗会更大,没办法打长久战。”

        “已经够久的了。”说出这话时,柳梦琳脸上明显多了些许红晕。

        抱紧柳梦琳,摸着柳梦琳那很是平坦的小腹,那几乎没有赘肉的杨柳腰,又见柳梦琳笑得比那盛开的花儿还好看,刘旭就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好几下。

        摸着柳梦琳那翘挺挺的屁股,刘旭就道:“要是你喜欢的话,你可以在铁头村多呆一段时间,然后我们每天都可以来这里泡澡。我还可以带你去捞鱼,还有抓黄鳝之类的。你应该很少去田里或者山上吧?”

        “几乎没有去过。”

        “那你对捞鱼之类的有兴趣不?”

        依偎在刘旭身上,像个小女人般的柳梦琳就道:“只要是跟你在一块,就算上刀山下火海的,我也很有兴趣。”

        见柳梦琳笑得那么的甜,刘旭又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下,并道:“记得多呆一阵子,半个月一个月的都好。反正我有摩托车,从大洪村骑到这里也就大半个小时,我随时都可以上来找你。而且呀,以你姐姐做掩护,你老公应该不会乱想的。”

        “反正我还会去大洪村看我妹妹的,到时候不是有更多机会处在一块了吗?”顿了顿,柳梦琳就道,“你坐到那石头上。”

        柳梦琳说的石头就在深潭之中,不过因为是在水很浅的地方,所以坐在上面的话,最多小腿会被淹没。

        刘旭起初还以为柳梦琳要给他口交,吸硬起来后再来一炮,哪知道他坐定后,柳梦琳就拿出浴巾裹住娇躯,随后就撕开一包一次性的沐浴露倒在了刘旭肩上。

        接着呢,柳梦琳就极为温柔和贤惠地替刘旭擦身子。

        擦完后面,柳梦琳就跪在刘旭面前,像古代那种千依百顺的妻子般帮着刘旭清洗下面,甚至连皮下都会帮着清理。

        柳梦琳这举止让刘旭更加着迷了,他就忍不住问道:“你也经常这样子给你老公洗澡吗?”

        停了下,柳梦琳就继续给刘旭洗着,并道:“印象里,好多年前有给他洗过,不过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的熟练,就好像是刚刚学会吃饭的小孩子抓不好筷子一样。再后来呢,我没有给他洗过,甚至都没有一块洗过澡。或许你不相信吧,呵呵。”

        “你说什么我都信。”

        “很多女人都是狐狸精,她会迷惑你,让你觉得她什么方面都好。可是在你意乱情迷之时,女人很可能会给你致命打击。”用那满含爱意的目光看着刘旭,柳梦琳继续道,“虽然我还没有资格当一只狐狸精,不过不能保证我以后不会是狐狸精哦。”

        摸着柳梦琳光滑的脸蛋,看着这个成熟得好像绽放玫瑰般的女人,刘旭由衷道:“如果你真的会是狐狸精,那我情愿为你着迷。就算一切美好会被你毁掉,我也不会有丝毫后悔的。”

        “很显然,你现在沉浸在热恋之中,所以智商会比平时低。”

        “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比男人的还低。”

        “貌似我的智商和之前差不多。来,站起身,我给你擦一擦屁股。”

        刘旭站起来后,柳梦琳就擦着倒了些沐浴露在掌心,随后就压在刘旭屁股上擦拭着,并问道:“后面那个要我给你洗吗?”

        “那个就不用了。”刘旭有些尴尬。

        柳梦琳替刘旭洗过身子后,她就坐在石头上让刘旭帮她洗身子。

        让柳梦琳有些高兴的是,刘旭的动作很生疏,所以柳梦琳就自然而然地认为她是第一个被刘旭擦身子的女人。

        蹲在柳梦琳面前,刘旭就让柳梦琳将双腿尽量打得开一点。

        为了让刘旭洗得更加方便,柳梦琳就两只手撑在后面,整个人往后仰,这样她那先前被刘旭蹂躏过的阴部就会完全展现在刘旭眼皮底下了。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