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三话田里风情

第三话田里风情

        不是因为莉莉是声音杀手,而是因为莉莉声音不仅好听,就连人也长得标致,简直就像红高粱里的巩俐。

        或许是因为很少出门的缘故,长发披肩的莉莉只穿着一套淡粉带花朵的睡衣睡裤,睡衣很宽松,所以看不出莉莉身材如何,但从那莲藕般的胳膊来看,莉莉应该是属于苗条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少出门,莉莉竟然没有戴奶罩!

        睡衣贴着身子,两个很是明显的点就被刘旭瞄到了,而且nai子应该也挺大的。

        看着正躺在被窝里的婴儿,刘旭就问道:“一点儿奶水也没有?”

        莉莉有听刘婶说过刘旭大学就是学医的,专门治女人的病,而且前几天还替金锁以及二柱家的媳妇治病,所以她也就不遮遮掩掩的,就道:“生完孩子到现在,出的量非常少,但又经常很胀,就好像是有奶水却挤不出来一样。前些天我有试过用力挤,可就挤出一点点。婆婆为了让我产奶,她还经常炖好吃的给我,可我就是这么的不争气。”

        看着睡的正香的女儿,莉莉继续道:“刚刚我婆婆也说了,现在毒奶粉好多,我不想让孩子吃出病来。可米糊现在还不能吃,所以这些天,我们就经常去隔壁家,让和我差不多一个时间生孩子的荷花喂奶。可是啊,荷花的奶水也不多,有时候她自己的孩子都不够吃,我一直去麻烦她,她是很热情,可我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莉莉说完后,刘旭就道:“有些人是天生就没办法产奶,有些人是食谱有些问题。我当然希望你是第二种,不过我得先看一看你的奶,这样我才能确定。”

        “一定要看,不能直接开药给我吃吗?”

        “绝对不能吃药的,你还要给孩子喂奶,你要是吃药了,不就跟跟孩子喂毒奶粉没什么两样了?”

        “也对。”看了眼房门,莉莉就道,“麻烦你帮我把门关上,我怕有人跑进来。”

        “关上门的话,你婆婆不会说什么吧?”

        “她之前还跟我交代,说我凡事都要听你的,就算给你看也没事。”面带微笑,看上去很温柔的莉莉就继续道,“要是待会儿我婆婆问起,我就说隔着衣服给你摸过。对了,隔着衣服可以吗?”

        “我主要是观察色泽之类的。”

        “我知道了。”

        待刘旭关上门后,脸蛋红扑扑的莉莉就低着头撩起了衣服,两颗雪白浑圆的乳房就展现在刘旭面前,让刘旭看得直瞪眼。

        这胸至少是d杯啊!

        当然,原来可能是c,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才又c增大到d的。

        要是过一阵子不会反弹,那她的老公就爽死了。

        坐在床边盯着,刘旭就问道:“这些天,你自己有没有揉一揉?”

        “偶尔吧。”不敢和刘旭对视的莉莉就问道,“可以了吗?”

        “马上就可以了,我得看一看出奶水的地方,可能有些近,不过我不会乱来的,因为我已经看过很多女人的上面和下面了。”说着,刘旭就凑了过去,并闻到了一股非常浓郁的奶香,这让他都想啃上几口。

        仔细观察了番,刘旭就左右手各握住一颗,边揉着边问道:“会不会觉得很胀?”

        莉莉点了点头。

        十指用力往里压,刘旭又问道:“会不会疼?”

        想了下,莉莉道:“不算疼吧,我男人这么捏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见析出了一点儿奶水,刘旭就用拇指抹了下。

        抹的时候,莉莉的ru头当然会被碰到,所以莉莉身子就哆嗦了下。

        闻了闻奶水,刘旭道:“气味没问题。”

        舔了下奶水,刘旭又道:“味道也没有问题。”

        见刘旭吃下了流出的奶水,莉莉脸蛋就更红了,还拉着衣服的她就问道:“看好了没?”

        “你可以放下衣服了。”

        待莉莉放下衣服,刘旭就将门打开,他可不想让春花婶以为他对莉莉有企图。

        事实上,刘旭还真对莉莉有企图,不过这得一步步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是背上强奸的罪名,刘旭就要倒大霉,别说开诊所了,他到时候都没办法在大洪村立足。

        “我该怎么做才会有?”

        “第一,加强宝宝的吸吮。实验证明,宝宝吃奶后,妈妈血液中的催乳素会成倍增长。这是因为宝宝吸的时候,可促进妈妈脑下垂体分泌催乳激素,从而增加乳汁的分泌。第二,避免服药。哺乳期内,你一定要不能乱服药,就算感冒了也是如此。有些药物和食物会影响乳汁的分泌,如抗甲状腺药物、山楂等。如果确实要吃药,你就必须询问医生。”

        见莉莉听得非常出神,还时不时点头,刘旭就继续道:“第三呢,就是补充营养了。乳汁中的各种营养素都来源于妈妈的体内,如果妈妈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的状况,自然会影响正常的乳汁分泌。所以呢,你一日三餐最好是选择营养价值高的食物,比如牛奶、鸡蛋、蔬菜、水果等。同时,多准备喝一点汤水,对乳汁的分泌能起催化作用。”

        停顿了下,刘旭问道:“你最近这一个多月情绪如何?”

        想了下,莉莉就道:“因为一直没有奶水,我就有些烦躁。”

        “这可不行。”刘旭立马变得严肃,“保持良好的情绪是必须的。分娩后的妈妈,在生理因素及环境因素的作用下,情绪波动较大,常常会出现情绪低迷的状态,这会制约母乳分泌。医学实验表明,在情绪低落的情况下,乳汁分泌会急剧减少。”

        “我记下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猪蹄和花生米也能催乳,你不妨叫你婆婆弄一些给你吃,最好是炖汤。”

        露出洁白的牙齿,莉莉道:“你懂的真多,今天可让我长见识了。”

        “反正我刚刚说的几点都很重要。”见莉莉胸前有一点儿的水渍,知道那是自己刚刚挤了之后流出来的奶水,刘旭就舔了下有些发干的嘴唇,并问道,“你男人出去打工了?”

        “是啊,种地赚不了几个钱,要是遇到恶劣天气,还可能颗粒无收。”叹了口气,长得确实很标志,而且行为举止都很温柔的莉莉就道,“为了养家糊口,也为了以后能让女儿过得更好,他就去东莞那边打工了。”

        “你也出去打工过,或者说你应该不是本地人。”

        “你怎么知道?”

        “谈吐上,你更像是城里的女人。”

        眯眼笑着,莉莉就道:“我是江苏那边的,在东莞打工的时候跟他认识并相爱,然后我就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很穷,我爸妈准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所以我就先到他家住着,打算生完孩子,再抽空带孩子和他回我家去提亲了。反正呢,孩子都生下来了,我爸妈也就不会反对了。”

        “我觉得你男人很幸福,因为大洪村真的不怎么样,很少有外地女人愿意嫁过来的,一般都是村里头嫁来嫁去的。”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看着熟睡中的女儿,莉莉道,“我打算在家里带孩子到四五岁,然后就跟我男人一块去打工,女儿就交给婆婆带着。”

        “夫妻俩一块努力会让生活变得更好。”

        “对了,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刘旭,旭日的旭,你叫我旭子就好,村里人经常这么叫我。”说着,刘旭就站了起来,“记住我说的话,如果记不住,你就让婆婆打电话给我,我在电话里再教你一次。”

        “好的,谢谢。”顿了顿,莉莉道,“我叫周莉,你叫我小莉或者莉莉都可以。”

        “吸,勿用药,好心情,营养,补充水分,记住了没有?”

        “记住啦。”周莉笑得非常甜,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奶被看过的尴尬。

        走出里屋,和春花婶交代了几句,刘旭就准备跟刘婶一块回家。

        正打算骑上摩托车,刘旭就听到了喇叭声,村霸骑的那辆越野车就从他旁边呼啸而过,眼睛很尖的刘旭还看到了,看上去好像半死不活的陈铁龙正横躺在后车座上。

        村霸负责开车,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则是许静。

        刘旭早上有买了一张电话卡发短信给村霸,目的是想让村霸将陈铁龙接到家里住,没想到村霸还真的很听话地接回了陈铁龙,这让刘旭非常高兴。

        这就好比是在下象棋,每颗棋子都按照刘旭的意愿走着。

        既然村霸将陈铁龙接了回来,那么刘旭就应该进行下一步了。

        刘旭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先拿村霸的亲人开刀,所以他接下去的计划依旧是对陈铁龙下手,并不会直接拿村霸开刀。

        直到将村霸气得半死不活了,刘旭就会对村霸痛下杀手!

        刘旭不仅是要替玉嫂出口气,更是想给那些被村霸欺负过的村民出口气!

        一想到村霸曾和他的手下强奸村里头的女人,刘旭就恨不得将村霸碎尸万段!

        见把着摩托车的刘旭迟迟没有动静,刘婶就走了过去。

        见刘旭的表情有些凶,刘婶就道:“我听燕子说过那天的事,其实村里人都很讨厌那老东西,但警察都拿他没办法,我们又能怎么样?听婶子的,咱们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甭管其他的。”

        “我知道这道理。”笑了笑,刘旭道,“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得回去了。”

        “一直都在等你呢!”

        发动摩托车,并等到刘婶坐好,刘旭就开着摩托车往回驶去。

        现在已经快九点,路上基本上都没有人,所以刘婶就搂着刘旭的腰。掏出刘旭的rou棒后,刘婶就像之前那样套弄了起来。

        发觉刘旭的rou棒比之前还硬,就跟棍儿似的,刘婶就问道:“是不是摸了春花她儿媳妇的nai子了?”

        “婶子你跟我熟,我就直接跟你说,不过你可不能跟别人说。”顿了顿,刘旭道,“我有让莉莉掀起来给我摸,不过我没有摸很久,就是摸几下。是为了确定她为什么没有奶水,不是想做坏事。”

        “摸就是摸了呗!还找那么多借口。”笑出声,刘婶就道,“旭子,前面有玉米地,你跟婶子去快活快活?”

        之前跟周莉的相处已经让刘旭很有冲动,加上刘婶一直在刺激他的rou棒,所以二话没说的他就将车停在了前面的路旁,随后就拉着刘婶沿着小路往下走。

        马路两侧都是水田,但有一部分水田被放水后种上了玉米或者是烟草之类的。

        带着刘婶到离马路只有两百余米的玉米地后,刘旭就有些猴急地乱揉着刘婶的nai子,并一把将刘婶推倒在地上。

        这里是玉米地,地上都是泥巴和杂草,甚至还有一些玉米杆子,所以刘婶就让刘旭温柔一点,别把她弄疼了。

        事实上呢,刘婶才不希望刘旭温柔,她这种年纪的女人就是希望刘旭能疯狂和卖力一点,要不然哪里会舒服?

        解开刘婶上衣扣子后,刘旭就将奶罩往上一推,随后就趴下去。

        借着月光,刘旭就看到了刘婶nai子上的两颗奶头。左右手各握住一颗nai子,让奶头更加凸显后,刘旭就含住一颗吸了起来。

        只是轻轻一吸,刘婶就非常有感觉,更是呻吟道:“旭子……你好些天没有吸婶子了……噢……轻点……别吸得那么用力……”

        刘旭当然不会对刘婶温柔了,所以直接将刘婶这话当成耳边风的他就继续使劲吸着,并肆意抓捏着滑溜溜的nai子。

        被刘旭这么弄着,刘婶是又舒服又痒,所以呻吟不已的刘婶还握住刘旭那根热乎乎的大rou棒上下套弄着,恨不得立马让大rou棒插进她那都开始流水的逼里。

        五分钟后,实在是受不了的刘婶就道:“旭子……插婶子……快点插婶子……别舔了……婶子痒得受不了了……你快摸摸婶子的骚逼……一直在流水……噢……快插我……”

        “婶子你怎么这么骚?”

        “还不是因为你的ji巴大!”

        “不是因为我的ji巴大,是因为我可以操很久。”说着,刘旭就脱掉了裤子。

        担心刘婶那白嫩嫩的屁股会被泥巴弄疼了,刘旭就直接将自己的裤子垫在了刘婶屁股下,然后才将刘婶的裤子和内裤都脱了。

        闻了下刘婶的内裤,刘旭就闻到了一股会让男人走火入魔的骚味,所以将内裤往边上一扔的刘旭就分开刘婶大腿,并去摸刘婶的sāo穴。

        只是轻轻一摸,刘旭就吓了一跳,刘婶流了好多的yin水,实在是骚!

        “快进来……”

        听到刘婶的呼唤,刘婶就握着大rou棒顶住刘婶sāo穴口,随后就用力一挺。

        啪唧!

        因为刘婶一直在流水,所以性器撞击声就很响亮。

        除了啪唧一声外,刘婶也舒服得发出了浪叫。

        sāo穴被塞得满满的后,刘婶就舒服得抱紧刘旭,更像只癞蛤蟆般的夹住刘旭的腰,并道:“老公……你的ji巴好大……快要被你插死了……”

        “婶子,小时候我还吃过你的奶水,我应该叫你一声妈才对,你怎么能叫我老公呢?”

        附到刘旭耳边,刘婶轻声道:“大ji巴儿子,快用你的大ji巴操妈妈,妈妈的穴好痒。”

        听到刘婶这话,刘旭都觉得自己是在操自己的妈妈。加上刘婶的sāo穴吸力很强,老是会像嘴巴一样吮吸着rou棒,所以兴奋不已的刘旭就开始抽送着。

        刘旭开干后,刘婶就舒服得不行,就叫得跟大声。

        反正这里是玉米地,也没有人会来,所以刘婶没有像上次在客厅那样压抑,就是一个劲地用浪叫迎合着刘旭,偶尔她还会不由自主地将肉臀往上挺,迎接大rou棒的突然插入。

        “妈妈,我现在在插你生出我的地方。”刘旭用力挺动着,并感觉着gui头摩擦着yin道壁的快感。

        呻吟着,刘婶就道:“宝贝儿子……妈妈喜欢这种感觉……啊……你快要把妈妈操死了……噢……大ji巴儿子……妈妈好爽……”

        “妈妈,你现在好骚。”刘旭已经代入了儿子的角色。

        “那是……那是因为我儿子太能……能干了……噢……妈妈要被你插穿了……你的ji巴好大……”

        听着刘婶的淫语,刘旭干劲十足,所以他就像一台机器般狠狠蹂躏着刘婶,那根沾满淫靡的大rou棒就大进大出着,将蜜汁都带了出来。

        刘婶越的骚,刘旭就越有干劲,所以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刘旭就尽情在刘婶身上驰骋着,抽插着,并跟刘婶扮演着母子。

        至于刘婶呢,她的yin道本来就已经很湿,被刘旭插着后,yin水就流失得更严重,她更是被弄得神魂颠倒的,那啊啊的浪叫就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上传播着,她甚至还抓着后头的玉米秆扭动着娇躯,浑圆的nai子就像拨浪鼓般晃动着,发出阵阵乳浪。

        因为刘旭还在抽插,所以玉米就不断摇晃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要是有人经过,或许还会以为有贼呢!

        快要把持不住后,刘旭就放慢了速度,并问道:“妈妈,我能不能把jing液射进你的逼里面?”

        “可以,当然可以。”香汗淋漓的刘婶就抱紧刘旭,“你是我的宝贝儿子,那是生出你的地方,你想怎么射都可以。”

        听到刘婶这话,刘旭就突然加快速度。

        “啊……啊……”

        大rou棒插得太快,刘婶都觉得yin道要着火了,她更是放肆地浪叫着,完全没有顾忌,单纯地追求着身为女人本该有的快乐。

        伴随着刘婶的一声闷吼,他就将灼热的jing液都射进了刘婶yin道内。

        感觉到刘婶的jing液喷了进去,甚至还喷进了子宫,刘婶就更加的满足,所以她就亲吻着刘旭脖子。

        待刘旭那根软下滑出后,刘婶就让刘旭坐着,随后她就跪在刘旭身前,极为谦卑地俯下身吮吸着刘旭的rou棒,并将gui头上的残留物都吃进肚子里。

        刘婶虽然有些年纪,可皮肤和身材就跟三十多一点的少妇差不多,这也是让刘旭能为之疯狂的最大原因。

        蹲在地上轻轻甩着屁股,刘婶就道:“旭子,你真是厉害,婶子被你弄得实在是舒服。”

        “是因为婶子太迷人了。”见刘婶上下摇晃着,刘旭就问道,“干啥呢?”

        “弄一些出来,要不然待会儿会弄脏了裤子。”

        “那下次就不弄在里头了。”

        “婶子还是喜欢你弄在里头,特别的舒服。”差不多后,刘婶就拿着事先准备好的一团卫生纸擦了擦,并拉起了裤子。

        穿好后,见刘旭还坐着不动,刘婶就道:“得回去了,要不然玉子可要等急了。”

        “这里挺好的。”听着蛐蛐的叫声,两手交叉着抱着后脑勺的刘旭就躺了下去,“和大自然亲密接触,还能看到月亮星星,还能听到昆虫的叫声。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空气实在是新鲜,可比城里头的好闻多了。婶子,你去过城里几次?”

        “县城算吗?”

        “当然不算了。”

        “那就没有去过。”

        “那你向往不?”

        想了下,刘婶道:“没啥好向往的,在村里头待了半辈子,习惯了。要是去那么多车子开来开去的大城市,没准我还会被憋成了神经病。乡下,挺好的。”

        “我还以为婶子你向往城里人的生活。”

        “年轻的时候是啊。”刘婶躺在了刘旭边上,并撇开碰到她脸的玉米叶子,“结婚生了孩子,咱就没有想过那么多。人活一辈子就是图个轻松,现在儿子能赚钱,还经常问要不要打钱回来,儿媳妇又那么的听话,挺好的,挺好的。”

        “还有我。”

        “是哦,还有你这个小老公。”说着,刘婶就摸着刘旭那儿,“要是再不回去,婶子就再榨你一次,让你明天走路都没力气。”

        “我年轻着,婶子你一人可弄不了我。”顿了顿,刘旭笑道,“要是叫上金锁,或许还能。”

        顶了下刘旭脑门,刘婶道:“金锁是我儿媳妇,你可不许打她主意。要是你再敢说这种话,婶子就不跟你好,也不介绍病人给你了。别忘记了,二柱媳妇和春花儿媳妇都是我介绍的,你又看又摸的,赚大了,哼!”

        见身为熟妇的刘婶竟然会撒娇,刘旭就忍不住笑出声,并搂紧刘婶,在刘婶脸上啃了好几下。

        怕玉嫂等急了,刘旭就跟刘婶一块往马路走去。

        将车停在王艳家门口,刘旭就跟刘婶道别。

        走进王艳家,听到电视机的声音,刘旭就走到了门前。

        推开门,见王艳玉嫂正在看《步步惊心》,还看得十分入神,刘旭就知道自己其实应该跟刘婶再来一炮的。

        见是刘旭,王艳就招呼着刘旭坐下。

        对于《步步惊心》,刘旭半点兴趣都没有,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多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的电视剧,他还是喜欢一男多女的,就比如岛国的爱情动作片。

        尽管如此,刘旭还是装得很有兴趣。

        因为,他身旁坐着两个让他非常在意的女人。

        看着玉嫂那绝美的面庞,那微微张开一点儿的红唇,还有那显得很是翘挺的胸脯,刚刚已经放过一炮的刘旭又有了反应,尤其是在闻到玉嫂身子散发出的幽幽体香后。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揪心的情节,很柔弱的玉嫂就流下了眼泪。

        十点左右,《步步惊心》总算结束了,随后刘旭就跟玉嫂回了家。

        玉嫂走进房间的时候,站在门边的刘旭就道:“玉嫂,还记得咱们两个的约定吧?第一次你哭的话,我允许你随便吻哪里,第二次的话,你就必须吻我说的地方了。”

        “记得,怎么了?”

        “刚刚你哭了。”

        想起看《步步惊心》的时候哭了一下子,玉嫂就道:“那是因为太感人了,不是伤心。”

        “我不管原因,我只知道你确实哭了。”说着,刘旭就将脸凑了过去。

        见状,有些哭笑不得的玉嫂就吻了下刘旭的脸,并道:“要是下次哭了,你准会挑些不好的地方让我吻,所以从今天开始,我都不哭。”

        “依玉嫂你这性子,再哭一次也是正常的,所以我有福可享了。”

        见刘旭笑得有些奸诈,玉嫂就轻轻拍了下刘旭胸膛,道:“快点把诊所的事弄下来,别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儿。”

        “正在筹备中。”

        “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能帮的我会尽量帮的。”

        “晓得,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睡。”

        “你也一样。”说着,玉嫂就主动吻了下刘旭的脸,“刚刚是因为我哭了才吻的,这次是给你的晚安吻,晚安。”

        和玉嫂说了晚安后,刘旭就回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和玉嫂变得越来越亲密的关系,刘旭乐得都有些睡不着,甚至恨不得立马冲过去跟玉嫂亲热。

        转辗反侧半个小时,刘旭还是睡不着,所以只穿着短裤的他干脆走出房间。

        站在被月光点缀得有些朦胧的客厅里,看着玉嫂那虚掩着的房门,刘旭还真想过去将玉嫂推倒。

        可,刘旭不想强迫玉嫂,他希望一切能水到渠成。

        正打算回房间躺着,刘旭就听到了门外传来水声。

        现在没有下雨,所以刘旭就立马断定有人往门上泼水!

        半夜三更泼水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刘旭就立马往外走,他倒要看一下是哪个孙子在外头!

        可走了几步,刘旭脸色就变得非常的差,他竟然闻到了汽油的气味!

        料到有人想报复,刘旭就立马往外跑去。

        拿掉门栓,刘旭就猛地拉开门。

        刘旭拉开门的那一刹那,对方就扔出了打火机,却被刘旭接住。

        见状,那人就急忙往后跑去。

        天太黑,刘旭没有看清对方是谁,他更不敢去追,就怕还在熟睡的玉嫂会出事。就算不去追,刘旭也知道会干出这种事的绝对是村霸的手下!

        一想到村霸竟然想将他和玉嫂活活烧死,刘旭就非常愤怒,他更决定让村霸吃一吃苦头!

        担心对方又跑回来,刘旭都不敢轻易回房间睡觉。

        等了十多分钟,刘旭就去后院提了一桶家了洗衣粉的水。

        搅了搅水,刘旭就拿着抹布擦着门。

        擦得差不多,又闻了闻,确定门上几乎没有了汽油,刘旭就将门前的积水都扫向一侧。

        整个过程中,刘旭都非常的小心,就怕把玉嫂吵醒了。

        做完这些,很困的刘旭还是不想回去睡觉,他就是怕那人又跑回来。要是刘旭呼呼大睡,而前门或者后门被烧起来,那他和玉嫂很可能都会在睡梦中变成了烤猪。

        所以呢,刘旭干脆就坐在门前,当玉嫂的守门神。

        坐了快半个小时,天空突然降下了暴雨,这可不在刘旭的计划之中。

        既然下了雨,对方要想放火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刘旭就准备回去睡觉。

        正打算走进去,眼睛很尖的刘旭就瞧到有个人躲在王艳家附近的猪圈后面。

        刘旭还以为对方早就离开,没想到还准备伺机行动!

        之前刘旭就想弄死对方,所以知道对方就躲在猪圈后面,他就拿起棍子,冒着雨走了过去。

        刘旭轻手轻脚,还像跟踪般老是躲在黑暗之中,他更是不顾全身都被雨淋透。

        接近猪圈后,操起棍子的刘旭就冲了过去,并一棍子敲了下去。

        还没敲到,刘旭就立马停了下来,因为蹲在地上的竟然是王艳!

        见刘旭拿着棍子,那仗势就像是要把她敲死,正在尿尿的王艳就吓得半死,并叫道:“喂!是我!王姐啊!”

        见是王艳,刘旭吓得魂儿都差点跑了出来,浑身湿透的他就急忙抹了下脸上的雨水,并问道:“你蹲这干嘛?”

        “尿尿不成吗?”

        “你直接在家里尿,干嘛跑出来尿?”

        拿纸擦了擦阴部,拉起裤子的王艳就站了起来,并道:“尿桶满了,我就跑出来尿了。旭子,我说你啊,你半夜三更不睡觉,拿着个棍子想干嘛?刚刚要不是王姐我及时喊出来,我的脑壳准被你敲烂了。”

        躲到猪圈的屋檐下,刘旭就道:“刚刚有人往我门上泼汽油,我还以为他躲这了。”

        “谁这么可恶?”

        “一定是村霸的人。”

        “那你还是跟玉嫂赶紧搬走吧。”顿了顿,王艳道,“村霸这人很记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能干得出来。要是你跟玉嫂还呆这,没准过些天就出事了。”

        “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刘旭恶狠狠道。

        “他人多,你弄不过他的,还是赶紧搬到城里或者其他村子去住。”顿了顿,很是关心刘旭的王艳继续道,“我有个亲戚住在铁头村,她跟她男人在村里头教书,房子很空,要不我明天给她打个电话,你跟玉嫂搬过去?”

        “暂时不用。”笑了笑,刘旭道,“王姐你赶紧回去睡觉,我也要去睡觉了。”

        “可别逞强啊。”

        “晓得。”

        看着王艳走回家,刘旭就警惕地往四周瞧了瞧。

        在大致确定那个人早就离开后,刘旭就冒着雨往家里跑去。

        跑进家门时,刘旭全身都已经湿透了,就好像在溪里泡了好一会儿一样的。

        玉嫂在熟睡,刘旭不想吵到她,所以跑到后门将衣服都脱下扔到台子上后,只是用毛巾擦了擦身子的刘旭就回了房间。

        第二天中午,跟玉嫂吃过午饭后,刘旭就到外头的杏子树下乘凉,并只抓一只正趴在树上的绿色知了把玩着。把玩的同时,刘旭还看到好几个认识的邻居从他面前走过去,基本都是结过婚的女人和她们的孩子。刘旭很有礼貌,所以只要是认识的,他都会打招呼。

        看着那些准备去山上或田里干活,又或者刚刚忙完,浑身是汗甚至还沾着不少泥巴的女人,刘旭真觉得她们实在是太辛苦了。

        丈夫去外地打工,她们就要负责撑起整个家,忙里忙外的。

        而且呢,她们不仅是身体累,生理也很累。

        毕竟啊,都是被男人滋润过的女人,现在自家男人常年不在家,她们该如何解决生理需求?

        难道都是靠黄瓜茄子不成?

        黄瓜茄子终究比不过男人的ji巴。

        想到此,正值年少的刘旭都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她们解决生理需求,就像帮刘婶、柳梦琳那样子。

        或许,他可以将这个大洪村都变成他的后宫!

        冒出这个念头,刘旭就忍不住笑出声。

        有点口渴,刘旭就想回屋喝点水,可看到地上散落着的烂杏子,刘旭就昂起头盯着那些还没有熟透,但已经可以食用的杏子,随后他就爬到了树上,坐在树杈上吃了起来。

        正吃着,刘旭就看到一个胸很大,而且领口很低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个女人刚从菜地里回来,被毒辣辣的太阳晒得浑身都是汗,更是渴得不行,所以看到刘旭在树上,她就停在了杏树下,并昂起头道:“旭子,给我摘几个解解馋。”

        说话的同时,女人还举起了装着白萝卜的菜篮子。

        刘旭跟这个女人不熟,但也算是认识,所以他就摘下几颗杏子,并道:“婶子,接着哦。”

        “扔篮子里来啊。”

        看准,刘旭就扔下了几颗杏子,不过有一颗杏子砸到白萝卜后就弹了起来,并落到了女人领口内,恰好被两颗nai子夹住。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