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萧九笔下的刘旭 > 第六话心中涟漪

第六话心中涟漪

        陈铁龙举起石块之际,刘旭一鸡蛋就扔了过去。

        这个鸡蛋是刘旭之前逃跑的时候顺手拿的,他还没给那阿姨钱呢!

        鸡蛋击中陈铁龙额头就裂开,往下流的蛋黄蛋清一下就蒙住陈铁龙的眼睛,可陈铁龙还是掷出了石块,不过刘旭早就闪到了一旁。

        看着好像成了瞎子般的陈铁龙,抓住陈铁龙肩膀的刘旭就将陈铁龙往墙壁推去,陈铁龙脑门就撞到了脏兮兮的墙壁上。

        这么一撞,陈铁龙脑袋都晕乎乎的。

        刘旭还想手下留情,可想起村霸和那几个狗娘养的想欺负玉嫂,刘旭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所以再次抓住陈铁龙肩膀的刘旭就将他狠狠推向墙壁。

        反复数次,脑袋都在冒血的陈铁龙就倒在了地上,还大口喘着气。

        这种程度根本不会死,所以踢了陈铁龙两脚的刘旭就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地离开了。

        走过卖鸡蛋的阿姨那里,刘旭就递了一块钱给阿姨,并道:“这是刚刚买鸡蛋的钱。”

        阿姨先是愣了下,随后就接过钱,笑呵呵道:“谢谢你啊,小伙子。”

        “是我先拿走你的鸡蛋的,你应该骂我才对。”笑了笑,刘旭就往前走去。

        看着斜对面的摄影店,刘旭还想进去打招呼,想想还是算了。

        看到刘旭优哉游哉地往前走,许静立马跑过马路。

        跑到刘旭面前,喘着气的许静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老名公。”

        “老公?”

        “嗯。”

        脸一红,许静就道:“我是问你的真名是什么。”

        “你刚刚不是叫了吗?”

        瞪了刘旭一眼,许静道:“如果你不告诉我真名,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刘旭,不过这个名字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至少在我们再次遇到之前。”顿了顿,刘旭就问道,“你跟你老公的感情怎么样?”

        “还好啊。”

        “行,知道了。”

        “你问这个是想泡我吗?”

        “没想过。”

        “但是……”

        “是早就在泡了。”

        见刘旭说得如此直接,而且眼神还那么的火辣,许静的脸就更红了。许静明明已经结了婚,应该是一个不会害羞的女人才对,可为什么在这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面前却如此的害羞?难道她真的爱上这无耻的家伙了?

        这念头实在是太荒唐了!

        “把手机号码给我。”刘旭道。

        报上手机号码后,许静就问道:“我干嘛要给你?”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记下号码后,刘旭就道,“你老公现在在后面的第二条巷子里。而且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是你不用给他买药了,直接送他去医院就可以了。还有啊,记得打电话给他老爸,叫他老爸到医院来看儿子。”

        一听,许静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随后就往后方跑去。

        看着渐渐跑远的许静,刘旭就嘀咕道:“看来这个女人心地还算不错,弄到后宫应该是个好选择。”

        往前走着,刘旭又嘀咕道:“村霸啊村霸,我要让游戏乐趣和难度进行升级,到时候就更好玩了,嘿嘿。”

        刘旭原来的打算是绑架陈铁龙,以此引出村霸,然后再当着村霸的面弄死陈铁龙,随后再弄死村霸,再然后把他们两个人的尸体都处理掉。

        可是呢,刘旭现在改变了主意,他绝对玩更高难度更加刺激的。

        当然,既然提高了难度就有可能失败的,所以刘旭必须做出周详计划才行。

        想罢,刘旭就骑着摩托车往大洪村的方向驶去。

        骑到村尾,刘旭就看到一辆越野车从他旁边飞了过去,开车的正是村霸,副驾驶座上则坐着村霸的一个兄弟。

        见一切和自己计划的一样,微微翘起嘴角的刘旭就开足马力往前飙去。

        不过在人多的地方,他还是会放慢车速的。

        将摩托车停在村霸家门口,刘旭就走了进去,还顺手将头盔放在了客厅的长椅子上。

        见长椅上有一串钥匙,刘旭就顺手拿起并塞进了口袋。

        “悠悠,在家没?”刘旭知道陈甜悠正陪着玉嫂,所以他这么喊不过是想找个借口走进村霸的家而已。

        家里很安静,连后院的鸡的咯咯叫都能听得清楚,所以料想村霸家里没有人的刘旭就走进了厨房。

        见餐桌上有鸡汤和烧鱼,刘旭就知道村霸的小日子过得还真不错。

        不过呢,刘旭更知道,村霸的好日子快走到头了,谁让村霸欺负到了刘旭头上!

        在这个世界上,玉嫂是刘旭最亲的人,比他亲妈妈还亲,所以谁敢打玉嫂的主意,那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推开后院那扇门,看着那十几只老母鸡,靠在门上的刘旭就嘀咕道:“真想全部都抓回去给玉嫂补身子。”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听到柔柔的声音,刘旭就扭过头,就看到一个裹着浴巾的美妇从厨房左侧的卫生间里走出。这个美妇真的只裹着浴巾,而且这浴巾有点儿短,所以只能保护到胸到大腿根部之间的区域。那雪白的大腿,那深深的乳沟都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他面前。

        而且,这美妇的nai子好大,简直是巨乳级别!

        只是这么看一眼,刘旭立马就硬了。

        这个美妇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皮肤很白很嫩,就像在牛奶里泡过的一样。她那几乎到腰际的黑色长直发因为很湿,都贴在了玉肌上,部分还黏在她的脸蛋上,使得她看上去更加的有诱惑力。

        除此身材好到有些离谱外,她的五官非常标致,瓜子脸,杏眼翘鼻朱唇,就像是画册上的古代仙女,古典美的味道十分的足。

        戒备地看着刘旭,美妇就问道:“你是哪家的?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显然,这个美妇就是陈甜悠的妈妈。

        刘旭原以为陈甜悠妈妈会去看陈铁龙,没想到尽量在家里洗澡,连门都不关,这难道是出墙红杏的表现?就是趁着丈夫去县城,就故意不关门,然后还故意洗澡,然后就是等到有男人闯入再裹着个浴巾出来勾搭?

        想到此,刘旭那勃起的rou棒就是不肯软下。

        “再不说我就叫人了。”

        发觉自己好像意淫得有些过了头,刘旭就道:“我是悠悠的朋友,我有事就过来找她了。刚刚见门没有关,我就直接走了进来。喊了几声没有人应,我还以为悠悠在厨房里。阿姨,你这鸡养得不错啊,叫得倍儿响,顶呱呱的。”

        “你找我女儿有什么事?”美妇并没有给刘旭好脸色看,两只手还交叉着压在胸前,这就使得她的雪峰看上去更加硕大,甚至都好像要撑破浴巾。

        “就是找她玩,呵呵。”

        “她去朋友家里了,你跟我说下名字,等她回来了,我再叫她打电话给你。”

        刘旭明明知道陈甜悠的位置,所以要是报上名字,陈甜悠就知道刘旭来她家是另有目的,所以眼珠子一转的刘旭就道:“等她回来了,你就跟她说一声,三年前跟她一块玩丢石子的人过来找她。”

        “这听起来怎么有些奇怪?”美妇顿时皱起眉头,“你难道是想追我女儿?”

        “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了!”美妇那细细的眉毛顿时竖起,“我嫁到大洪村已经是个错误,我可不会让我女儿也嫁在大洪村,所以你最好离我女儿远一点,否则我就让我男人对你动粗!”

        听出美妇很讨厌这个村子,或者说是讨厌村霸,刘旭反而有些高兴,他就笑道:“其实这个村子挺好挺淳朴的,就是有些人将这个村子弄脏了。阿姨,你是村霸老婆,你应该知道他的恶习。而且我也感觉出你很讨厌他,可为什么你还要呆在他身边?”

        这种话题应该是和很亲密的人聊的。

        可在美妇心里头,她基本没什么亲密的人。以前的几个闺蜜结婚后基本就没有联系了,而且她们是死都不想来大洪村。原因很简单,美妇的男人就和土匪没什么区别,而且无耻到了极致。她们都担心过来会被村霸看上,到时候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只是大洪村的人,就连外村甚至外地很多人都知道村霸的恶劣行径。

        尽管行径恶劣,尽管警察也找了他好多次,可警察都没能找到证据或者证人。

        每次在村里搞了哪个女人,村霸就会威胁这个女人或者她的家人。

        所以到现在,村霸还活得好好的。

        微微叹了一口气,美妇就道:“这不关你的事,你现在给我走,要是他回来了,你就死定了。”

        “要是他死了呢?”

        “那最好了。”美妇脱口而出。

        “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刘旭就指着那群鸡,“我老妈最近身子不好,能不能送一只鸡给我?”

        “既然你是悠悠的朋友,那你就随便抓吧,反正以后也是喂狗的。”

        “虽然你很讨厌他,但他终归是你老公,所以可不能这么说。”

        “既然是我老公,那我当然有骂他的权利,这个还要你这个外人限制吗?”

        “如果他是狗,你就是被狗干了,这不是贬低身价吗?”

        刘旭说得很直白,所以美妇听得脸都热了下,她就转移话题道:“赶紧抓,然后给我离开。以后要是看到门没有关,你也别进来。要是我老公有在,你准腿都被他打断了。”

        “阿姨,下次你洗澡最好关门。你男人得罪了很多人,你又是他老婆,长得还这么好看,指不准被他欺负过的男人就想欺负你。幸好是我进来,要是其他男人进来,阿姨你可能就要出事了。”

        “刚刚我在洗澡,他就突然跑出去了,我哪里来得及关门。”顿了顿,美妇道,“赶紧走,别在耗下去了。”

        点了点头,刘旭就抓了两只鸡。

        对着美妇笑了笑,刘旭就往外走去。

        待刘旭走出去后,美妇就顺手将大门关上。

        走进卧室并将门反锁,美妇就解下浴巾放在了一旁,随后就站在镜子中看着浑身散发成熟气息的自己。看着那粉色的ru头,那随着呼吸耸动不安的巨乳,那被些许阴毛覆盖着的yin户,微微叹息的美妇就躺在了床上。

        双腿叉开后,美妇就一只手握着巨乳,一只手伸向桃源地。

        划过很柔软的阴毛后,美妇的中指就沿着还闭得有些紧的肉缝慢慢往下滑。摸到yin道口后,美妇的娇躯就哆嗦了下,随后她就让指头打着圈儿,温柔地抚摸着yin道口。

        “唔……唔……”

        抚摸的同时,美妇还用力搓弄着自己那f杯的巨乳,还时不时捏住ru头旋钮着。

        随着刺激的进行,美妇的喘息就变成了呻吟,而她的yin道也分泌出了不少的淫蜜,淫蜜正顺着yin道口缓缓流出,晶莹剔透得好像圣水一般。

        美妇知道老是自慰不好,可她实在是忍不住,所以做了些许的思想挣扎后,她的中指就慢慢插进了yin道。

        完全插进去后,美妇就发出了愉悦呻吟,眼神更是迷离得好像铺着一层雾。

        吞下口水,美妇就快速活动着中指。

        “唔……好热……要死了……啊……好痒……”

        美妇明显经常干这种事,所以她的手法非常娴熟,速度也是由慢变快,芬芳的yin水更是不断流出,弄得一被单都是。

        而且呢,由于美妇流出了太多的yin水,她那老是压到阴部的右手都沾上了不少的yin水,所以当曲着的四根手指以极快的速度撞击着湿哒哒的阴部时,就会发出啪唧啪唧的撞击声,这撞击声更是混合着美妇那忽高忽低的呻吟在房间内回荡着。

        “快点……快点……再快点……”

        显然,美妇正幻想着自己被男人插。

        原本是躺着,可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后,美妇就跪在了床上,将肉臀高高翘起,并幻想着有个能力很厉害的男人从后面操她。

        “噢……好深……我会被你插死的……慢点……慢点……”

        之前躺着自慰是用一只手,现在美妇已经用上了两根手指,yin水流得比之前还凶,一滴又一滴地滴在了床单上。

        她的nai子很大,所以这么跪着,两颗nai子就显得更加硕大,简直就像两颗装满了热水的肉球。随着美妇身体的摇颤,两颗肉球就不断跟被单摩擦着,这就让美妇觉得有人在玩弄着她的ru头,让她舒服得不行,所以她就啊啊浪叫着。

        开着摩托车离开后,刘旭总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什么。

        被风吹得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后,刘旭这才想起刚买的头盔还在村霸家里。

        头盔挡风是其次,重点是有时候可以确保不会被别人看到脸,所以刘旭就立马往回骑去。

        将车停在村霸家前面,刘旭就想敲门,可又怕引起邻居的注意。

        要是到时候某个邻居说有个男的到他家,那陈甜悠的妈妈可能就要倒霉了。

        所以呢,见四下没人,刘旭干脆就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反正拿到头盔就离开,就算被美妇看到了,刘旭直接说门只是虚掩着,他一敲就开了就可以了。

        打开门,见头盔还在客厅长椅子上,刘旭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拿到头盔,刘旭就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可听到房间传来的喘息声,刘旭顿时觉得热血都在往上涌!

        刘旭当然知道美妇会发出这种声音就绝对是在做爱!

        一开始,刘旭以为美妇在偷人,可仔细听了一分钟,刘旭也没有听到某个男人的声音,这就说明美妇其实是在自慰!

        刘旭还想透过门缝看一下,可门锁着。

        美妇既然会自慰,就说明村霸那方面很不行。那么就算刘旭冲进去,强行把她上了,她一旦尝到美妙滋味的话,绝对不会反抗,甚至还会变得非常主动。

        要是能搞定陈甜悠妈妈,那刘旭弄死村霸的计划就更简单了!

        如此想着,心里一阵欢腾的刘旭就立马拿出钥匙。

        刘旭之前拿钥匙可不是为了这个,他是想某个夜晚偷偷溜进来,然后对村霸做点什么。

        可既然撞到了美妇自慰这等好事,刘旭自然不能错过了。

        担心被美妇知道,刘旭插钥匙孔的时候极为小心,简直就好像钥匙孔里面有一层膜一样。

        将能插进去的钥匙都试了一遍,刘旭发觉没有一把能打开的。

        意识到美妇将门反锁了,刘旭就郁闷不已。

        比起刘婶和柳梦琳的叫声,这个美妇叫得更加勾魂,简直就像要将刘旭的灵魂都勾出来了般。可这是钢门,不是一般农村家里的木头门,所以刘旭就算再用力也不可能撞开。

        很显然,刘旭的美好梦想泡汤了。

        尽管有些失望,可刘旭还是听得热血的,加上之前和许静相处,刘旭三番两次有反应,所以这会儿的刘旭简直是精虫上脑,迫切需要释放!

        回去找刘婶的话,太不实际了,所以刘旭就立马掏出rou棒,随后就用两只手握住rou棒,边听着美妇的浪叫,边用力套弄着仿佛要烧了起来的rou棒。

        房间内的美妇根本不知道有人对着她的叫声手淫,所以她还沉浸在自慰的美妙世界里。不过呢,此时她不是趴着,而是像之前那样躺在床上。更夸张的是,美妇竟然在吸自己的奶头!

        一般来说,女人是不可能吸到自己的奶头的,可因为美妇的是f杯巨乳,所以她可以吸到。

        吮吸着自己的奶头,又让手指在yin道内快速进出着,美妇的感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一波波yin水就被手指带出。

        或许是美妇叫得实在是太动听了,又或许是刘旭撸得太有速度了,十分钟左右的刘旭就shè精了,灼热的jing液都喷在了门上。

        长长吐了一口气,怕被美妇发现的刘旭就偷偷溜走了。

        刘旭离开后,美妇的自慰也结束了。

        虽然没有再自慰,但美妇两根手指还在yin道内。因为之前太过于激烈,所以美妇的yin道正不断收缩着,所以当手指还插着yin道时,美妇就会觉得好像有根ji巴在她逼里面。

        休息片刻,美妇就拔出手指。

        闻了闻自己的手指,美妇就含住两根手指吮吸着,将自己的yin水都吃进了肚子里。

        休息得差不多,反而变得更加空虚的美妇就换上衣服走出房间。

        习惯性地拉上门后,见门上有些不明液体,美妇就皱了下眉头。

        见这液体有点像口痰,美妇就想拿纸擦掉。

        可她之前进门的时候,这个位置绝对没有口痰,所以她就用手指碰了下。

        有余温!

        闻了闻手指,已经是过来人的美妇就知道这是jing液!

        意识到刚刚有人隔着门意淫她,随后还将这让她脸红心跳的jing液喷在了门上,美妇的脸红得就像红苹果,她根本没想到有人会做出这种事来。

        而且,她之前不是把大门都锁上了吗?

        见门依旧紧锁着,美妇就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美妇才注意到她之前放在椅子上的钥匙不见了!

        美妇当然一下就想到是刘旭拿的,可她没想到刘旭竟然会偷偷进来,然后做出那种事!

        “这个小偷!”咬了咬牙,美妇就急忙回房间拿纸将门上的秽物都擦掉。

        担心丈夫闻到气味,她还在门上喷了些洗洁精,还将自己的手指仔仔细细洗了一遍。

        虽说她的男人基本都是跟她分开睡的,可要是她的男人心血来潮了可怎么办?

        一想起自己那无用的男人,美妇就重重叹了口气。

        虽然村霸那方面很不行,虽然美妇经常跟女儿呆在福州,可美妇没有做出过对不起村霸的事来。

        她虽然对那方面需求很高,可骨子里,她还是一个忠贞的女人。

        只可惜,村霸是个非常爱乱搞的男人。

        要是那方面很强,乱搞的话,美妇还觉得很正常,可村霸那方面真的非常不信啊!

        一想到自己和村霸一开始那几年,美妇就重重叹了口气。

        丈夫不行,美妇当然只能自慰了。

        回过神后,美妇才想起了正事。

        钥匙被拿走,可美妇连对方的全名都不知道,更没有手机号码,她该如何找到对方?

        看来,只能等女儿回来再问清楚了。

        此时,村霸正站在病房里跟被揍得半死的儿子聊天。

        村霸的原则很简单,谁敢动他的人,他就会将对方折磨到半死不活的。所以知道儿子莫名其妙被打得肿得像猪头一样,村霸当然是想弄死你方了。可得知对方施暴的整个过程中都是戴着头盔,根本就没有露过脸,村霸就郁闷了。

        村霸还以为是儿子认识的人来寻仇,可不管陈铁龙怎么回忆,他也没有印象。

        陈铁龙当然有得罪过不少人,可那个男人的声音他是第一次听到。

        村霸压根就没有想过刘旭会对儿子下手,所以就没有将刘旭的体形描述一遍。

        要是村霸描述了,或许刘旭就要倒霉了。

        回到家,见玉嫂和陈甜悠很聊得来,玉嫂还拉着陈甜悠的手,刘旭心里就挺高兴的。

        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刘旭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所以刘旭就没有留陈甜悠吃饭,就骑车送她回去。

        站在门外看着摩托车开远了,玉嫂就自语道:“他们应该是在谈对象了,可惜是村霸的女儿,哎。”

        比起玉嫂,正在家门前陪着女儿玩的王艳就高兴得多了,她是希望刘旭以最快的速度找个对象,并将注意力都放在对象身上。

        这样的话,上次被刘旭揉奶的事应该就不会发生了。

        想起那天的事,王艳就不自觉地摸了下nai子,微微的酥麻让她忍不住哆嗦了下。

        还真是敏感啊!

        刘旭不想被陈甜悠的妈妈看到,所以离她家还有一点儿距离,刘旭就让陈甜悠自己走回去,还嘱咐陈甜悠千万不要说他们之间的事。刘旭的理由很简单,陈甜悠的爸爸是村霸,要是知道他们之间比较聊得来,还经常见面,那保证会对刘旭施暴的。

        陈甜悠也知道这个理儿,所以就一口答应了。

        陈甜悠一走进家门,美妇就道:“之前有个男的说三年前和你一块玩丢石子的人来找你,还叫你有空就打个电话给他。”

        一脸纳闷的陈甜悠就道:“我完全没有印象。”

        美妇原本是想通过女儿找到那个男的,然后要回钥匙的,可听女儿这么一说,美妇下一句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美妇不想跟女儿说丢了钥匙,还送了对方两只鸡,还被对方隔着门意淫一事,所以没有说什么的她就去做饭了。

        至于刘旭呢,此时他正协助着玉嫂在水井前杀鸡。

        刘旭家里没有冰箱,王艳家里去年倒是添置了,所以将两只鸡都杀了,刘旭就将其中一只放在冰箱里冰冻,打算后天或者大后天再炖了吃。

        至于另一只呢,已经被刘旭拎回了家。

        怕玉嫂伤到手,刘旭就主动拿起菜刀将母鸡大卸八块,玉嫂则去生火。

        女人离不开男人,尤其是在干重活上,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离异的女人还要找对象的原因。当然啦,有些离异的女人找对象是希望自己被ji巴捅着。

        看着光着膀子的刘旭,玉嫂就笑得非常的甜。

        前些日子,玉嫂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什么活都要自己去干。那时候她就觉得自己非常的累,尤其是要劈柴或者去山上捡柴火的时候。所以看到刘旭身上都是肌肉,以后都能帮着她做这些事,她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更重要的是,玉嫂很喜欢这种氛围。

        怎么说呢,就感觉有点夫妻的味道。

        夫妻?

        一想到这个名词,玉嫂手都哆嗦了下。

        刘旭简直就是她儿子,她怎么能去想那么恶心的事?

        觉得自己做错了的事的玉嫂都不敢看刘旭,就专心生火,偶尔还会拿开木头锅盖,看水到底开了没有。

        将鸡都切好了之后,刘旭就将鸡肉全部扔进了铁盆里,随后就将开水壶里的开水都倒进去,并在加了两味很补身子的草药后将铁盆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锅里。

        做完这一步,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的刘旭就笑道:“估摸着下午三点前后就可以喝汤了。”

        “是啊,不过肉要烂的话就得炖到五点了。”看了眼还空荡荡的餐桌,玉嫂就问道,“咱们中午吃什么?”

        “你吃我,我吃你。”

        玉嫂虽然在洞房之夜就死了男人,可她认识的女人几乎都是结了婚,平时她们几个没事干就一直说那方面的事。有时候呢,几个女人还坐在一块谈自己丈夫那玩意怎么样怎么样,还用了什么姿势之类的。所以耳濡目染之后,玉嫂当然也就对那方面挺了解的。

        所以呢,一听到刘旭这话,玉嫂就想到了69式,也就是女人吃着男人那根,男人吃着女人凹进去的地方。

        如此一想,玉嫂整张脸就红了。

        刘旭其实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所以见玉嫂没有说话,还以为玉嫂在想着该吃点什么的刘旭就笑道:“我送悠悠回来后,我买了泡面鸡蛋还有香肠,然后刚刚我还留下了一大块鸡肉。我现在把鸡肉切一下撒点地瓜粉和料酒,等过几分钟就可以开始弄了。”

        知道自己想多了,玉嫂就道:“下厨该女人来,你就给我好好休息,或者去看一伙儿电视。”

        “以前都是你照顾我,从小都是。”眼里尽是温柔的刘旭轻声道,“现在我长大了,毕业了,就该由我来照顾你了。”

        “下厨是女人的事,你是要干大事的。”

        “下厨确实是女人的事,可照顾你是我的事。”顿了顿,盯着玉嫂这张美丽面庞的刘旭继续道,“反正这两天就先由我做菜给你吃,饭就你来煮,可以不?”

        “那你会煮面吗?”

        “上学的时候经常吃泡面,熟能生巧。”

        “你这孩子啊!”玉嫂埋怨道,“上学的时候,我不是有给你寄钱吗?你怎么不买些好吃的,净吃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啊?”

        “方便。”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让玉嫂无话可说了。

        片刻,玉嫂道:“咱们家有两口锅,里面那头是装热水的,外面这口已经在炖鸡汤了,你拿什么煮面条吃啊?”

        “这多简单。”说着,刘旭就拿开木头锅盖,并将铁盆端了出来,随后就将的水舀着倒进里面那口锅去。

        见状,玉嫂哭笑不得道:“刚刚的功夫都白费了。”

        “总不可能饿着肚子都晚上吧?”

        “咱们家得添置液化气灶了。”

        “方便的话,还是电磁炉方便一点。”拿着鸡肉开始切片,刘旭继续道,“液化气灶很不安全,要是泄漏了,一不小心遇到了明火,轰,就什么都没了。”

        “听说电磁炉很耗电啊。”

        知道玉嫂的癖性就是一毛钱都要掰成两半花,刘旭就笑道:“总之呢,以后我负责赚钱,你负责花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这可不成。”玉嫂立马反驳道,“我不会干重活,手工活只能赚个温饱,这些年都没有存钱。现在你毕业可以赚钱了,咱们家就得开始存钱,等够数了,你就娶个本本分分的女孩回家。到时候啊,我就可以当奶奶了。”

        “你太瘦了,先把身子养起来再说。媳妇随时都可以找,可玉嫂只有一个。”

        刘旭这话让玉嫂心里一阵温暖,她就微笑道:“旭子,当初领养了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

        “你会保持这个观点到老的,因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就像对待我亲生妈妈一样。”说着,刘旭就撒了些地瓜粉在鸡肉上,接着又倒了些料酒开始抓着。

        “旭子,要是你找着了媳妇,你还会对玉嫂这么好吗?”

        “当然。”

        “听说儿子娶了老婆,一般就会对妈妈很差了。”

        “那我就一辈子不娶老婆,乖乖的当玉嫂的孝顺儿子。”

        “这可不成,媳妇一定要娶。”顿了顿,玉嫂继续道,“这边靠山,路还没有修,四个轮子的车都开不过来。所以你以后要想办法住到大湾去,那边路很大,以后孩子要去上学之类的也方便点。到时候啊,我就继续住这边,你有空就过来看我就好。”

        “如果因为娶了媳妇而冷落了你,我会过意不去的。”往外走去,刘旭继续道,“实在不行,到时候我直接娶你得了。”

        “没个正经的!”玉嫂提高了声音,“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妈妈,可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和母子差不多,你怎么能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

        刘旭有听到玉嫂的话,不过他没有马上回玉嫂。

        从自己那房间拿到两包泡面,一袋鸡蛋以及两根香肠后,刘旭就走进厨房,并撕开泡面包装袋,将两片泡面放在了一旁的碗里。

        切好香肠后,刘旭就打了三个鸡蛋在小碗里,拿着筷子就开始打鸡蛋。

        整个过程,刘旭都没有说话,这让玉嫂心思有些乱,她就问道:“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帮我把火烧旺,我要热锅炒鸡肉了。”

        坐在土灶前,玉嫂就用铁钳摆放着那些烧得通红的木柴,让火势变得更旺。

        倒了些猪油到锅里,听到呲呲声后,刘旭就将鸡肉一股脑儿倒进了锅里,随后就拿着锅铲翻炒着。

        炒到五成熟,刘旭就将香肠倒进去接着炒。

        刘旭下厨的过程中,玉嫂就是负责生火。

        这火已经生起来后,玉嫂就没什么事好干的,坐在木头凳子上的她就看着娴熟地挥舞着锅铲的刘旭,阵阵温暖就如同泉水般涌入她的心头,让她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几岁,更是对自己和刘旭的共同生活有了更多的期待。

        可是,期待越多,失望可能就越大。

        一想到刘旭要身高有身高,要样貌有样貌,要能力有能力,而且还会下厨,玉嫂就知道刘旭一定会吸引很多女孩子的注意。乡下结婚一般都比城里人要早,而刘旭现在已经准备在村里头开个诊所,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介绍自己家的闺女给刘旭的。

        这就说明,刘旭很快就会有对象了。

        就算没有那么快结婚,可一旦谈恋爱的话,刘旭就一定会经常往外面跑,甚至是彻夜不归。

        一想到又要经常一个人呆在家里头,玉嫂就有些落寞。

        “玉嫂,我忘记问你了。”刘旭望向玉嫂,却吞下了口水,因为玉嫂是坐着,腰微微往前弯,所以她的领口就敞开了,一道深深的乳沟就像磁铁般吸引着刘旭。

        “什么?”

        继续盯着,刘旭就道:“你是喜欢吃煎蛋还是荷包蛋?”

        “只要是你的蛋,我都喜欢吃。”

        “我的蛋?”

        玉嫂脸一下就红了,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一般在农村,会说男人的蛋或者鸟蛋的,都是指下面那悬着的两颗蛋。

        玉嫂正想着怎么圆场,刘旭就露出灿烂笑容,道:“我哪里有蛋,我又不是母鸡。”

        “反正你怎么弄我都喜欢。”

        “煎的味道会好一点,但营养跟不上,还是荷包蛋得了。”

        “行啊。”玉嫂笑得非常甜,更是用那含着些许亲情与爱情的目光看着刘旭,“你能回来再好,让我心安了不少。不过呢,旭子,你不要再说之前那奇怪的话了。”

        “什么话?”刘旭在装大头蒜。

        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刘旭,玉嫂就道:“罢了,罢了,你下次不提就成。”

        煮好泡面后,刘旭就分为两大碗,随后就将两碗都放在了厨房里头的餐桌上。

        让玉嫂先开始吃后,刘旭就继续去炖鸡汤。

        炖鸡和煮泡面都是刘旭一手负责的,玉嫂只是烧火而已,这让正吃着美味泡面的玉嫂心里甭提有多高兴。甚至呢,玉嫂都有点舍不得吃下这碗满含温情的泡面。或许是因为太感动,玉嫂眼角竟然都有热泪。

        正狼吞虎咽着,注意到这一幕后,刘旭就急忙用手指逝去玉嫂的泪水,并问道:“想到什么伤心事了吗?”

        “没。”玉嫂视线都模糊了,两眼泪汪汪的她就静静注视着和她相依为命二十年的刘旭,“是因为你长大了,像个男人了,我在替你高兴呢。”

        “不许哭。”刘旭几乎是在命令玉嫂,“女人是水做的,你如果一直哭,你很容易老的。”

        “已经老了,再老一点也无所谓。”

        “在我眼中,就算你头发斑白了,你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听到这话,玉嫂心里头一阵的热乎,结果眼泪就流得更凶了。

        “都说别哭了。”有些郁闷的刘旭立马站起身。

        站在玉嫂身前,刘旭就弯下腰,并用拇指头擦着玉嫂的泪水。

        看着刘旭那诚挚的眼神,已经孤单太多年的玉嫂突然站了起来,一把就抱住刘旭。

        玉嫂也知道自己这举动太突然了,可她就是忍不住。抱紧刘旭后,玉嫂的螓首就压在了刘旭那结实的胸膛上,随后就闭着眼,静静感受着从刘旭身体传来的温度。

        仿佛,这温度都要将她的身体融化了。

        注视着玉嫂那绝美的面庞,那温润的薄唇,那又细又长的黑睫毛,刘旭呼吸都变急了,他就静静注视着这个让他打算花一生的时间去守护的女人。

        想着小时候玉嫂经常将好吃的留给他,甚至还饿着肚子哄他吃东西,或者是因为家里太穷,实在是没有吃的,就硬着头皮去邻居家讨吃的的一幕幕,几乎没有哭过的刘旭眼睛也红了。

        “谢谢你这些年这么的照顾我。”说着,视线也有些模糊的刘旭就紧紧抱着玉嫂。

        这一刻,刘旭心里一丝杂念都没有。

        他更是在心里暗暗叫道:玉嫂!我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我绝对要让你过上比其他女人好一万倍的日子!

        十分钟后。

        “旭子,再不吃,面都黏了。”玉嫂轻声道。

        “以后都不许哭。”

        “我答应你。”

        “要是你再哭就得受惩罚。”停顿了下,刘旭道,“你每哭一次,你就必须得主动吻我一次。第一次允许你随便选个地方吻,之后的话,你吻的地方就必须由我来选了。”

        “咱们虽然不是母子,但关系就跟母子一样。”顿了顿,玉嫂继续道,“所以你不要提出这么奇怪的事来。”

        “如果是你能轻易办得到,你就还是会再哭,我才不想再看到你哭。”

        “可这个太奇怪了。”

        “你如果不答应,就说明你还是会轻易地哭。”

        露出淡淡微笑,脸上还显出两个梨涡,成熟中又带点青涩的玉嫂就道:“好,我答应你。不过呢,你不能指定太奇怪的地方让我吻,就比如……”

        见玉嫂迟疑了,刘旭就问道:“比如哪里?”

        玉嫂指的当然是嘴或者某个地方,刘旭心里想着的也是这两个地方,但两个人都没有说破。

        想了下,玉嫂就道:“就比如让我吻你的脚啊,吻你抓过饲料的手啊,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些。”

        “那除了这些,是不是其他地方都可以吻?”

        玉嫂脸更红,就道:“当然还有很多地方不行。”

        为了调戏玉嫂,刘旭就道:“这样子吧,你可以说五个地方。以后你如果哭了,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吻这五个地方。除了这五个地方外,其他地方我如果让你吻的话,你就必须得吻。”

        刘旭三岁的时候,玉嫂就开始带了,两人还睡在一块,但自从刘旭上了初中,玉嫂就让他一个人睡另一个房间。而且呢,玉嫂是一个很内向的女人,她压根就没有跟刘旭谈过性,甚至还经常会回避这个话题。

        所以呢,玉嫂哪里敢说出那几个地方的名称。

        就算是跟那些大嘴巴的妇女在一块,玉嫂也是最安静的一个,甚至比一些还没有结婚的女人还来得安静。

        见玉嫂迟迟不肯回答,刘旭就道:“好,决定了,以后你哭了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吻我的脚和手,其他地方就由我来选择了。”

        “不行!”玉嫂回答得很坚决,“有些地方我是绝对不可能吻的。”

        “五个地方,你现在可以开始说了。”

        “嘴巴。”

        “还有四个地方。”

        “耳朵。”

        “还有三个地方。”

        “胸口。”

        “还有两个地方。”

        想着那两个地方,玉嫂的脸就变得越来越红,还像个第一次见到情郎的怀春少女般低下了头,羞涩得不得了。

        刘旭真的很想听到玉嫂说出某个器官,可刘旭知道玉嫂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甚至还可能没有被破了处,所以知道说出阳什么具,鸡什么巴的会让玉嫂很难堪,刘旭就道:“好啦,好啦,吃面,待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玉嫂都不敢看刘旭。

        吃过午饭,酷似母子的两人就坐在土灶前聊天,彼此之间靠得非常近,几乎是肩碰肩。

        至于聊天的内容,除了家常话外,就是聊诊所或者是娶媳妇的事了。

        当然,玉嫂还有问刘旭跟陈甜悠之间的关系。

        刘旭说是普通朋友,玉嫂是不怎么相信。

        玉嫂是挺喜欢乖巧的陈甜悠,可因为陈甜悠是村霸的女儿,所以她就让刘旭不要跟陈甜悠走得近,要是村霸又找上门就完蛋了。

        玉嫂当然不知道,刘旭正计划着如何收拾掉村霸!

        聊天的同时,玉嫂还时不时往里填柴火。

        现在是夏天,又是坐在生着火的土灶前,玉嫂自然就出了些许的汗,所以看着玉嫂那被点滴香汗点缀着的绝美面庞,那黏着面庞的些许发丝,刘旭真的是心动不已。

        要说玉嫂是西施也不为过。

        总之呢,在刘旭看来,玉嫂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不管怎么看都看不腻,而且是不允许被任何人玷污的!

        上次要不要玉嫂拉着刘旭,刘旭绝对把老无赖活活打死!

        三点左右,刘旭就舀了两碗鸡汤,他一碗,玉嫂一碗。

        傍晚五点半,鸡肉基本上都熟透了,所以刘旭就将整个铁盆都端了出来,随后就炒了个酸白菜。

        因为有鸡汤,所以就不要其他菜了。

        不过呢,让刘旭有些无奈的是,他果然只适合煮泡面,这酸白菜被他炒得太酸了,都有点下不了口。玉嫂倒是吃得很开心,还一个劲地夸刘旭简直是个神厨。

        为了让玉嫂吃得健健康康的,刘旭就让玉嫂把两个鸡腿都吃下去。

        玉嫂是将刘旭当成了最亲的人,所以她怎么也不愿意吃。

        僵持了好一会儿,两个人就各自吃着一个鸡腿,还看着对方傻笑着,简直就像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

        傍晚,刘旭打了个电话给许静,并得知陈铁龙已经回了家,只是隔三差五都必须去医院检查一下,以确保脑袋里面没有问题。

        刘旭还想跟许静聊久一点,可听到陈铁龙的声音,刘旭就主动挂了电话。

        除了知道陈铁龙已经回到家之外,刘旭还知道了他们住在哪儿。

        那么,复仇是该拉开帷幕了!

        陪着玉嫂看电视到九点,刘旭就以犯困为由去了自己的房间,还把灯给关了。

        十一点左右,刘旭就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走到玉嫂睡觉的房间前,刘旭就将耳朵趴在了门上。

        白天在陈甜悠家里,刘旭有听到陈甜悠妈妈在叫,所以刘旭就自然而然地认为玉嫂可能也会自我安慰。只可惜听了十多分钟,刘旭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要是玉嫂真的在自我安慰,或者还念叨着刘旭的名字,刘旭就会立马推开门,然后好好的满足玉嫂。

        确定玉嫂睡得很熟,刘旭就从打开前门,并将摩托车推了出去。

        如果是走前门,刘旭准没办法锁上前门,很可能会让玉嫂陷入危险,所以他的做法是先将前门反锁,然后走出后门绕到前面。

        担心发动摩托车的声音会吵醒玉嫂,刘旭就将摩托车推出一段距离。

        骑上摩托车并发动后,戴上头盔的刘旭就在没有开灯的前提下往前驶去。

        今夜,刘旭要完成一出好戏!

        这出好戏绝对能让村霸气得都想杀人!

        但,这只是刘旭计划中的一小部分!

        驶出大洪村后,刘旭就提高了车速,如同黑暗骑士般接近县城。

        和政县虽然比较落后,但夜生活还是有的,所以驶进县城后,刘旭就会时不时地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街上走着。

        有的是刚从网吧、ktv或者酒吧之类的地方出来,有的则是正准备去通宵上网或者到那条贯穿了和政县的河流边上吃夜宵。

        许静和陈铁龙是住在县城北门,也就是汽车站后面,所以刘旭就将摩托车停在了汽车站附近,接着就沿着那条可容四个轮子的小车行进的小路走着。

        走到许静傍晚说的位置,刘旭就停了下来。

        村霸很有钱,身为他儿子的陈铁龙住的地方自然也不差,是一栋五层楼的新房子。

        没有钥匙的话,基本上都没办法进去,这就让刘旭没办法继续执行计划了。

        这时,刘旭注意到了另一栋房子前竟然有木梯!

        天助我也!

        
  https://www.bsl666.cc/xs/297202/69067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