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六岁小奶团:农门娇娇,忙种田 > 第383章 沾光

第383章 沾光

        “不急,等客人来,你便知晓了。”

        容衍言语随意,模样悠闲自在。

        秋生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开口道:“国师大人,不知客人贵姓?”

        “兵部尚书,司大人。”

        容衍直接说道。

        秋生指尖微蜷,清俊的面容带着几分谨慎,当下抿唇道:“国师大人,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不会用自己的妹妹换得好处。”

        国师为何帮他,毫无无疑问就是因为娇娇。

        他考取功名便是为了能护住爹娘妹妹,岂会利用妹妹成事。

        容衍听闻喉间溢出一抹轻笑,利用娇娇?他倒是敢想。

        容衍指尖玩着茶杯,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道:“状元郎多虑了,早在几日前司大人便递信约见我,碰巧安排在了今日,倒也不是专程为你。”

        话虽这么说,可若不准备帮忙,又岂会等他来此。

        娇娇对家中爹娘姐妹向来亲昵,时常听她念叨大哥如何如何,毕竟是未来大舅子,自家人岂有不帮的道理。

        秋生面色一僵,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怎么着都感觉是自作多情,他端茶喝了一口。

        这时,门外响起了玄六的声音。

        “主子,司大人到了。”

        “嗯,让人进来。”

        容衍说完,便看到对面的人紧张的放下茶杯,开始整理衣服袖摆。

        秋生只远远见过几次司大人,听闻司大人脾气暴躁,如今要这般面对面的坐着,又是心爱之人的爹爹,他不免心中有些紧张。

        容衍看着他这般模样,莫名想到了自己方才进王家时的心情,便随口提点道:“司大人刀子嘴豆腐心,认真真诚即可,不必紧张。”

        秋生盯着门瞧,听完这些话,下意识接了一句:“多谢。”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国师为何要同他说这番话,说提点,倒不如说像是关心他……

        不容秋生多想,大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吱——

        接着响起了一道浑厚的笑声。

        “国师大人,老夫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才排上队,今日可得好好喝一盅。”

        走进门的司大人身材魁梧,肤色偏黑,整个人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笑着走进来,站定才发现屋内还有一人,疑惑的瞅了眼。

        秋生赶忙起身,敬重的作揖行礼道:“学生王秋生,见过司大人。”

        司大人听这名字耳熟,但一下没反应过来是谁?

        容衍提茶壶给倒了一杯茶,开口介绍道:“司大人,秋生乃国子监傅大人关门弟子,今年的新晋状元郎。”

        司大人听闻先是皱眉,随后又瞅了一眼面前的清瘦男子,国子监的那个状元,这便是明月经常提起敬佩的那个男子?

        女儿唠叨的那些话他现在还记得几个,什么努力用功,为人善良和煦,学东西一等一的快……

        司大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此子眉清目秀,眼睛也十分的通透,倒不像是那种油奸耍滑之人。

        相貌倒是不差,但长的这么清瘦,估计也是个不能担提的。

        司大人武将出身,最看不上这种文文弱弱的人,男子就要有男子气概,起码身子板要结实充满阳刚之气。

        不过,能得国师亲自介绍,必然是亲近之人,他也不敢怠慢,抬手称呼了一声:“原来是状元郎啊,幸会幸会。”

        秋生压着心头的疑惑,赶忙俯身回道:“不敢当,秋生见过司大人。”

        容衍看他们二人相互客气,便抬手称呼道:“行了,都是自己人,坐吧。”

        自己人?

        司大人与容家本就是交好关系,也多少得知国师的本事,如今大晋皇帝不作为,他早已站队到国师身后。

        听闻这位状元郎是国师的人,他随和的笑了笑,举着茶杯与他碰了碰,笑道:“年轻人有远见,自己人好说,日后朝堂遇到事,本官关照着你。”

        秋生被这一幕整懵了,头一次见司大人这般随和带笑的模样,没反应过来的僵硬和司大人碰了碰杯。

        直到一口茶水下肚,他猛地惊醒。

        张嘴欲意反驳,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下了。

        该怎么说,说自己不是自己人,是国师大人自作多情,为妹妹才帮他的么,不仅得罪司大人,连国师的脸都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显然这种时候,只适合大大方方承的这份情。

        秋生清俊的面容看不出情绪,举杯道:“多谢司大人。”

        司大人看他顺眼了几分,笑着挥挥手道:“唉,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

        随后便同国师说起近来朝廷的一些事,秋生看他们不必回自己,只好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着。

        容衍时不时的回头看他一眼,司大人便会问问他的意见。

        秋生自知国师是在帮他,也抛开拘谨,大大方方的就事而谈。

        逐渐,屋里从两人变成了三人交谈的声音。

        过了许久,直到掌柜的又送来一壶茶,秋生喝茶的功夫看了一眼窗外,才发现窗外的日头高升,显然已经到了中午。

        刚才交谈的入神,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司大人喝完茶水,还摸着胡须笑道:“状元郎不愧是状元郎,不错不错,老夫看好你这个年轻人。”

        虽说清瘦了些,但言行举止,探讨事宜所表现出来的才能倒是不错,事情分析在理,也不像软弱之人,瞧着是个坚韧不拔的脾性。

        秋生有些受宠若惊,起身行礼道:“司大人过奖了。”

        司大人看他又起身,无奈看了眼国师,摇头说道:“这是个实诚的,起来坐下的累不累,国师快说说下次可别行礼了,晃得我眼都花了。”

        容衍轻笑,故意打趣道:“这要是不行礼,司大人恐又说人家没有礼数。”

        “唉,老夫是那样的人吗。”

        说着,司大人扭头赶忙拍了拍秋生,秋生顺着他的动作落座,只听司大人说道:“秋生你可别听国师胡说,同老夫相处过的人无一不夸赞,日后你就安心跟着我混,老夫担保无人敢欺负你。”

        秋生心跳有些快,不曾想到不到半日的功夫他便和司大人这般惯熟,而且还说要护着他,看人这般真诚,他却笑的有些心虚。

        一是因为明月之事,二是因为国师,他知道这一切全都是沾国师的光。

  https://www.bsl666.cc/xs/296633/698522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