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神秘之劫 > 第933章 蜀山府

第933章 蜀山府

        ,神秘之劫

        这口飞剑我李家不能贪.……除此之外.

        李如璧咳嗽一声,看向几件法器与道书∶这一卷是我手抄的阴山派道书,还有一些见闻,以及夺来的魔门秘卷、几个散修的道法…….其它都还罢了,阴山派道书务必要好生研读…….

        至于那本《嗜血奇书》,他是舍不得毁去。

        剩下的法器,说实话,李如璧亲自祭炼的不多,大部分还是抢来的,比如那件阴阳圭…….

        又仔细交代了几句,李如璧便苦笑一声。

        他原本就寿元无多,之前一番大战,又被岁寒三友偷袭,身受重伤,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此时完全是强撑着一口气。

        等到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心气一松,便自气绝。

        老祖宗…

        李家家主伏地大哭,望着面前的一口碧水剑,又有些忍不住的贪婪之意。

        一秒记住https://

        他显然也清楚,这些宝贝当中,以这口飞剑最好!

        就在李家家主满脸贪婪之色地想要伸手去摸一摸,这一口他毕生也难以摸到第二次的飞剑之时。

        噗!

        地面忽然裂开,一道金线飞出,直扑李家家主!

        李家家主虽然得到李如璧大力栽培,却不过一个凝煞,如何能够应对高达五炼的金蚕蛊

        登时就被咬破心脏,倒在地上,瞬间气绝!

        继而,此蛊虫又凶性大发,猛地膨胀,喷出一股金雾,将李如璧的尸体与这李家家主都化为一滩脓水。

        连李家家主被杀,自身尸体化为脓水都没有反抗,看来是真死了…….

        直到此时,亚伦才施施然现身。

        小五行玄罡护体,他自然而然就掌握土遁之法。

        只不过之前为求保险,还是让金蚕蛊在前方探路。

        如今这两者都死了,亚伦才放心出来,手一招。

        那一口碧水剑似乎还有些不愿,发出轰鸣,但由于并无主人操纵,终究还是被三五斩魄玄光收了,连带着几件法器与书卷一起落入亚伦袖中。

        李如璧,你之前欠了我的,此时都还了,还捎带上利息……如今,我们两清。

        对着李如壁化成的脓水,亚伦淡淡说了一句,大袖一招,就将这些脓水收起,然后将金蚕蛊穿透地面的痕迹也抹去,来了个毁尸灭迹。

        等到他也离开之后,这密室之中,就仿佛从来没人来过一般。

        数日之后。

        几道人影驾驭着法器,一起来到了李家大宅。

        李家此时正因为李家家主失踪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看到这几人,不由还是一惊。

        前来的人,正是李如璧的弟子-一大昆上人!

        此人已经炼就罡气,功力在一干同门中最为深厚,又拉拢了几个师弟师妹,顺利被李如璧立为掌门弟子。

        上人何以来此

        一位李家长老见到大昆上人神情不愉,

        连忙问道。

        我来此,是要通知你们一件事儿,我师父已经死了,从今日起,我便是阴山派掌教!大昆上人神情淡淡。

        什么

        李家那位长老大惊,但看着跟在大昆上人身后的几固阴山派长老,顿时知道这事已成定局,脸色惨白,喃喃道∶我们怎么不知

        哼,我还要问你们呢!我师父传下来的宝贝呢

        大昆上人神情严峻,喝道∶特别是那一口碧水剑,须知这是宗派之物,不是你们李家的!

        这个..

        李家长老踌躇道∶我们也不知……我们家主之前也失踪了…….

        可恨!

        大昆上人怒骂一声,这下当真是没了风度∶莫非你家家主卷了前掌教的遗物,就这么跑了该死……

        一个平日没什么见识的李家年轻子弟哪里能见得这个完全不认识的阴山派弟子如此器张,骄横之心发作,喝道∶你且放尊敬些,我李家可不是好惹!

        呵呵!

        大昆上人冷冷一笑,喝道∶传我掌教法令,在未追回掌门遗物之前,李家都是疑犯,好生看管,不能放走一人!

        遵命!

        他身后的阴山派掌教早见不得李家仗着李如璧的势力在门中横行霸道,甚至还有几分化公为私的想法,此时都是大声应下。

        刚才那个年轻人还不服得想要动手,一个阴山派长老直接发出一道黑风煞气,将他一卷。

        等到黑风过后,原地只剩下一具血红色的骷髅。

        李家人见到如此酷烈的一幕,纷纷尖叫起来。

        其中也有聪明者,终于明白过来。

        李家老祖一死,李家就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小南山。

        隐秘洞府内。

        亚伦拿了东西,丝毫不怕被追踪占卜,毕竟八炼的演天蛊,可不是开玩笑。

        他先把玩了一下碧水剑,又检查了一番其它几件法器,不由略微摇头这次收获,价值最高的,也就这一口正经的仙家飞剑了吧

        金蛇钩只有五炼,又是奇门造型,显然不入正经的飞剑行列。

        不过,在亚伦眼中,这一次他拿到最有价值之物,还是李如璧的手书。

        但他并非看上了阴山派的道法。

        区区旁门传承,最高还只到金丹,甚至比《万蛊书》都强得有限。

        至少,亚伦只是从道法上揣摩,就感觉那位阴山老祖的天赋才情,未必比得上万蛊真君。

        阴山派道法都是如此,什么《嗜血奇书》、《魔龙犀甲功》就更等而下之了。

        在亚伦眼中,就是日后随手打发手下或者记名弟子的玩物。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李如璧这些年的经历、感悟、甚至曾经游历天下、寻访仙人的日记!

        转了一圈,李如璧你仍旧完成了你的任务啊……虽然……晚了三百多年。

        虽然亚伦自身已经炼成玄光,完全可以去自己打听,但这样就显得太过突兀。

        本土修仙界也不知风气好不好,有没有欺负新人的毛病。

        因此,先成为老鸟,至少是表面上的老鸟再混进圈子,应该是有好处的。

        此时,伴随着亚伦的阅读,一幅又一幅画卷,就在他面前徐徐展开。

        原来,此界有五块大陆与海岛,可分为南瞻部洲、西牛贺洲、北俱芦洲、赤县神洲、东海仙洲五域…….李如璧一辈子,也就在赤县神洲中打转……

        而天下绝顶宗门,不算九大魔传,只论正派的话,有两派一山三道之益:

        两派是峨眉派与南海派,一西一东,并称玄门正宗中的绝顶!以剑术称雄!

        一山三道,是指普陀山、琼华道、苍梧道、玄天道,也是此界一等一的大派,位列玄门正宗之流。

        真正论起来,还是两派稍高一些,这就是一流与双一流的区别…….

        这两大派,都各有仙府秘传,祖上都曾出过飞升的仙人……其中峨眉派主修紫青仙符法力,南海派修炼天河水府法力,此两者真气之时都位列一品……据说修炼到高深境界,都有不同妙用,比如峨眉派剑术冠绝天下,无双无对……南海派的天河水府法力,甚至可以炼化入一条天河,挥手间在此界掀起洪水灭世……虽然这些都是李如璧道听途说,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除此之外,在赤县神洲当中,还有无数旁门左道、魔门传承……只是仙人大多不喜红尘,凡俗之中虽然经常有仙人传说,但那大多都是红尘炼心的修士,一旦修炼功成,就立即走了,不惹尘埃…

        李如璧的道书笔记,可谓给亚伦叩开了修仙界的大门。

        并且,他当年也是奔着玄门正宗去的,因此对于那两派一山三道的山门也颇多打听,都详细记录下来,可以给亚4a会考

        伦参考。

        要去就去最好的,奈何南海派有些远了……都跑到东海仙洲去了,倒是峨眉派,就在蜀山府!

        正巧,这不王朝末年,方家九分么其中一支,就可以去蜀山府落脚了。

        亚伦的第一选择,自然是峨眉派。

        能走大道,就不要走羊肠小路。

        更何况,他对于成为纵剑来去,逍遥独行的剑仙,还是颇有一些兴趣的。

        谁让他刚好又得了一口仙家飞剑呢

        余亢镇。方家四房。

        亚伦如今的名字,叫做方乐水,取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意。

        不过,却不在当初的辈分之中。

        毕竟三百多年过去,辈分都用完了

        -.-

        此时各房都有各房不同的排法,有的继续从头排列,有的则开辟出新的字辈。

        四房则是最为随意的那个,可以任凭取名。

        这个身份,就是祭祖之时,亚伦随意安排的一个。

        他也养了一些孤儿,从小忠心耿耿,然后传授武功,形成一支隐秘力量。

        这个方乐水的身份,就是其中一位孤儿学了易容术,替他辛苦维持的。

        如同这样的身份,亚伦还有许多,宛若一只暗中的蜘蛛一般,结成网络,将方家牢牢束缚。

        而等到他回来之后,自然就全盘继承了方乐水的身份与地位。

        亚伦走出大宅,就见外面一片行色匆匆,都是做着各种搬家准备的族人。

        看到了天下大乱的苗头之后,方家就准备分家以躲避灾祸。

        这样一来,纵然一支或者几支覆灭,也总有能幸存下来者,继续开枝散叶。

        而四房这一脉,就决定入川。

        乐水.

        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大姑娘正抓着自家的老母鸡,见到亚伦过来,连忙挥手打着招呼。

        四房族长呢

        亚伦问了一句。

        在田边呢……

        这小族妹累得气喘吁吁,但终究将母鸡抱在怀里,脸上浮现出满足之色。

        亚伦额首,告别这个妹子,来到田边。

        就见得一位老人,正望着肥沃的土地,还有水渠,正在默默流泪……

        四房虽然可以搬走,但田地是搬不走的。

        故土难离,若不是真的到了生死关头,谁都做不出如此决定。

        族长.…

        亚伦走过去,叫了一声。

        乐水啊…..

        族长指了指一个正在耕作的方家佃户,突然问了一句∶价可知道…….他是谁

        方黑子,我家的佃户,怎么了亚伦故作不知。

        ……实际上,百来年前,他也是咱们方家自己人呢!族长沉默一会,回答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一世而终!这么多年来,老夫算是看明白了……你看这如今的佃户、贫民……数十上百年前,家里也是地主哩!你要问他们为何沦落至此自然是因为地主家的儿子多了,庶子生庶子,数代之后可不就跟最底层的贫民没甚区别了么我敢说如今余亢镇上,所有的穷人追溯祖宗八代,都是地主老爷呢!

        那穷人的后裔呢亚伦问了一句。

        穷人根本没法生孩子,生了也养不活……地主多生,穷人少生,到最后,地主的嫡系后代,剥削地主的旁支后代,或者新的地主,剥削旧日的地主后裔……至于穷人,则没有后代!

        族长似乎有些感慨,又看向亚伦,uu看书笑了笑∶你是我四房嫡系,我对你期许很深,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让你怜悯,而是让你知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等到了川蜀,务必不能心慈手软,让我四房落得欲为佃户而不可得的下场!

        这老族长,也是活明白了,这一番话,当真鞭辟入里……

        亚伦暗自感慨一声。

        至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八字

        当是他做方必达的时候随口一说,被那些小鬼头记录下来,然后就在方家之中代代流传,几乎成为家训了。

        请族长放心,我一定带领好四房。

        亚伦点点头,做出慷慨激昂的架势,回答道。

        嗯……你做事一向稳重,我是非常放心的。

        四房族长笑了笑,旋即问∶川蜀富庶,你觉得哪里好

        虽然决定举家搬迁,但有许多事儿,族长都还没有决断。

        亚伦自然毫不犹豫,说道∶蜀山府!

        蜀山府多山,可不富裕啊。族长略有些诧异。

        正因为多山,遇到兵乱才好躲避,岂不闻小乱避城,大乱避山

        亚伦笑着回答,这实际上是扯淡。

        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他要去蜀山府的峨眉派拜师,自然要提前打好基础。

  https://www.bsl666.cc/xs/292981/69851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