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第二百零七章 改观

第二百零七章 改观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不光柳老太太觉得不可思议,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例外。

        柳柒接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有诧异的,也有满脸嘲讽的。

        她其实并不明白颜华为什么要把这个事说出来,弄得她现在都有几分尴尬。

        柳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她,随后点点头:“嗯,长大了是不一样了,知道做好事了,看来书没白读。”

        “奶奶说的是。”既然老太太都放软了态度,她也没必要做无畏争执。

        尽管老太太在她母亲死去时催促柳天祥另娶,尽管老太太对她母亲的死没有丝毫难过。

        如果换作以前,她一定和这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可现在不一样了,或许是心态变了,觉得已经没必要了。

        吵架是为了能改变什么,显然,有的人和事是不可能改变的。

        见此,颜华也松了口气,从刚才的观察来看,柳老太太明显是不喜小豆芽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心总是向着小豆芽的。

        老人家无非是希望孩子能够光宗耀祖,由她来转述一些事,也能让柳老太太对小豆芽有个改观。

        “阿柒啊,你这回来了就别出去了,就在家待着,柳家又不是养不起你了。”柳天祥突然开口,把矛头又挑了出来。

        柳老太太也附和道:“没出嫁的姑娘,一天往别人家跑,人要脸,树要皮。”

        “奶奶说的是。”柳柒依旧回答着,反正你说的都对,听不听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是来悼念大伯的,不是来柳家和这些人吵架的。

        “嗯,知道就好。”柳老太太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她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柳天祥带着探究的眼神看向自己的这个女儿,他很奇怪,以往这个时候,这个女儿非得和老太太大吵一架不可。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见过这个女儿和老太太顶嘴了,这个变故,这让他事先准备的话没法往下说了。

        “这次来了多住几天。”柳老太太握着颜华的手,接着对吴妈说道:“快,带客人去看看住的房间,也好熟悉。”

        “哎。”吴妈应道,随后走到颜华跟前,微笑道:“颜小姐,跟我来。”

        说是去看住的房间,实则是支开,颜华自然也懂柳老太太的意思,略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柳柒一眼,跟着吴妈离开。

        随后,一家子人坐在一起,柳老太太时不时会说几句不中听的话,柳柒都乖顺地应着,没有丝毫反驳。

        坐在旁边的柳悦握了握她的手,同时也有些欣慰,自己的这个妹妹总算是长大了。

        “你那个外婆前几天来了一趟,说是要把你妈的坟搬到娘家去,简直是笑话,进了我柳家的门,哪怕是条狗都是我柳家的。”

        柳老太太这话说得刻薄又难听,若不是柳悦压着她的手,她差点就要摔门而出。

        在场没有任何人反驳,李雅甚至是附和了起来,随后挑衅地看了她一眼。

        “天祥啊,你这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能给我添个孙子?”老太太对着柳天祥发出拷问,这也是老太太最在意的事。

        当然,柳天祥也很在意这件事,毕竟他如果一直没有儿子,那么柳氏以后只能落到大哥的儿子身上了。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此时,柳语兰说道:“妈,我有个朋友,刚跟她老公离婚,也没有孩子什么的,人品也端正。”

        这话一出,柳老太太顿时就不高兴了,对着柳语兰怒斥:“荒唐!离婚的肮脏货也配进我柳家的大门?”

        “这……”柳语兰顿时就闭了嘴。

        紧接着柳老太太继续说道:“以后别跟这种东西往来,人品端正能被男人给休了?”

        “见过裹脚的,没见过裹脑的。”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入柳柒耳朵里,她顿时寻声望去,这个声源是从堂弟嘴里出来的。

        由于她和这个堂弟都坐在边角,所以尽管声音再小,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堂弟她并不怎么了解,但知道堂弟之所以坐在比自己还角落的角落,是因为厌烦老太太唠叨。

        柳余航见她看过去,顿时有几分紧张,他以为没人听到的。

        两人四目相对,随后各自别过了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好了,我也累了,都散了吧。”老太太有些疲乏地叹了口气,随后杵着拐杖起身,由李雅扶着上了楼。

        看着老太太瘦小的背影,柳柒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还争什么呢?没什么好争的。

        这里面的人除了柳悦柳凤外,没有一个是她在乎的,也没有一个在乎她的。

        “阿柒,回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还有些事,就不陪你了。”

        柳悦说罢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道:“不用,我和你一起去给大伯守灵。”

        “……”柳悦有几分犹豫,毕竟守灵是一件很累的事,由于辈分原因,只有她们这些个小辈才能去。

        柳凤直接道:“那就一起去,走吧。”

        到了布置好的灵堂,她也换上了孝服,和几个同辈一起跪在了灵堂前。

        另一边。

        何甜吃过饭后便开始在屋里走动,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她的脚踝已经肿了,显然是摔下楼梯的缘故。

        可她依旧是闲不住,于是出了房间,扶着栏杆往楼下去。

        “你是谁?”

        一道男声吓得何甜心头一慌!脚下也踩了空,直接跌了下去!

        这可把柳天祥吓得不轻,连忙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过去扶,所幸是最后两步楼梯,所以也没太严重。

        但还是扭伤了本就受伤的脚踝。

        “嘶―――!”

        何甜痛得面色扭曲,被柳天祥扶起来后,才抬头看向了这个说话吓着她的男人。

        当她抬头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有四十了,不过五官很端正,有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她仔细一样,便觉得这人应该是柳柒的父亲。

        “小灵,你怎么……”柳天祥面色里有激动,有欣喜,因为面前的女孩长得和他的初恋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他的话也没问完,因为理智告诉他年龄不对,他想了想,甚至觉得这个女孩有可能是杨灵的女儿。

        “叔叔?”男人痴痴看着她的样子,让她有几分不安,甚至是有些害怕。

        被这一句“叔叔”打断了思绪,柳天祥回过神来,笑得随和,问道:“你是?”

        “叔叔好,我是柳柒的朋友,打扰到你们了……”

        “哦,不打扰不打扰。”柳天祥摆了摆手,随后道:“吓着你了吧?”

        何甜在柳天祥的搀扶下走到沙发边,两人坐在了一块,中间只隔开了一寸的距离。

        “你长得倒像我一个朋友,杨灵你认不认识?”

        面对男人的问话,何甜摇了摇头:“不认识。”

        甚至可以说是听都没听说过。

        柳天祥听到这个回答,心里难免失落,看来是他想错了。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79042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