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虚的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虚的人

        “甜甜,那我们就先走了。”

        柳柒说罢,对着何甜展开双臂,一个拥抱作为告别和安慰。

        但实际上,她的脸也才到何甜的脖颈,倒像是她撞进了何甜怀里一样。

        “甜甜,好好的,他不值得,你值得更好的。”

        “嗯,我知道。”何甜的语气没有原先那般沉重,反倒是有几分轻松。

        就好像是从笼子里飞出来的小鸟,轻松,自由。

        看出何甜没有再自杀的倾向,她也就放心了,告别后跟着沈南萧离开。

        到车上后,男人见她愁眉不展,问道:“怎么了?”

        她这会儿正在想李伟辰的事,靠着她了解到的,此人就算不是个纯粹的坏人,也是个人渣。

        但往往这样的人报复心理都特别强,甚至有可能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要是出来后报复何甜,她实在是不敢想象后果。

        于是说道:“沈南萧,寻衅滋事差不多就五年左右吧,我真怕他回来后报复何甜。”

        “放心,不会的。”男人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认真道:“我保证。”

        一听男人向她保证,她先是一愣,随后内心发出疑问,难不成男人此时已经有办法了?

        她顿时变得有些好奇,仰脸看着男人的脸,连眼神都透着几分期待,追问道:“沈南萧,你是不是有办法?可是这个罪不至于关太久吧?于法不合。”

        但于理挺合。

        面对她急切的追问,男人耐心回答:“刚来的时候,警局的朋友和我说了几句,此人曾因入室抢劫被拘留,由于当时还未满14岁,又没有造成伤害,只是教育了半个月,后又因猥亵妇女未遂进了警局,关了三个月。”

        “而后,此人成年后常因和同事打架而进警局。”

        刚才的警察领队是沈南萧初中到高中的同学,名吴兴,虽然毕业后没有太多交集,但毕竟一直是同桌。

        是一种微妙的缘分,而吴兴也因为这层关系多说了一些。

        听完男人说的这些,柳柒突然就明白了,显然这个李伟辰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她暗自气愤的时候,男人继续道:“而这次不只是寻衅滋事,还有入室抢劫。”

        ……

        在韵亓待了两个钟头,她就有些闲不住,男人这会议不知道要开多久,所以她想溜走。

        主要还是因为肚子开始疼了,好像是肠子疼,好比一块抹布在被人使劲拧一样。

        且这样剧烈疼痛的症状是一阵一阵的,空格时间就只是不舒服。

        她一定要去药店买药来吃才行!不然又得进医院躺着。

        一手摁着肚子坐电梯出了韵亓大门,往东街走了走,她记得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诊所的挂牌。

        好大两个字,她不会记错,且很近。

        果然,顺着人行道走了一分钟,就看见了诊所两个大字,由于天快黑了,一闪一闪的,尤为明显。

        走近一看,门牌上写的是妙仁大药房。

        从外面看,这个药房看起来还不小,三个门面,货架上是数不清的药品。

        推开满是红字的玻璃门,一个正玩手机的老爷爷听见门的吱呀声后,立马抬起头望过来。

        见的确有人来了,才赶紧扶了扶眼镜鼻托,笑呵呵地问道:“是看病还是买药啊?”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看起来很慈祥,笑容也让人觉得温暖,好像回家了,爷爷正对你招手一般。

        柳柒走到长柜台前,道:“爷爷,我想看个病,我肚子疼。”说罢她指了指疼的位置。

        老爷爷听后立马拿出一个迷你小枕头,也叫脉枕,是中医切脉用枕,形体小,切脉时用来托腕,故名。

        一看到这个灰色脉枕,柳柒心里一愣,居然是个中医。

        “坐。”老爷爷做了个请的手势,待她坐下后,开始切脉。

        力道有些大,似乎在用力掐她的手腕,然而看着老爷爷认真的样子,她也没敢乱动。

        只见老爷爷面色一沉,随后眉头也皱了起来,接下来更是频频摇头。

        柳柒心里大惊,难不成她得了不治之症?天啦!她还年轻呐!

        此时,老爷爷开了口,语重心长地对着她说道:“急性肠胃炎,小姑娘,虽然是年轻人,但也不要太过放纵自己,该忌口的忌口,该停止缓一缓的,就缓一缓,身子为重。”

        这忌口她知道,该停止的是什么?她有些不理解。

        于是问道:“爷爷,您说的停止是停止什么?”

        看着小姑娘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为医多年的他也不好直接说,反问道:“最近有没有月事不调?常伴有腹痛?”

        “有!”柳柒说得斩钉截铁,她的确是疼,只是她能忍,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多喝热水就会好一些。”

        “那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

        一说到这一句,她突然就明白了,脸上也爬上了些红晕,只觉得脸上有些热。

        为了掩饰尴尬,立马切换话题

        :“那您给我开点药吧。”

        “不用不好意思,人之常情。”老爷爷说罢站了起来,问道:“吃得苦不?吃不得就给你少开点中药,要是一点都吃不得就吃西药,不过这中药虽苦,可是调理身子的好东西。”

        只要能调理,苦算什么,于是硬气道:“我不怕苦。”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身着白色西服的男人进来了,身形笔直,看身高得有190左右,脸更是帅得没有话说,戴着的眼镜让人看起来有几分儒雅斯文。

        而老爷爷眯着眼看了一眼后,立马问道:“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没什么事。”

        男人的声音极其好听,而且是她听过的声音,长相也好像是认识的!

        她仔细一想,才猛然想起来,白兰的白司年!

        天杀的!怎么在这里遇到了!她心里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默念的同时将头别了过去。

        “柳小姐?”

        这声柳小姐叫得柳柒浑身发毛,全身的汗毛都炸了个遍。

        她有些僵硬地回过头去,眼睛对视上白司年冷漠又轻蔑的眼神时,更加心虚!

        而白司年在确认是她后,居然笑了,还笑得很好看,不是那种嘲讽或是轻视的笑容,是真正地在笑,发自内心的笑。

        这倒是让柳柒有些奇怪,不对劲啊,第一次见白司年的时候,明明有种地下室的感觉,现在怎么没了?

        但心虚归心虚,样子还是得装一装,于是微微一笑:“白先生,好巧,居然能在这里遇见您。”

        “柳小姐客气。”白司年说着见老中医正在称中药,且看几样中药,也明白是治什么的。

        显然,柳柒体寒,肠胃还不好。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76741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