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第一百八十章 理直气壮

第一百八十章 理直气壮

        “没事,线索可以慢慢查,你要好好休养,这段时间不要动了。”

        柳柒语重心长地对着月唠叨,对于她来说,月能回来就是最好的事。

        听到这,月坏笑道:“你让沈南萧给我放个带薪假呗,我这任劳任怨的,怎么也得给点福利吧?”

        柳柒道:“肯定给,他不给你我给你。”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推开了,两人同时看去,才发现是沈南萧回来了。

        男人看见月后,本有些不悦,可最终拧眉问道:“怎么弄的?”

        “沈南萧,月这次可是救人了……”

        经过柳柒这么一说,甚至带了一些吹捧,男人倒是没说什么,但行动了。

        让人把月转移到最好的养护中心,并且答应了带薪假的要求。

        ……

        ―――凌晨一点。

        柳柒窝在男人怀里,累得有些喘不过气,没过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

        颜华早早地做好了早餐,而柳柒才从楼上下来。

        别问她今天为什么起这么早,问就是不舒服,想洗个澡。

        “哎呦?自己起来了?”颜华笑眯眯地看着楼梯上“步履蹒跚”的人。

        本以为做好饭了得亲自去叫小豆芽起床,没想到自己起来了。

        “颜华,沈南萧呢?”虽然她知道沈南萧百分百是离开了,可她还是问了出来。

        “沈南萧吃了点玉米粥就走了,本来我还想着晚一点叫你呢。”

        玉米粥很香甜,倒是很符合她的胃口。

        吃过饭后她开始看剧本,目前男主还没有定下,所以也不急,可以慢慢看。

        而颜华也没有打扰她,安静地坐在她的旁边,陪她一起看。

        下午。

        屋外阳光更加毒辣,看了许久剧本的柳柒也乏了。

        这会儿颜华带着小荷花跑到院子里玩去了,屋内显得更加安静。

        刚拿起手机,月也刚好给她发了信息。

        月:

        月:“我在看你的南风曲,姐们儿演技可以啊,沈南萧也真够意思,这地真舒服。”

        ……

        趁着颜华和兰兰都在外面,她也赶紧去拿了几包零钱下来,狼吞虎咽地吃完后,也没人发觉。

        此时,她收到了何甜的消息。

        何甜:“阿柒,我可能不能担任女二了。”

        !看到这些消息,她心里一惊,好好的怎么不能演?难不成是有人不让何甜演女二?

        猫猫:“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何甜:“我和他分手了,我觉得我没什么精力。”

        原来是失恋了,失恋总是让人难过,甚至是走不出来,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

        猫猫:“没了爱情就搞事业啊,别沮丧。”

        何甜:“是我提的分手,他走了,我感觉我快要活不下去了。”

        不知道具体原因,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何甜,但她知道……

        等等!何甜?

        她第一次听见何甜二字时就觉得熟悉,而何甜说不想活了,她顿时就想起来为什么熟悉了。

        前世有一个新闻,十八线女演员何甜自杀家中……

        不行!她无法知道了还什么都不做!

        猫猫:“何甜,你家在哪?我来找你,你别乱想,知不知道?”

        发消息也已经让她觉得不够安稳了,于是直接打了语音电话过去。

        而她也火急火燎地出了别墅。

        “颜华,我出一趟门!”

        ……

        ―――红彤彤小区。

        一路上,柳柒边和何甜交流,边开车,终于在一个半小时后到了红彤彤小区。

        这个地址也是她问了好久才从何甜口中问出来的。

        电话那头的何甜一直在哭,语气和状态都不好,不过应该还没有要自杀的行为。

        下了车后,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了何甜所在的楼层。

        看了看门牌号后,才伸手按门铃。

        几声门铃下去,依旧不见人开门,而在她坐电梯的时候网络不好,电话也自动挂了。

        何甜不会……

        越想越慌,她正准备再次打过去时,门开了。

        她第一眼就看见了何甜哭得红肿的眼睛,随后是白色的睡裙和披散的头发。

        “甜甜,你……”看到何甜时,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何甜没有说话,只是从门口让开,她也没想到柳柒真的会来,即意外又感动。

        她和柳柒不过认识几日,而柳柒居然能亲自过来看她,而她当时也是因为没有什么朋友,才给柳柒发了消息。

        也是想能有个人能聊聊,想被安慰。

        进了屋后,柳柒安慰了一番,何甜反而哭得更凶,将所有的委屈都吼了出来:“明明是他错了,明明我只是……”

        就在今一早。

        何甜做好了早餐,男友起来后,两人也是腻歪了一番。

        “伟辰,今天我没事,下午我们去万荷逛逛吧,荷花应该开了。”何甜的语气有些期待,因为两人好久没一块出门了。

        而男人一边喝着粥,一边看着手机,看得很专心,显然,她说的话男人一个字都没有听。

        见此,她的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音量略大:“伟辰,你有没有在听啊?”

        “啊?宝贝你说什么?”男人一脸懵地抬起头,随后又把手机凑到她面前:“宝贝你喜欢什么颜色,你自己挑,我挑了半天不知道挑什么颜色。”

        原来,是在给她挑口红,她突然有些脸红,不是害羞,而她为刚才的不耐烦感到羞愧。

        一看一支口红三百多,她顿时皱起了眉头,连忙摆手:“不要,太贵了。”

        她最贵的口红也才一百块左右,平时都是用五十左右的。

        “我们还要攒钱结婚呢,我口红还没用完。”

        ……

        下午,正要出门时,何甜提了厨房垃圾袋,却无意间发现自己的玉簪子碎成了两半,就在垃圾桶里。

        这是……

        “李伟辰!我簪子怎么断了?”她的语气有些冲,显然是生气了!

        男人在厨房外抹了一把脸,最后低着头心虚地走进了厨房。

        “我就拿起来玩了玩,问问朋友是不是古董,就坏了嘛!”

        看着男人吊儿郎当,眼神飘忽,连语气都带着几分懒散,何甜的怒气也到了极点。

        “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奶奶临死前给我的东西!”

        或许是音量太大,责问的语气重了,男人顿时黑了脸,面色怒得像一头斗牛,理直气壮地吼道:“坏了!坏了!我能怎么办?啊?你想要我怎么样?弄死我?”

        “……”何甜顿时被吼傻了,随后涌上心头的是不可置信。

        她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吼她……有那么一瞬间,她也开始反思是她错了。

        可她明明没有错,又为什么不能质问?

        有时候她在想,哪怕这个时候男人抱抱她,她也能勉强原谅。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76741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