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第九十章 滤镜

第九十章 滤镜

        沈家老宅。

        依山而建的独栋扩建别墅颇有现代风格,原本浅蓝色的水池盖上了绵柔的雪,隐藏了水池中蜿蜒而至门口的石板小路。

        而这沈家的整体装修风格,也全是后来按照沈家最受老太太喜爱的小辈,沈自靖的喜好从新安排的。

        别墅内,书房。

        “好啊!我养的好儿子,居然跟自己的爹斗起来了!”

        刚吃过年夜饭,沈南萧就被沈云铮叫到了书房。

        宽而不空的书房内,沈云铮背对着自己的儿子,一手扶着桌角,语气低沉又愤怒。

        面对愤怒质问的父亲,沈南萧没有说话,只是笔直地站在那里,脸上不见任何情绪,对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物。

        良久不见身后人说话,沈云铮蹙眉,他都觉得这个儿子已经丢下自己出了书房,猛然一个转身,正好对上沈南萧那寒潭般平静的眸子。

        这双眼睛,很慑人。

        和那个死去的女人一样,眼神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

        连脾气都相似,对亲近之人能给予耐心随和,而对不喜之人,连多说一句话都不肯。

        很显然,他就是沈南萧眼中的不喜之人。

        “好啊!好得很!都能自立门户了!”沈云铮那怒目圆睁的双眼飞吊在双鬓,连嘴角都在往下瞥,因怒气上来,将他的脸变黑了不少。

        “父亲指的是什么?”

        这是沈南萧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却让沈云铮莫名火大。

        “我让你不要插手柳家的事!你却背着我给柳氏投资,你知不知道!我这是为了扩大……”

        沈云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南萧的话打断:“父亲说错了,儿子没有背着您给柳氏投资,儿子光明磊落,从不做苟且之事。”

        这话让沈云铮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这话里有话,明里暗里都是在讽刺他,这气血一上头,气得差点当场撅过去。

        “你个逆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咚咚咚!

        门外偷听的沈自靖见事大了,赶忙敲了敲门,这大过年的,可不敢闹出事,万一把年老的爷爷奶给气着了,可就事大了。

        “进!”

        沈云铮也收起了一肚子的火,但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只见门被推开,从门外先是探出一张明朗的笑脸,“爸,哥,你们在这里干啥啊?我到处找你们。”

        “我和你哥谈点事。”沈云铮应付道。

        比起沈南萧这个不好掌控的大儿子,这个小儿子他还是比较看重的,至少没能力和他作对。

        想到这里,沈云铮忍不住暗叹,若是没有那挡子事,他也不至于只能有这两个儿子。

        “那谈完了吗?院子里可热闹了。”沈自靖笑得有些兴奋,就像真的是来和他们说这些的。

        离开了书房,兄弟二人走在一起,沈自靖也敛起了笑容,换上一脸的无奈。

        “哥,没事吧?”

        “没事。”

        “哦~”沈自靖抿嘴点点头,接着似想到什么让人值得一喜的事,说道:“哥你不知道,刚才在院子里,连小桃都不待见陈西。”

        陈西便是二人的后妈,几乎是沈家所有人都厌恶的女人。

        而沈自靖永远记得,当年这个女人爬上了父亲的床,正巧被牵着他玩耍的母亲发现。

        那时候,小小年龄的他能看出母亲的眼珠子都在颤抖,后来母亲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最后身着当年和沈云铮结婚的婚纱,在屋内吞食大量安眠药死去。

        他记得母亲死去的样子,很美,很安详,能看到丝丝微笑,而母亲死后第二年,陈西就进了沈家的门,而他也认出了这个女人。

        沈自靖不自知地捏了捏拳,最后又无力的松开。

        听到弟弟口中的陈西二字,沈南萧也没有其他反应,这个女人在沈家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看着暗自咬牙的弟弟,他抬手轻拍弟弟的肩膀,“明天早点起,去看看妈。”

        “嗯。”沈自靖勉强松下一口气,点点头。

        “小舅舅……小舅舅……帮我们点烟花~”

        此时,几个孩童蜂拥而至的跑了过来,都是亲戚或邻居家的孩子,但所有孩子见到沈南萧时,犹如汽车追尾,最前面的孩子差点摔倒。

        停下来后,他们都下意识变得乖巧了些,也不在大声喧哗,也不再奔跑。

        他们怕这个看起来严肃又冷漠的大舅舅,总觉得下一秒就会挨打,虽然大舅舅从来没欺负过他们。

        一个差不多六岁小女孩是带头人,也是沈南萧小姨的女儿,沈桃。

        她先是偷偷看了一眼大舅舅沈南萧,随后去拉小舅舅沈自靖的棉服,小声撒娇:“小舅舅,我妈妈让你帮我点烟花~”

        “好,点烟花。”沈自靖脸上是明朗的笑意,伸手点了点小女孩鼻尖。

        沈自靖就这样在一群孩子的拥促下出了门,去了院子。

        月色姣姣,沈南萧独自站在那空荡又明亮的阳台,黑色大衣被远处飘来雪风吹起。

        他神色冷冷清清,一双幽深的眸子微垂,俯视着院子里的一些小辈。

        整的院子里充满了欢笑声,冒着火花的仙女棒,你追我赶。

        楼下小女孩的欢笑声让他脑海里浮现出小丫头的笑容,薄唇不自觉地勾起一丝浅笑,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他随即神色恢复如常。

        “哥~下去玩啊,你在这干啥?”沈自靖手里拿着两根燃烧的仙女棒,白色火光绽放,印在他骄阳般的脸庞上。

        “哥,给你。”

        “幼稚。”

        沈南萧很不给面子的留给了沈自靖两个字的评价,随后越过他离去。

        “嘿!?咱就幼稚了?我给你讲,死丫头……嫂子也喜欢这个,咱就不听你说她?”沈自靖拿着燃烧到一半的仙女棒追了上去。

        小桃在沈自靖离开时也偷偷跟着上来了,看见迎面而来的沈南萧后,先是呆愣一下,随后抿着小嘴,一双手放在背后,扭扭咧咧道:“大舅舅,我妈说你一个人待着又孤单又可怜,让我来找你玩。”

        ……

        大年初二。

        柳柒主动和胡老太太提出了要回去的请求,而胡老太太也不是不知道胡梅的小动作,只是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多年不见的外孙女,她也只能把胡梅说两句。

        想到这里,胡老太太不免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在胡家她也顾不上,倒还委屈了这丫头。

        “好,我让人送你回去,这女孩家大了,是留不住了。”

        “外婆,我会常来看您的。”柳柒恭顺地笑了笑。

        走的时候坐的是舅舅的车,看着比自己还稍微矮一点的舅舅亲自给她放行李,操心的语气就像一个唠叨的父亲。

        柳柒突然觉得有些难受。

        记得刚重生那天,父亲很关心她,也记得父亲对母亲一直是很呵护的,前世她觉得父亲虚伪,这一世,她以为是自己前世看错了。

        原来真是看错了。

        可能前世的父亲死了,她也为他带上了一层滤镜。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67832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