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第七十二章 倒霉或许会接二连三

第七十二章 倒霉或许会接二连三

        ―――维卡斯酒店。

        柳柒坐在了轮椅上,颜华推着她,其实她也没想到颜华居然把她的轮椅也带上了。

        酒店门口,保安正拿着棍子赶一个老乞丐,那老乞丐被打了一棍子就赶紧往外跑。

        那个头发凌乱的乞丐向柳柒的方向跑去,步履阑珊,身上的白底碎花衬衣爬满了脏污,脚下踩着的军胶鞋被刷洗得发毛。

        在擦肩而过时,柳柒认出了她!连忙喊道:“南姨!”

        喊出这两个字时,柳柒也不知道是不是认错人了。

        那个老乞丐立即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柒……柒……柒丫头―――!”那道沧桑又压抑的声音响起,带着因激动而泣的沙哑,赶紧向柳柒走去。

        眼见着近了,颜华立马挡在了柳柒身前,阻止这个激动得无与伦比的老妇人靠近。

        一个半月前。

        那时的柳柒还在拍南风曲,晚上9点,柳柒接到了南姨的电话。

        “喂,南姨。”窝在男人怀里看电视的柳柒直接坐了起来,南姨这个时候打电话,想必是有南南消息了。

        但电话那头的南姨的抽泣声让她心头不安,这是出什么事了?连忙问道:“南姨,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柒丫头,我回乡下了,警察到这会都没有找到我女儿,我该怎么办哇……。”南姨坐在炕头上,屋里点了光线昏暗的灯泡,整个人哭得发抖。

        柳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焦急徘徊:“南姨,南姨您别哭,会找到的,只是时间问题,您别哭……”

        她一急起来,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

        “柒丫头哇,要是我女儿来找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南姨说起话来断断续续,几乎是泣不成声。

        “我知道,找到南南我一定会告诉您的,南姨,您别哭,会找到的,一定会找到的。”柳柒笨拙地劝慰着,空着的右手端在空中,不知如何安放。

        说了几句话后,南姨便挂了电话,看着柳柒一脸揪心的模样,沈南萧发话:“丫头,过来。”

        柳柒听话地走到男人跟前,等待着男人的下文。

        “我会让人继续追查南南出国一事,你安心等消息,好吗?”

        “……嗯。”

        ―――南城,直头镇,王家村。

        一座破旧的土墙房,周围已经长起了杂草,墙体是土混合牛粪和石头做的,不大不小,能遮风能挡雨,门口有只老狸猫,长期抓捕猎物显得很壮实,它瞪大了黑圆的眼睛左右张望,尖耳一缩一缩地往后脖子后靠。

        “呜呜……”沙哑低沉的哭泣声,在这寂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恐怖。

        “呜呜……”

        一间没有堆积任何杂物的卧房,简单得只有一张床,一个破旧衣柜,门已经歪了。

        坐在床上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张老照片,用鬼哭狼嚎来她形容悲切,一点也不过分。

        照片里面有三个人,一对年轻的男女抱着一个孩子,女人梳麻花辫,穿着长裙子,男人穿着一身又肥又大的黑色老旧西装,看起来并不合身,从背景假得不能再假的大海来看,是在照相馆。

        一个夜晚,也就这么过去了。

        清晨,老猫爬上屋顶,南姨扛着锄头走了出来,虽然这个季节种菜已经晚了,也过了收获的季节,她还是想去看看春天种的红薯如何了。

        河水打着白白的水花,顺着下坡流淌,红薯叶疯长蔓延到了小河里。

        过了半个小时,到小河边捞红薯叶的女人变成了捞手机,那是她唯一的手机,也是她联系柳柒唯一的方式。

        激流里早已经不见手机的踪影,水位到了她的腰部。

        过了一个月,她去镇上买了一部新手机,上面没有柳柒的号码,她每天过得浑浑噩噩,她怕柳柒给她打过电话了,怕警察联系到她。

        而她根本就不知道可以补办电话卡,回村的路上,她双眼无神,饱含泪水,整个人似乎老了十岁,憔悴得让人不忍直视。

        街道边,两个高中生躲在路边,蹭着一家饭馆的wifi,一个齐耳短发女生,拿着手机,另外一个长发女生看着,刷到一个视频时,短发女生语气激动:“这些狗仔有病啊,蹲在人家酒店门口堵人,柳柒也太好脾气了,要是我,我就生气了”

        “心疼柒柒。”

        柳柒?哪个柳柒?

        南姨反应了过来,急切地向那两个女走去:“丫头子!柳柒在哪呢?你们晓得柳柒在哪?”

        “北……北城啊,婆婆你也追星?”两个女孩被这个看起来像疯子一样的妇人吓得站了起来。

        长发女孩赶紧拉了一把短发女孩,催促道:“快走快走!是个疯子。”

        “丫头子!丫头子!”她还想问些什么,但被她这么一叫,那两女孩跑得更快了。

        回去后,她收拾了行李,准备往北城去。

        她不知道柳柒在哪里,但是她听见了酒店,她问遍了北城所有的酒店,每个酒店蹲上三天,被保安撵,被城管赶……

        蹲了许多酒店,她来到了维卡斯酒店,坐在了角落边,尽量不让保安注意到她。

        花白的头发,枯瘦的手腕,手指犹如干树杈,脸颊向里凹,比起骷髅头,她只是多了层皮。

        她紧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哪里来的老东西,给老子滚!”

        看着那个拿着棍子,凶神恶煞的保安,她颤颤巍巍地请求道:“我……我不占位置,我等个人……”说着还往角落里缩了缩。

        保安不耐烦道:“滚!再不滚老子打人了哈!”

        “我就等个人,我……”

        一道棍子打了下来,这一棍子打到了胳膊上,她吃痛,只能爬起来赶紧往外跑。

        ……

        “天爷呦……”南姨在确定是柳柒时,哭得快失了声。

        柳柒扒拉开颜华,伸出手去接南姨的手,“南姨,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想着南姨刚被打了一棍,她立即道:“颜华!你能帮我吗,帮我送南姨去医院看看。”

        “那么麻烦干什么,带上去找医生来看。”颜华说罢伸手去扶住站着发抖的南姨,另外一只手推着柳柒往里走。

        到门口时,颜华淡淡地睨了那保安一眼。

        那保安的下场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回到酒店,柳柒坐在沙发上拉着南姨的手,安静聆听南姨讲述这一个半月。

        她听着听着红了眼眶,这个手上只剩一层薄皮的女人,憔悴得像个80岁的老人。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6444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