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沈总的娇妻她太撩人 > 序章

序章

        秋风骤起,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皎洁的月光从树枝间掠过,一声惨叫划破夜空,惊得秋蝉暂了声。

        “柳柒,你是不是想死了?敢对我吼?”

        男人的声音低沉,俊逸的脸庞在吊灯下显得尤为阴冷,漆黑的眼底里是藏不住的杀意。

        他骨节分明的手中攥着晶莹剔透的水晶花瓶,似乎下一秒,就要向柳柒的脑门咂去。

        柳柒趴在地上,耳朵一阵翁鸣,因刚挨了南宫术一耳光,脸上还火辣辣的疼。

        小肚子撞上了沙发角,那种隐隐而作的痛让她有些难忍,连说话都是颤抖的。

        柳柒摇着头:“不是我没有没我只是想给你解释”

        管家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时不时地低眼偷偷打量柳柒一眼。

        这个屋里谁也不敢替这位犯错的少夫人说话,所有仆人统一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客厅的吊灯明亮得晃眼,柳柒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额头冒出细细的密汗,打湿了额前碎发。

        那一双杏眼里带着惶恐。

        看男人没有说话,她努力摇了摇头,强撑起了半个身子,结巴地解释道:“我没有,我没有害她,是她叫我去她家的,她说她说有你的东西给我。”

        就在今儿一早,陆雪给柳柒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陆雪说,她决定放下南宫术,她有南宫术的东西,说是要交还给她,让她去拿。

        陆雪是南宫术的初恋,也是她妒忌的对象。

        她知道南宫术爱陆雪,也知道自己比不上陆雪,在陆雪说要放下时,她承认她高兴过。

        可后来陆雪受伤,她是完全不知道的,她绝对没有胆量去打伤陆雪。

        “呵,你说没有,就没有?”男人的眼神异常冰冷,就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这样的眼神,让柳柒感到脊背发凉。

        “真的没有老公我没有。”紧接着,柳柒感到肚子一阵绞痛,她捂着小腹,声音变得和蚊子一样细:“我肚子痛我痛”

        “痛?呵!你有小雪痛?”南宫术冷笑一声,随即目光阴狠,真将那花瓶砸向了柳柒。

        柳柒下意识伸手去挡,雪白的手背顿时出现了一块淤青,花瓶弹开,落在了地上,嗡嗡作响。

        “不是的,我今天只是去”柳柒忍住疼痛,她抬起下巴仰望着南宫术,她想解释,可被南宫术的眼神吓得慌了神,解释的话竟不敢开口。

        她今到了陆雪家里,什么都没拿到,还没陆雪嘲讽了一顿,接着就被赶出来了。

        南宫术紧盯着地上的人,他恨得咬牙切齿,一张英俊的脸也因愤怒,将五官扭曲在了一起。

        他厌恶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女人,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若不是柳柒家里有钱,他也不会娶她。

        轰隆隆~

        屋外闷沉的雷声打破了此时僵持的局面,南宫术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背对着柳柒,声音极为冷漠:“小雪需要静养,你,滚出去!”

        “什什么?”柳柒颤抖地摇着头,嘴里干涩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滚!”

        “不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此刻,身体上的疼痛已经比不上南宫术话语的凉薄。

        男人不带一丝犹豫,毅然决然地上了楼,陆雪早就被他接了回来,这会就在楼上!

        “你信我你信我!我求你信我”

        柳柒双手撑身子,想爬过去哀求那个男人,却被管家拦下。

        “少夫人,我扶您起来。”管家说着将柳柒从地上扶了起来,与其说是扶,不如说是硬生生拽了起来。

        “南宫术!我没有!我没有――!”柳柒用了最后的力气去解释,却在众人面前显得那般苍白无力。

        管家看着柳柒,不勉有些嫌弃道:“少夫人,少爷让您出去,您也就别为难我们。”

        刚被推出了大门,便听见身后重重的关门声。

        柳柒呆愣原地,双脚仿佛钉在了地上,犹如一株枯槁的树木,脸色惨白如纸。

        过了良久,她艰难的迈动双脚,沉重如铅,那跟跄的步履,在呼啸而过的狂风中,显得有些摇晃不稳。

        在这个房子里生活了三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被南宫术赶出去了。

        她侧头看了看远处的花坛,那里停有一辆大众,她不知车主是谁,却几乎每次在她被赶出去之后都能够看到。

        而这辆车不在的时候,就总伴随着那个男人的到来,每次都是在她受尽屈辱的时候。

        他冷着脸,一言不发,就那么深深的凝视着她,像是......在看她的笑话。

        而今晚,这辆车出现了。

        说明......那个男人应该不会来看她的笑话了。

        呵,她是不是该笑,这么狼狈的姿态没有被人看见?

        届时,刮起了大风,将柳柒吹得摇摇欲坠,连老天也开始欺负她。

        迎着大暴雨,柳柒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她收起了眼泪,这次,她不会再蹲坐在门口,像条狗一样祈求南宫术为她开门。

        说起来她还真是只丧家犬,父母因车祸而亡,她父母的家产落到了她头上,所以她只能紧紧地抓住南宫术。

        结婚三年南宫术从来没碰过她,一开始说她身体不好,一直给她进补药。

        但她却越来越虚弱。

        她知道,她都知道原来陆雪说的是真的。

        柳柒啊柳柒!南宫术从前明明一个眼神不会多给你,你为什么以为她爱你,才娶了你?

        “我错了”

        声音被风雨掩盖,连她自己也听不清。

        不知走了多久,只觉铺天盖地的黑暗吞噬了眼前的一切,那一抹白如梨花的身影,狼狈地倒在了路边。

        脆弱的生命如同细流,正一点点地从她身体里消逝,就好像一截被人不停吹气的檀香,正迅速地被烧成灰烬。

        在隐约中,有刺耳的刹车声,有人跑了过来,柳柒感觉到有人将她抱起,动作是那般的小心翼翼。

        一股夏日荷香充斥在她的鼻尖,她能感觉到那人的颤抖,能感受到几滴温热在冰冷的脸颊晕开。

        这个怀抱如此温暖,柳柒本能地想要躲进去,可是她却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阿柒!别怕,我带你回家,我再也不放手!”

        是沈南萧!

        柳柒从前只以为沈南萧不过是来看她笑话,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脸,不对她笑,有时还要强行带她走,她从未听过沈南萧如此紧张害怕的话语。

        好想睁开眼睛再看看他,可她一双杏眼睁了又睁,却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庞,渐渐的,痛苦的感觉轻了,玉白色的手腕直直垂了下去。

        男人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抹鲜活的生命,消失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一刻,暴雨中将柳柒抱在怀里的男人变得不知所措。

        “不不要!不要!啊!!!”那颤抖的声音,悲痛欲绝!

  https://www.bsl666.cc/xs/292135/658643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c。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c